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麻烦

    更新时间:2018-12-04 14:20:28本章字数:2664字

    药铺开张第一天就异常火爆,有药师阁作担保,再加上当场验证药效,使得很多人都对圣灵丹和归元散狂热无比!

    “诸位,炼体境虽然没有什么障碍,但是,每个人的炼体境都是不同的。只有炼体境足够强大,在后面的境界中才会更加的强悍!这是一种厚积薄发,而且,圣灵丹还可以不断地刺激身体潜能,突破极限!”灵昆的声音带着一种魔性,让在场的人不面色潮红!

    “最重要的是,圣灵丹没有任何的副作用,对以后的进阶不会有丝毫的影响!”当灵昆这句话落下的时候,人群沸腾了!

    “我要五枚!”

    “我要二十枚!”

    “咳咳!”有人打破了气氛,一个中年男子走上前,“灵昆阁主,这圣灵丹有这么多的好处,定价一定很高吧?”

    “张虚寒,定价如何与你何干?嫌贵你可以不买,等着其他家的年轻一辈超越就是了。”灵昆一点都不给张虚寒面子,“要买丹药欢迎,要是找茬靠边站。”

    张虚寒脸色难看,灵昆完全不给自己面子,“我自然是替大家问的。”

    “大家要问自己会问,用得着你开口?”段胖子自然知道张家之前对肖天动手,“忘了说了,今天的丹药不多,要买的快些。”

    “你敢对我这么说话?”张虚寒面色一寒,他忌惮灵昆,却不会忌惮段胖子,相反,他现在需要找人释放一下自己的怒火!段家在流风城只能算是一个二流世家,哪怕是肖家的附属家族,也不被张虚寒看在眼中。

    “从今天起,圣灵丹和归元散一律不卖给张家!如果被查到谁倒卖给了张家,同张家一样被列入黑名单!”段胖子冷笑一声,他当然不怕什么张虚寒,有灵昆坐镇,张虚寒什么也不是!

    “你找死!”张虚寒话音刚落,几个张家人就要上前,准备对段胖子动手。

    “这是哪儿来的野狗在这里乱吠?”肖天从人群中走出,冷眼看着张虚寒,“这里是肖家的店铺,你们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莫以为我不会打狗?”

    肖天面色冷淡,看向张家人的目光中充满了杀意,原本不准备现身,但是张虚寒的出现,让他忍耐不住,“立刻滚!”肖天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更何况来人是与他敌对的张家人!

    灵昆沉默,在打量着肖家的这位小少爷,竟然能拿出圣灵丹和归元散的丹方,他想知道这个少年身上有着什么样的秘密。

    “没有一掌把你打死,真是便宜了你!”张虚寒针锋相对!

    “你是张林派来的吧?”肖天目光中的杀意越来越浓,当日自己便是中了张林一掌!

    肖天当然知道张虚寒是谁,张家最不学无术的纨绔,已经三十多岁,才刚刚踏入化灵境,而且是灵根没有觉醒的化灵境!

    “张家战神的名字也是你叫的?”随着张虚寒的一个挥手,几个张家人就上前要对肖天动手!

    肖天不是一个被动的人,他比对方更快,四个呼吸,总共打出了四拳!

    哀嚎声起!

    四个张家下人被肖天四拳全部打飞,身体飞出几丈远,倒在了血泊中!

    看到这一幕,灵昆的脸色也微微一变,年纪轻轻就如此的杀伐果断,行事狠辣,值得他重视。

    “肖天少爷,可是需要在下帮忙?”灵昆微笑着说。

    “一条狗而已,还用不到灵昆阁主,小子可以解决。”肖天冲着灵昆微微一笑,他想试试自己有多强,与肖锋的一战,根本没有发挥出全力!

    “你找死!”张虚寒被肖天彻底的激怒了,“今天,我看谁能救你!”

    “山压!”肖天出手,势若奔雷,砸向张虚寒的面门。

    张虚寒后撤一步,感受到了肖天强大的气势,调动全身元力,“开山!”简单的拳法,带着元力,迎向了肖天的拳头!

    嘭!

    二人硬捍一记!

    肖天后退两步,一脸兴奋,“比炼体巅峰强些!”

