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入地无门

    更新时间:2018-12-04 14:20:37本章字数:3069字

    马副官怕了,根本就没有等到李破嘴营长摸到了枪,就立刻一个立正,坚决地回答道:“保证完成任务!”

    李破嘴营长停止了摸枪的动作,说:“他妈的,你小子早这样回答不就结了,老子干嘛要枪毙你,快去,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马副官又一个立正回一句:“明白!”

    马副官立刻就逃走了,都说伴君如伴虎,其实伴随在一个脑袋不怎么灵醒的指挥官身边,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马副官出门后,带领一个排就开始向山上摸去。

    李破嘴营长在这边如此动作,董连长也不是一个棒槌,鱼在网里,谁摸了就是谁的,而且这个董连长的想法跟李破嘴的想法一样,也认为小孩子心眼浅,好睡觉,对有些事情不会有太高的远见,现在摸上去将他们睡梦中捕获,把他们亲手交给茅斯文专员,两千大洋到手,官升三级就不是梦,这么好的事哪里找去?所以,董连长也调动一个排,这个牌为了做到万无一失,是由亲自带领也悄悄地向山上摸去!

    千不该万不该龙牙在这个时候正真得睡去,跑了那么长的山路,龙牙坐着就有些累,就躺了下来,躺下来不是为了睡觉,而是为了让自己身体更舒服一点,让身体各个部位能得到充分地休息,却不知不觉竟然水着了,这可要坏事!

    马副官带领一个排和董连长亲带领的一个排已经快摸到了近前,龙牙还在睡梦中。李破嘴营长和董连长说的不错,小孩子睡眠多,睡觉快,这是他们所处的年龄段所决定的,如果说没有太高的远见这个似乎并不正确,要不然也不会留下一个站岗放哨的,只是没有很好地进行下去这是事实。不过,人一般都有一个类似于生物钟一样的预警机制,特别是像龙牙这样心中有事的人,即便是睡着了,某些技能弱化了,但还有一条说不清的弦还是紧绷的,就比喻说就在这一次吧,龙牙明明是睡着了,忽然一声“扑通”响,虽然不是那么很响,但显然有别于风声,草虫吟唱声,而且这种声音是贴着地面传到了龙牙的耳朵中,也就是这扑通一声,龙牙一下子从睡梦中被惊醒了,被警醒的龙牙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就是马上向周围观察,寻找声源来自什么地方,这一声扑通响很明显是一个人或物跌倒的声音,虽说那天晚上没有月亮,星星也不亮,天黑得不见底,但龙牙还是看到了左右有两伙人正向他们摸过来,相距最近的人也不过是十几米,情况十分危急,龙牙当时的睡意一下子就被惊没了,也顾不得怨自己睡觉这件事,怎么办?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龙牙十分清醒地认识到,这个时候跑已经来不及了,跑不是一个更好的办法,跑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龙牙急忙拍醒了双叶和杜宝元两个人,两个人也被眼前的情形惊呆了,龙牙示意他们不要说话,从这块平滑的岩石上面退了下来,就掩蔽在这块岩石下面,龙牙问双叶要了盒子炮,双叶把盒子炮递给了龙牙,龙牙就在两伙黑影眼看就要摸到一起的时候,龙牙就用盒子炮一面打了一枪,这办法还真好使,两伙家伙立刻旗鼓相当对射起来!

    山上的枪声一响,山下的军警就急忙向山上涌,他们也想趁乱捞一把,两千大洋,官升三级,对他们很有诱惑。龙牙他们趁机金蝉脱壳离开了那块平滑的岩石下面,趁乱下山,竟然没有受到半点阻拦,只是可惜山上激烈的对射仅仅持续了不到五分钟就停下来了,原因是董连长发现有些不对头,因为他们知道龙牙他们只有三个人,就算有一挺机枪,也不会有那么长的阵线,那么多的射击点,而且也不是什么机枪的声音,董连长大叫:“停止射击!”

    董连长这面停止了射击,对面一方的马副官也觉得有些不对头,也停止了射击,董连长问:“你们是那一部分的?”

    马副官一听这声音熟悉,是董连长,立刻就问:“你是董连长吧?”

    董连长回复说:“我就是,听声音你是马副官?”

    马副官回答说:“对了,对了,我就是马副官,这是怎么回事呢,开始是谁打的枪!”

    董连长说:“我还正想问你呢!”

    马副官不说话,董连长懊恼说:“我们打错了,我们打错了,大水冲了龙王庙,我们是小鬼之间打起来了!”

