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割他脑袋

    更新时间:2018-12-04 14:20:36本章字数:3099字

    茅斯文说完这话,就仰头向阁楼上望去,上面乱七八糟什么也看不清楚。茅斯文对李破嘴营长说:“上去看看!”

    李破嘴营长觉得这事太危险了,上面如果藏着人,自己爬上去脖子一伸,被人一刀剁掉不能不说有这种可能,李破嘴营长当然不能冒这个险,对身边的一个士兵说:“快,上去看看!”

    这个士兵不敢不执行命令,点一下头,立刻就搬来梯子往向上,梯子刚上了三道,梯子折断,这个士兵就跌在地上,梯子老朽加上已经被人为的破坏,士兵被跌到地上这是必然的。

    没有了梯子阁楼就登不上去,大嫂说了:“这个阁楼多少年都不曾上去了,梯子都朽了,我说的没错吧?再说了阁楼上破破烂烂,又黑又脏,怎么会藏着人呢,多心了吧?”

    茅斯文觉得这个女人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就有些犹犹豫豫起来,李破嘴营长倒也痛快,说:“管他有人没人,老子先用机枪打他一下子再说。”

    李破嘴营长这样一说,茅斯文也觉得有道理。李破嘴营长说着就一伸手从一个士兵的手上拿过来一挺机枪,小阁楼那大点的空间,上面就是有人的话一定会被打成筛子眼,那样龙牙和双叶两个人谁也不用活了。小阁楼与地面也就两米有余,三米不到,茅斯文和李破嘴营长说的话龙牙双叶都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李破嘴拿来了机枪,龙牙双叶两个人当然不能等死,更不能俯首就擒,唯一的出路就是攻击,先下手为强,而且这个攻击必须进行在李破嘴营长机枪打响之前一招制敌,他们个选择了一个目标。

    李破嘴营长拿到手的机枪是捷克式轻机枪,李破嘴很熟练地拉动了一下枪栓顶上子弹,就在他端起来还没有扣动扳机之时,龙牙和双叶就像两支利箭以惊人的速度从天而降,双叶打掉了李破嘴营长手中的机枪,龙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搂住了茅斯文的脖子,钢刀的刀刃就紧紧卡住茅斯文的喉管上,龙牙只要再轻轻地一用力,就切断了茅斯文的喉管,茅斯文吓得气都不敢喘,一动不动地呆住!

    龙牙命令说有的士兵:“往后退,都往后退,谁敢乱动我就割了他的脑袋!”

    双叶打掉了李破嘴营长的捷克机枪,捷克轻机枪也到了双叶的手上,尽管双叶从来就没有使用过枪械,却知道这个家伙该如何使用,双叶用枪口对着李破嘴营长的破嘴,一声:“滚出去!”

    李破嘴营长吓破了胆,急忙应答道:“我滚、我滚,有话好说,千万别乱动!”

    千万别乱动是李破嘴营长跟他那些手下说的,茅斯文在人家手上捏着,机枪的枪口就对着他李破嘴的破嘴。李破嘴的破嘴就是当年军阀混战时一颗流弹横着打穿了他的上嘴唇,上嘴唇的伤养好后,就像兔子一样不再一体,有那么一点轻微的分瓣,破嘴成了他的特色,也成了他的标记。这一次又被机枪口所逼住,而且又正对在他的破嘴上,这一次就不是嘴唇被子弹洞穿那么简单了,整个脑袋被被打碎那可不是好玩的,茅斯文叫:“别动,谁都别动,谁动了我杀他全家!”

    茅斯文也叫:“听他的话,退出去,谁都别动!”

    李破嘴营长带着他的人都在向门外退,龙牙还不忘大嫂的款待,龙牙大嫂说:“谢谢大嫂给了顿饭吃,给了口水喝。”

    大嫂被眼前发生的一切吓坏了,忽然被龙牙这样一说,大嫂一下就缓过神来,说:“大兄弟官府惹不起,你可要当心啊!”

    龙牙说:“放心吧大嫂,对付这些家伙小菜一碟!”

    龙牙劫持者茅斯文,逼着李破嘴他们退出了房屋、又退出了院子,一直退到了大街上,龙牙劫持者茅斯文也出了院子,来到了街上,龙牙对所有的人说:“我还是那句话:冤有头,债有主,我只为父母报仇,绝不滥杀无辜,如果你们逼着我动手了,开了杀戒,杀一个是杀,杀一百个也是杀,你们这些家伙就一个都别想活了,识相的快滚,滚慢了打烂你们的屁股,滚得越远越好,快滚!”

    李破嘴营长做主了,他喊了一声:“兄弟们快跑!”

