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下关东

    更新时间:2018-12-04 14:20:37本章字数:3046字

    瘦猴如此一喊,军警们就像一窝蜂向龙牙他们围了上来,巷子前后都挤满了军警,龙牙这一次真的跑不了了,龙牙不想杀人,现实逼着他杀人,看来这一次不杀人,一定会被人所杀。龙牙感叹自己对瘦猴他们太仁慈了:有的人该杀没杀,只能是留下祸患,比喻说这个瘦猴,反让自己无路可走!

    龙牙拔出两支匣子枪。龙牙自信自己也不是不会杀人,无路可走,万般无奈,到了这个时候,也不得不开杀戒,龙牙他们一手一支匣子枪了,匣子枪大张着机头,只要他们这些不知死的军警敢冲,定然叫他们上来一个死一个,上来两个死一双,被逼无路龙牙也就没有什么顾虑了!

    龙牙他们走不了了,只能后退又退回了茶馆,关上茶馆的大门。龙牙回头看茶馆里所有喝茶的人,全都拱到了茶桌地下,茶博士、老板全都不见了,估计他们全都拱到了柜台底下,这兵荒马乱的年月,做生意也不是那么好做的,这样的事情也不是经历过一回两回了,他们很有经验,遇上这样的事不乱跑,首先藏好自己,保住性命再说,因为乱跑不济事,再怎么跑得快,快不过子弹。好多人藏起来眼睛都闭上了,眼不见心不慌,却浑身还是在打着哆嗦。

    龙牙他们退进了茶馆,那些围上来的军警看到龙牙他们有武器,而且武器精良,进攻也不是那么有持无恐。

    忽然,龙牙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回头看,原来是邻桌那个被称着老陈的人,虽然龙牙当时没有看到他的模样,这一次看的清清楚楚:浓眉大眼,黑脸膛,秤砣鼻子,厚重的嘴唇,一看就是那种可靠的大叔型的人。

    老陈问:“你就是那个大侠龙牙?”

    事到如今,龙牙也就不再隐瞒,点头说:“我就是龙牙,可不是什么大侠。”

    老陈说:“侠肠义胆就在那里摆着,大伙都这样叫你就不必客气了,你们跟我来,我把你们送出去!”

    好人,想不到的好人,龙牙正不知该如何感谢这个老陈,杜宝元说话了,问:“我们怎么要跟你来,你是什么人,谁知道你要把我们往那里送啊,我们怎么相信你啊!”

    双叶瞪杜宝元责问他:“你是怎么说话的,尼会不会说话,那这么多废话,我们跟这位大叔走就是,大叔一看就是个好人。”

    双叶的直觉跟龙牙是一样的。当然了,好人坏人不能从面相上简单地判断,但绝对能感受得到,从这个人的眼睛、气质上,可以捕捉到这一切,有时候的直觉又是很准确的,更别说龙牙他们处在为难之中,能站出来,除了别有用心的人,剩下的也就是善良耿直的人了,而老陈就是这后一种人。

    龙牙说:“大叔,那我们就走吧!”

    老陈带着龙牙他们先到了楼上,楼上是老板的住处,上面火炕,锅灶一应俱全,老板的吃放睡觉都在楼上。看得出来老陈对这一带非常熟悉,他推开楼后面的一扇窗,率先从窗上跳了下去,茶馆楼后面不是什么街道,只是一家住户的院子,家家户户院子相连,这楼后面的是一片棚户区,一看就知道是贫民住居区,他们棚户凌乱,看起来就是一家连着另一家,根本就没有一个正经的街道可言。这没有街道,棚户凌乱,这正好不利于官军的展开搜寻,应该是个藏身的好地方。

    龙牙他们相继从窗上跳下去,紧跟在老陈的身后,这个老陈真是好体力,就那样带着带着龙牙他们翻墙过巷,朝着一个方向奔跑,当他们翻过最后一道破烂不堪的院墙的时候,老陈说:“这里是我的家,那些龟儿子就是打死他们,也不会搜到我们这里来!”

    老陈喊了一声:“老婆子,来客人了。”

    房门打开一位三四十岁的妇女走出来,这个女人不用猜就是老陈的女人,龙牙恭恭敬敬叫了一声:“婶子。”

    “哎”这位妇女很痛快地应了一声。

    看的出来这位婶子也是一个实在之人,老百姓有一句话是两口子不一样,睡觉睡不到亮。说明不一样的两个人根本就不可能生活在一起。只是这位婶子有些不解老陈怎么带着三个孩子跑到了自己的家里,问:“老陈——”

    老陈不用问就知道自己的女人要说什么话,老陈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进了屋子再说。”

    老陈带着龙牙他们进了屋,老陈的女人给所有的人都到了一碗水,一碗水喝下去,老陈也缓过劲来,老陈对自己的女人说:“前几天我跟你说的大侠,你记得么?”

