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人心险恶

    更新时间:2018-12-04 14:20:35本章字数:3139字

    双叶害怕了,也紧张了起来,毕竟他们是第一次遇到这事,都有些慌神。龙牙是有一种责任要保护双叶,更何况是师哥、男人,这个时候他必须要撑得住,不能垮下来,而双叶就有些崩溃了,双叶就有些沉不住气了问龙牙:“师哥,你怎么办啊,我们也没有做错什么啊,这些人要干什么啊,他们为什么老跟着我们啊?”

    这个问题不好回答,跟着他们这些人要干什么,龙牙怎么会知道,龙牙这是他第一次下山,也是第一次面对这么多的陌生人,要处理人与人之间的事情,如何处理,怎么处理,龙牙的心理一点数都没有,但还要安慰双叶说:“没有事,我们行得正,走的直,没有惹过谁,他们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了,别说话,也可能与我们顺路,使我们多虑了,我们只管走自己的路!”

    怎么能说是多虑了呢,双叶根本就不相信,这些人分明就是冲着他们两个人来的,自己骗自己不好,这样下去会出大事的,双叶觉得有必要提醒龙牙一句,也好让他有所准备,防患于未然,却发现嘴上说没事的龙牙,其实他比自己紧张得多,紧握着拳头已经做出了随时出击的准备,说没事,说多虑了,其实都是在安慰她双叶,双叶的心里被一种温暖所感动,心想能跟龙牙哥一起死,死在一起,自己也就心满意足了。

    忽然,前面的巷子里又冒出了一伙人,这伙人挡住了他们的去路,为首的就是哪位公子哥,公子哥抱着胳膊,叉开两腿一脸藐视着他们两个人,后面尾随着的那些人很快就围了上来,把他们两个围在中间。这下子很清楚了,原来这一切都是这位公子哥所为,好在他们两个人对这位公子哥的印象不错,起码答灯谜的时候很有才华,有文化的人做不出什么过分事,但看他们气势汹汹的样子这样的理由自己就不相信,也说服不了自己,有句话是怎么说着来,这话好像是这样说的: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英雄不问出路,流氓不看岁数;过去流氓在深山,现在流氓在公安!

    这位公子哥就挡在了龙牙和双叶面前,很轻蔑地问了一句:“跑哇,我看你们两个想往哪里逃?”

    龙牙看了一下他们前后都被堵住,公子哥又用挑衅的眼神瞪着龙牙又问了一句:“怎么还想跑,不服气是吧?”

    大街上灯火通明,各种彩灯花灯将环境映照着有一种金碧辉煌的感觉,也亮如白昼。龙牙想象不出在如此辉煌的灯光下竟可能成为他们跟这伙人厮打的战场。龙牙有一种被逼进绝境的愤怒,躲是躲不开,逃又逃不掉的,既然结局以毫无悬念,就摆在了面前,龙牙的心反倒沉下来,龙牙强压着怒火问:“你我素不相识,往日无仇,近日无怨,干嘛要跟我们过不去?”

    公子哥果然不地道,开口骂人,说:“你他妈的说得轻巧,你们惹我了,还敢说没惹我,猜灯谜的时候,我猜得出来,可你们抢了我的风头,让我失了面子你说说看这账该怎么算!”

    龙牙和双叶刚下山,有些事,有些人搞不明白,公子哥猜灯谜能对答如流,并非他真是学富五车,才高八斗,原来出灯谜的人跟公子哥是搞过交易的,要出的灯谜是既定的,谜底也是现成的,有的谜底没有猜出来,是他忘记了谜底,周围那些打杂帮闲的家丁打手们也没有记住,就没有人提示这个公子哥,这个公子哥就抓耳挠腮,就在公子哥他最难堪的时候,是双叶解了他的围,他完全应该感谢双叶才是,要不然的话他该怎么收场?

    可这公子哥偏偏不是知恩图报的人,更不是一个领情之人,这又恰恰是他们容易反过来找他们麻烦的人,因为这样的人肯定与他们不是一类人,不是一类人就是他们的绊脚石,既然是绊脚石他们就要想方设法搬掉他们,而且是越快越好,因为只有这样他们的世界才会太平,他们才会在这样的世界上为所欲为!

    公子哥说龙牙他们抢了他的风头,龙牙不理解,不理解这个公子哥打上来就没有什么道理可讲,没有道理可讲又正是公子哥他们找麻烦的道理。龙牙刚刚下山,他们根本就不会知道人类这个社会上就有那么一些不讲道理的人,也就是说道理不是对每个人都可以讲通的。更别说龙牙双叶他们对这个文登城里的事一概不知。不成事的事成了眼下的麻烦事,龙牙也不想惹事,跟公子哥硬碰好像也不是个好事,退一步海阔天空,所以龙牙决定忍下这口怒气,所以就对公子哥抱一下拳,头说:“我们初来乍到,有冒犯公子的地方,大人不计小人过,还望高抬贵手放我们一马!”

