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节外生枝

    更新时间:2018-12-04 14:20:35本章字数:3094字

    龙牙世面见得不多,但怎么说也算是博览群书,知识面广泛,只是缺少一个实践认知,很多事情一看就明白,只不过是一个印证过程而已。

    用竹管从门缝向屋里吹烟气,这伎俩龙牙在书上看过,知道有人在向里吹迷魂香。迷魂香是一种生长在南美洲的变异鼠尾草不知经过什么渠道进口到我们中国,现代科学证实:迷魂香发出的独特气味中含有大量具有麻醉作用的莨菪胺,可以令围困其中的动物逐渐丧失神智,甚至神秘地夺去生命,这跟剂量浓度有关。

    武林中人大凡运用此种伎俩的人,武功肯定下三滥,武林中正道武术家是不屑用药功、符咒、暗器等作为进攻技击手段的。只有一些小门小派由于功夫不出众,上不了台面,才苦研旁门左道,甚至巫术。不可否认,药功若得破例传授或运用成功,肯定比武功厉害数倍。历史上很多武林大家往往就是吃亏在这看不上眼的小伎俩上,因为一着此道,不管你是什么掌门、高手到此时亦不管用,都会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别人的阶下囚,很多都被残酷地杀掉。

    从门缝向屋里吹烟气,书本上看到描写的东西,现实中一下子就推到了眼前,好像是一种历史的再现罢了,龙牙知道眼前该怎么做。那么,眼前要害他们的人是谁?是哪个剔骨的人么?好像是,因为这个人杀气太重,一看就不是个好人,可他图什么,也就是动机是什么?图财图色么?他们身上没有财,这一点那个剔骨的人是知道的,让他们住店不要钱,好像也不是一个图财之人所谓;那么就是图色了,小师妹一身男人打扮,进龙门客栈的时候,小师妹没有说过什么话,那个人不可能知道小师妹双叶是个女的,再说了那个剔骨的人看都没有正儿八经看过小师妹一眼,图色也就站不住脚了。那么他图什么呢?剔骨人砧板上不明的骨肉让龙牙一下明白了过来,原来图的是他们师兄妹两个人身上的筋肉,难道真得要用他们身上的肉包什么人肉包子?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以貌取人有问题。为人做事不能一个思路走到底,在一棵歪脖树上吊死,头撞南墙不回头常常害人害己,办不好任何事情。换一个私立,也许这件事跟剔骨的人没关系,是另外一个人,那么这个人是谁呢?龙牙这样反方向一思考,他发现了自己的思考方向真的出了问题,眼下他一味地思考那个剔骨的人,忽略了一个更重要的人物就是那个公子哥,公子哥领走的时候恶狠狠丢下一句十分仇恨的话:你们们等着,这事不算完!

    刚才怎么能把这个公子哥忘掉呢?要知道公子哥这句话不是随便就抛下的一句话,公子哥骄横跋扈,小肚鸡肠,肚子盛不下二两油,睚眦必报,真正的武力较量他不是个对手,就只能用这种见不得人的方式达到目的,进行报复,眼下可以完全地肯定能够这时就是公子哥干的!

    龙牙如此这样想来,龙牙自己也就有些乱,但不管是谁眼下首要的问题不能就这样等死,必须马上采取行动,所以龙牙回头看了一眼双叶,双叶明白龙牙看他的意思,双叶就点点头,两个人一起悄悄滴起了床,双叶拔出她的青龙宝剑做好了厮杀的准备,龙牙紧贴在门边,猛一拉门,想不到的一个情景出现在他们的眼前。门被龙牙一把拉开,一个笨头笨脑,肥头大耳蠢如肥猪的家伙一跟头就跌进门来,用着吹烟的竹管跌出了老远,由于蠢猪收势不住,还跌了一个嘴啃泥,龙牙踏一脚踩住了蠢猪,双叶用青龙宝剑抵住他的脑袋,龙牙大喝一声问:“什么人?”

    这个人哆哆嗦嗦地回答:“自己人,啊不,我是隔壁老王,别杀我,我罪不至死!”

    龙牙一看这个人不是大堂剔骨的那个满脸杀气的那个人,也不是那个嚣张的公子哥,这是一个从来都没有看到过的人,无怨无仇,龙牙想象不出这个人要这样做,所以,龙牙又追问一句:“到底是个什么人!”

    这个人抬起头来,龙牙仔细地审视着这个人,看起来不像是个坏人,却做出了这样的事。而这个人见事情败露,就又一脸堆笑说:“我真的是隔壁老王,他们都是这样叫我!”

    这个隔壁老王见龙牙双叶他们两个还是不相信他的话,一句隔壁老王怎么会成为一个人的名字呢?

