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身陷绝境

    更新时间:2018-12-04 14:20:37本章字数:3008字

    草里说话露上听,也就是说有的时候自认为很私密的话语,只有天知地知,只要是说出来,难说不会被不该听到的人听到,龙牙他们这次吃亏就是这个原因,隔墙有耳也是这个道理。

    那个时候,交通工具不是那么方便,有钱人可以坐车,骑马,骑骡子、骑驴那就是一般人家普通老百姓了,而没有钱的人大多是靠着步行,路途太遥远,又是等不得的急事,白天走不到,晚上接着走,赶夜路,那是很平常的事。而那天晚上听到龙牙他们会话的这个走夜路的人有些特别,他不是有什么急事,也不是一个真正走夜路的人。这个人你的名字叫吕二庆,是个盗墓贼,还是个三只手,他只要看好的物件,只要弄不到手,他晚上是睡不这觉的,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说得就是吕二庆这样的人。

    吕二庆那晚还真是睡不着觉了,他心上惦记着一个古朴大花瓶,而且还是那种青花瓷。吕二庆闲来到邻村斜角庄闲逛,发现这个庄赵太爷家有一个花瓶很值钱,就放在赵太爷的客厅里,是赵太爷的镇宅之宝。吕二庆偷偷打量过这个花瓶比他盗墓出土的任何东西都值钱,若能把这个花瓶搞到手,怎么也能卖个几百块大洋,这半年的花销就有了着落。

    这个吕二庆根本就睡不这觉,躺在破庙里又十分地难受,为了万无一失把花瓶搞到手,天刚刚黑了就焦急往斜角庄赶,不走大路走小路,在小路的一处拐弯处,吕二庆听到了对面有人说话声,就蔽在了路边,也就听到了龙牙他们的对话,因为好奇又跟着龙牙他们到了田边,龙牙他们田里取了花生,又坐下来吃花生,吕二庆监听了他们三个人的所有对话。

    吕二庆从龙牙他们的彼此对话中,就慢慢知道了龙牙他们的身份,原来他们就是官府布告中要缉拿的那几个人,布告上的悬赏都到了两千大洋,这也是数年来官府所出到的最高奖项,那两千大洋可比他担惊受怕盗墓偷盗得来的钱多多了。赵太爷的花瓶放在赵太爷家里,他吕二庆不去偷没有不了,早晚都是他吕二庆的货,也不在早一天晚一天,先把这两千大洋奖赏拿到手再说,吕二庆就改变了主意,先不去偷花瓶了,去报功领赏,于是,这个吕二庆当夜就跑到了牟平县城报告了县衙。

    当然了,忽然钻出了一个吕二庆,并把龙牙他们的行踪报告了官府,这么重要的大事,牟平县衙当然不敢怠慢,第一时间就把消息报告了茅斯文。吕二庆这个跟龙牙素不相识的人坏了龙牙的大事,龙牙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他们为了增加体力,田间地头吃完了鲜花生,当天夜里就向烟台进发,天还不全亮的时候他们就到达了烟台,当时的烟台还处于睡梦之中。

    烟台因境内烟台山得名。明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为预防倭寇,曾在今烟台山设狼烟墩台。早在商、西周、春秋时为莱国地。战国属齐国。秦代属齐郡。汉代属东莱郡。晋属东莱国。南北朝属东 莱郡、长广郡。隋属莱州。唐属登州、莱州。宋、元、明、清属登州府、莱州府。1925年属东海道。1928年废道建专署。烟台是山东半岛的中心沿海城市、环渤海地区重要的港口城市 。地处山东半岛东北部,东连威海,西接潍坊、青岛,南邻黄海,北濒渤海,与辽东半岛对峙,与大连隔海相望。海岸线长909千米,濒临渤海、黄海,有岛屿63个。烟台给龙牙他们第一个感觉就是好大,烟台不同于文登县城、牟平县城都被一道高高的城墙圈住,有四大门,而是一个开放的城市,这样进出城肯定很方便,不会被城墙所局限,果然是一个好地方,双叶后悔说:“我们为什么不遭早来,白白在山里受了那么多的罪呢?

    龙牙双叶他们进了城,就向着灯光最明亮的地方走去,这处最明亮的地方原来是住着外国人,是外国人的领事区,城内还有外国人的领事区,这是下面县城所没有的。龙牙他们进了烟台城,他们感觉什么都好奇,在领事区他们被巡逻的警察盘问驱离,杜宝元不服,问:“凭什么呀?”

    警察告诉他:“这里是外国人住居的地方,中国人不准到这里来,看看也不行,外国人不满意!”

