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光头强

    更新时间:2018-12-04 14:20:36本章字数:3084字

    杜文忠为了清除匪患,就自以为是想了一个妙计,这个妙计就是将光头强的八十三岁的老娘抓到了县衙,还把她关在县衙的监狱里。杜文忠的本意就是想用他的母亲钓出光头强自首,兵不血刃就能平掉当地的匪患。都说光头强是个孝子,杜文忠就想利用这个抓住光头强,扬言要光头强自己来换取他的老娘,光头强不换孝子的好名声自然名声扫地,时间只限三天,三天头上,光头强果真就出现了,光头强独自一人来换他母亲出狱,可是只是换取的老娘已经死在县衙监狱里的尸体,虽然杜文忠没对光头强的老娘动什么刑罚,老人熟透了的瓜,撑不住环境的改变,颠簸流离,或者惊吓,但不管怎么说光头强的老娘就是死了,这不是杜文忠想要的结果,虽然杜文忠赔礼道歉,又愿意赔偿一大笔银子,光头强银子一文不要,光头强说得很明白:你杜文忠灭了我老娘,弄死了我老的,我光头强就弄死你家小的,目标就是要弄死杜文忠唯一的儿子杜宝元,发誓要叫你杜文忠断根折稍!

    光头强习惯上把杜文忠的儿子杜宝元叫成元宝,他要弄死的就是杜文忠的这个元宝。杜宝元就是杜文忠家小的,是杜文忠唯一的少爷儿子,杀了杜宝元光头强就能如愿以偿。杜宝元也想不到会这样落到了光头强的手里,关于杜宝元光头强也派人到文登城暗杀过几次,都是因为杜宝元身边的人多没有动手而作罢,眼下,杜宝元撞到了光头强的手上,这对光头强来说是兔子叫门送上门的肉,光头强会因此客气么?

    杜宝元也知道光头强为了报复他爹,一直都在追杀他,今天撞到了人家的手上,怕是没有用的,所以他平静地回答:“不错,我就是杜宝元,杜文忠的儿子。”

    光头强一声:“给我拿下!”

    立刻就有几个汉子冲上来将杜宝元干翻就五花大绑起来,龙牙当然不知原委,就想冲上去解救杜宝元,但他还是忍住没有动,双叶却不干了,双叶盒子炮都举起来了对着光头强的光脑袋,双叶质问光头强:“想干啥,跟我们耍横?”

    光头强说:“小妹妹,不要动粗伤了我们的和气,有些事情你们有所不知,我要宰了这个小子是有原因的。”

    龙牙一看事情要闹大,这样对谁都不好,就对双叶说:“师妹,把枪收起来!”

    双叶因为杜宝元没有松绑,所以根本就不听龙牙的招呼,没有收枪。双叶、龙牙也都被光头强手下的多杆枪逼住,刚才还是称兄道弟,转眼就是刀枪相向,这情况变得比六月的天气都让人不可思议!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杜宝元不想连累师傅,杜宝元对龙牙说:“师傅,你就别管我了,我认了,我该死,父债子还,天经地义!”

    杜宝元说到这里又回头对光头强说:“光头强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动手吧,给我来个痛快的!”

    杜宝元对龙牙的一声师傅,光头强不明白了,光头强问龙牙:“什么什么,这个玩意叫你师傅?”

    龙牙说:“他的确是我的徒弟,他这次到牟平县城来是为了救我的命,要不然的话,我还被蒙在鼓里,不知道茅斯文正在悬赏到处都在捉拿我。”

    光头强有些为难了,抬起一只手使劲地捏住自己的后脖颈,有些自言自语地说:“原来是这样啊。”

    光头强这一动作说明光头强不是一个无情无义之人,还是很在乎与龙牙刚刚建立起来的兄弟情谊的,可是光头强又不说话了,龙牙问:“我的这个徒弟在什么地方得罪了强哥,让你这样恨之入骨呢?”

    光头强说:“他没有得罪我,就像我老娘当初没有的罪过他当县长的爹杜文忠一样,我老娘是因为是我被杜文忠害死了,我曾经发誓非要宰了这个杜宝元不可,对这个杜宝元我不能手软是因为他爹杜文忠,他是杜文忠的独子儿子,所以我今天绝不饶他!

    龙牙从下山以来,仅仅不过几天的时间就真切地感受到这个社会太复杂了,龙牙有些懵,实在搞不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问:“这到底是怎么了?”

    杜宝元知龙牙对这件事什么都不知道,就解释说:“师傅这件事不难理解,就是我爹弄死了他娘,他今天就要弄死我,就这么简单!”

    光头强说:“胡说八道,这事不简单,你的狗爹杜文忠手段毒辣着哪!”