    其他的人在李破嘴的带领下,头也不回的跑,丢下的马匹都没敢回头牵,因为双叶的捷克机枪正对着他们,唯有茅斯文还在龙牙的手上,茅斯文看所有的人都逃走了,龙牙就留下了他一个,他担心龙牙这是要结果了他,茅斯文挤出一脸媚笑对着龙牙说:“兄弟,不,大侠,都怪我茅斯文有眼无珠,你这是正义之举,为不该徇私枉法,我该死,我知道错了,大侠你就放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龙牙说:“你们这些做光当老爷的,狗改不了吃屎,说的什么话都是屁话,别把我当傻子,这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你明白么?”

    茅斯文急忙回答:“明不明白。”

    龙牙继续说:“我想告诉你的是,我手上这口刀沾着你爹流氓瞎的血,他们不合伙杀害我爹娘我也不会杀掉他们,你要不服我的这口刀不妨再沾上你的血,也未必不可,你说呢?”

    茅斯文尿裤子了,别看茅斯文在众人面前牛逼凿凿的人模狗样,真到了生死关头也显露了怕死贪生的原形,茅斯文连声求饶:“大侠饶命,大侠饶命,都是我不懂事,我爹流氓瞎都该杀,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你大侠做的没错,我以后再也不敢了,饶我一命吧。”

    龙牙说:“饶你一命,也不是不可,就你刚才说的这些话听起来还像人话,不过要饶你一命,好像我还不能一个人拿主意。”

    茅斯文立刻就明白了龙牙这话的意思,就又转向双叶:“女侠客求求你饶了我这条小命吧。”

    双叶呵呵一笑,说:“你求我好像求错了人,你该问问这个大嫂,大嫂饶你不饶你,这就得看大嫂高兴不高兴了!”

    茅斯文转向了大嫂,这一回茅斯文哭了,茅斯文对大嫂说:“姑奶奶啊,可怜可怜我还有老婆孩子一大家人等我糊口,你就是我的救苦救难的菩萨,你就救我一命吧!”

    农村大嫂心地善良,竟然被茅斯文的可怜相感动,就说:“看这个人怪可怜的,那么大的人,眼泪一把,鼻涕一把,孩子们,看他也是真的后悔了,就放过他一马吧。”

    龙牙同意,说:“行,看在大嫂的面子上,大嫂如果说不饶你,这一回你可是死定了!”

    龙牙为什么要这个大嫂说了算,这完全是为这位大嫂着想的,龙牙双叶藏在大嫂家的阁楼上,大嫂保护了他们两个,事情败露,又到了眼下这个地步,龙牙双叶好说走了就走了,大嫂不行,大嫂还要在这里生活,茅斯文之后再找她的麻烦,就算不被杀掉,日后的日子肯定也就没法过了,龙牙不想把祸患带给帮助过他们的大嫂,龙牙这样做,大嫂倒成了茅斯文的救命恩人,就算茅斯文他是不报恩,一般也就不会再找大嫂的麻烦了,这样,龙牙就真收了刀说了一声:“今天就看在这位好心肠的大嫂面子上饶你不死,滚!”

    龙牙刚一松手,茅斯文不但滚不了,还一下摊到地上,在远处数百米的地方,李破嘴带着那些人还等在那里观望,龙牙从双叶手中接过机枪,茅斯文以为龙牙要用机枪解决了他,丢了手中的盒子炮,一下子就像冲了电的机器猫一样,撒腿就跑,龙牙扣动扳机,子弹打得很低,就追着茅斯文的屁股打,茅斯文李破嘴他们转眼就不见了踪影。龙牙拾起茅斯文丢下的盒子炮,这是一把正宗的德国造,还是一把新枪,枪里膛线还放光,烤蓝一点都没有被磨蚀的痕迹,龙牙对双叶说:“我们俩做个交易。”

    双叶对龙牙一副生意人的口气有些不适应,就说:“什么交易不交易的,有什么事就说。”

    龙牙说:“机枪归我,盒子炮你拿着怎么样?”

    双叶问:“盒子炮我拿着,这什么意思,盒子炮还归你么?”

    龙牙说:“不是那个意思,是归你的。”

    双叶说:“这还有点差不多,也就这么的吧,吃亏是福,山上的时候,师太就是这么教导我的,那我就吃一次亏吧,不过你师哥可得记着,是你欠我的,别忘了到时候还我!”

    龙牙说:“放心,忘不了,当哥永远是欠妹妹的。”

    大嫂听到两个人如此对话,高兴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大嫂说:“你们真是两个孩子,刚才还是两个武将军,转眼就又成了两个调皮的孩子。”

    村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原来那些关门闭户的人家都打开了门,很多人走出来看热闹,有人问大嫂:“是你们家的亲戚?”

    大嫂回答说:“不是,是两个路过的孩子。”

    龙牙和双叶一个人骑上了一匹马,回头对大嫂招手:“大嫂再见了!”

    龙牙和双叶骑马奔向了牟平县城,他们两个怎么也不会想到在牟平县城竟然遇上了文登县县长的大少爷杜宝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