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少年狂

    更新时间:2018-12-04 14:20:35本章字数:3158字

    双叶妙光是尼姑,是龙牙从庙山上带下来的小尼姑,一位漂亮的小尼姑。小尼姑的生死祸福系龙牙一身,龙牙没有选择地必须为小尼姑的安全负责,因为这是汇仁道长交给龙牙的责任!

    女人是祸水,漂亮的女人在那样的年代里不是一个让人值得高兴的事情,如果是一个尼姑那只会是更加麻烦,因为尼姑在那个年代里更容易被人欺负。说起双叶妙光这个小尼姑来,龙牙的心理就对汇仁道长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哀怨。

    汇仁道长是庙山水道观的道长,龙牙的救命恩人,那个雪天的早晨,汇仁道长化缘经过文登城,在一家的屋檐下听到微弱的小孩子的哭声,这样大冷的天,汇仁道长以为自己听邪了耳朵,走过去又回来,出家之人终究是以慈悲为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汇仁道长回来就很快的在一家屋檐下的尿罐子里发现了龙牙,汇仁道长双手合十念一声:阿弥托佛!

    汇仁道长就急急地将龙牙从尿罐子里提出来,顾不得龙牙身上沾满了污秽尿液,用道袍将龙牙抱起来放在怀里。汇仁道长没有找尿罐子的主人理论,虎毒不食子,能狠心将自己的亲生骨肉舍弃不要的,肯定有他的难言之隐。汇仁道长既然遇上了此事,汇仁道长不可能见死不救,因此汇仁道长就救了龙牙,龙牙就是汇仁道长一手抚养长大成人的,并在生活上与龙牙情同父子,可在传文授武方面又严如酷师,一点温情都不讲。

    龙牙永远也忘不了那样一个情景:在冰天雪地里,寂静的山林中,一个少年赤手空拳面对着一只走过来的独狼,这是一只皮毛闪亮,凶猛、健硕,藏灰色单独行动的青壮白狼,少年挡住了这只白狼的去路,挑战着这只白狼。这只白狼很野性,怒不可揭,胡子炸起,雪白尖厉的牙齿毕露,浑身的毛发豪猪一样直立起来,暴戾恣睢对着少年,发出一声声逼人的咆哮!

    没办法,少年要检验自己的武功到底如何,只能与一只独狼比擂,决一雌雄,生死由命。这是汇仁道长交给少年的检验方法,这种方法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虽然危险,但很直接,而且这还是没有一个观众的比擂,少年真得胆大妄为!

    狼是处在食物链的上端,从食物链上看,人只不过是狼犬类的美食,是狮虎狼的一盘菜,一个少年居然敢以下犯上,这在狼看来就是自己找死,更何况这白狼还是一条独狼。独狼那可不是一般的狼,它游离于狼群之外,因为其实力挑战到了狼王的地位,所以被狼王驱逐,这样的狼力大无穷,又凶残无比,少年挑战的就是这样的一条恶狼,其危险程度少年不是不清楚。

    少年是谁,那就是龙牙三年前的自己。龙牙达记事起就一直在山上练功,龙牙只知道汇仁道长的武功十分高强,却一次都没有看到道长练过武功。汇仁道长也没有一天亲手教他练过枪、剑、戟、斧、钺、钩、叉、鞭、锏、锤、挝、镋、棍、槊、棒、拐、流星锤十八般武艺,而这十八般兵器山上一样都不缺。汇仁道长的教授文武从来都是动口不动手。

    龙牙每天除了习文操练这十八般兵器外,余下的时间就是站桩、抓石臼。站桩是练根基,练武之人如果没根基,武功绝好不到哪里去;抓石臼就是练臂力,没有过硬的臂力,武功就更无从谈起。

    汇仁道长是一个奇人、怪人。汇仁道长虽然督促龙牙练功,并不务教诲传授之实。这让龙牙想起了猫与老虎的故事。

    从前,老虎听说猫很厉害,便去拜猫为师学习武艺。

    猫知道老虎很坏。山上的动物不分好坏老虎碰见了都捉来吃。但猫想:老虎是猛兽,自己是得罪不起的,并且做老虎的师父,山中的地位就最高了。猫于是就答应了老虎。

    老虎很快就学会了扑滚抓咬的动作,以及各种寻猎追踪术,老虎学成之后,更是凶猛无比了。豹子野猪都怕了它。它要山中百兽封它为王,并每日献上珍贵小动物为食。无奈众兽只好照办了。

    猫呢,自以为得意,逢人便讲:“我是老虎的师父!”百兽知道后就来请猫去整治它的坏徒弟,不让老虎再为非作歹。猫趾高气昂地去了。

    可是老虎见了猫只轻轻地叫了声“师父”,连礼都不行了。猫叱喝老虎跪下,老虎瞪瞪眼不理它。它真的生气了,便开始数落教训起老虎来,说老虎不该为非作歹,心肠狠毒,目无尊长,忘恩负义,没有良心……

    老虎突然发怒道:“说够了没有?”

