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午夜惊魂

    更新时间:2018-12-04 14:20:35本章字数:3134字

    那个人暴躁了起来,一把抓起案板上剔骨的斧头,慢慢转过了身,一双充血的眼睛非常恼怒地瞪向龙牙和双叶,紧咬着嚼肌一言不发就走过来,说:“老板小二都回家过节去了,你们问这个干嘛,是他们的亲戚?”

    龙牙说:“那倒不是。”

    那个人奇怪了,问:“不是亲戚瞎打听什么,吃饱饭撑得没事干?”

    龙牙说:“不是,我们没有别的意思,我们想住店。”

    那个人说:“想住店,住就是,废什么话?”

    龙牙说:“不知道价钱,不知道可以随便住,打听一下,免得以后麻烦。”

    那个人把斧头举起来,将斧刃对着自己,用眼睛瞄着斧刃看,显然又不耐烦了,说:“打听个屌,今夜店里没有一个客人,就你们两个,随便住就行,今晚我就说了算,不要钱,想睡那个房间就睡那个房间,走开,别烦我,我还要做活!”

    那个人说完就抡起斧头又开始了剔骨,眼下正用力地剁其一处骨肉相连的部分,随着没一斧头一斧头砍下去,碎骨肉末四溅,还有丝丝地血水流出来,就不在理睬身边的龙牙和双叶两个人。

    龙牙没想到看起来很凶的人,心眼不怎么坏,竟然允许他们两个免费住店。不过,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开店都是为着赚钱的,不要钱就可以住店,哪有这么便宜的事,这从另一方面印证了这家店也许真得就是人肉店,龙牙就想转身离去,但又觉得既然免费就可以住店,干嘛不你?

    还有一种解释,老板和店小二真得回家过元宵节去了,这个龙门客栈就不是这个人的,但不管是哪种解释,龙牙有一种好奇所驱使,好奇让他想探个究竟,他想看看这人肉店到底是个怎样杀人灭口的,龙牙由于好奇就准备住下来。

    这家店不要钱,不要钱的店未必是一个好店,要了钱的店也不一定就是一家好店,双叶拿不动注意看龙牙,龙牙下定决心说:“今晚就住这了,不花钱的店干嘛不住,不住白不住,住了也白住!”

    当年武二郎夜宿孙二娘的人肉店是喝过下过毒的酒,龙牙他们进店后滴水未喝,就是在狠毒的店家也奈何不了他们,冥冥之中自有天意,龙牙甚至还对这即将可能发生的事,还有一种莫名地期待呢!

    那个人说的很对,客栈里真得没有一个客人,就他们两个人,一间间客房都空荡荡的,双叶说:“这么多的客房反正是不要钱,我们一个人住一间!”

    龙牙反对,说:“两个人一间!”

    龙牙说这话时很坚决,双叶不相信龙牙能说出这样的话来,男女有别,龙牙也不是不知道自己是个女的,难道这个不说不道的师哥下山的第一夜就想占自己的便宜?

    还有一句话:做了才是做了,难道真得是咬人的狗不露齿?尽管她双叶做梦都想嫁给龙牙,做龙牙的媳妇,但这样做是不是太快了点,有些猴急了?

    双叶这样想着,心里就有些不高兴,所以就坚持说:“师哥,我们还使一个人一个房间方便些,空的房间又这样多。”

    龙牙坚决说:“不行,今晚我们两个必须住同一个房间!”

    龙牙很坚决,双叶又一想早晚是龙牙的人,这一天是早早晚晚的事,心一横也就同意了,说:“那好吧,我们两个要住大一点的房间!”

    龙牙没有反对,两个人就住进了一处比较大的套间,套间里外有两张床,双叶说:“我睡里间的那张床。”

    龙牙没吱声就是没反对,龙牙就在外间这张床坐了下来,双叶在向里间走去的时候心里很失望,原以为龙牙也不会同意他们分床,竟然同意了,什么意思,双叶进到里间就往床上一倒,躺了下来。

    一天的马不停蹄的奔走,还跟流氓们打了一仗,原来也并没觉得累,一躺下来反倒有些十分的疲劳,想睡一会,却睡不着,听听外间里的的龙牙除了将房门插上后,再就没有了声音,也没有想对自己不轨迹象。双叶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想想原来的自己坚持分房而眠多可笑,就是一个自作多情!

    双叶就那么静静地躺了一会,就有些寂寞,就特别想知道现在龙牙在做什么,是不是已经睡着了呢?