    公子哥冷笑一声说:“我知道你们是新来的,新来的不懂规矩不要紧,我们可以告诉你,要么给老子交上一笔钱也应该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你说呢?”

    想要钱龙牙身上连一块大洋都没有,龙牙怎么会有钱给这些混账的东西呢?就算是有龙牙他们有也不会给他们,龙牙咽不下这口气。公子哥看龙牙不说话,就以为龙牙在拿不拿钱上思想由于,就回头看了一下身后的一个光头,说:“既然他们是新来的,想必我是谁他们还不知道,告诉他们一声!”

    这个光头的家伙外号叫“胖头鱼”,胖头鱼听主子吩咐就向前走了几步,清了一下嗓门,摇了一下脑袋说:“给老子听好了,知道吗?站在你们面前的公子哥是谁么?说出来吓死你们,他就是我们文登城县太爷的大公子,是我们这里说一不二,叫你死不能活的小皇帝,知道了吧?”

    果然不是个上茬,龙牙没有反应。龙牙也真没想到这个人模狗样的人,竟然是这样一个不好惹的主,也怪自己这次下山运气不佳,遇上这样一个人竟然是个刺头。胖头鱼看龙牙还是没有反应,就以为面前的这两个人被吓住了,就进一步问:“你们是消财免灾吗?还是准备挨揍?想挨揍没准给打死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你们只能是白死了,就是告官也不行,哪有做县长的老子抓儿子的!”

    胖头鱼的话半是威胁半是恐吓,公子哥这个时候的注意力不在钱上,两只小眼睛盯着双叶一动不动,他对双叶有了兴趣,公子哥将手往空中一抓,说:“等等,别说钱!”

    公子哥问:“小的们,你们说老子的眼是不是有些老眼昏花?”

    家丁打手们不知何意,所以就没有敢回话,于是,公子哥又说了:“你们说那个小的是不是个女儿身啊,老子怎么越看越像一个小美人啊,是不是老子我想美人想疯了?”

    公子哥这样一说,所有的家丁手下都把目光投向了双叶,双叶苗条的身体鱼儿一样柔软线条流畅,水汪汪的大眼配上柳眉、细脸挺鼻梁,那樱头小口怎么也难掩饰女性特有的妩媚和性感,胖头鱼最先叫了起来:“哎耶我的娘哎,这小人儿不但是个女的,还是一个美人儿,少爷您有福了,今晚又能花烛洞房做新郎官了!”

    胖头鱼这样叫着,还鸭子一样嘎嘎笑着,所有的家丁打手们都不怀好意地笑着,有的还起哄向公子哥贺喜道:“恭喜恭喜少爷,今天晚上又该做神仙了!”

    公子哥被工委,自然高兴,公子哥说:“这说明老子的眼视还不赖,人能分出男女,蚊子也能分出公母来!”

    公子哥哈哈大笑,手下那伙人也跟着淫笑,公子哥讲条件了,公子哥问龙牙:“怎么样,不交钱也可以,只要这小女子跟老子睡一觉,什么都免了,伺候老子高兴了,说不定还有你们想不到的好处送给你们哪!”

    龙牙不知该如何应对这事,龙牙由于第一次下山跟这样的人打交道没经验,但还是不想把事情闹大,也不知该如何回复这个不要脸的公子哥的话语,这时,双叶不干了,双叶觉得自己的人格受到了侮辱,双叶把青龙宝剑往面前一横说:“休想,你这个家伙就是满口喷粪,你想这样做先问问我的青龙宝剑答应不答应!”

    双叶的话一下子将所有的人镇住,公子哥是大少爷,县长的公子,这地面上的小皇帝,说一不二,他说出的话谁敢不从?更别说敢骂他少爷满口喷粪的人,那就是活够了!

    公子哥骄横惯了,从来没有人敢反抗他,这一次竟然被人当面骂,就是他自己都没有想到,所以这位公子哥也愣了一下,马上就大怒暴跳起来:“反了反了,他妈的,好大的胆,我看你们是活得不耐烦了,小的们给我打,给我往死里打!”

    公子哥一声号令,手下的家丁打手就像一窝蜂“哄”地一声就扑了上来,龙牙没退路也没有了选择,更不甘心束手被这群流氓毒打,龙牙眼下最紧要地的就是保护师妹双叶,不能叫师妹双叶吃亏挨打,这是他龙牙的责任,也是道长和师太交给他的责任,所以龙牙什么话都没说,跳起来飞起一脚就把冲到面前的大汉踢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