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 浸猪笼

    更新时间:2019-01-18 16:16:06本章字数:2429字

    想到前面的这个是女鬼,我赶紧抓住石头的手,两人用眼神交流后,决定立马往回逃,谁知我们刚转过身,就发现在黄泉的对面,刚才我们待的位置的地上,躺着两个人,借着石头用饭团弄的简易火把的光,很清晰的看出躺在地上的人就是我和石头。

    “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我们已经死了吗?”我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动作也慢了下来,正在这个时候,我的背后传来一声凄厉的尖叫声,紧接着,我就感到有什么东西使劲的往后拉我,我拼命的往前挣扎,一步也走不动,转身往后一看,什么东西也没有看到,我稍微楞了下神,就被一股强大的吸力把我吸进了一个漩涡当中,我的身体也彻底的失去了控制,跟随着这股漩涡使劲的转动,此时我的身体好像被撕成了碎片,剧痛难忍,不大一会,我就失去了知觉,晕了过去。

    “杀了她,杀了她……”一阵吵杂的喧嚣声把我惊醒,我强忍着头疼,四下里看下,这怎么换地方了?我的心一下紧张了起来,本来还有点迷糊的头脑,一下子清醒多了,我面前什么时候出现这么多人?这就究竟是在哪儿?刚才发生了什么?这么多问题一下子涌到了我的脑子里,稍微清醒的脑袋又一下子乱了起来,我使劲的想,结果什么都没有想出来,急的我抓耳挠腮,团团乱转。

    “这样不是办法,我必须冷静下来,好好的想想。”于是我强迫自己静了下来,开始慢慢的回忆,“在出现在这儿之前,我究竟在做什么?黄泉,对,黄泉,我和石头一起看到了黄泉,被一个女鬼带走了,对,石头跑哪儿去了呢?”

    一想到石头,我又开始慌乱了起来,大声的叫着石头的名字,在这里四处乱找,可是转了一圈,都没有发现他的影子,不过趁这个机会,我把四周的情况总算看清楚了,这里好像是一个村庄,村子不算很大,但也有几十户人家,村子里面的人好像抓到了什么坏人,正在村头一个很大的广场上审理,村民都集中在那里,齐声的大喊“杀了她,杀了她。”我没有闲心理会这些,先找到石头要紧,这在这村子里到处乱找,找了个遍,什么也没有发现,只好去村子里面碰碰运气,谁知,腿都跑疼了,也没发现一点有用的蛛丝马迹,想向人打听下,可是村子里面一个人也没有,不得已,我又回到了原先村头的那个广场。

    “请问这位婆婆,你见过一个和我年纪差不多,穿着和我一样的衣服,比我高半头的一个小伙子么?”刚到广场,看到人群的最外围有一个慈蔼的老婆婆,就走上前去,大声的问道。谁知这位老婆婆,像没有发现我一样,还是伸着脖子往里看,虽然人墙已经挡住了他的视线,不可能看到什么东西,但是这并不妨碍她往里看的兴趣,我以为她上了年龄,耳朵不好,再加上比较吵杂,没有听到我的声音,于是我上前大声的说了一遍,看她还是没有反映,只好再上前一步,拍了她一下,谁知,我的手掌像拍到空气一样,竟然从她身上穿了过去。

    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我又遇到鬼了?可是不太像,这大太阳的,怎么会遇鬼呢?不是遇鬼了,又该怎么解释刚才的事情,对,大太阳,看下影子不就知道了,我低头一看,所有的人都有影子,只有我一个人没有,难不成我已经是鬼了?不好,那么多人都在喊杀死他,我不是被这些人杀死的吧?那么石头会不会也被他们抓住了?现在他们正在喊杀死他,可见还没有杀,一想到这个,我立马又着急了起来,赶紧往人群里钻,本来以为这么多人,多少都会挤一会才到,谁知竟然畅通无阻,很快的走到前面,到前面一看,才发现被审判的是一个年轻的女人,怀里面还抱着一个孩子,头发虽然凌乱,也不是很漂亮,但也谈不上丑,消瘦的脸庞倒显出几分清秀,她神情显得十分平静,与周围的气氛格格不入,静静的坐在地上,只是深情的看着怀里面的孩子,专注的连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好像全世界的中心,就在这个孩子身上,身体一动不动,像雕塑一样,时不时的脸上露出慈善的笑容,证明了她还在活着,她静静的坐在那里,好像这次审判与她无关,周围的人从这气场当中感觉到了蔑视,叫喊的声音更大了,我一看眼前的人不是石头,悬着的心稍微放下一点,这时候我突然想起了黄泉前的两个尸体,又黯然的伤心了起来,不自觉的流下两行泪水。

    “说,你只要交代出那个野男人是谁?看在我们都是一个家族的份上,给你留条活路,至于你怀里的孩子,必须弄死。”在女人的对面,站着三位精神抖擞的老头,其中中间的一个老人用手捋了一下他的山羊胡子,然后示意所有的人都不要说话,广场上顿时鸦雀无声,只听见他从花白的胡须中间吐出的恶狠狠声音。

    “花儿,你赶紧说吧,族长都已经发话了,为了一个臭男人,不值得,要是按照族规,沉猪笼了,永世可不得翻身了。”旁边的一个消瘦的老头害怕族长改口,赶紧催促的说道。

    “杨二哥,我看你就别白费这个心了,她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了,我看还是按照原来的计划,早点完事,我回去还有事呢。”族长旁边另一个胖胖的老头十分不满的说道。

    “五弟,话可不能这么说,花儿这个孩子还是挺可怜的,从小没有爹娘,没人教育,出了这样的事情,也与我们平常对她关心不够有关。”杨二哥清了清喉咙,之后大声的说道:“这是族里那个后生做的事,是男人就站出来,别躲在背后,让一个娘们来替你顶罪,敢做不敢当,对得起你裤裆里面的那个玩意吗?”

    杨二哥还没有说完,下面已经笑成了一团,寂静的广场又成了乱哄哄的菜市场,下面的那个女人感激的看了杨二哥一眼,赶紧又把视线转移到怀里的孩子身上,炙热的眼神好像要把怀里的孩子化掉,然后和自己融为一体,怀里的孩子可能是哭的太累了,呼呼的在她怀里睡着了。

    “好吧,既然你执意如此,我也顾不上同宗的情面了,族法如山,希望你到了那边不要怨恨我。”族长双手示意了下,广场又重新静了下来,接着族长转过身来,对着身后的人群说:“后生们,上家伙。”这时后面的人群自动分成两排,从中间走出来四五个人,抬着一个装猪的空笼子,走上前来。

    “我去祠堂里面请家法,你们在这儿准备一下。”族长说完,转身就从刚才让开的人缝里走了出去,往前走不到几步,就是一个池塘,穿过池塘中央的石桥,就到了祠堂的大门,我突然感觉这祠堂有点眼熟,想要去祠堂看看,谁知这时候突然听到人群里面传来一阵骚动,我赶紧把视线有转移到人群这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