    “山势!”拳头在挥出,与第一拳的力量相叠加!

    张虚寒内心震惊,肖天的力量之强,让他感到心惊,面色变得凝重起来,“你再强也不过是个炼体境而已!”

    “赤焰!”张虚寒的灵根是火属性,没有完全觉醒,但是元力中已经沾染上了火属性,元力外泄,顿时,一股炽热的温度爆发开来!

    肖天冷笑,这种程度的温度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拳势不减,将近八万斤的力量压向了张虚寒!

    张虚寒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该死的!炼体境怎么可能有这么强大的力量!难道是什么圣灵丹!”心中怒骂,手中的动作却是越来越快!

    “崩!”肖天硬受张虚寒一掌,拳头也是临近了张虚寒的胸口!

    “疯子!”张虚寒大叫,他从来没有经历过什么生死,更加不知道肖天的以攻为守!

    肖天不是疯子,只不过对别人狠的同时,对自己更狠,而且对自己的身体有足够的自信!

    嘭!

    撞击声响起!

    肖天嘴角溢血,脸上带着残忍的笑容,舔了舔嘴角的鲜血,“就是这个味道!”

    张虚寒气喘吁吁,胸口被肖天一拳打的塌陷下去,脸上再也没有了从容与淡然,有的只是惊骇与恐惧,“为什么!为什么你炼体境,竟然能够与化灵境相对抗!”

    “因为你该死!”肖天长吸一口气,再次发动了攻击!

    “山崩!”肖天打出第三拳,这是全力以赴的一拳!霎时间,如同山崩的拳势,向着张虚寒呼啸而去!

    “不可!”灵昆开口提醒!

    灵昆的不可,是说可以伤人,但是不能杀人!两家争执,伤人很常见,但是死人就很少见了,尤其张虚寒这种嫡系子弟的死亡,很有可能彻底引爆两家的恩怨,发生大规模的碰撞!药师阁可以置身事外,但是,与肖天正处在合作当中,灵昆不希望肖天有任何的意外!

    灵昆的话语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在他惊诧的目光中,肖天的拳头落在了张虚寒的胸口,张虚寒没有任何抵抗的倒了下去!

    肖天看着张家不远处的已经噤若寒蝉的四个下人,“立刻把这个人给我弄走,回去告诉张龙,这只是利息,张虚寒的狗命,还不足以弥补我胸口的那一掌!让他洗干净脖子,等我取他狗头!”

    张家的下人身受重伤,摸爬滚打的带着张虚寒的尸体脱离了肖天的视线。人群已经安静了,完全被肖天的行事手段震慑住了!

    什么是嚣张,什么是雷厉风行!肖天表现的淋漓尽致!

    妖孽!

    这是所有人的想法!要知道化灵境和炼体境相差的是一个大境界,力量的使用方式有着本质的区别,所以,炼体境根本没有击败化灵境的可能!但是,肖天彻底颠覆了这些人的观念,以炼体境的姿态,强势的虐杀了张虚寒!

    “各位,想必也看到了,刚刚我家少爷就是服用圣灵丹最好的证明,以炼体境打爆化灵境!还在等什么!圣灵丹数量有限,订完为止!”段胖子抓住时机大声呼喊起来!

    “别挤!别挤!一个一个来!”段胖子很快就被人群淹没了。

    肖天站在人群之外,看着不远处的灵昆,他在等灵昆。

    灵昆同样注视着肖天,他也在等肖天,“你惹事了。”

    “我知道,但是,我不怕事。”肖天淡然一笑。

    “张家不比肖家弱。恰恰相反,张家比肖家更有底蕴。”灵昆不知道肖天哪儿来的底气。

    “我是肖家少主。”

    五个字的回答,让灵昆陷入了沉思,打量着肖天,对方完全不像是一个十二岁的少年,更像是一个活了无数年岁的老怪物!

    肖天现在仰仗的就是他的身份,肖家继承人,如果有人动他,那就是与整个肖家作对,而张虚寒仅仅只是张家的一个纨绔子弟,怎么看二人都不是一个等级。

    “当然,我还是药师阁的盟友。”肖天的笑容透露着诡异和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