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惊心动魄

    更新时间:2018-12-04 14:20:37本章字数:3032字

    龙牙说:“我们的枪估计也用不着了,老陈我们都送给你吧,日后也许能换几个钱花花。”

    一支匣子枪黑市价怎么也得数百块大洋,也不是说买就能买到的,龙牙他们这批枪如果留下来,送给昆嵛山红军游击队那作用肯定是不可估量的,再说昆嵛山红军游击队也急需这些武器,老陈就想出钱买下来,可自己连半支手枪钱都拿不出来,眼下龙牙自己提出来要把枪留下来,老陈当然大喜过望,老陈连句客套话都没说,马上喊:“老婆子,快把我们家所有的钱都拿出来,给大侠他们做盘缠!”

    一个送,一个给,这就不是物有所值,价格上的问题了,这完全就是情谊上的事,情义不是能用金钱来衡量的,都能倾其所有这不是金钱所能买到的。老陈的女人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小口袋,说:“当家的,这就是我们家的所有三十九块大洋!”

    老陈立刻把小口袋抓在手里,对龙牙说:“大侠,我没有多少,就这些了,你们拿上路上用!”

    老陈把小口袋放进龙牙的手里,龙牙坚决不要,龙牙坚信有两只手到什么地方只要有一口吃的,其他的不算事。老陈说:“大侠不诚实,那你的枪我不要了!”

    龙牙说:“我送你不要钱。”

    老陈说:“我给你不是钱,是我表达的一个心意。”

    龙牙推辞不过就接了钱,因为时间不允许他们在争执下去。龙牙接过小口袋,将小口袋往炕上一倒,一下倒出了二十几块大洋,龙牙说:“大叔、婶子你们还要生活,我不能全部拿走,我有这些就行了,我这也不是钱,是情义!”

    老陈又要说什么,龙牙制止了他说:“大叔,你能把我们送出去这不是钱能买到的,日后如果我们有钱了必再重谢您,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快走吧。”

    老陈和他的女人都有些过意不去,老陈看到七八支崭新的手枪对他的女人说:“快藏起来!”

    老陈又回头对龙牙说:“我们走。”

    枪可防身,尤其是在这兵荒马乱的岁月,龙牙为什么不带枪,他骨子里还是坚持原来的想法不杀人,要防身身边的这把刀,还有自己十几年来练就的武功就已经足够了。他的想法是到了海那边关东那里,如果有可能的话再进学校读读书,将来做个教书先生也不错,龙牙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美好向往,当英雄多种多样,只要能做到对民族、对国家有建树的大事情,都是英雄,英雄有时候也不全是打打杀杀的江湖中人。

    龙牙对英雄也有自己的一个新的想法。美好的生活条件是只要他们离开了茅斯文掌控下的胶东就好了,一切都会发生新的改变。

    老陈带着龙牙他们出了门,这贫民区的巷子很窄,蜘蛛网一样四通八达,像迷宫,如果是一个不熟悉的人走进来很可能一时半会走不出去。

    贫民区的情况十分不妙,由于军警的搜查人心惶惶,鸡飞狗跳,人们跑来跑去,一片慌乱。老陈带着龙牙他们走了几次,都差点与对面的搜查军警迎面遭遇,多亏老陈对这里的情况熟悉,都被老陈及时改变方向躲了过去。好像就这样九弯十八转他们终于来到了海边码头,到了海边码头只要能混上船,下关东就不成问题。

    海边码头与贫民区只被一道铁丝网阻隔,老陈带着龙牙他们想要从铁丝网有警察把守的大门口往里走,远远看到大门口增加了岗哨,而这些岗哨又是士兵,他们在十分严格地检查着每一个进去的人。老陈停下了脚步,说:“今天的情况不大对,这里我们进不去了,我们换个地!”

    老陈不愧为是一个老码头工人,他带龙牙转到了铁丝网另一面。哪里荒草凄凄,却有一条不会被人轻易就能发现的小路径,这条小路径链接着铁丝网内外。这里的铁丝网有一根是活得,不熟悉的人当然就不会知道这里的猫腻,看起来是一段完好无损的铁丝网,被走过去的老陈轻轻一拿就断开,老陈说:“在码头上做苦力,单靠那点工钱饭都吃不饱,就得自己想想办法,找点外快。”

    老陈这样一说,龙牙立刻就明白了这是他们货场里搞到了有用能换钱,吃饱肚子的东西都是从这里秘密偷运出来的,这也难怪老陈的家里一下子能拿出三十几块大洋来。

    龙牙理解。老陈带领龙牙他们通过了铁丝网,就来到了工棚,工棚里有一个工人在换工装,这个人看到老陈问:“老陈,今天不是你的班,你怎么来了?”

