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4章 你好,祁小姐

    更新时间:2018-12-14 01:02:30本章字数:2595字

    片刻后,我和祁晴来到了一个表演胸口碎大石的地方。

    我和祁晴站在人群中观看着,那个表演者是一个体格魁梧的男子,只见他哼哼唧唧,做了一系列表演前的准备工作。

    压腿,深呼吸,舒展身子,以及不时对观众抱拳吆喝着:观众朋友们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好看的胸口碎大石即将开始,以及各位父老乡亲,兄弟姐妹们,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之类的话语。

    终于,他躺到了地上,胸口压放着一块方形大石头。

    他的表演同伴举起了一个大铁锤,几锤子下去,那大石块便是四分五裂。

    那个体格魁梧的表演者,完好无损站了起来。

    顿时,周围掌声雷动,叫好声不断。

    我问身边的祁晴道:“你觉得他这胸口碎大石是真是假?”

    祁晴摇了摇头说道:“我看不出来真假,不过那个石块肯定是真的,但是在表演的时候有没有在什么地方动了手脚那就不知道了,也有可能这就是一个真实的表演,毕竟这天底下,还是有一些人,是有着真本事的。”

    我对祁晴的话表示赞同道:“那倒也是。”

    当表演者开始向周围的观众讨赏钱的时候,一些人扭头就走,一些人则是给他们投了赏钱。

    祁晴身上没有零钱,我看她拿出了一张100块的人民币,准备打赏给表演者。

    我忙是让祁晴把钱给收起来,虽然祁晴她巨有钱,但打赏也不是这么个打赏法。

    至少我就从来没有听过,有谁看一个胸口碎大石,会给表演者打赏100块钱。

    就算是再有钱,也应该要把钱花在它该花的地方。比如说,拿去买好吃的,买一些好书和资助物品送给贫困地区的学生等等。

    最后,就由我给表演者打赏了10块钱。

    我和祁晴依旧在大理古城中逛着。

    看到周围不少人都买了仙女棒在玩着,于是我对祁晴说道:“祁晴,你要不要玩仙女棒?”

    祁晴看着我,说道:“我不玩这么幼稚的东西,已经好多年了。”

    “哪幼稚了,你看大家都在玩呢,我们也去买几根玩一玩。”

    说完,我向着那个有卖仙女棒的摊铺走了过去。

    到了那边,我问老板道:“老板,你这仙女棒怎么卖?”

    老板回答道:“一根10块钱。”

    我几乎以为自己是听错了,说道:“一根仙女棒卖10块钱,老板你抢劫呢?”

    老板黑着脸说道:“大兄弟,咱话可不能这么说。”

    “便宜一些。”

    “卖你9块。”

    “还是太贵了。”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终于老板一根仙女棒卖我5块钱,我买了四根。

    我给老板付了钱,老板他对我说道:“大兄弟,我看你应该是第一次来大理古城吧?”

    我点头回答道:“是啊。”

    老板又对我说道:“这大理古城里的东西卖得贵是正常的,不贵那才是奇了怪了。”

    “是嘛?”我笑着回应了老板一句。

    回到了祁晴的身边,我给了祁晴两根仙女棒。

    我拿出打火机,替祁晴点燃了她手里的两根仙女棒。

    当祁晴的手里拿着两根火花燃烧的仙女棒的时候,给我感觉,这仙女棒,总算是被一个仙女给握在了手里。

    我特别想把这一幕给拍下来,留个纪念,我拿出手机,对祁晴说道:“祁晴,你站那儿别动,我给你拍几张照片。”

    我开始给祁晴拍着照片,我给祁晴拍完了一张照片,又想再给她拍一张照片,于是我连着给祁晴拍了十几张照片。

    祁晴她终于开口对我说道:“林凡,你拍好了没有?”

