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七章 绝地

    更新时间:2018-12-04 14:25:13本章字数:3034字

    汴梁城中一片死气沉沉,被围困数月之久的城市已经成了人间炼狱一般。城墙在饱受着战火的洗礼,带着火焰的巨石从远处高空中猛烈的砸了下来,城墙上的汴梁士兵被成群的砸飞了起来,然后狠狠的撞在墙体上停了下来。

    老人瘦弱的身躯被这巨石的冲击力波及到,他用手扶着摇摇欲坠的城墙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拔出了长剑将冲过来的女真士兵砍翻在地。然后他感到了些许的眩晕,背后一双手扶住了他,觉明和尚缓缓的扶着赵鹏坐了下来,用毛巾帮他擦去了脸上的血迹。

    “相爷你该休息一下了,你已经连续几天没有合过眼了,就算你想女真人不打上来你也快垮了。今日觉明受到赵嘉公子的来信了,公子说他们已经到达梁村外围了,汴梁他们暂时帮不上忙只能去帮司马音那边。等到安烈军脱了困就来支援汴梁。”

    “不该来汴梁,觉明你告诉他让他全力配合司马音的汴梁之战,北烈军的十几万人都没能起到什么作用他来汴梁就是送死,让他去梁村。”赵鹏有些担忧的说着。说是来汴梁是送死,去梁村又何尝不是送死,梁村只有四千人而已,而怨军就有三万多人,十倍的数目啊。

    “他带了多少人,觉明”赵鹏疑惑的问道,觉明和尚皱起了眉头,在赵鹏身边坐了下来。

    “赵嘉公子在太原破城之后就一路堵截对想要南下追击难民的完彦宗望大军,他们本就弹尽粮绝在加上一路的被女真人消耗,到这梁村外围也就只剩下这一千多人的队伍了。”觉明和尚眼神中露出了一丝的绝望的神情。赵鹏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他站了起来看着源源不断的往汴梁城墙上爬上来的女真士兵他叹了口气。只能靠自己了还有谁能来拯救这天下苍生呢。

    汴梁几十里外的梁村鏖战正在这里进行着,梁村山脊间的火炮管已经烧的通红,在不远处一个大大的坑边几具尸体正躺在那里。看起来像是被火烧过了一样整个身体都是一边的碳焦的味道,很明显是敌人的火箭将附近的弹药给引爆了,而附近的官兵都被这爆炸后的熊熊大火给吞没了。

    在拒马坑与木墙之间没埋在地下的地下雷炸出了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坑,怨军在这里进行了疯狂的攻城之战,木墙内的安烈军已经疲惫不堪,从女真粮草大营救出来的一千对人的难民也受到鼓舞男的登上了城墙与安烈军一同战斗,而女的则帮忙这运送和救治伤员。

    司马音也拿着一把刀在木墙上奋力的砍杀着,突然在木墙外的怨军大本营里传来了稀疏的混乱声,梁村的安烈军看着这发生的一切,他们都很疑惑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但是所有人都安静的看着远方。

    远处的怨军大本营显然是受到了一支军队的突袭,但是这支军队在冲入怨军中军之后很快就被打散了,梁村上的安烈军还在陷入了要不要开城门出击呼应这支友军。但是司马音没有任何的回应,他看着远处的混乱,他知道现在出去的结局是一样的,一千多人直冲中军他们抱着是侥幸的心里,在这战力悬殊的情况下这种心里是发挥不了多大的作用的。

    混乱很快就被平息了下来,在不久后梁村的人们知道了这次混乱的原因。就在怨军专注与进攻梁村之际,由太原太守赵嘉率领这一千多人的太原残兵对怨军中军发起了突袭行动,但是由于怨军早有防备很快这一千残军就被击溃,由于深入敌人腹部这次突袭行动中太原太守和数百名太原残部成了怨军的俘虏。

    木墙上方的梁平走了过来他看出了司马音很少露出的担忧的脸色,随后也低下了头沉默了一会:“这次应该很麻烦了。”梁平说道。

    司马音回过头来看着他,脸上的忧虑依旧没有退去然后点了点头说道:“这次确实很棘手,但是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将军难道忘了我门不一支人民的军队吗。这代表着胜利会永远站在我们这一边,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嘛。”司马音突然想到了几千年后的一位伟人的身影。

    这一千对人的友军如果在冲入怨军之后都壮烈牺牲了对于梁村的人或许还有很大的鼓舞,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这一千多人的队伍被抓住了几百多人,对于怨军来说这是一次机会,是一次难得的打破两军僵持的机会。

