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7章 郑家乌堡

    更新时间:2018-12-04 13:10:39本章字数:1957字

    第027章 郑家乌堡

    次日一早,波才带领主力继续往西北方向追击朱儁。

    随后,黄劭带着本校向西南方向开拔。目标是颍阴城西南的襄城县。

    往南行军五里之后,何曼带领本部及一部新士卒两千人马与黄劭分开。向正西进发。不过,黄巾军是带着家眷打仗的,因而,随后还有一千多老弱妇孺。

    黄劭带领三部人马以及两千老弱妇孺继续向西南行军。

    荀戟的甲屯作为甲部的前哨在前面探路。他骑坐在战马上,头戴扎着黄巾的黑色蔸鏊,身穿百花战袍,左腰间挂着一个半圆形羊皮都囊,里面插着一把一千八百年之后精心制作的手弩。手弩上插着一根弩箭。弩箭的碳纤维箭杆被漆为发亮的黑色。在战马的得胜勾上挂着一支镔铁打造的、重达六十六斤的盘龙戟。

    在荀戟身后是十名骑着马的亲随。个个顶盔惯甲,威风凛凛!

    紧跟在后面的是一百名精神饱满的士卒!

    大军又行军了大约二十里,前面飞驰而来三位黄巾抹额的骑士。他们看到迎面而来的大军之后,一勒马缰,三匹战马冲到荀戟前十几米处停了下来。三人滚鞍下马。其中领头的从怀里掏出一个腰牌,上前双手递给荀戟,说:“我是大帅帐下斥候营的什长。有军情要向牙将汇报!”

    荀戟看了腰牌后,对后面的宋轩说:“宋司马,请你带他去见何牙将吧!”

    “末将遵命!”宋轩说罢便带着那三名斥候向后面奔去。

    不久,一名部从事骑马带着那三名斥候赶了过来,说:“荀屯将!牙将命令!大军转向,跟着斥候什长去攻击郑家乌堡!”

    “末将遵命!”荀戟随即请斥候在前面带路。

    半个时辰之后,荀戟看到了那乌堡的围墙!

    何曼看到乌堡后,将手中的镔铁棍往前一举,大声喊道:“本部全体听令!将乌堡团团围住!”

    荀戟立即策马冲到前面,带领甲屯冲向那郑家乌堡。

    乌堡占地约有七八十亩,围墙有五六米高。有一个大门和一个侧门。郑家可能早就看到了凶猛地扑过来的黄巾军。因而,大门紧闭,围墙上时不时露出一个脑袋,惊恐地朝外面看着,随后立即又缩了下去。

    在这种场合,荀戟不愿意出头露面。他带着甲屯避开大门,围在乌堡的侧门前。

    很快,甲部的士卒就将郑家乌堡团团围住。随后而来的新编军开始做攻击的准备。最后到来的辎重营老弱士卒开始在附近伐木,做攻城器械。整个大军开展的井井有条、丝毫不乱。

    何曼安排嗓门大的士卒在大门前喊话:

    “郑家乌堡里的人听着:苍天已死、黄巾当立!黄巾军兵锋所指、所向披靡。开门纳降者,有功当赏。抵抗者、格杀勿论!”

    有的喊得简单直接:“弃械者—活!抵抗者—死!”

    ……

    荀戟对攻打乌堡是一点都不积极的。不过,这也是他经历的第一次攻坚战。上次黄巾军攻打“自己”的乌堡,他连看都没有看到。他倒要看看,黄巾军是怎么攻下这种围墙比“自己”的乌堡更加高、厚的乌堡。

    荀贵是亲身经历过一次,他身穿鱼鳞甲,头戴罩面盔,手里拿着一杆长枪;骑马立在荀戟的身边。他悄悄地说:“大少爷,上次打我们的乌堡是偷袭的。不像这次又是喊啊、叫的。否则……否则……”

    荀贵大概想到上次在荀家乌堡,即使不是偷袭,也守不住,就没有往下说了。

    荀戟没有答话,他知道这次郑家乌堡也要死一批人。尽管在那个时代人命贱如狗。但是,他毕竟来自后世。内心里还是有一丝悲哀。并且,他根本无法阻止这场战斗。只能去适应这个时代的残酷!

    攻城准备工作需要一些时间。荀戟有些无聊,因为他知道这次攻打乌堡跟甲屯这种主力几乎没有什么关系。黄巾军的一般做法都是将主力精锐列阵压住阵脚,用新士卒去当炮灰。特别是这种很容易被攻破的乌堡,新士卒是很乐意去攻打的。

    上次黄巾军攻打荀家乌堡之所以用了渠帅的亲兵去偷袭,是因为跟在后面的是还没有组织起来的溃兵。再说,偷袭必须要用精锐。

    过了一个时辰,荀戟突然听到急促的马蹄声。他回头一看,是向外警戒的宋轩骑马急匆匆地赶了过来。看他的脸色,就知道有事。他拿着盘龙戟迎了上去。

    宋轩来到荀戟面前低声说:“前面来了一曲人马!有一员将领带着。情况不明!”

    荀戟眉头一皱!心道:一般知道黄巾军过境都避之不及。为何这支人马竟然迎了过来?他立即对荀贵说:“你去将情况向何牙将汇报!”

    “是!”荀贵打马向大门处飞驰过去。

    荀戟立即举起盘龙戟,大声地喊道:“甲屯人马集合!”

    几息之间,甲屯一百余人集合在荀戟的面前。荀戟大声地喊道:“前面出现不明人马。迎上去!”

    荀戟策马往前,随后跟随的是宋轩、叶宗等十骑,再后就是吴谦的甲队、宋叶的乙队。一百多人气势汹汹地朝着前面扑了过去。

    往前走了几百米,荀戟看到对面赶来一曲人马。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员小将,齿白唇红;年龄大约十五六岁。头戴三叉束发银冠、身穿白色绣花战袍,外罩唐猊宝铠,腰缠狮蛮玉带。手里拿着一杆亮银枪。

    这小将的形象让荀戟第一想到的是那个旷世名将--赵子龙!不过,这是在颍川,而不是在冀州。因而,这小将肯定不是那个白马银枪将!

    在那员小将身后也有一骑,是文士装扮。应该是军师、师爷之类的角色。

    后面的士卒都是身穿一色黑色襜褕,手里拿着各种武器,但大部分没有身穿盔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