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女人如花

    更新时间:2018-12-04 14:20:36本章字数:3023字

    这金光闪闪的纯金怀表链子,在那个年代绝不是一般人所能拥有的,这一金表链子还有两个跟班保镖,腾然显出此人的身份非同一般,可联庄会脾气大的人可不吃这一套,他们不吃你的,不哈你的,凭什么这样骂老子?

    脾气最大的要数一个叫大牛的汉子了,大牛站起来冲着来人瞪眼睛,蔑视地问来人:“是什么人的裤裆破了露出来你这么个鸡巴玩意?”

    茅斯文是专员,专员的身份高高在上,视民众如粪土,粪土的民众居然敢当众辱骂党国官员,是可忍孰不可忍,再加上茅斯文新死了爹,心情本来就想找人泄火气,被大牛如此羞辱当时就跳了起来骂:“你一介草民,好大的胆,我看你是找死了,那我就成全你!”

    茅斯文像爆仗一样被点燃、跳起来,两个保镖听专员如此说,冲上去用枪直指大牛的脑壳,就只等扣动扳机了,大牛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不但没被吓住,反倒怒气冲天。说:“呀,想打碎老子的脑袋,往死里玩是不是?好哇,来呀,有种你今天就打死我,打死我你们一个也别想活!”

    大牛是谁?联庄会里颇为有号召力的人物,还是联庄会里一个小头目,不但本身力大如牛,再加上联庄会本身就是一疃一庄的父老爷们,出门在外相互依托,互相照应,这是没说的,加上大多数又都是叔伯兄弟,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虽说他们手上没有什么像样的武器,照样让对手丢命见血,惹毛了打仗不要命,摊在谁的头上都够他喝一壶的!

    大牛被茅斯文保镖的盒子炮顶住了脑门,只等一声枪响大牛就能命丧黄泉啦,这些联庄会的人当然不能当看客,置之不理,联庄会的人不干了,有人喊了一声:“操家伙,这个杂种太欺负人了,跟他们拼了!”

    联庄会的人各持刀枪也就围了上来,把茅斯文和他的两个保镖围在中间,茅斯文恐惧了,保镖拿枪的手颤抖了,也恐惧地回头看茅斯文。茅斯文一看众怒难犯,口气一下就软了下来,说:“乡亲们,大伙别误会,知道我是谁么?”

    大牛出言不逊:“我看你就是个屌,我管你是谁!”

    茅斯文张口结舌,另一个保镖就打圆场说:“他就是我们烟台专署专员茅斯文!”

    也许这个专员联庄会的人的确没想到,因此大多数联庄会的人一下都晾在那里,本来是一出好看的大戏,看剧情到这里眼看就没有高潮了,而且就要结束了,要想达到高潮必须要给添加点什么,这样有利于利用他们自己能顺利地通过,因为这个时候龙牙和双叶的身体还挂在城墙外面,整个体重全靠两只手作支撑,添加点什么让龙牙的主意已定,所以,龙牙就随手掀掉了半块砖头,将这块砖头准确无误地砸到了人模狗样的茅斯文的头顶上,礼帽都给砸掉了,茅斯文的打手跟这个叫大牛的这帮联庄会剑拔弩张,就差一颗火星,龙牙的砖头就是这颗引发爆炸的火星!

    茅斯文怎么都不会想到就在打手亮出他茅斯文的名字,茅斯文刚刚又要摆出专员的派头来,龙牙半块砖头就砸到了茅斯文的头上,茅斯文“哇呀”地一叫,不明情况的联庄会的人以为开打了,他们一哄而上,大打出手,乱成了一锅粥。

    乱成了一锅粥,这正是龙牙所期望的,龙牙跟双叶相视一笑,说一声:“上,我们走!”

    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只要有智慧,说话间龙牙和双叶两个人就一起跳上了城墙上,龙牙又说一声:“走!”

    两个人又一起跳下了城墙,就在两个人穿越纷乱的联庄会之间而过时,茅斯文抱着冒血的脑袋还一眼就看到了龙牙双叶两个人,茅斯文就不顾了血葫芦的脑袋,大叫:“杀手,那就是两个杀手,别让他跑了!”

    茅斯文喊着就带着两个保镖不顾一切地向龙牙他们冲过来,也怪龙牙双叶有些匆忙,身着夜行衣在联庄会中也太显眼了。茅斯文发现了穿越人群而过的龙牙他们,龙牙和双叶不得不健步如飞,转眼就到了城墙外侧,从城头之上飞身跳下两丈多高的城墙,就在龙牙跟双叶他们跳下城墙之时,茅斯文的两个保镖也冲上来对着他们连开数枪,双叶只觉得自己的肩头像被什么咬了一口,一下就跌到在地上,双叶伸手一摸肩头,手上全是血,恰好龙牙回头也看见了,龙牙吃惊:“双叶,你受伤了!”