    夜幕降临,司马音独自一人坐在木墙上望着远处的怨军大营发呆,这是他很久都没有过的感觉,这仗打到今天这样的地步也是他不想见到的,在阴暗的天空下他想起了他已经离开李心儿,舒云芳,李贝儿,清儿已经有三四个月之久了,想来他和李心儿的孩子已经出生了吧。

    自己不能亲眼看见自己的孩子来到这世上,自己的孩子还没有取名字呢,心儿一个人是该有多挂念自己啊,司马音叹了口气。后方一只大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是梁平与卓五两个人。

    “大人打算怎么办。”梁平率先问了起来,司马音依旧看着远方的怨军大营。

    “先生,要我说啊咱就做的绝一点,这也是为了汴梁的百万百姓着想,如果因为他们几百个人让我几千安烈军死无葬身之地,想来他们也不愿意看到的,他们一千多人敢冲入怨军大军之中,就是已经抱着一种必死的决心了,反正都是是何必在乎是死在谁的手下呢。”卓五话音虽然微弱了不少但是能感受得到他的那份坚定。

    司马音笑了起来:“确实应该这么做不是吗,梁将军你认为呢。”司马音突然问起让梁平有些措手不及,两人相互对望了片刻,梁平学着司马音玩笑似的话语说道:“确实应该如此。为了百姓他们也是愿意的不是吗,大家都能理解的。”

    清晨在一片肃杀中来到,昨晚一直到很晚才睡下的司马音很早的就来到了木墙之上,远处模糊的视线中几百几千的人影开始浮现,开始了,这梁村之战已经到了他该面临的终极境地了。

    三万怨军在后方驱赶这几百的太原守军向梁村推了过去,太原守军都被绑着双手,走在最前方的是太原的太守赵嘉,他满身的伤痕,鲜血已经将身上的白色囚衣染得通红,他的目光中带着些许的凶恶,几百人就像是行尸走肉一般的被当做了怨军的挡肉牌向前走去。

    木墙上被一片肃杀笼罩了起来,没人说出话来,木墙上的官兵放下了举起的弓箭,空气在那一刻凝住了,谁都没有想到他们会面对这样的局面。司马音没有说话他全神贯注的盯着前方的队伍。

    就在这一刻,突然这几百名太原残部前方,赵嘉停下了脚步一声沙哑的声音传来:“不能再走了”,他眼里含着泪水。他知道这或许就是他生命的最后时刻了,在那一刻他想通了,其实并不是福朝的军队不能战,只是他们还在沉睡之中而已。

    “不能再走了,我们还要再拖后腿吗。”在赵嘉停下脚步之时,怨军的几匹战马已经走到了跟前,一声响彻云霄的鞭打声响起,赵嘉嘴角溢出一丝的鲜血,冷笑着,随后转身满满的往后走去,慢慢的残军也跟着开始转身走回去,怨军战马上的士兵拔出了战刀将几名往回走的残军斩杀在地。

    “还有谁要往回走。”战马上的怨军怒喊道,但是没有人听他说话,慢慢的越来越多的残军被残忍的杀死在地上,梁村上的官兵看着这一幕,空气都被凝结了。每个人的梁都已经涨红着,手中紧握的战刀在微微的颤抖着。

    “就是现在了同志们,我们的同胞在受到欺辱他们在为了而牺牲自己,打开城门吃了他们。”梁平发愣的看着司马音,这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对于时机的把握已经到了可怕的时刻,他的寒毛竖立了起来。

    “吃了他们。”无数的呐喊声在梁村上响了起来,木墙被推倒了,一千多的铁甲重骑从木墙上跨了过去,所有的人都咬着牙在那一刻他们的眼里已经没有什么了,就算是用口也要咬下他们一块肉来。司马音的话在他们耳边回响着。

    怨军中军谢杀看着这一幕,一阵冷风吹了过来,他感到了无比的寒冷。来不及了,来不及,他心里这样的想着。

    他不曾料想他的这一做法却直接促成了两军的大决战,没有想到这几百太原守军却会在关键时刻掉头往后走,没有想到这梁村上的人会这样果决的抓住了这一时刻,这是一种令人生畏的力量。

    他看着前方的数万自己的军队他知道在这样的军队面前他们将会不堪一击,战争在残酷中展开了,三千多的梁村像发疯了一样的撕咬着。战争的结局没有人在那一刻看得出来,三万的怨军迎来了十分之一数量的梁村安烈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