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惊恐

    更新时间:2018-12-04 14:20:36本章字数:3047字

    干廋的男人拉住了哇呀呀又要向前冲的黑汉子,威胁说:“你知道我们是谁么,我们是大名鼎鼎的左氏兄弟左卿、左魁,我们杀人放火谁敢招惹我们,我们有根子,黑白两道通吃,县府官衙都是我们的人,你们这几个毛孩子真是吃了豹子胆了,敢跟我们作对,不想找死赶快滚蛋!”

    左氏兄弟自报家门,意在用他们的恶名吓跑这几个打不了,又战不胜的毛孩子,殊不知他才是找死自己送上门来,龙牙听了原来是左氏兄弟,心里说不出是愤怒还是高兴,这叫做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龙牙问:“你们那个叫左卿、那个叫左魁?”

    干廋的家伙以为他的恫吓起到了效果,就用大拇指翘翘自己的鼻子说:“老子我就是左卿,这位是我的兄弟左魁,怎么样没吓着你们吧?”

    其实,就是这个家伙不说,龙牙就已经分得很清,只不过是想证实一下而已。龙牙自认为杀了茅福堂流氓瞎,父母的怨仇就算已经报了,左氏兄弟一时找不到,暂且让他们多活几日也无妨,不过,真被龙牙碰上了肯定绕不了他们,他们毕竟是亲手杀死爹娘的凶手,想不到今天会在这样的场合下相遇,说不出来这该是不是老天的巧妙安排,左氏兄弟的坏事已经做到头了!

    左氏兄弟自报家门,双叶和杜宝元也很吃惊,杜宝元和左氏兄弟认识,杜宝元看到了左氏兄弟原本想告诉龙牙他们就是左卿左魁,不能轻易放过他们,看来眼下已经用不着了,左卿已经把他们自己供了出来,双叶也暗笑这对蠢猪一样的左氏兄弟,这是他们在找死,双叶和杜宝元两个一起看龙牙,他们认为龙牙这个时候肯定会怒火万丈,直接就灭了这两个败类,可是龙牙并没有那样做,龙牙强压着心中的怒火问:“你们是文登城的?”

    左氏兄弟眼亮了,以为是他自报家门终于震住了龙牙他们,左卿兴奋滴问:“你咋知道的?”

    龙牙假意奉承说:“大名鼎鼎的人物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我就是不明白你们兄弟二人,今天就怎么到了这里呢?”

    左卿干廋的样子就证明了这个家伙工于心计,见龙牙对他们兄弟二人感兴趣,就说了:“我们这是替人办事催要租子,就来到了这里。”

    龙牙又问:“催要租子怎么还要强奸良家妇女呢?”

    这句问话就不怎么中听了,左卿楞了一下,说:“这不怨我们,小娘们租子不给,一个枣林庄我们兄弟二人没有收到一粒租子,我们辛苦了一趟,不能白辛苦,就准备在这小娘们身上解解乏,这个小娘们死活不从,气煞我了!”

    左卿的口气无法无天,那个被欺负的年轻妇女跑过来对龙牙说:“他们胡说八道,我们家交了租子全被这两个家伙黑下了,今天还逼着我们家门要,我男人刚刚跟他们理论了几句,就被他们打死在家门口,还说要拉我去抵租子,在大街上他们就想来强奸我,还说要把我买到窑子里,小兄弟你一定要给我做主啊!”

    龙牙说:“大嫂,你放心,我会给你做主,还你一个公道的。”

    左卿看到龙牙与那个妇女站在一起,就觉得不妙,原来这个毛孩子没有被他们的恶名吓住,要知道这一带的孩子哭闹,只要一声左卿或者左魁来了,再怎么苦恼的孩子一声就安静了下来,绝不敢再哭第二声,左氏兄弟也知道这功效,今天好像有些失去了作用,就立刻狡辩说:“别听这臭娘们胡说,她男人的死怨不得我们,是他自己长得不结实,哪有人一下就被打死的!”

    什么逻辑,被打死的人居然会被指责为长得不结实,龙牙真是忍无可忍了,但龙牙还是强压着奔涌的怒火,问:“文登城里有个老倔驴你知道吧?”

    左卿毫不犹豫地回答:“知道,那家伙,真够倔的,你问这个干什么?”

    左卿一下子警觉了起来,龙牙没有回答这个左卿的提问,又问了一句:“茅福堂和流氓瞎都死了,你知道么?”

    左卿不说话了,肯定发觉情况对他越来越不利,他就惊恐地看着龙牙。龙牙说:“那是我干的,老倔驴的儿子干的,老倔驴的儿子回来了,我就是!”

    左卿不相信,说:“你没死,没有被冻死,也没被狗叼走?”

