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5章:八路第一仗

    更新时间:2018-12-04 14:20:45本章字数:3035字

    刚刚由红军改编成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不足一个月的115师,就东渡黄河,开赴抗日最前线,9月18日就到达了石家庄以北地区,并在此秘密缔结;9月20日,鬼子第5师团21旅团一个大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占领了灵丘,22日又继续进占平型关以北东跑池地区;小鬼子的行动甚是猖狂,为了打击小鬼子的嚣张气焰,23日八路军总部命令115师向平型关、灵丘一带开进,司机给该部鬼子以坚决狠狠地教训,这是八路军第一师第一次跟鬼子打仗,是至关重要的第一仗。这一仗的社会效应、政治意义不允许115师有半点的差池,也是共产党所领导的军队第一次在国人国际上打鬼子的亮相,作为115师师长的林彪比任何人都压力山大!

    国军抗战也就那样了,国人基本上不报什么大的期望了,也很难让国人在有什么样的惊喜了,特别是自长城之战之后,国民党政府被迫与鬼子签订了丧权辱国的《塘沽协定》,并划出了大片区域为日本人所规定的非军事区,国军的防线退到了皇城根下的卢沟桥一侧,到了1936年的时候,那片划出来的非军事区早已被鬼子在不声不响中占为己有,驻军驻到了卢沟桥的对面的丰台,对这所有的变化国民党政府一直是采取忍生吞气、宁人息事的态度,但并没有换来自己想要的和平和安宁,日本人一直都在搞事,从1936初就已连续发生绥远事件、南京日本人失踪事件、日本人强行赴成都设领馆遭殴毙事件、北海商人事件等等举不胜举。日本华北驻屯军以卑鄙的手段占领丰台,将下一个目标定在了卢沟 桥。七七事变爆发前夕,北平的北、东、南三面已经被日军控制,卢沟桥事实上成了北平城向外联系的唯一通道,小鬼子始终想把这唯一的通道也给封死,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小鬼子把中国人发明孙子兵法也吃得很透!

    到了1937年初平津一带的中日两军,就已处于剑拔弩张对峙状态。原驻当地的国民党中央军于两年前就被鬼子逼迫撤退,只剩原西北军宋哲元所率的第29军驻扎,战争一触即发,而作为中国最高军事领袖的蒋介石却视而不见,还在死抱着攘外必先安内的所谓国策,对红军大打出手,作为每一个明智的国人无不急火攻心,奔走呼号一支抗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张学良和杨虎城发动了“西安事变”也是顺应了民心。为了不打仗,也为了不挨打,日本人提出的所有条件,国民政府几乎全部照办,蒋介石所依赖的“彼有强权,我有公理”,一味想以国联西方列强制衡日本,以受害悲情乞求外国仁慈相救,在崇尚强权蔑视软弱的国际社会中只能被处处打脸,屡屡被嘲弄。当时,驻国际联盟的中国代表顾维钧后来曾悲痛地回忆说,他向各国代表逐个求援时,得到的最让他伤心的回答是:你们自己都不抵抗,怎么能期望别人替你对付日本?

    事实上也就是这样,国民政府的一味退让,结果也只有一个:越来越吊起了小鬼子的胃口,膨胀了小鬼子越来越难满足的贪婪之心,得寸进尺地公然派兵到北平长安街进行步坦协同的巷战演习,恫吓中国人,即便是这样国民政府也都没敢吱声,更不敢言打。

    蒋介石依赖的国联起不到任何作用,国民政府一直不敢硬起来,连句硬话都不敢说,这让小日本更有一种独步天下的惬意,7月6日,驻丰台鬼子列队强行要通过卢沟桥,被守桥的中国第29军拦阻,双方士兵近距离持枪对峙长达10多个小时,鬼子指挥官牟田口廉也见打起来占不了便宜才率队撤回,但这些狂妄的东洋武士肯定不会就此善罢甘休,7月7日晚间又到卢沟桥中国守军哨所面前几百米处搞“实弹演习”故意滋事寻衅,战事再一次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但中国军人的忍辱负重式的忍耐,最终还是让小鬼子撑不住了,小鬼子以失踪一名士兵为借口炮轰宛平城,29军奋起反抗,中日两军再次交火。7月8日,以日本首相近卫文麿为首的日本内阁,一度对这个时候发动对中国的占领时机是否成熟产生了犹豫,提出“不扩大”方针,巩固以占领的东北四省,采取与国民党政府沟通的形势,想求同存异了却此事,因此中日两军代表再次坐下来签订协议停止卢沟桥战事,协议的签订还是在中国军队做出很大的让步情况下签署。可日本人狼子野心根本就不会尝到了甜头就此而至,事过三天,日本内阁和军方在11日召开会议,多数人又认定这是“一举解决支那问题”绝佳的机会,并得到天皇同意,于是决定派遣3个师团到华北,此前两军代表刚签订的停战协定立刻被撕毁,利用东北地区发达的铁路交通快速向京津地区大量增兵。7月28日,日本鬼子一切准备就绪后即刻就向北平发起总攻,仅仅一天时间的7月29日,3000多年的北平,历经辽、金、元、明、清的古都沦陷,中日两国战事不可避免地全面展开。

