• 第011章 :鹰姐馈赠3万元

    更新时间:2018-11-23 17:30:12本章字数:2308字

    我把于飞鹰从床铺上抱到浴盆跟前放下来,自己伏下身子趴在地上。

    伏下身子趴地上这动作是于飞鹰现场调教的结果,说富婆一旦进浴盆公关必须给她做上马石,富婆踩着上马石进到水中才不容易滑倒,要不滑溜跌伤是很麻烦的事。

    我记着于飞鹰的话,她踩在我的脊背下到水盆里面后,我的心中却灰溜溜的自言自语,说自己完全是一条狗任由有钱女人随意摆布了,有钱就是任性啊!

    于飞鹰踩在我身上进到浴盆里面把身子浸泡水中,我没有进去站在浴盆外给她按摩太阳穴,肩胛,胸部。

    于飞鹰十分享受的哼唧着,让我在她的敏感部位用力。

    我不敢违抗命令,把手放在饱满上按压一阵不知怎么就紧紧抓在手中揉搓起来。

    我的大胆出乎自己的预料,于飞鹰却没反对。

    于飞鹰没有喂过孩子的饱满太诱人了,我大略地戥当一下,从上到下的距离少说也有25公分,是标准的G罩杯。

    我心中燃烧着烈火,紧紧抓着饱满身体反应得十分强烈,转移目标地在浴盆边上一顶一顶。

    于飞鹰被我把饱满抓住后啼叫不羁,叫我用嘴来噙。

    我痴愣一下,心想自己的底线马上就要被突破,但又不能败于飞鹰的兴,便就有一下没一下地用嘴一叼一甩。

    于飞鹰亟不可待地命令道:“骨子你进来,姐有点受不了……”

    我神魂颠倒地凝视着她,见于飞鹰的脸蛋像生过蛋的老母鸡,眼睛里迸射出无法扼住的火焰,便就穿着内裤进到浴盆里面去。

    于飞鹰瞪了我一眼呵斥道:“脱掉!脱掉!穿着内裤怎么能如水?”

    我一怔,寻思于飞鹰是要在水中要我,刺刺畏畏将内裤脱了进到水中,于飞鹰红着脸盯看我的私处,我小鸟一样“噗楞”一声把身子埋在浴水里面。

    于飞鹰看了我一眼,两手捧着饱满递到我的嘴边来,我用舌头噙住那个核心,一只手抓住另一个摩挲起来。

    鹰姐叫声疯狂,慢慢的小了,说了声:“过去咧!”

    我懵懵懂懂看着于飞鹰,寻思女人高潮原来这个样?高潮过去后便就平静下来。

    我自怨自艾说自己实在肤浅,根本就不了解女人,生物系的学生就知道细胞、基因,除此之外屁也不懂!

    我在抱怨的心理中轻轻抱住于飞鹰,把滚烫的面颊贴在她的胸部上……

    现场调教结束后,我心中突然有了想法:妈的,白白浪费了大半天感情,一分钱也没捞到到。

    我本想尽快挣一笔钱给爸爸做手术,可是……

    然而现场调教是实习算不上正式上钟,我只能望眼欲穿地等候接下来的上钟。

    于飞鹰从浴盆里走出来后自己穿好衣服,招招手和我回到她的办公室。

    我依旧坐在楠木沙发上手中捧着茶杯子品茶,于飞鹰坐回老板椅上深情地打量着我莞尔一笑,道:“骨子你真是史泰龙那样的硬汉!”

    一顿,蹙蹙眉头若有所思道:“姐问你,你是大学生应聘公关是不是手头紧需要钱?”

    我低头无语,把手勾在一起左手抠右手。

    于飞鹰见我不说话,似乎明白什么,拉开老板桌的抽屉从里面取出一张银行卡递给我道:“卡上有3万元送给你!密码是我的出生年月日19930605!”