    “拍好了,拍好了。”我一边说,一边对祁晴打了一个ok的手势。

    祁晴她说道:“你把照片拿给我看一下。”

    “好的。”

    走到祁晴身边,我把刚刚拍的那些照片拿给祁晴看。

    我有些小得意,问祁晴道:“我这拍照技术还行吧,你看我把你给拍得多漂亮。”

    对于我的话,祁晴她不置可否,而是说道:“回去的时候,你把这些照片传给我。”

    “行。”

    接下来,我也把自己手里的两根仙女棒给点燃了,然后我叫了一个路人帮忙,给我和祁晴拍了合照。

    手里的仙女棒很快就燃烧到了尽头,通过它们,仿佛能够感受到时间在流逝。

    在短暂的沉默过后,祁晴她忽然对我说道:“林凡,你唱一首歌给我听吧。”

    “你想要听什么歌?”

    “你再唱一首祁小姐给我听。”

    我板着脸说道:“没有祁小姐,只有董小姐。”

    祁晴她看着我,半晌说道:“可是林凡,我就想要你唱祁小姐给我听。”

    “你要我唱歌给你听,你会给我什么好处?”

    “你想要我给你什么好处?”

    “我身上的烟正好抽完了,你去那边的店铺买一包大理的软玉溪送给我。”

    “我去给你买烟,然后你就唱那首祁小姐给我听?”

    “可以。”

    “好,那我去给你买,你要说话算话。”

    说完,祁晴她转身向着不远处的那个店铺走去。

    一段时间后,祁晴回到了我的身边,她把手里的那包软玉溪递给我,说道:“你的烟,拿去。”

    从祁晴的手里接过烟,我对祁晴说道:“可惜缺少伴奏的乐器,怕是唱不出来想要的那种效果。”

    祁晴笑了笑,说道:“有吉他,你不是有一把吉他吗?你之前离开江海的时候,把它留在旧民房那边,这次我来镇州接你的时候,顺便帮你把它带来给你。”

    “那把吉他我都不打算要了,你把它带来给我做什么?”

    “你为什么不想要它?吉他又没有坏掉,而且我上网查过,你那把吉他是一个挺有名的牌子限量推出的私人订制款,所以它的价格应该很不便宜吧?”

    我问祁晴道:“你把吉他放在哪里了?”

    “放在我车子的后备箱里。”

    “那我们现在就去取吉他,然后我再给你唱那首祁小姐。”

    “好的。”

    我和祁晴来到了停车的地方,我打开车子的后备箱,拿出了那把吉他。

    当我再次将这把我之前狠心决定丢弃的吉他拿在手里的时候,我的心里有些感慨。

    吉他可以失而复得,可那些逝去的岁月,却终究是不可追回了。

    接下来,我和祁晴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坐了下来。

    祁晴她坐在我的对面。

    我简单试了一下吉他,然后对祁晴说道:“你准备好了吗?我要开唱了。”

    祁晴她点了点头。然后她一只手托着下巴,有些期待地看着我。祁晴的这个表现,让我比较满意,有一种虚荣心得到满足的感觉。

    换句话说,一个男人,能够让身边的女人对你有所期待,这种感觉确实是倍儿棒!

    我拨动了吉他,在奏响的旋律中,我终于开口唱了起来。

    “祁小姐,你从没忘记你的微笑,就算你和我一样,渴望着衰老,祁小姐,你嘴角上扬的时候很美,就像安和桥下,清澈的水,祁小姐,我也是个复杂的动物,嘴上一句带过,心里却一直重复,祁小姐,鼓楼的夜晚,时间匆匆,陌生的人,请给我一支兰州。”

    ……

    “所以,那些可能都不是真的,祁小姐,你才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女子,爱上了一匹野马,可是我家里没有草原,这让我感到绝望……祁小姐,你真的要走了,说起从前,你说前半生就这样吧,还有明天,祁小姐,你可知道我说够了再见,在秋日的早晨,终于丢失了睡眠……谁会不厌其烦的安慰,那无知的少年,我想和你一样,不顾那些,所以,跟我走吧,祁小姐,躁起来吧,祁小姐。”

    唱完了这首歌,我对祁晴说道:“你好,祁小姐,这首祁小姐送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