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引子

    更新时间:2018-11-26 15:47:14本章字数:3237字

    月黑风高,半夜三更,本来是杀人越货的好时候,悲催的是,我却是个被追杀者,也不知道是出门没看黄历,还是无意中得罪了哪路神仙,本来我在路上好好的走着,不知道打哪儿出现一批黑衣人,手里面拿着钢刀,看到我后,二话没说,就恶狠狠的向我追来,看他们气势汹汹的样子,被他们追上,肯定三两下就被剁成肉酱,好汉不吃眼前亏,看到他们气势汹汹的迎面扑来,管不了他们是劫财还是劫色,三十六计,撒腿为上,谁知,前面山路崎岖,连跑带爬,不大一会,就累的我满头大汗,气喘嘘嘘,但我不敢懈怠半分,被他们追上,肯定就没命了,搁在谁身上,都会不要命的往前跑。

    也许是命里该有这么一劫,山路的尽头,竟然是一个断崖,早知道如此,我费那么大的力气往上跑干嘛,反正都是死路一条,早知道就和他们拼了,反而,现在累的气喘如牛,想拼命都没有力气了,现在只想尽快的结束这一切,躺在地上,舒舒服服的休息一下,可是黑衣人很快就追了上来,排成一排,把下山的路堵的严严的,把我围在了悬崖的边上。

    上天无路,下地倒是有门,不管是被他们捉到,还是走到悬崖边上,闭上眼睛,往下一跳,都能够走到地下,眼下也只剩下这一条路可走了,正当我绝望的闭上眼睛等死的时候,突然,从断崖的下面,传来了一阵奇怪的声音,很多翅膀一起扇动发出来的碰撞声,夹杂着一群东西往上攀爬发出来的沙沙响动,传到了悬崖的上面,声音越来越大,从隐隐约约的听到,到如雷贯耳,只用了喘几口气的时间,此时,所有的人都惊呆了,不知所措的互相打量着,从闪烁不定的目光当中,流露出一股莫明的恐慌,他们的注意力,也从我身上转移到这种恐慌上来。

    我大着胆子,往悬崖下看了一眼,只见一层黑压压的东西,从悬崖的下面冲了上来,不大一会,我就看清楚了,一群鸟儿从下面飞了上来,那劲还真大,冲上悬崖的那一刻,差一点没有把我撞到,我虽然胆子不是很大,但再多的鸟也不能把我吓倒,更何况,还有一心想要我命的黑衣人,现在就站在我的不远处的对面,我站在悬崖边上,正想着怎么对付黑衣人的时候,突然,黑衣人像看到什么恐惧的东西一样,吓得哆哆嗦嗦的,转身就往后跑。

    “胆子小成这样,还学别人劫道,真是没用的东西。”看着黑衣人抱头鼠窜的狼狈样,忍不住的在心里蔑视起来,“不对呀,刚才飞上来的鸟,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应该是金丝燕,这种鸟虽然喜欢在悬崖的山洞里筑巢,从悬崖下面飞出来,也算正常,但天黑以后,这属于他们休息的时间,这种鸟绝不是夜行的鸟类,也没有加班的习惯,看他们惊慌失措,四处乱飞的样子,绝对是和我一样,在拼命的逃跑。”一想到这个,我的心一下子凉了起来,回头往后一看,只见几个身着怪异的士兵,在我的身后列队,并且,不断的有士兵从悬崖下爬了出来,自动的和这些士兵排在一起。

    这是哪儿爬出来的怪物,我吓的赶紧往前跑去,看他们没有追上来,我也没有之前那么恐惧,大着胆子,偷着往后看了一眼,只见他们身着战甲,但绝对不是现在是士兵,因为,他们身后都没有辫子,‘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这是顺治爷那辈留下的规矩,距离现在已经两百多年了,大家也都习惯了身后的那根尾巴,可是,眼前的这些人,披头散发,没有一点扎辫子的迹象,并且,从身着的甲胄来看,很显然都是汉服服饰,再看他们的目光,虽然有眼,但目光呆滞,涣散无神,没有一点生气,这么多人站在那里,竟然听不出一点喘气的声音,这不会是传说中的阴兵吧,一想到这个,我把目光转到他们脚下,他们的脚都没有沾到地,走路的时候,腿也没有打弯,全是飘着往前走的。