    双叶巨大的好奇心让她再也躺不下去了,双叶坐起来犹豫了一下,就走到了外间看了龙牙一眼,发现龙牙也没有睡着,就解释自己说:“找点水喝。”

    龙牙说:“别喝水了。”

    双叶不高兴:“不喝水是会被渴死的。”

    龙牙知道自己的小师妹的任性又来了,龙牙说:“这个龙门客栈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劲,这里的吃喝东西我建议一点不要动,这对你有好处,师妹听师哥的话!”

    双叶不愿意了,让自己渴死还说对自己有好处,什么逻辑,所以就反问了一句:“为什么?”

    龙牙顿了顿想不说,却说了:“怕你中毒!”

    龙牙如此一说,双叶的脑袋一下子大了起来,双叶说:“师哥你别吓我,你为什么要这样说?”

    龙牙还是不想说,但还是说了,龙牙问:“注意到大堂的那个人没有?”

    双叶说:“注意到了想,像个杀人犯。”

    龙牙说:“这就对了,你说的应该没错,他为什么不要我们两个的住宿费,这件事你仔细想过了么?”

    双叶摇摇脑袋:“没想过。”

    龙牙说:“我想他是怕要钱我们走了,特意要我们留下来就在这里住宿。你注意到案板上的那些肉没有?”

    双叶不知龙牙为什么要这样问,就没回答,龙牙就接着说:“你想想看,为什么店老板和店小二同时消失了?”

    龙牙如此这样说着,双叶那么聪明应该明白龙牙说话的意思,可双叶当时脑子就是不转弯,就是不明白龙牙说这些话什么意思,脑袋里反倒是一片空白,只会一脸恐惧愣愣地看着龙牙不说话,龙牙看双叶还是不明白,就不如把话说得干脆点:“水浒上的孙二娘你知道不知道?”

    龙牙如此一说,双叶一下子明白了,她说:“你是说这里人肉包子开黑店?”

    双叶说完这话她不敢相信是真的,她急忙又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再想想那个怪异的人,案板上看不出是什么动物的骨肉,双叶的脑袋都大了,整个人都被震撼了,想喝水的嘴巴一下子不渴了,也不想喝水了,双叶也一下明白了龙牙为什么坚持睡一间客房里,完全是为他们的安全着想,双叶为自己原来的猜想感到自责,也兴庆多亏自己没有说出来,也为龙牙的人品感到骄傲。既然事情这样严重,双叶说:“那我们就在一间屋子里吧,这样彼此都有个照应。”

    龙牙很后悔自己一焦急竟然把自己的猜想都合盘托了出来,事情没那么严重吧?怎么说现在都是民国了,人们在某些领域里还是解放了思想,场面上的人都喜欢用民国的这个词来说事,不管说的这事跟民国有没有一毛钱的关系,说民国就是一个很时髦的话题,也能存托出说话的人见过大世面,这就是当时社会的一个时髦的风气。

    龙牙后悔自己把猜想都说了出来吓到了双叶。双叶要求睡一个房间,龙牙也就没有反对,只把身子向床外移动了一下,双叶也没客气,就越过龙牙在床里躺了下来,两个人谁都不说话,就那样和衣在床上躺着,少男少女两个人一张床上躺着井水不犯河水;大街上的各类花灯灯光从窗户里射进来,房间里亮堂堂的什么都看的很清楚,大堂里那个人剔骨的斧子又在一下一下地剁着骨头,那骨渣肉末飞溅的景象两个人谁都可以想象的到。不知什么时候,那个人剔骨的声音听不到了,什么声音都没有了,是不是这个家伙要动手了?

    龙牙和双叶都在这样想,两个人就紧张了起来。那个剔骨的人要到房间来害人,应该听到走路的脚步声,两个人紧紧地绷紧了听觉神经,努力捕捉着每一点可疑地声响,可惜什么声音都没有听到,又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半个时辰?一个时辰?总之龙牙和双叶一直没有听到什么脚步声。

    龙牙在想那个剔骨的人样子像杀人犯,说话也不好听,这所有的形象让龙牙误解了这个人。龙牙这个时候又开始后悔自责,有句话说得好: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龙牙感觉自己就是那个庸人而已。

    龙牙想剔骨的那个人肯定是累了,这个时候肯定独自睡觉去了。龙牙这么想着一阵困意袭来,龙牙也想闭一闭眼,好好睡一觉了,可就在这时,门外有了声音,一个人的走动声音,这种声音像脚步声,又不像脚步声,因为这种声音太微小了,就好像是老鼠挪动的声音,却肯定不是老鼠弄出来的声音,龙牙肯定了是一个人的脚步声。

    双叶以为龙牙睡着了,就推了龙牙一把,发现龙牙眼睛贼亮,也听到了这种声音,根本就没有睡着,脚步声到了门口,两个人一起向门看去,他们清楚地看到门被人轻轻地推了一下,就有一个竹筒从门缝里伸进来,管子开始向屋内吹烟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