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8章 外君子内小人

    更新时间:2018-11-23 17:30:39本章字数:2031字

    近十年来,君家还涉足了房地产行业,君家的地产实力,在天海市也是名列前茅的。

    自从君家现在的家主君圣豪继承家族产业后,整合了君家的所有产业,成立了君圣集团,君家开始集团化发展,成为了天海市第一大民营企业。

    安保和地产,是君家的两大支柱。

    君家公馆门口,晚上也是灯光璀璨,耀眼生辉。

    门口有一队保安,彻夜在君公馆外面巡逻,公馆内,也有一队保安执勤,戒备森严,完全不亚于市委大院。

    九点多钟,一辆救护车停到了君家门口,从车里抬出来一个担架,上面躺着一个人,正是被雷猛打得肩膀脱臼、鼻孔窜血的鲁开山。

    雷猛走后,鲁开山依旧痛苦不堪,两个肩膀脱臼根本抬不起来了,本来他的小弟们想送他去医院,但他执意不肯,说要找师父君临天去,让师父替他做主,收拾雷猛。

    鲁开山故意打了个救护车,上了担架,把自己搞得惨兮兮的,更能争取到师父的同情和对雷猛的仇恨。

    “你们是什么人?”君家看门的保安,一看几个男生七手八脚地抬过来一个担架,上面似乎躺着个人,连忙走过来盘问。

    “小郭,是我,鲁开山,我想见我师父。”鲁开山冲着那保安,有气无力地说道。

    “啊,是鲁兄啊,你这是怎么了?”那保安一看鲁开山这个惨样,连忙问道。

    “唉,一言难尽!你快帮我通报师父一声吧!”鲁开山疼得额头上冷汗涔涔而下,苦着脸咬牙说道。

    “好的。”那保安急忙往君家公馆内跑去。

    此时,虽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但君家公馆的大会议厅内,依旧是灯火通明,君氏家族的主要成员,全都来了。

    坐在正中位置的就是君家的当家人君圣豪,下面辅座上,坐着他的弟弟君圣杰,君圣集团就是这两个兄弟一手创建起来的。

    君圣豪今年五十出头,保养得很好,红光满面的,加之自幼习武,太阳穴鼓鼓的,两只眼睛炯炯有神,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唯我独尊的霸气,每一个举手投足,都有一股强大的气场。

    作为天海市第一豪门的君家掌门人,君圣豪可以说是在天海市跺一脚四城门乱晃的大人物。

    君临天也坐在重要的位置上,他是君家公认的下一代继承人,现在在家族内的地位仅次于与他的叔叔君圣杰。

    今晚,君圣豪召开家族会议,会议的主要内容,就是商讨君家与苏家联姻的事情。

    君临天给苏雨晴送花,可不是空穴来风,他看上苏雨晴是真的,而且这件事已经提到了君家家族议程上来,君家计划正式向苏家提亲。

    苏氏地产,是天海市最大的也是老牌的地产公司,君家与苏家联姻,能够巩固住两家在天海市地产界的霸主地位,是互利双赢的。

    “父亲,那个苏雨晴今天白天刚拒绝了我送的花,还公开与一个男生打情骂俏,这也太不把我们君家当回事了吧?”君临天脸色阴翳,虽然白天苏雨晴没有直接拒绝他,但拒绝了他的话,也就是打了他的脸。

    “天儿,不要着急嘛!你和苏雨晴之间可能有点误会,我会跟她父亲苏振铎解释一下,等误会解除了,咱们则良辰挑吉日,就给你们举行订婚仪式,等你们大学一毕业,马上就结婚,我还着急要抱孙子呢!”君圣豪朗笑道。

    “嗯,爸,您放心,我一定不辱使命。”君临天潇洒地一笑,心里却想:“哼,还等什么毕业结婚,等订婚结束了,我就想办法把苏雨晴弄到床上去,叫你拒绝我的花,看我在床上怎么让你在我胯下呻吟吧!”

    外君子,内小人,十足的伪君子,这就是君临天的真实写照。

    就在此时,外面保安小郭迈步走了进来,看到会议室里的大阵势,有点发傻。

    “小郭,什么事?”君圣豪问道。

    “君总,外面有咱们君家的弟子鲁开山求见,他被人打了,打得很厉害,都上了担架呢。”小郭说道。

    “什么?走,出去看看!”君圣豪吃了一惊,这鲁开山是他们君家武馆的弟子,拜了君临天为师,走的可都是正规的江湖程序。

    鲁开山那就是君家的正式弟子!

    现场所有人都露出了惊讶和愤怒之色,要知道,君家在天海市的地位很高,是白道里的最强豪门,“君氏武馆”这四个字,那就是金字招牌,无人敢惹。

    即使是黑道的炽血帮和青龙会,都不敢招惹君家。

    因为,君家的弟子成千上万,各个都会武功,真要是发生冲突,那些黑道上成天打野架的小混混根本不是对手。

    君家的人掐指一算,大概十年之内,都没发生过君家弟子被打的事件了,这是谁啊这么嚣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打君家的人?

    君圣豪带着君家人,包括君临天在内,快步走到君公馆门口,就看到了胳膊被打脱臼、鼻子被打出血的鲁开山。

    “这是谁啊?下手这么狠!”君临天吃了一惊,两眼闪动着一层炽烈的怒火,冷声问道。

    “雷猛!就是他!”鲁开山咧着嘴,苦笑道。

    “你去找雷猛决斗了?”君临天冷声问道。

    “师父,我就是想为你出口气,好好警告一下那个雷猛,没想到弟子我技不如人,被他给打了。”鲁开山摇头叹道。

    “雷猛,是什么人?”君圣豪那如雕刻版棱角分明的脸顿时严肃了起来,向君临天问道。

    鲁开山马上接过话茬,添油加醋地说道:“是天海大学中文系的大一新生,就是这小子骚扰苏雨晴,我未来的师母,我实在看不过去,就想告诫雷猛一下,谁知道雷猛这家伙非常嚣张,说君家……算什么东西,苏雨晴就是他的媳妇,我跟他争辩几句,他抬手就打人,我打不过他,就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这家伙来之前都编好台词了,就是要把责任全都推到雷猛那边去,给自己塑造成一个委屈到家的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