    “哎呀呀!真是反了,你怎么能和你师父我这样说话?”猫也惊怒得直吹胡子瞪眼,却还作势一副“师尊”的样子。

    老虎二话没说就向猫猛扑过去,就像猫扑老鼠一样!幸好猫是“师父”懂路数,反从老虎跨下逃跑,迅速爬到了树上。老虎回过头,无可奈何地望着树上的猫。猫抱住树干喘着粗气,还得意地说:“幸好还留了一手,要不这一次连命都没了!”

    龙牙自认为自己不是故事中的虎,忘恩负义的虎,却认为汇仁道长就是那只小心眼的猫。

    龙牙打记事起就是道长教他识字,督促他练武。识字是为了能看懂各种练武的口诀和秘籍。十几年练下来,各种秘籍口诀已经烂熟于心,招招式式都打得有模有样滚瓜烂熟,十八般兵器什么都练得风生水起,就在龙牙那年冬天晨起站桩的时候,屁股上挨了汇仁道长重重一脚,龙牙在毫无防备之下竟然是纹丝不动,汇仁道长高兴了,说:“你再抓起石臼看看。”

    龙牙抓起那砣数百斤的石臼,玩似地在空中变换着花样翻飞,道长说:“很好,臂力还可以,功夫练到这个份上,真交起手来能真正用上一招半式就已经很不错了,不过,你的功夫到底怎么样,就看你能不能打杀一匹独狼,独狼是最好的检验师傅!”

    仅仅是两天之后,龙牙就独入深山,在庙山的深山老林里挡住一只独狼,这是一条没有一棵杂毛的白色青年公狼,龙牙上挡住了那只白狼,这只白狼发现龙牙挡住了它的去路,略为一惊,旋即很暴怒,毫不掩饰地显露出了它霸道的本性,目空一切的凶残相,它呲牙咧嘴、张牙舞爪之外,还对赤手空拳龙牙发出阵阵逼人的咆哮!

    都说艺高胆大,龙牙在没有挡这只白狼的时候信心满满的,当真正地挡住这只白狼,特别是在与白狼对峙,白狼发出的逼人咆哮声中,龙牙竟有些毛骨悚然,有些胆怯,很后悔自己因为太自信身上没有带一件防身武器。

    狼是食肉动物中智商颇高的物种,它们除了有一定的围猎手段外,似乎还很善于利用心理战,就像眼下这只白狼它除了用一双狼眼凶光死死地盯着龙牙一眨不眨外,还发出瘆人的咆哮。当时的龙牙目测了一下眼前这只白狼,肥硕健壮体重甚至超出自己许多。如果就拳击而言,他们显然不是一个重量级的。龙牙在与这只白狼的对峙里,要说一点不怕那是假话,但龙牙有一点是很自信的:那就是人是有意志,人在意志上决不能输这个畜生,如果在意志上输了这个畜生,那么一切都完了,那就真成为狼的一盘菜了,所以龙牙一声不吭地与这只独狼对峙,他们的目光纠缠在一起无声地碰撞着、较劲着!

    忽然,咆哮中的白狼不再咆哮了,它收了目光,很大度地不跟龙牙计较了,有些懒散地转过身准备离去,这使龙牙很焦急,所以少年的龙牙大吼一声:“回来,怕死鬼,哪里逃,你给老子我回来!”

    白狼对龙牙的吼叫充耳不闻,不慌不忙、大摇大摆的那种从容,甚至是蔑视要离去。刚刚摆下了战场,而作为对手的一方忽然不玩了,而且要退走,龙牙很愤怒,龙牙环顾了一下周围没有找到应手的武器,就抓起地上的一把雪手中一拽成一团,顺手一掷就砸到了白狼的转过离去的脑袋上,雪团在白狼的脑袋上砸开了花。

    雪团砸在白狼的头上当然不会怎么太疼,但这挑衅行为彻底激怒了白狼,白狼站起半个身子来对空发一声嚎吼,再一跳就返回身来,再发一声咆哮,整条身子弓一样地绷紧了起来,浑身的皮毛再一次豪猪一样直立起来,向龙牙紧冲几步,张开血盆大口,整个身体窜起箭一样地向龙牙扑过来,龙牙早就防着这一手,急忙闪身向前一跳,白狼扑了个空,但这只白狼并没有气馁紧接着又反倒回身又是一扑,又被龙牙闪过。

    白狼如此连环动作都没有得手,白狼更加暴怒了,它有些歇斯底里地发一声咆哮,重新调整战术,第三次再向龙牙扑过来。龙牙让过在一再二,就没有再三再四,躲过白狼这一扑,从后抓住稍纵即逝白狼的后腿,直接就将白狼在空中拎了起来在空中转圈,然后一次次将白狼在地上摔了下去,拎起来,直至将白狼摔得闭口窜血死去,龙牙还有些不解恨,刚想将白狼撕成两半,身后就传来了汇仁道长哈哈大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