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一亩三分地

    更新时间:2018-12-04 14:20:35本章字数:3009字

    杜宝元倒也诚实,一碗茶水没有喝完,就把自己这一次跟县长老子弄翻的事竹筒倒豆子全说了出来,龙牙想也难怪这公子哥死缠烂打追着自己认师傅,就问:“今后有什么打算?”

    杜宝元说:“师傅走到哪里,我就跟着师傅走向哪里。”

    龙牙说:“我们衣食无着,居无定所,你就别跟我们受这份罪了,你平静一下心情还是回家去吧。”

    杜宝元很坚决,说:“我要跟那个老家伙划清界限,我是从此坚决不回那个家的,我倒要看看离了他们我自己能不能活!”

    杜宝元把他的爹说成了老家伙,由此可看出来杜宝元对他县长爹的怨气。杜宝元说得很动情,但龙牙却不跟他认真,又问:“你干嘛要我当师傅,而不去选择别人当你的师傅呢?“

    杜宝元说:“你有真本事,能把我的那么多人都打趴下了,我要跟着你学真本事,有了真本事就不用看我家那老家伙的脸色讨生活了!”

    龙牙不得不承认这个杜宝元说的不错,也很真诚,是个有志气的想法,但龙牙对这个师傅的称谓不适应,丫太突然,自己本身的武功就没有学到家,如何能妄称师傅给一个把自己当成目标出路的人授艺呢?他有些为难地看着双叶,希望双叶这个时候能出来给他挡一下,因为龙牙确实不想给什么人当师傅,更别说这个事是县长大少爷。双叶很机灵,双叶跟本就不理会龙牙的意思,双叶可不愿管这样的事情,你龙牙既然答应了人家就得为自己说出的话做主。

    杜宝元很兴奋,一口喝光了碗里的茶水,问:“师傅,你们这次到文登城里来有什么事要做?”

    龙牙顿了顿,龙牙原本不想说,但杜宝元又是他们到文登城正经认识的第一人,龙牙也焦急能尽快找到自己的爹娘,就说了:“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想顺便来找一下我失连多年的父母,看看他们如今生活的怎么样。”

    原来是这等小事,举手之劳,杜宝元来了精神,要知道这件事做好了,肯定能为自己的这个师徒关系更上一层楼,杜宝元说:“师傅,你说吧,您的二老叫什么大名,说出来没准我还真的知道认识他们呢!”

    一个小小的县城,每条街,每条巷子都地图一样在他杜宝元的心中,他只要是出马,就没有找不到的人。龙牙说:“我爹娘叫什么名字,住在那里,我什么都不知道。”

    看这个寻亲找爹妈的,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寻找啊。龙牙是真不知道,庙山上的汇仁道长却知道,汇仁道长从来没有一次跟他说过叫什么,住在城南城北,还是城中,至始至终就只告诉了龙牙他的父母是文登城的人,仅此而已。

    龙牙找父母一点线索都没有,这不是大海捞针么?杜宝元刚才还信心十足,听龙牙这样一说,也就有些泄气,但杜宝元毕竟还是有些小聪明,他皱着眉头想了一下说:“我有办法了,我能帮着师傅找到你的家人。”

    龙牙不相信,问:“你有什么办法?”

    杜宝元很自信说:“我反正有办法就是!”

    杜宝元又喊了一声:“老板结账!”

    老板听了杜宝元这一喊,趴在桌上做账目的老板一惊,老花镜一下子就从脸上跌落下来,老板别看老眼昏花,却还算利落,就在老花镜就要跌落桌子的瞬间,竟然被他两手接住。

    这位茶馆老板为什么能惊吓到这个样子,是因为杜宝元从前也无数次在这个茶馆喝过茶,还都是带着一大帮的人,这些人一个个歪瓜裂枣,还横行霸道,喝茶也从来没说过给钱,这一次忽然要给钱了,这简直就是晴天霹雳,茶馆老板如何能不震惊,说不定自己在什么地方说话办事无意间得罪了这个小皇帝,要给他钱喊结账,这不是要他的命么?

    茶馆老板老花镜接在手里来不及放下就急忙脸上堆满了笑说:“少爷您客气了,您能到我的茶馆里喝茶就已经给足了我的面子,我怎么能要您的钱呢?少爷您忙您的,记得多多来捧场喝茶啊!”

    茶馆老板说着还双手抱拳对杜宝元龙牙双叶他们连连作揖,说:“您们好走,再来喝茶!”

