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无可救药

    更新时间:2018-12-04 14:20:35本章字数:3118字

    杜宝元元宵灯会上遇上了龙牙和双叶,这不知道该不该是冥冥之中上天的安排,反正杜宝元没有答上来的灯谜是被双叶抢答了,就此他们才有了关系。

    按道理讲以文会友,这本应该是一件好事,因为这样可以皆大欢喜,灯谜会上人人不就图个热闹欢乐么?可对杜宝元来说就不是那么回事,有句话说: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如果再将这句话稍改动一下,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找事,这就有些麻烦了。

    没有事的事,能被人找茬出事,鸡蛋里挑骨头,这大概就是市井混混,或者社会上恶霸的强人的手段。灯会结束后,小皇帝杜宝元带领打手家丁就找事来了,要教训龙牙双叶这两个外乡人,新来的户不知路,可以用武力拳头明明白白地告诉他们,这里是谁的天下,谁的地盘,不是谁想怎样就怎样的,要给他们定规矩,教会他们守规矩,可万没想到他们这些定规矩的人被两个外乡人打得七零八落,家丁打手们都趴在地上不敢动弹,特别是哪个小女子,女扮男装,手提一把青龙宝剑,不但能答出他杜宝元忘记的灯谜,那武功简直就是让他眼花缭乱,尽管他们这次交手杜宝元没有挨揍,但他输不起,因为他从来就没有输过,所以他临走时还没有忘记回过头来,恶狠狠地对龙牙双叶两个人发飙发狠,但那绝不是恐吓谁,而是真实意思的表达,杜宝元就有这个实力,所以杜宝元跑回县衙,当时县长杜文忠还在与幕僚和官场上的达人,还有文登城里的各行头面人物在喝酒。元宵佳节么,杜宝元的父亲县长杜文忠也正好就此机会联络一下感情,也算平日里收受人家的钱财后的一点回馈和答谢!

    杜宝元跑回来了,虽然杜宝元没有挨一下揍,可他老委屈了,他进门就嚎啕大哭,杜宝元叫:“我不活了,我不活了,我怎么还有脸面在文登城里活下去了!”

    这件事情很严重,杜文忠就这么一个宝贝疙瘩,杜宝元要是不活了,这多年的官场杜文忠也就算白忙活了。杜文忠是河北沧州人,千里为官,为得吃穿,杜文忠吃穿不成问题,还黑下了那么多的真金白银,正应了那句话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国民政府的官员也差不多,杜文忠黑下来的金银财宝几辈子都花不完,儿子如果死了,还要那么多的钱干什么,所以杜文忠听儿子这样一喊,大惊失色,杜文忠问:“儿子,出了什么事让你这样想?别怕,老子给你做主!”

    杜宝元要的就是这句话,在文登城、烟台,乃至整个胶东半岛,就没有难倒杜文忠的事,杜宝元哭着喊:“有人打我!”

    在文登城里谁人不晓杜宝元是县长杜文忠的公子,别说打狗看主人,更别说杜宝元是他杜文忠的公子,跟公子过不去就是跟他杜文忠县太爷过不去,是哪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敢如此造次?

    杜文忠恼过之后又一想,也不对啊,杜宝元出门就带着十几个家丁打手,这些家丁打手们也不是吃干饭的呀!

    警察局长牛二把筷子一摔,嚷:“他娘的,是谁吃豹子胆了,敢跟我们杜大公子过不去,我看他是活腻了,大公子快告诉我这个人是谁,我马上就派人把他抓来,要打要罚,要杀要剐,任你发落!”

    杜宝元就把他们在大街上与龙牙双叶相遇的事,一五一十地跟牛二局长和杜文忠县长述说了一遍,并没说是他带领十几个人将人家围在中间,但他们十几个人被转眼之间打翻在地,而那个女侠的青龙宝剑始终都没有出鞘,那个男侠客好像并没有怎么动手,为了达到效果,杜宝元在形容侠客打斗的时候,不知不觉就有些夸大其词,这下子牛二牛局长哑巴了,全没有了刚才那种伸手撸胳膊的牛气了,杜文忠县长看牛二局长,牛二局长问:“县长,你看这事,我今天晚上的酒喝得有些多,你看是不是明天——”

    杜文忠为官多年,官场上的事大致离不开这样两条规律,第一条是有好处都想捞,都在捞,要不升官发财就是一句空话;第二条是有危险都在躲,命只有一条,没有了命,什么都无从谈起,而且自己刻苦钻营了这么多年的官位很快就会被别人占领。为官之道,谁不想做个平平安安的太平官,并且官做得越久,好处才会捞的越多,从这一点上说,杜文忠县长很是理解牛二局长的难处,这个难处就是这两个外乡人不是一般的人,跟这样人作对小命什么时候丢掉都不知道。