    老陈的女人点点头,说:“当然记得。”

    老陈手一摊,说:“就是他们,刚叫你婶子的就是大侠龙牙、双叶——”

    到了介绍杜宝元这里,老陈不知道杜宝元叫什么名字,大侠传说里好像没有说这个人的名字,老陈只能用含糊的一句“还有这位兄弟。”也算是给自己的女人做了一个完整的介绍。

    老陈的女人十分惊喜,问:“原来是你们啊,我怎么都不会相信,原来就是一群孩子嘛!”

    老陈的女人爱惜地握住双叶的手说:“看,多俊的姑娘,双叶的名字多好听,你们坐,坐坐坐!”

    老陈的女人打开柜子,又拿出了一小笸箩红枣来说:“孩子们吃吃吃,到了我这里来,就不要把自己当外人,这里就是你们的家,千万别客气,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们做!”

    双叶说:“婶子,给你找麻烦来了,您就别忙活了。”

    老陈的女人说:“看着姑娘多会说话,就是嘴嘴甜。”

    龙牙问:“老陈,你在茶馆里说的话我都听到了,茅斯文的兵力调动属实么?”

    老陈说:“千真万确,这是我从警察局陈科长哪里得到的消息,陈科长是分管我们码头治安的警察头头,又是我的表兄弟,我们两个人的私人关系很好,他什么话都跟我说。”

    龙牙问:“我们这里安全么?”

    老陈说:“安全,以前所有的警察从来都没有到这里搜查过,因为搜查这里没有什么油水可捞,不过,这一次,我不敢说。”

    从老陈的口中龙牙知道这里是紧靠烟台码头的贫民窟,在这里住居的都是在码头上扛大包的码头工人和他们的家属,这里的人很团结,很讲义气,如果是一般的事情,藏身在这里不会有什么问题,这一次茅斯文亲自指挥,又是给他爹报仇,这个就不好说。老陈问龙牙:“你们打算怎么办?”

    龙牙有些拿不定主意,说好了不行就下关东,可真到了这一步,故土难离,龙牙还真不好下这个决心。龙牙正在拿不定主意,门外踢踢踏踏跑过一群孩子,孩子们一边跑一边喊:“警察来抓人了,警察来抓人了!”

    孩子们喊过了,跑过了,远处又传来了一片吵闹声、哭喊声,军警还是向这里搜查过来了,老陈龙牙拿不定主意,老陈说:“看来茅斯文这一次不抓住你们,肯定不死心的,要不然你们相信我的话,我把你们送出城去,你们去昆嵛山去找共产党昆嵛山游击队?”

    老陈一句话暴露了他的真实身份,原来老陈是共产党,如果不是,起码是一个跟共产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的人,可共产党二年前在昆嵛山一带搞暴动,死了很多人,真叫是血流成河,关于这件事龙牙听到过汇仁道长说过好多次,龙牙不想参加共产党,还有什么共产党的昆嵛山游击队,参加了共产党游击队肯定是要杀人的,龙牙报了杀父杀母至仇以后,就不想再杀人了,龙牙怎么也是道观出来的人,不能说没有受到道教的滋养,道佛一家,大都讲究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眼下的龙牙不想再杀人了,就不能参入什么党派之争,老陈的这个建议龙牙很难接受,老陈肯定看出了龙牙的心思,就立刻改变了话题说:“不过,现在出城肯定困难重重,共产党的游击队也不是想找就能找到的,我这也不过是随便说说而已。”

    龙牙问:“大叔,看来我们在胶东很难再有立足之地了,茅斯文肯定不会轻易放过我们的,我有个打算,我们下关东怎么样,我想听听大叔您的看法?”

    老陈说:“看来也只有这条路了,我们胶东大多活不下去的人大都走下关东这条路了。”

    龙牙下定决心地说:“那我们就下关东了!”

    老陈说:“行,事不迟疑,警察搜查我们这里也藏不住你们了,这件事我马上安排你们,不过,这得需要一笔钱,要打通船老板。”

    龙牙问:“多少钱?”

    老陈说:“按照以前的行情,每个人不少于三块大洋。”

    双叶说:“行,这个钱我们还出得起。”

    老陈也是一个办事雷厉风行的人,再说时间不等人,大批军警正向这面搜查过来,老陈说:“那我们就赶快走吧。”

    龙牙说:“我们的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