    这个蠢猪假货又解释说:“我真的就是隔壁老王,我家就住在龙门客栈的隔壁,所有的人都这样叫我。都叫我隔壁老王。龙牙这样也明白了,原来是这样一个隔壁老王,真是一个傻逼!

    不过,龙牙不能就这样轻易地饶过他,就问:“说话,你到这里干什么来了?”

    这个傻逼倒说实话,说:“没别个目的,就是想弄几个小钱花花。”

    这个理由也许成立,暂且想醒他,龙牙问:“这样干过几次了?”

    这个肥头大耳的家伙说:“干过那么几回了,都得手了,我对天发誓,绝没趁人之危,干过谋财害命之事,我、我,我是个义偷。”

    也是,怪不得这个家伙吃得肥头大耳,原来他偷盗别人的财物,还偷得心安理得,龙牙对这个家伙多了兴趣,龙牙就松开了他在这个家伙后背上的脚,双叶也收了宝剑,龙牙格外开恩地说:“坐起来说话。”

    这个肥头大耳的家伙有些臃肿,好像费了很大的劲坐起来,没有打骂他,样子也非常感激,两只手抱成拳连连对龙牙双叶作揖,龙牙问:“你家还有什么人?”

    一般的做坏事的人这个时候会装可怜,会说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吃屎的孩子,老老少少十几口子或者几十口子都等他一人弄口饭吃,好汉饶命,你不能杀我啊,我身上背着几十张口,我死了他们都得饿死,现成的求饶一堆子话,可这个家伙不是这样说,他说:“我家就我一口人,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今日有酒今日醉,不管明日屌朝天,活到那就算到哪,有钱过年,没钱也过年,倒也活得清闲自在。”

    龙牙看到这个家伙没救了,做坏事被抓到了还像拉家常一样说东道西,他还告诉龙牙说:“他这吹烟的手艺是跟一个江湖人学的,药和竹管都是他留给我的……

    这个人把害人还当成了一种手艺,竟有些滔滔不绝,不以为耻反以为荣,龙牙忽然十分厌恶起这个家伙来,一股莫名的火气让龙牙说出来的话都怒火冲天,说:”你滚吧,以后不准我再看见你,我再发现遭致人我就对你不客气!”

    这个家伙一惊,发现龙牙一身正气,根本就不是一个跟他说得来的人,就急急忙忙还准备去拾竹管,竹管被双叶用脚碾碎,因为这是害人的东西,决不能让他随便地拿走;又要拿盛有药物的瓶子,被龙牙一脚踢飞,药物溅的到处都是,这个家伙连滚带爬跑出了房间,龙牙和双叶都有些无奈,竟然为了这样一个家伙担惊受怕了一晚,龙牙问双叶:“我们还睡么?”

    双叶看了一眼窗外,窗外虽然还是灯光通明,但天空上的星星已经隐去了很多,天上还有了少许的白光,这所有的一切都表明一个事实,天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大亮了,双叶说:“还睡什么,用不了多长时间天光就会大亮了!”

    龙牙说:“那成,我们就不睡了,这里也不是我们久留之地,那我们马上就走!”

    两个人说走就走,当他们经过大堂的时候,看到那个剔骨人就睡在炉子旁面,睡得很香,那张充满杀气的脸,此时看上去平静和蔼,甚至还挂上了慈祥幸福的笑容,与醒着的时候简直判若两人,龙牙忽然感悟到佛经上的一句话,这句话大意是这样说的,人活着就是来受苦的,要享福只有做善事升天堂,只有天堂才是人追求的最高境界!

    龙牙想这个睡在炉旁的剔骨人,此时此刻是不是梦见了美好的天堂?

    龙牙看到了砧板下面放着两颗头颅,一颗是牛头,一颗是驴头,再看砧板上的肉,是驴肉和牛肉混合在一起堆放的,难怪让人一下子很难分辨出是什么肉,那长长的骨头不是人骨,那是驴骨和牛骨,龙牙觉得自己没弄明白情况,对这个剔骨人误解了一夜!

    龙牙和双叶一起走出了龙门客栈,他们又一起回过头来看了挂在门宇上“龙门客栈”的这幅匾额,这是他们下山住的第一夜,这个招牌会永远铭心刻骨在心间。

    龙牙和双叶离开龙门客栈没走几步远,就见一个人火烧屁股一样的跑过来,看到龙牙和双叶一下子就跪在了他们的面前。这个时候天已经大亮了,街上已经有了不少的行人。这个忽然跑过来下跪的人让龙牙和双叶吓了一跳,再仔细一看这个下跪的人,他们两个就更吃惊了,因为这个跑来下跪的人不是别人,他就是昨天晚上的那个公子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