    老陈说:“没办法,有亲戚在内地杀了人,要下关东,我不能不帮这个忙。”

    这个换工装的人很聪明,回头看了龙牙他们一眼,说:“我明白了,是不是外面急着抓捕的杀死专员茅斯文他爹的大侠?”

    老陈说:“聪明,你说的太对了,我们不能不帮这个忙。”

    这个换工装的工人也是一个豪爽之人:“当然了,没说的!”

    龙牙说:“给你们添麻烦了。”

    这个工人说:“客气什么,你杀得好,该杀,这世界上要是没有你们这样的侠客伸张正义,主持公道,像茅斯文他爹那样的坏人不知道要害多少人,我爷爷就是被财主家的狗活活咬死的,做老板当财主的没几个好人!”

    老陈问工人:“今天装的是什么货?”

    这个工人说:“不知道,是大木头箱子,死沉死沉,箱子上面打的全是外国字,看不懂,根本就不知道装的什么东西。”

    老陈问:“能混上船么?”

    这个工人说:“看得很紧,箱子太重,这三个孩子,还有一个女的,根本就不可能。”

    老陈说:“这个我来想办法,万一有什么破绽,记住打打掩护,我们两个多用用心。”

    那工人说:“没问题,这是应当应份。”

    老陈对龙牙他们说:“赶快换工装。”

    龙牙双叶杜宝元三个人就急忙手忙脚乱换工作,杜宝元嫌弃工装上的烟味汗气太冲,双叶说杜宝元:“傻子,你彪(方言:也是傻的意思)么?越是这样的衣服越有效果。”

    杜宝元捏着鼻子换上了工装,好像也慢慢地适应了这样的气味。三个人换好了衣服,要上船不能就这样走了上去,船舷上有站岗的还有工头,一旦露馅走不成倒是一件小事,危险立刻就会到了眼前,他们肯定就会招来军警的围捕。双叶和杜宝元二百多斤重的箱子肯定扛不动,老陈就把箱子里的东西拿出来,打开箱子一看:他奶奶的原来是些大烟土!

    龙牙在心里骂:帝国主义真不是个东西,近百年前林则徐在虎门戒烟,引来了帝国主义的群殴,大清王朝花架子,武功练得不到家,被打趴下了,国门洞开,可眼下都民国几十年了,还是挡不住帝国主义的害人鸦片烟土!

    老陈掏空了三个箱子,把掏出来的烟土混在别的货堆,并有蓬布盖好,这三个箱子不用说就是由龙牙他们三个来扛。

    码头上人工往船上搬货物,一般都不是用肩膀来扛的,都是用背来驮,二三百斤重的货物根本就不是肩膀所能承受的,二三百斤的货物被两个人抬起往背上一放,搬运工人必须抬起脚不就走,决不能有一点迟疑。龙牙他们三个都是空箱子,如果用肩膀来扛那肯定会露馅的,老陈对他们三个说了,并做了一下示范,那个码头搬运工人背上被驼上了大箱子,龙牙双叶杜宝元他们依次跟进,不同的他们都是背驮着都是空箱子,空箱子也不可搞出轻松的样子,这一点他们三个做得很到位,他们就那样夹杂在搬运的队伍里一起踏上桥板,踩着桥板上的横木一步步网上上,因为搬运工的护头披肩几乎能遮住整张脸,再加上脸上抹了些灰土,就是工头也很难看出那个是哪个,老陈还为了防止万一,就在龙牙他们经过工头面前的时候,老陈远远就招呼工头:“老李,辛苦啊!”

    工头问:“老陈今天你他妈的休息,跑这里来干啥?”

    老陈紧忙跑到工头的面前挡住他的视线,说:“休息个屁呀,这不,有个朋友送我一盒雪茄烟,我有好东西睡不这觉,就怕自己一不小心全抽光了,所以就急忙带着到这里来分享,我老陈够意思吧?”

    工头满意,接了一根雪茄烟点上,又顺便把哪半盒雪茄烟又装进了自己的口袋里,嘴上说;“这还差不多。”

    按照约定龙牙他们三个人上船后不得随意走动,就藏进他们各自驮上去的木箱子里,他们三个照做了。也就在龙牙他们刚刚上了船,大批军警忽然就冲进码头来,他们首先封锁了正在装货的船,指挥官是李破嘴营长,李破嘴营长说:“任何人不准动,杀人要犯就藏在你们当中,一个个检查,决不能让他们溜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