    马副官不高兴了,问:“谁让你们擅自行动了?坏了我们的计划。”

    董连长也不示弱说:“还有脸说,你们的行动通知了我们了么?为什么不通知我们。”

    马副官觉得作为总指挥的李破嘴营长在这一点上做的还是有欠缺的,就不想再争吵下去,就问:“我们是干什么的,最主要的目的不是抓龙牙么,你们看见龙牙他们了么?”

    董连长也觉得这样吵下去也不是个事,就回答:“我们也没看见啊。”

    马副官说:“我们还吵什么,赶快搜啊!”

    这个时候马副官的人和董连长的人开始了搜山,龙牙双叶他们已经顺利地下了山,李破嘴营长他们折腾到天亮,最后连龙牙的影子都没看到,李破嘴营长问众人,也像在问自己:“这些毛孩子,难道他们能上天入地不成?”

    李破嘴营长的问题没有人能回答他,只有专员茅斯文用两个很响亮的耳光给了他一个回答,并责令他:“三天,只给三天的时间,三天的时间再抓不到龙牙,营长就别干了,回家抱孩子去,你这样的狗屁不是的人,就这样的一点小事都办不好,还当什么营长!”

    李破嘴营长挨了耳光还要丢官,并限期三天后抓住龙牙,李破嘴营长疯了。李破嘴营长觉得自己怎么也算是一员战将,冲锋打仗绝对是一把好手,到处抓人,去抓来去无踪的龙牙,这着实为难了他,但茅斯文此言一出,可不是闹玩子的,李破嘴将他的兵分成了一班为单位,方圆几十里设卡搜捕排查,警察挑大梁,乡勇、民团、联庄会都行动了起来,用现在的话说“全民皆兵”一点都不为过,只要谁提供了线索,而线索后来证明有用,一律奖赏,少则一块到几块大洋,多则十几上百块大洋,龙牙他们真的没有了藏身之地,他们昼伏夜出,缺少食物,好在眼下山里的秋种作物已经陆续的成熟,花生、地瓜、玉米还有一些野水果都可以撑饥,也不会使他们太饥饿,可是因为食物的摄取,差点暴露了他们的行踪,他们摄取食物也不得不考虑安全了,眼下他们就是从山洞里刚刚走出来,饿了一天的肚子,准备趁着夜晚找一些作物填饱肚子,杜宝元问:“师傅,我们就这样昼伏夜出也不是个办法,听说茅斯文还在向这里调兵点将,号称在整个胶东地区撒下了天罗地网,我担心这样下去,终有一天我们——”

    杜宝元说不下去了,双叶也不想听杜宝元说什么了,双叶对杜宝元说:“我已经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是县长大少爷,你没杀人放火,没有必要跟着我们受这个苦,你就是不听。我跟你说,你这样老跟着我们,子弹可不长眼睛,有一天你要是被打死了,你说你冤不冤?”

    杜宝元说:“打死就打死了吧,我发现我越来越离不开你们了,我离开了你们倒不如我马上就让流弹打死,我还发现我越来越喜欢这样的生活了!”

    双叶不说话了,狠狠地横了杜宝元一眼说:“贱才!”

    龙牙也多少回劝过杜宝元,杜宝元就是乐意跟着他们颠沛流离,龙牙也是没有办法,龙牙想了一下说:“龟儿子,乡下我们混不下去了,县城里我们又不敢进,县城里更危险,那我们就到茅斯文的老巢烟台去,哪里是大城市容易藏身,说不定我们到了烟台是属于灯下黑,茅斯文想不到我们回到了烟台,我们就可以在烟台逍遥了!”

    双叶同意,说:“我看行,那我们就去烟台,烟台说不定是我们现在唯一可以去的地方,我们就去闯一闯看,我们不去怎么会知道呢?”

    杜宝元说的话就更准确了,杜宝元说:“我们到了烟台,烟台还是这个样子的话,那我们就下关东,离开了茅斯文的势力范围,这个老小子总不会把爪子伸到东北抓我们吧,我们到了东北就他娘的自由自在了!”

    杜宝元说的在理,很在理,龙牙要到烟台去其实也有这个打算,双叶说:“那我们说走就走,马上就走,我们从这里到烟台就这点路程,我们不用天亮就能赶到烟台!”

    既然要离开他们就无所顾忌了,为了给自己增加营养,他们当天晚上吃的是鲜花生,吃饱喝足后,他们就山路了,殊不知烟台更是他们的伤心之地,因为他们的谈话被一个赶夜路的人听了个清楚,这个人为了赏钱连夜就报告了官府,报告了茅斯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