    龙牙说:“可惜你想的都没有发生,我是被一个善良的人救走的,让你失望了,也让你倒霉了!”

    左魁对左卿说:“哥哥,老倔驴的儿子是找我们报仇的,我来对付他!”

    左魁又拉开了一个姿势,哇呀呀怪叫一声,再次向龙牙冲了过来,龙牙抬起一腿向前一撩,正正就踢踹在了左魁的腮帮上,左魁的牙齿当即又被打掉了几颗!

    左氏兄弟在街上被人虐打,这一消息在枣林庄像风一样瞬间刮遍了角角落落,原本寂静看不到人影的枣林庄沸腾了,男女老少他们就像从地上冒出来一样,都举着棍棒锨镢冲出家门,他们像潮水一样涌了过来,看到左氏兄弟二人被龙牙打翻在地,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声:“乡亲们动手啊,我们有大侠撑腰,我们还等什么!”

    所有的人一起涌上去噼噼啪啪地就是一阵暴打,这样的暴打棍棒铁锨镢头都用上了,而且人人都不惜力气,人们退却后地上只留下了两堆模糊的血肉,完全没有了人形,情况变化之突然根本就来不及龙牙定夺。龙牙忽然明白了一个事实,这个事实就是左氏兄弟二人,不仅仅是龙牙的仇人,而是更多数不清老百姓的仇人,龙牙想报杀父杀母之仇,更多的人想报杀子杀女,糟蹋自己女人之恨,只是他们原来不敢、也没有实力挑战左氏兄弟二人,敢怒不敢言,如今有一个侠客替他们将左氏兄弟打翻在地,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老百姓岂能错过这难得的报仇雪恨的好机会!

    老百姓们打死了左氏兄弟二人,又都潮水一样拥到龙牙身边,不用分说就将龙牙举起来抛到空中,一次次抛起,一次次接住,男人、女人,老人、孩子一片欢声笑语,一位花白胡子的老者紧紧地拉住龙牙的手说:“你真是我们救苦救难的活菩萨,我们这些年就叫这两个二货给害惨了,可我们又打不过他们,他们还有财主官府的背景,我们的日子过得生不如死啊!”

    龙牙被老者和许多人称作了活菩萨,龙牙诚惶诚恐,原来只是为了自己报仇,不想也为老百姓报了仇,却被老百姓如此称赞,老者直接就把龙牙拉进自己的家里,桌子摆在院子中,一桌丰盛的午餐就热气腾腾被摆满了一桌,酒被倒进黑瓷碗里,老者亲自拿起一碗酒来,说:“来,我们一起拿起酒来敬我们救苦救难的活菩萨一碗!”

    所有的人都拿起碗来,龙牙没怎么喝过酒,盛情难却,龙牙也拿起了酒,老者说:“我先喝为敬!”

    龙牙说:“不,我敬您,中华民族敬老爱幼使我们的传统美德,作为晚辈我该敬你!”

    老者高兴,说:“那我们就不争了,同干这一碗酒好不好,来!”

    一碗酒喝下去,欢声笑语再次盈满村落,老者高兴,老者对龙牙说:“不瞒你说,我们枣林庄已经多少年没有像今天这样高兴过了。都说过年好,过年对我们穷人来说就是鬼门关,逼债的,要账的,我们活在这个世道上,不知什么时候就欠下了官府什么债,还层层加码,到了左氏兄弟二人的手上有时候都翻了几倍,老百姓真是没法活了!”

    杜宝元吃着满桌的酒菜心里很是有些尴尬,在没有进枣林庄的时候,杜宝元曾经说过吃不上任何东西,会饿着肚子走,没想到还会吃上这样一顿丰盛的午餐。杜宝元怎么也不会知道为了这顿午餐,枣林庄的穷苦老百姓哪家一个鸡蛋,这家一只鸡,老者把自家圈里养的一头还没有长大的七八十斤的猪都宰了,集最大的努力来感谢龙牙为他们铲除了左氏兄弟这对祸害!

    一顿饭吃过了,老者发现了一个秘密。老者发现了龙牙他们三个人不是一般的人,他们不仅武艺高强,而且还都识文断字,很有文化,老者就多了一个心眼,就在龙牙要告别离去的时候,老者忽然老泪横流起来。

    老者的这一行为让龙牙十分惶恐,龙牙开始还以为老者舍不得他们离开,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好像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特别是老者那么一个耄耋老人一下子就跪在了龙牙的面前,龙牙当时就惊呆了,龙牙吃惊地说:“老人家您这是折杀晚辈啊!”

    龙牙急忙去扶老者,老者说:“我有一事相求,你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

    龙牙急忙说:“只要能做到的我一定答应!”

    老者说:“对你来说不是难事,只要你想做就一定能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