    光头强就打开了话匣子,就把自己的老娘在什么情况下被刚刚上任,准备搞点政绩的杜文忠抓走,这其中的原委曲直被光头强一五一十道来,这事还真不简单,这事粗看起来跟自己有些相像,都是报杀母之仇,光头强的母亲之死跟杜文忠有关,好像不是被杜文忠直接杀死的,杀人好像不是杜文忠的本意;再说了,即便是要报这个仇,好像也不该杀杜宝元,应该直接去杀杜文忠吧?因为杜文忠不杀就父债子还总还是有些欠妥吧?

    龙牙问光头强:“强哥,你真的要杀杜宝元?”

    光头强说:“我要杜文忠生不如死!”

    龙牙就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强哥,我总觉得这事好像有些不妥——”

    光头强没有等龙牙继续说下去,就说:“我也觉得不妥,我没想到这个小子能是你的徒弟,我们是兄弟,你的徒弟就是我的徒弟,更别说这个徒弟跟我也没有什么结怨,我很纠结。”

    龙牙说:“我觉得这个仇应该记在杜文忠的身上,要杜文忠顶命,这才符合冤有头,债有主。就这样要杜宝元顶罪,杜宝元有些冤,当然了我们的老娘也是冤,杜文忠不是人,没人性,我们兄弟是人,有人性,我们干嘛还要跟不是人的学呢?”

    龙牙这样一说,光头强也觉得有道理,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光头强说:“可我还是有些迈不去这个坎,怎么能有点开心事呢?”

    龙牙说:“要开心这还不容易么?我请你吃酒!”

    虽然龙牙不喝酒,但他知道喝酒是大多数武林或草莽之人的共性,可是光头强摇头了,龙牙一下子想起了光头强看他手中机枪的眼神,就忽然理解光头强这句话的另一层意思了,想要他的机枪,光头强总觉得自己想要的东西在别人的手上,怎么都觉得不踏实。龙牙明白了光头强的意思,就直截了当地说:“强哥,你我今天是头一次见面,强哥就救了我们一命,我龙牙也没有什么报答强哥的,如果强哥不嫌弃,我的这挺捷克机枪就送强哥,权当我的一份见面礼吧!”

    龙牙这样说着就将捷克机枪送到光头强的面前,光头强一看,大喜过望,刚想伸手接枪,忽又觉得不妥,又急忙缩回了手,说:“不不不,兄弟,你客气了,我是一个当哥的岂能夺走兄弟之爱呢?机枪你拿着,我没有这个意思。”

    龙牙知道光头强什么心思,这是他碍于脸面故意客气一下而已,所以龙牙故意问:“难道强哥是嫌兄弟的礼物不够重?”

    光头强说:“哪里哪里,既然兄弟这样客气,那我就不客气了,恭敬就不如从命了!”

    这一次光头强眉开眼笑,是真高兴了,龙牙给他送来了机枪,这都是做梦都能笑醒的大好事,光头强原来想留下龙牙做自己的左膀右臂,当知道杜宝元是他的徒弟,龙牙有这么讲义气,光头强就改变了主意,不留他们了,不留他们却又想留下他们的机枪,就正好用杜宝元谈条件,尽管这条件没有明说,但事实就摆在那里,聪明人就像响鼓不用重锤敲就能明白所有,光头强终于如愿以偿,光头强接过机枪,捧在手里反复的观看,喜不自禁,龙牙问:“强哥,我的徒弟?”

    光头强很痛快:“放了放了,他爹不是人,我们不能不是人,我母亲的仇找他爹报就是了!”

    杜宝元的绳子被龙牙解了开来,杜宝元说:“谢谢师傅,今天没有师傅,我杜宝元就是死定了!”

    龙牙说:“这话不能这么说,今天的事是大当家的宽宏大量,该感谢的是大当家的才是。”

    杜宝元急忙又对光头强作揖:“谢谢大当家不杀之恩!”

    光头强听到了,光头强却故意地装出什么都没有听到的样子,一门心事都在那挺机枪上,龙牙的心一沉,觉得这个光头强心眼有些少,不是一个干大事的人。

    山下的官军都撤走了,牟平县城出来的人也都推退了回去,龙牙决定就此离开光头强,世界很大,龙牙不想就此一偶,跟着这个光头强了却一生,所以,龙牙对光头强再次抱拳说:“龙牙再次感谢强哥救命之恩,官兵退走了,兄弟我想就此告辞了!”

    光头强看龙牙要走,机枪已经到手了,就没有强留,就说:“我知道兄弟是干大事的人,这这里庙小水浅,哥哥就不耽误兄弟前程了,不过,日后发达了,能回来看看哥哥一眼,我这个当哥的就已经心满意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