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75章 结缘黄忠

    更新时间:2018-12-04 13:10:41本章字数:1954字

    第075章 结缘黄忠

    黄将军也是如此,他一屁股坐下来,大概是感觉屁股底下坐的不稳。他伸手在下面掏一下,发现是坐在一个人头上。他感到有些晦气,便稍稍移了一下屁股,坐在一具尸体的背部,这才开始放松一下自己的神经和已经疲劳到极点的肌肉。

    荀戟还好,他毕竟每天必须要消耗一些真气,这一场大战恰恰相当于将他多余的真气消耗了。再说,他来的比较晚,刚打了两炷香时间,对于他这个才二十二岁、精力特别充沛的年轻人来说,仅仅只是热身。

    荀戟来到那黄将军身边坐了下来。停下来之后,他用脚后跟都能想到,跟随秦頡的、手里拿着象鼻子偃月刀的、武力值超强的那个人是谁?黄忠黄汉升呗!这黄忠也是他最喜欢的三国将领之一。可是,他也明白,自己目前的身份是绝对无法招揽黄汉升的。上前跟他多聊聊,也许能结个善缘呢!

    荀戟将盘龙戟横在黄忠对面的几具尸体上,然后坐在戟杆上,他对黄忠说:“黄将军,久闻大名!颍川荀戟特来拜会!”

    这两天在新野县城,谁的名字传的最火?那无疑是颍川荀戟!

    “颍川荀戟?”黄忠在心里念叨了一下,他用手抹了抹脸上粘的血水,不仅没有将脸上抹干净一点,还将整个大脸抹成了花脸。他有点不解地问:“荀公子认识我?”

    荀戟笑着说:“我是第一次见到你,但是你的大名我早就知道。你叫黄忠黄汉升,南阳人士。武功盖世!忠义无双!”

    谁他妈的不愿意听好听的话?黄忠也是一样,他不无得意地摸了摸长髯,说:“那都是外面缪传,当不得真!”

    彼此闲聊了几句后。荀戟想起黄忠的独生儿子有病,不久就会死去,这也许是招揽他最好的契机。他问道:“黄将军家属现在哪里?”

    黄忠答道:“某本是宛城人,一直跟随秦都尉在江夏,这次是从江夏跟随秦都尉来宛城救援,家眷想念故里,因而跟随我来到新野。暂住在府衙之侧。”

    荀戟心中记下了地址。他看到黄忠确实是很累,就没有再跟他聊天。

    荀戟站起来朝着城外去观察。看到黄巾贼已经收兵。他知道从四面八方赶过来的豪强援兵就要来到了,也许援军今晚、最迟明晚就会击溃黄巾贼。他心道:这一次在新野真是幸运啊!黄巾贼在新野血战三天,荀家军竟然只是今日伤亡了几十人。

    再回头看看,黄忠带领一千郡兵,加上一千青壮,目前还在喘气的郡兵不足三百,青壮也死亡超过四百。要不是自己及时赶到,这不足一千的人将被黄巾贼击溃,能活下来多少人,还是个未知数!

    荀戟转过身来,看到黄忠似乎是缓过劲来了,便说:“黄将军,这里有我负责警戒,你还是趁机回家看看吧!别让妻儿挂念、担忧!”

    黄忠是个恋家的男人,听到荀戟这么说,他心里暖暖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总觉得这个荀公子似乎很了解自己。另外,他还觉得这个年龄不大的将领,似乎也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少年得志、少年轻狂!反而是很有亲和力、很谦虚、很有能力。因而,他对荀戟很有好感!

    黄忠说:“我现在还不能回家,需要等秦都尉来了之后再说。这次黄巾贼势大,稍有不慎,将会有灭门之灾。荀公子,今日忠能活下来,要感谢你!今后公子但凡对忠有所差遣,忠一定会尽力的。”

    荀戟在心里暗道: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不过,他还是一脸的平静,说:“戟在心里仰慕将军久亦!‘差遣’二字可万万当不得!只是将来戟要是筹谋一场富贵时,还望跟汉升将军携手而行!”

    黄忠没有答话,因为他还不是完全明白荀戟所说的富贵是什么?他是忠于汉室的,他担心这“一场富贵”是跟黄巾贼一般,那就不是他所希望的。因而,出于谨慎的原则,他笑了笑。

    黄忠这时还不算是得意,远没有后来秦頡担任南阳太守后那样功成名就。因而,荀戟的一些话,他是听得进去的。

    而荀戟听到黄忠的言语,顿时觉得是有可能招募的。即使是黄忠马上要跟着秦頡飞跃起来,但秦頡也仅仅是还能活个两三年。两年后,秦頡将病逝。想到这里,他决定继续结缘!

    果然,秦頡带着新野县令来到了南门,他看到城楼上的敌我双方的尸体,便知道这一场争夺战有多么地激烈。

    秦頡看到黄忠一身的血污,他拱拱手,说:“黄将军辛苦了!”

    黄忠笑了笑,脸上已经干结的血污拉出满面的褶皱,他说:“这次幸亏荀公子率部及时来援,将登城的黄巾贼赶了下去。否则,忠就要有负都尉重托了!”

    黄忠对荀戟有好感,也就顺水将功劳推到荀戟的身上。

    秦頡朝荀戟拱拱手,说:“也有劳荀公子了!”

    荀戟笑着说:“都是为秦都尉、为全城的父老乡亲尽力,戟是应该做的!不当劳秦都尉挂念!”

    看到荀戟这么谦逊,秦頡对他的印象又增加了几分。

    这时,秦頡有亲随过来在他耳边说了几句。秦頡脸上顿时露出久违的笑容。他说:“正好你们俩位都在,一起回县衙商讨接下来的战局吧!”

    荀戟立即意识到援军已经到了附近。他说:“这边刚刚解除危急,还需要人在这里压阵。本军的大事都由我二兄负责,我马上通知他过去吧。”

    荀戟不愿意参加这些会议,因为他还是不太熟悉当代的规矩,怕闹出笑话。影响他好不容易慢慢建立起来的信誉。

    秦頡看到荀戟这么忠于职守,内心里大慰,他说:“那就有劳公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