    杜宝元为什么破天荒地要跟茶馆老板结账,是因为当着刚刚拜过的师傅面,还有一点不能忽视就是在他内心的深处他要学好,学好就是从这点点滴滴开始。

    龙牙和双叶一行走出了茶馆门,杜宝元又喊了一声师傅,又看了双叶一眼,不知该如何称呼,想叫师娘肯定不对,又不能叫师姐,那样他就跟师傅一个辈份了,师姑好像很少有人这样叫过,他顿了顿,最后说:“我们走吧,我们很快就能找到师傅的双亲的!”

    杜宝元就真的很有把握,就直接将龙牙和双叶带着向警察局走来。龙牙没想到杜宝元能把他们带向警察局,就普通老百姓而言,很少有人想跟警察局搭上什么关系,龙牙也一样,看杜宝元将他们带到警察局来,就有些警觉,怀疑杜宝元是不是有什么计谋,把他们诓进警察局,然后又报昨天晚上花灯节后的仇?就想不进,但有没有理由不进,自己找人来了,警察局里找线索也不失是一个好办法,快捷的办法,但龙牙还是有些担心。龙牙尽管心里是这样想,行为上却一点也没有表现出来,话语上也没有表述。警察局的门口站有两名岗哨,两个岗哨不认识龙牙和双叶,但杜宝元他们却熟悉的很,远远地就给杜宝元哈腰点头,还一起问:“老大您来了,快向里面请!”

    杜宝元进警察局就像进自家门一样,对站岗的两名警察献殷勤看都不看一眼,大步就向里面走去,龙牙看杜宝元这个老大当得很可以,不愧为是小皇帝,又是文登城的一霸主,警察都得叫他老大,但细想想也是,这些人都是端杜宝元他爹杜文忠的饭碗,杜文忠要那个滚蛋,那个就得滚蛋,得罪了杜宝元就是得罪了杜文忠,这个帐他们谁都算得清,更别说杜宝元是文登城里的小皇帝,金口玉牙,说一不二。

    杜宝元带着龙牙双叶两个人直接走进牛二局长的办公室,这个牛二局长正趴在办公桌上看照片,一个大美女的照片,三个人一下子出现在牛二局长的面前,牛二局长自然吓了一跳,仔细一看是杜宝元还有两个不认识的人,急忙又将美女照片藏了,刚刚聚到脸上的怒火立刻就又消退了,马上换上了满脸媚笑地对杜宝元说:“大少爷,你来了?干嘛不事先大姑招呼,我好亲自到大门口迎接你!”

    杜宝元傲慢地说:“不必了!”

    牛二局长讪讪地笑,杜宝元问:“不欢迎?”

    牛二局长说:“哪能呢,哪敢呢,我这座小庙你能常来走达走达视察我们的工作,我这里蓬荜生辉,我们荣幸之至,感激还来不及呢,少爷你快这里坐!”

    牛二将杜宝元引向一边的沙发坐,杜宝元没有坐,而是对牛二说:“牛局长,我给你介绍一下!”

    杜宝元首先把手势引向龙牙:“这位是我的师傅!”

    牛二仔细看了龙牙,年岁不大,二十岁都不到,虎背熊腰,一双厚实的手,一看就不是一个平凡的人,再看剑眉下一双睿智的明目,牛二顿觉气势上矮了几分,急忙堆笑脸连连点头,也称了一声:“师傅!”

    龙牙只是礼节性地笑了一下,没有应声,要知道这个师傅不是随便就可以叫,谁都能叫,也不是随便就能答应的。牛局长喊一声师傅也是出于礼节性的,但其中还有一点就是与少爷杜宝元站到了一个位置上;杜宝元尊敬的人,他牛二尊敬了,更能取悦于杜宝元,杜文忠的大公子,这对自己官场上运作,仕途前程都会大有好处,更何况这个被称师傅的人又确实气度不凡。

    杜宝元又介绍双叶又不知该如何称呼,就随口说了一句:“宝刀女侠!”

    牛二局长转向双叶一看,柳眉凤目,标致美女,虽然女扮男装,却怎么也掩饰不住流畅的线条,苗条的身材,此等美女只有天上有,是仙女,跟自己刚才偷看过的美女照片比,照片上的美女简直就是垃圾!

    牛二局长惊艳双叶的美貌,眼睛都直勾勾地恨不得冲上去咬一口,可看到了双叶手捧的青龙宝剑,牛二局长眼前忽然火石电光地那么一闪,这不就是传说中的那个打趴少爷十几个家丁打手们的那个女侠么?

    牛二局长觉得脑袋有些不够使,这个女侠今天竟和少爷站在了一起,而且一起就站在了警察局,站到了他牛二局长的面前,到了他的一亩三分地上,牛二局长一排脑袋忽然明白了,他忽然大叫一声:“来人,把他们都给我抓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