    “还真是阴兵,咋这么倒霉?还说什么呢,赶紧跑吧,我咋说刚才那帮孙子跑的比谁都快,但愿他们不是冲着我来的。”。

    看着那么多阴兵从悬崖上爬了出来,吓得我两腿直哆嗦,鼓了几次劲,终于迈开了双脚,不要命的往前跑去。

    从迈开第一步的那一刻,我的脚再也不听我的使唤了,拼命的往前奔去,我的脑袋也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拼命的往前跑,耳旁刮过的风,传到的我的后背,发出丝丝凉气,促使我的神经绷成一团,身体就像一台上满发条的机器,不停的往前奔跑,我也不知道跑了多久,眼前出现了一个村庄,村子不是很大,最多也只有十几户人家,这却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亲切,我跑到村口一个很大的打谷场上,四肢朝天,一下子平躺在那里,不停的喘着粗气。

    休息了一会,还没有等缓过神来,就听到了一阵脚步声,从村子里面的一侧传了过来,从杂乱的声音上判断,人数应该不少,四肢朝天的平躺在这里,要是被人看到,实在是太影响形象了,我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好好的站在那里,朝村子里面望去,等着他们出来,好上前打招呼,谁知,他们快走到村口的时候,突然转了个方向,往里走去了。

    那么多人朝一个方向走去,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我是一个喜欢热闹的人,这样的热闹,既然让我碰上了,当然就不能错过,我赶紧顺着声音,大踏步的追了上去,不大一会儿,我就来到在村子的中央,看到一群人,鸦雀无声的待在那里,头都往右前方扭去,像等着重要人物的到来,我赶紧也凑了上去,想找人问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我用手拍了下离我最近的人的肩膀,就见他缓缓的把头扭了过来,我刚想发问,却被他的脸吓了一跳,只见他面无表情的对着我,脸颊的肉像被风干一样,紧贴在牙齿旁边的骨头上,白森森的牙齿露在了肉的外面,眼睛也只剩下两个窟窿,但却发出阴森的寒光,嘴巴一张一合,发出“咯,咯”的声响,吓得我全身直冒冷汗,我的嘴巴像被胶水粘住了一样,双腿也开始哆嗦起来,这时,只听他的喉咙里面发出“吼,吼”的怪叫声,听到声音后,所有的人都把头转了过来,我扫了他们一眼,村里所有的人,几乎都是一个样子,看到他们纷纷向我跑来,我才回过神来,赶紧往外跑去,幸好他们的身体是僵硬的,关节也不灵活,我才能惊险的躲过离我最近的那个怪物的袭击,躲开之后,我就甩开腿,就往村外跑去,还没有跑几步,前面突然出现一队刚才从悬崖下爬上来的阴兵,我害怕冲撞到他们,急忙往旁边的一个小房间里躲去。

    我刚跑到屋内,就见一股阴气直向我身上扑来,冻的我全身直发抖,连续打了几个寒颤,才缓和了一点,这时,外面传来了噼里啪啦的打斗声,我大着胆子,凑到窗户边上,想看下外面的情形,谁知,刚往外看一眼,就见窗户外面有一双幽怨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我,他的眼光,自带一股寒气,把我全身像冰棍一样的冻在了那里,我一步也挪动不得,心里像猫挠的一样的难受,可身子半分也动不了,我赶紧试着咬了下舌尖,一股血腥味扑进了我的嘴里,冲上脑壳,我赶紧把血往前吐去,那双幽怨的眼睛在窗户上慢慢的消失,这时,我才感到一股钻心的疼痛,我的身体也恢复了灵活,我往屋内扫了一眼,只见,一个中年妇女,怀里面抱着一个刚出生的小孩,坐在了屋内的椅子上,一动不动的,我大着胆子走上前去,发现他们母子已经死了多时了,此地决不是什么干净的地方,还是赶紧离开的好。

    刚出屋门,就见外面多了几个老头,只能看到白须白发,面容却是很模糊,一点也看不清楚,手里不知道拿着什么东西,在村口指手画脚,轰的一声,村子的中央,突然出现一个大洞,接着天上不断的出现闪电,围着这个村子的边缘,不间断的往地面闪去,所有的人,包括从悬崖下爬上来的阴兵,都往村子中央的那个大洞里面钻去,不大一会,地面上就干干净净,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我被这恐怖的场景吓的呆在了那里,这时,一道闪电,直往我的头上劈来。

    “啊!”我大叫了一声,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被汗水打湿了的被子,才知道我刚才经历的一切只是一场梦,我长舒了一口气,呆呆的坐在床上,仔细的回想梦的每个细节,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个梦了,从我记事的时候起,隔上一段时间,就会做上那么一次,奇怪的是,场景,细节,一模一样,可是最近,这个梦做的越来越勤了,几乎每半个月都要做上一次,每次都会被这样的场景吓醒,弄的我现在都不敢睡觉了,天一黑,就有一股莫名的恐惧涌上心头,休息不好,人也消瘦了很多,师傅和师弟为我想了很多办法,但一点用也没有,看着他们为我着急的样子,我不好意思再麻烦他们,只好一个人,在黑夜当中,默默的忍受这份属于我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