    牛二局长没戏了,终不能是杜文忠县长亲自动手去抓吧?更别说他根本就不是个对手,如此这样想来,杜文忠就觉得自己的儿子不是个东西,一天到晚地上祸不惹,惹天上祸,自己还真把自己当成小皇帝了,儿子的坏名声杜文忠也不是一点不知道,就知道儿子如此混作下去,早晚有一天会遇上一个吃生米的,就是这个吃生米的人,能好好地教训教训自己的儿子。

    就平常日子来说,在口才方面杜文忠根本就不是儿子的对手,儿子是知识青年,读过那么多的书,又去过日本留洋,怎么说也是一个见多识广的人,况且说话还都是一些新名词,常常是杜文忠说出一句话,儿子就会有十句话在等着他。这一次,儿子真的被打怕了,而且还是有求于他这个老子,这一次怎么说也得好好斥责一下他这个不争气的儿子!

    杜文忠这样想着就对儿子说:“你到我书房来一下。”

    杜宝元听父亲杜文忠叫他到书房去,以为杜文忠有了什么锦囊妙计,就乖乖地跟到了书房,杜文忠在书桌后面的老板椅上坐下来,开始一言不发,杜宝元被晾在一边站着,杜宝元看了一下,就想在一边的沙发上坐下来,杜文忠忽然大吼一声:“站着,你给老子站着!”

    杜宝元吃了一惊,杜宝元从小到大从来也没见到父亲跟他发这么大的火,杜宝元就楞了一下,他发现老子杜文忠真的生气了,就真的没敢坐下去,杜文忠这还不算完,杜文忠追问:“怕了吧?这一次怕了吧?”

    不怕那是假的,不怕杜宝元也不会求救他的县长老子,不怕就这点小事杜宝元自己就能搞定,杜宝元谁都不用求,杜宝元心里就有些不满,杜文忠由于生气,就越看自己的这个儿子就觉的越不顺眼,自然这话就越说越难听了,杜文忠骂:“孽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凭着好好的书不读,爱什么国,这个国家用你这种人来爱的么!”

    杜文忠一直以来对杜宝元抗议日本人,放弃去日本读书的事就非常不满,为了这事爷儿两个从来就尿不到一个壶里,杜文忠趁此机会又翻老账,想以此教训教训自己的这个儿子,而杜宝元又最反感杜文忠提这件事了,所以杜文忠这样一骂,杜宝元当然就不干了,杜宝元说:“做人要有人格,我不能日本人杀了我们那么多的中国人,我竟然还会厚颜无耻地去叫日本人什么老师,我要是那样做,我就连条狗都不如!”

    杜文忠也发飚了,怒吼着:“好,你有种,你有种就给老子混出个人样来,不要这么大的人,还吃我的喝我的,离了老子一天你就活不成,你这也叫人格么?”

    杜文忠本意的是想刺激一下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儿子,想让他不要一天到晚胡吃海喝,正经事没有干过一点,对这个儿子早就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了也就着眼前这件事爆发出来。

    杜宝元被他的亲生父亲如此一激,当然受不了。杜宝元本质上也不是一个坏痞子,做了那么多的坏事有时候也不是出于他的本意,很多的时候都是手下那些家丁打手们裹着他那样干,他是少爷,又是老大,又要罩着这些跟着自己的跟屁虫,所有的坏事、恶事就这么炮制了出来。

    一年年混下来,杜宝元的内心深处也早就厌烦了这样的生活,眼下又被杜文忠刺激,杜宝元也激烈了,杜宝元说:“好,既然这样说,我从现在起就不吃你的,不喝你的,这样行了吧?”

    杜文忠说:“小杂种,翅膀硬了,敢跟你老子较劲了是不是?你有种就给我滚出这个家门,别回来!”

    杜宝元眼睛红了,他咬牙切齿地蹦出两个字:“我滚!”

    杜文忠也发狠:“快滚,滚得越远越好,我看你早已是无可救药了!”

    杜宝元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县衙大门,走出县衙大门被夜风一吹,杜宝元就有些后悔了,他不得不承认眼下离了他父亲一天也混不下去,但他已经走出了县衙大门也不好这样回去,他就一个人在街上走,可又回想起父亲对他说过的绝情话,杜宝元越想越恼火,恼火之后归结出怨自己没本事,有了本事就谁的气也不用受了,可要有本事就得学本事,那么谁的本事最大呢?

    杜宝元想着想着就想到了龙牙双叶两个人,于是也就有了杜宝元负荆拜师这一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