    当时的日本在经济、军事方面远比中国先进很多,特别是占领中国东北四省后,东北四省丰富的战争资源支撑着小鬼子的经济突飞猛进,将中国甩的远远的。打仗打得是钱,打得是钢铁,而当时的的中国钢铁产量不及日本的百分之一,小鬼子打垮中国占领中国信心满满的。军部信誓旦旦对天皇保证华北开战后,“三个月解决支那事变”,一定能迫使中国屈膝,军部之所以敢于提出的如此狂妄计划,他们提供了佐证之一就是每占领中国一城一地后,经常会有些民族败类打着日本小旗出城迎接,组织“维持会”来屈膝媚颜迎接,就像迎接他们多年没回家而又发了财的亲爹一样。特别“九一八事变”后,更是出现了众多高级官员集体附日当汉奸,他们可以整团、整营、整个师投降日本人,甘愿做狗,还有溥仪等清朝遗老和北洋军阀以及国民党的失意政客卖身投靠充当傀儡政权的头目,他们竟然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这次卢沟桥事变军部有信心打赢占领整个中国,只要出动10至15个师团,以三个月作战便足以打垮中国政府军主力,南京政府或者降日或者垮台,关内各地肯定随之也会纷纷建立像“满洲国”那样的附日伪政权!

    事实上日本侵略并企图灭亡中国之心由来日久,是明治维新后就确定的国策,自从明治天皇颁布诏书,鼓吹“开拓万里波涛,布国威于四方”,并亲自制定了以侵略朝鲜、中国为中心的“大陆政策”之后,日本便产生了各种版本的侵华构想,还有一些中国人的民族精神缺失和洋奴媚外行为,也刺激着日本人贪婪的胃口!

    7月29日北平陷落,29军防线被鬼子拦腰切断,南苑的二十九军军部遭到日军主力攻击,副军长佟麟阁、师长赵登禹阵亡,军部直属部队和一三二师寡不敌众,被击溃。南苑丢失,京津地区被鬼子秋风扫落叶一样轻松收入囊中,小鬼子初战大获全胜,鬼子自然就将他们三个月吞并中国的计划开始了付诸于实施,而国军方面在29军丢掉了京津地区以后,国军又是一败涂地,退到了明代的内长城以南团城口、平型关、桥儿沟一带设防,在这里聚集着国民党35军61军的21、84、71、72、73五个师,外加独8、独3两个旅。而八路军却是东出平型关外,深入到鬼子和国军对峙的准军事区,要在这里给鬼子一个出其不意的一击。因为这一次是八路军独立对战日本人,这对中国战事社会效应、政治意义,特别是八路军今后的声誉都会有着不可估量的影响,因此这一仗只能打好,不能打输,作为115师的战地指挥员的林彪压力山大,因此他几次勘察战场,酝酿作战计划,选择鬼子必经之路作为打伏击的战场,为了掩蔽行踪,达到战斗的突然性,115师各部队从冉庄出发,经过东长城,东长城留下了688团,688团是作为总预备队掩蔽在在这里;部队再经白崖台685团向南占领老爷庙西南至乔沟以北高地,截击鬼子先头部队,协同686团围歼进入伏击圈里的鬼子并阻击东跑池回援的鬼子;686团和687听他们经白崖台一路向东,686团占领老爷庙以东高地实施中间突击分割剿灭公路上开进的鬼子;687团占领西沟村至蔡家峪以南高地,断鬼子退路;龙牙的独立老虎营则是东出蔡家峪在哪里准备阻击增援的鬼子;部队冒雨进入了阵地,25日拂晓前各个部队都进入了指定的位置,做好了战斗前的一切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