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又有人来了吗?

    更新时间:2019-01-13 11:17:47本章字数:2030字

    寂静的山林一夜之间笼罩着幽异的气氛。猫头鹰睁着漆黑的眼睛,静静的看真着已陷入黑幕的森林,慢慢的刮起了一阵风,呜呜咽咽的,好像有人在哭,又有人在笑,树木狞笑着……

    张开那黑黝黝的手臂,想把你抓入无穷无尽的黑暗里,他张着血盆大口,好像里面随时会跳出你不知道的东西,小草只是在哭泣,摇曳着瘦弱的身躯,他们是在害怕吗?

    或者只是低着头笑出了眼泪,又有人来了吗?那时月亮是红色的……泛着鲜血的红色……

    赵无念的嘴唇已经开始发白了,他本身已经因为中毒而导致全身无法用硫化硼溃了,而且因为经脉武力都已经被剪断,再加上他一直以来的长途跋涉,庄璎这个人小姑娘毕竟是女儿身,她也无法使用太多的力气,再加上一直以来,其实是对现在这位情况不甚了解。

    “喂!你,小心千万别睡过去。”庄璎这么呼唤着,“还中毒了,居然还敢用武功,真是不要命了吗?”

    赵无念好像听到了,嘴角微微上扬,就发不出任何一点声音,他颤抖着用手指着,将它指向药王谷,“我自然知道要把你带到,要我过去,我一定会救活你的,要不要我那一天能救活人,他会用毒也自然会用药,我就不信世上还会有他治不好的病,再者,那个谷里的人不就是干这个的吗?”

    赵无念已经基本上无法使力了,他一只手撑在庄璎的身上,但是他并没有办法使出全身的力气,艰难扶持的两个人行走在山林中间,山林的路上非常多的,树木杂草丛生,在城墙上有一些毒草毒药容易割伤到。

    破衣服后割伤的皮肤,那样也是相当危险的,尤其是在药王谷,所选择的这个这片山林,都是平常人不敢进来的,可他是谁,他自然是要越危险,再加上身上有这样一个,“哦。中毒之后还敢使用功力的患者。”

    庄璎她还是在一味的抱怨,“真的是不要命了吗?那种毒性那么可恶,最开始也许并没有大碍,但是一旦用了武力,但贯穿到五脏六腑,怕是药王也救不了你!”

    庄璎一直碎碎念着,从未,她从来不是这么啰嗦的人,是时间到了,不是不珍惜生命的人,让她更加的,难以接受,她也是活过两次的人,只是觉得生命就应该好好珍贵,她也不知道自己说的话,身上的人听到多少,庄璎她只是觉得身上的重量越来越沉,越来越沉,难道他们要走不到了吗?

    但是山里的路越来越难走,想要稳固的入门口也只有这一条路,庄璎没有办法,只好一个人想着歇一下,把赵无念放下来,赵无念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他似乎可以分清楚面前的人究竟是谁,也许是救他的人吧,他也不知道,他嘴里喃喃着,只是想着。

    “水……水……”赵无念的口中一直喃喃着。

    “我从那去给你找水来喝,真是想得美。”庄璎也有些生气,叉着腰站在那瞪着他,只是喘嘘嘘的也不知为什么,走过这么多地方的,就这一个人,那就是,觉得很恼火,可是这个人一直很无力的,呻吟着,让她一般都很偏生烦躁,不知道是不是有一些善意和联系。

    就心中也升起了一声怨念,“在这等着,想办法给你找水喝。”

    庄璎说着便起身环顾一圈,可是这深山老林里也不知哪里会有泉眼和泉水,究竟要去哪里找呢?她凭借着自己已经开始当着杀手之后的这个,嗯呢,从苔藓和泥土的湿润度知错,开始慢慢的向,四处延伸,这些深山老岭里怎么会一户人家都没有。

    “难道药王谷的人自己采药的吗?都不需要,农户能去帮忙的吗?是我的话就肯定会,搞多些人,弄来来这里长住,让这些人帮忙干这些粗活,这也不能亏了,他们自己懂要懂你的这些脑子,真是不懂,不懂道理!”

    庄璎又有些恼火地看了一踢开了一根硕大的枝干,但一看就是带毒的,她一脚踩了过去,没有理会。

    终于,庄璎在一个渐渐湿润的地方发现了一块石头,这块石头是他凭经验所说着的,她仅仅是通往身后一抛开,快步走向了那条小径。

    那是一条离大路已经很近,可以走新的道路,更占地方了,她必须更加小心,因为越是人少的地方,说明那些毒草毒药会更多,而且说不定会有野生的毒虫毒,毒蛇什么的,都是会致命的东西,她必须更加小心。

    说着他想着,想着想着便走到了一小型瀑布面前,这部此处竟然还会有,活水,庄璎惊讶道,还没来得及,沉浸在原地,他就已经拾起一块身旁的大叶子,可是叶子又能,芭蕉叶,芭蕉叶究竟又能拾起多少水呢?

    自身觉得烦恼,身上好像也没有什么可以装,说到此处突然意识到身上有路边小贩那顺过来的一个月壶酒,那壶酒是她非常喜欢的,从路边小摊上顺来的,因为最爱的桃花醉。

    庄璎忍下心,可是此时又不能硬叫他喝完,这是最醉人的,若是还没到还没把家人送进药王谷,自己先醉了,找新路那可就麻烦了。

    庄璎忍心,她痛心疾首,还是尝了一口,“唉真是好酒啊!”

    忍住不喝的第二口,讲那慢慢饮入火的桃花嘴接触到进了泥土中,那也没办法了,就算有酒一醉就醉吧,酒应该也不会至于致命吧。

    但想着病瓶中还会有残留在酒瓶身,万一混进水里,应该不至于大碍,此处一次是眼下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她只好立马将壶伸进湖里,咕咚咕咚咕咚里装几个水,。

    看起来已经过了黄昏,也是,黄昏已至,黑夜将尽,庄璎必须快点回去,因为一到深夜,一到开始到傍晚的话,天色已昏暗,通常时候,稀疏的鸟虫毒蛇都会出来活动,此时要是不回去,尽管他有身手,但是免不了那些小东西的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