    我手捧银行卡站立起来,张目结舌地凝视着于飞鹰,抱怨自己刚才还担心浪费感情,现在却得到鹰姐的馈赠!

    我双目浸泪,但装逼似地挺挺胸部道:“鹰姐,我是缺钱,可我从来不吃嗟来之食,你的钱我不能要!”我把银行卡放在于飞鹰的办公桌上。

    于飞鹰瞥了一眼我放回去的银行卡扬声大笑:“好一个有骨气的家伙!这钱鹰姐借你的行不行?”

    我闷头不语,双目痴呆呆看着她,于飞鹰把银行卡重新拍在我手中道:“你是大学生,应聘公关一定是为钱所困,这是鹰姐的一点心意不必拒绝!”

    几滴泪水仿佛豆粒滴落地上,我把银行卡拿在手中端端正正站在沙发前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于飞鹰啼笑着道:“坐下,坐下,坐下来我们说话!”

    我坐在沙发上表面做出难为情的样子,心中却欣欣然道:“有这3万元,爸爸的手术马上就会施行!”

    于飞鹰坐在老板椅上端起茶杯呷了一口茶,轻轻嘘叹一声道:“骨子,鹰姐下午要上欧洲洽谈一笔业务!”

    我霍地站起身子道:“姐你上欧洲?我们刚认识你却要走……”后面的话我没有讲出来,可是我也不知道该讲什么话!

    于飞鹰从座椅上站起身子道:“我们相识是不到一天,可有缘千里来相逢无缘对面不相识啊!”

    于飞鹰说完这话重新坐下去低下头不语似有所思。

    我梗直脖子向她跟前走了几步,从她的话语和情绪中似乎悟出一点什么,眼睛不禁湿润了。

    范琳琳给我下了最后通牒后我心灰意冷,报复社会的心性也有过,但失落的心绪在于飞鹰跟前找回来,她却要离我而去。

    于飞鹰把头低下去双腮带赤,黑乌乌的波浪头散发着清香的茉莉花味浸入我的鼻腔。

    我重新坐回楠木沙发上去,拎着银行卡木木发呆。

    于飞鹰从座椅上拔起身子走到我跟前紧紧抱住我说:“骨子,姐走后有事你找胡媚和贾玲,胡媚是公关部长,贾玲是副总!”

    于飞鹰说完胡媚和贾玲,松开我在屋地上踱着步子,突然又道:“骨子,你还可以去找冯韵和于慧!”

    向我跟前近了一步道:“哦对了,冯韵和于慧哪个和你投缘?鹰姐给她们打电话!”

    于飞鹰把冯韵、于慧的电话号码告诉我后,抓起手机就要打电话。

    我啼笑皆非地凝视着她嘿嘿笑道:“鹰姐,听你这话好像是我是找小姐不是做鸭子似的!”

    “哪里话!”于飞鹰笑了一声:“什么鸭子、公鸡的,大家都一样嘛!”

    我把脑袋在脖子上转了一圈嘻嘻笑道:“鹰姐的好意我领了,可我马上要回学校一趟,先不要给她们打电话!”

    于飞鹰沉吟一阵道:“那好,先你回学校吧!不过鹰姐要给冯韵、于慧打声招呼,骨子随时可以上她们那里去!”

    于飞鹰一边拨电话一边跟我说话:“冯姐和于姐是天伦的老客户,我们不能慢待人家,鹰姐上欧洲这段时间骨子要主动上门服务!”

    冯韵的电话通了,于飞鹰将我的情况告诉她,这女人兴奋不已道:“于大妹子真够意思,骨子靓仔可是百里挑一什么时候来都可以,冯姐有的是时间!”

    冯韵说完话,于慧的电话也通了,于飞鹰如法炮制。

    我在一旁听得面红耳赤,寻思于飞鹰还真要把我当鸭子来卖?这女人真有心计!

    可一想人家给我3万元解了燃眉之急,怎么对她也恨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