    杜宝元争辩说:“这里是中国人的地盘,我们是在我们自己的地盘上走走,为什么不准,还看看都不行,他们到底凭什么!”

    这个警察恼怒了说:“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

    这个警察告诉人的方法有些特别,举起警棍就往杜宝元的头上打,警棍还没有落下来胳膊就被龙牙捏住,警察痛的呲牙咧嘴,警棍掉到了地上,警察酥了半边身子,龙牙质问:“干嘛打人呢,有话不能好好地说么?”

    警察骄横惯了,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又要掏枪,龙牙眼睛一瞪,又一使劲,这个警察急忙又收了手。

    前面有一个外国人在打拉黄包车的中国人,拉黄包车的中国人拉住外国人不让走喊:“你坐车没给钱,怎么还打人,你们说不说理哪!”

    那个外国人边骂边打:“拳头就是理,你们华人还配要钱,坐过你的车算是给了你荣耀,再不走我打死你,要你们的警察把你抓进牢狱里!”

    而这些巡逻的警察竞像什么都没看见一样,双叶骂这些警察:“你们这些看门狗,干嘛不叫,不咬外人,只会咬自家人,狗奴才!”

    龙牙他们走出了外国人的领事区,刚刚进城是的好心情一下子被这些狗警察破坏的荡然无存。这还不是龙牙他们最闹心的,最闹心的是天亮以后。

    天亮以后,街面上的人好多,人来人往,也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人人都一副匆匆忙忙的样子。龙牙双叶他们一夜的行走,肚子早就饿得有些受不了,远远问道一阵阵诱人的麦香,他们看到前面十几米处正有一个烧饼摊,即卖烧饼还卖豆浆,双叶说:“我们吃烧饼去!”

    龙牙同意:“吃烧饼去。”

    杜宝元就喊上了:“老板给我们来十个烧饼,三碗豆浆!”

    老板看到来了生意自然高兴就回一声:“来了!”

    十个烧饼,三碗豆浆很快就捧上,三个人坐下来二话没说就开吃,真是又甜又香,这是龙牙他们困在山上多天来吃得第一顿热饭,也让龙牙感慨到人间烟火的温暖。

    忽然一声声警笛声震耳,街面上的人群大乱起来,都有些惊慌失措,一队队军警跑向各个方向,龙牙他们当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烧饼摊的老板是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头,带着一个很漂亮的姑娘卖烧饼,这个姑娘称老头是爹,是父女二人,龙牙问老头:“老板,一大早就出来这么多的军警,他们要干什么呀?”

    老板说:“这些狗东西除了抓人,他们还有什么正经事做?”

    龙牙看军警们在不远处就设定了一个关卡,然后就开始盘查一个个过往的行人,杜宝元地说对龙牙说:“师傅,我过去看看情况。”

    龙牙点头允许。杜宝元就手拿着烧饼边走边吃,溜溜达达就走到了关卡哪里,发现那里设卡的官军手里拿着一张图,这张图上为一男一女,所有过关卡的人的男女都要对照着这张图看,杜宝元一看这张图,差点惊掉了下巴:那张图上的男女不是别人,正是师傅龙牙和双叶!

    杜宝元就不动声色地又慢慢走回来,趴在桌子上对龙牙说:“师傅,情况不妙,正是抓我们的。”

    龙牙简直就不敢相信茅斯文这个家伙怎么会知道他们到了烟台,难道会神机妙算?

    龙牙真得有些百思不得其解。龙牙再仔细看周围情况,人群里还多了一些便衣,这些家伙贼眉鼠眼走路专门盯着男人女人的脸看,龙牙急忙把礼帽拉低挡住了自己的脸,看杜宝元喝完了最后一口豆浆,问:“吃好了没有?”

    杜宝元说:“吃好了。”

    龙牙说:“我们离开这个地方。”

    杜宝元问:“师傅,我们要到哪里去?”

    龙牙此时也不知道自己该到哪里去,烟台这个地方人生地不熟,龙牙说:“跟着走就是!”

    龙牙说着和双叶他们就站起了身,双叶把一块银元留在了桌子上,也怪这个烧饼摊老板不贪心,就喊了一声:“客官用不了那么多,我找你零钱!”

    双叶说:“不必了,送你了。”

    他们头也不回地走了,这自然就引起了那些贼眉鼠眼的便衣注意,他们喊了一声:“站住!”

    龙牙他们不做理睬继续低头向前走自己的路,而且还不由地加快了脚步,那些便衣立刻从腰里掏出枪来,又喊一声:“站住,再不站住就要开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