    双叶说:“没事,仅仅是划破了点皮!”

    双叶话说得轻松,人却趴在地上动不了,城墙上还有密集的枪弹射下来,子弹就在他们两个人的周围爆响,龙牙背起双叶就跑,一直将枪声远远地抛到了身后,他们也来到了一片小树林旁,龙牙放下双叶,问:“师妹,你感觉怎么样?”

    龙牙说着就撕扯双叶肩头上的衣裳检查伤口。双叶肩头上的衣裳已经被鲜血染红,而双叶紧紧地拽着衣服不松手,抗拒龙牙检查伤口。龙牙想看双叶伤的怎么样,准备给她治伤,双叶的紧拽衣裳不松手,让龙牙一下明白了男女有别,龙牙尴尬,龙牙说:“我们要赶快止检查伤口,尽快地住血,我没有什么恶意。”

    双叶说:“我知道,我没事,只是擦破了点皮,我刚才是有些晕血,现在好多了。”

    龙牙知道双叶还是有顾虑,龙牙说:“有伤就得治,就这样流血也会死人的,要不我闭上眼睛怎么样?”

    双叶犹豫了一下,同意:“那就就闭上眼睛,一定不能睁开,说话算数!”

    龙牙说:“当然,说话算数!”

    龙牙闭上了眼睛,双叶仔细观察确信龙牙闭上了眼睛后,自己就开始脱衣服,尽可能地把自己那面受伤的肩头裸露出来。龙牙紧闭着眼睛,嗅觉却异常地灵敏起来,它闻到了一阵芳香,就像春天里置身于花的海洋,就是那种花的芳香,什么花?玫瑰、牡丹、月季?好像是,好像又都不是,那么这是什么的芳香呢?从什么地方飘来的呢?

    龙牙忽然明白了这种芳香是从双叶的身上散发出来的,龙牙一下子明白了一个词,女人花,女人如花,原来女人真是花的一种,他们的身体也能散发出花一样的芬芳,而这芳香如药,给龙牙一种如痴如醉的感觉,双叶说话了,双叶说:“治伤吧。”

    龙牙要自上,看不见伤口在哪个位置。龙牙闭着眼睛,手又不能随便地伸,不知该怎么动作,只能如实地说:“我不看见伤口。”

    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到了这个时候双叶才知道有些事情不好调和,顾了东忘记了西,顾此失彼,不睁开眼睛,确实不能治伤,双叶犹豫了一下说:“那睁开吧,可咱说好了,只管治伤,不能乱看!”

    龙牙说:“一定,那我睁开了。”

    双叶同意:“睁开吧。”

    龙牙睁开了眼睛,这个时候天光也还不是怎么大亮,看什么东西都像处在半透明状态,双叶的肩头细嫩、雪白,伤口就像上面盛开的花朵,看伤口的位置确实只是伤了些皮肉,没有伤到骨头,这是不幸中的万幸。伤口还在冒血,龙牙不敢怠慢,紧接着就开始清理伤口,然后就给撒上金枪药,金枪药主要是用乳香、没药、血竭、儿茶、龙骨、象皮十多种中草药,按一定的比例配方炒制而成,这都是有着像云南白药一样严格的保密配方,龙牙早已将其熟背心底的,这是汇仁道长独家配药秘籍,眼下龙牙使用的金枪药就是龙牙根据配方,在汇仁道长的严格指导下炒制出来的,这种金枪药物药物确实神奇,如花的伤口撒上金枪药血立马就止住了,龙牙所做这一切时,眼睛确实没有乱看,不乱看不是他的本意,因为他太想知道这雪白如脂的肩头下面,雪白如脂皮肤延伸到衣服里下面是什么样子,是什么样子,龙牙努力克制自己不往下看,也不能往下看,因为双叶一双警惕的眼睛正监视着他的眼睛,龙牙的眼睛正人君子一样真得没有乱看什么。

    龙牙给双叶上完了药,又从自己的内衣上撕下了一块布做了一下包扎,龙牙说:“好了,你感觉怎样?”

    双叶就活动了一下胳膊,说:“好多了,已经没有原来那么疼了,那我们就赶快走吧!”

    龙牙和双叶两个脱了夜行衣,把它们丢进了 小树林里就又继续赶路。这个时候天光已经大亮了,路上的行人也多了起来,太阳冒出东山之时,他们正走到了一个山村的村口,双叶说:“我有些渴了,想喝点水,也有些饿了。”

    龙牙说:“那我们就进村,找点吃喝。”

    他们两个刚刚走进了村庄,身后就传来了密集的马蹄声,还伴随着人喊马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