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39章 羞煞美女

    更新时间:2018-12-04 13:31:24本章字数:2013字

    第039章 羞煞美女

    吕敏这时完全把她当成一位病人,他既没有去看穆可欣的脸色,就连身边的穆风羞红的样子他也没有注意到,他关心的只是伤口,在这夏天很容易感染,那样的话,救治不及便会危及生命!

    在昏暗的光线下,他低下头凑近那伤口仔细看,伤口在那下面划了一道半公分深伤口。他首先拿出剪刀,将伤口附近的毛剪掉;再用药棉、酒精擦洗着伤口周边。这时,不免要将那敏感的地方也要擦洗一遍。他看到那美妙无比的、娇艳欲滴的、水红色的一朵鲜花!尽管吕敏是个医生,但他毕竟还是个二十几岁的处男,尽管他一再强忍着身体上的反应,但他还是感到浑身燥热,甚至有些头晕目眩。他咬咬牙,强制压迫住自己的一切杂念,将所有的精力集中在治疗上。

    吕敏拿出一瓶云南白药,在伤口处倒了一些,用纱布将伤口处包扎着,然后,用胶布固定在大腿根部,站起来对穆风说:“你把大小姐的裤子穿上吧!”说着,又朝她肩部一点,帮她解了穴。便头也不回地走向穆雨躺着的地方。

    吕豺、周应水都过来了,周炮头问:“大少爷,俺们大小姐没事吧?”

    吕敏摇摇头,说:“只是擦破了点皮,没事!”

    周应水的嗓门很大,他大声地说:“妈的!这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跟俺们九天山寨为敌?俺要去看看,俺要给大小姐和穆雨报这一枪之仇!”

    吕敏知道这一定是哪个大财主家里的!今天自己这边虽然一轻一重伤了两个,但对方损失至少有三十条人命!作为江湖人士,只要结了仇,就要想办法铲除祸根,更何况现在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这是江湖大忌!否则,以后别人在找你寻仇,你还有可能将其误认为是朋友呢!他对周应水说:“吕豺他们都露了相,你带一个人到镇子里去侦察一下吧!看看这家地主家里还有多少兵力。回来后,我们再商量下一步怎么办!”

    周应水一抱双拳,说:“得令!俺这就去!”

    吕豹知道他只有一干长枪,便把缴获二分头的那把盒子炮递给他,说:“你带上这个!”

    周应水没接,他抽出一把匕首,说:“要是遇到紧急情况,俺就用这个!”

    吕敏知道他没有得到穆可欣的点头,是不会接受别人这么贵重的东西的,便说:“这把枪先借给你用,晚上打下这地主家以后,等你缴获了盒子炮,你再还给吕豹。你带着这个要是遇到紧急情况方便一些。”吕敏也顾不得多说,他要检查穆雨的伤势,他低着头一边解她的裤子,一边说:“其他人抓紧休息一下,吃点干粮,养精蓄锐,今天那地主家已经折损了元气,正是去给她俩报仇、斩草除根的时机!”

    看到吕敏已经解开了穆雨的裤子,其他的人都离开了。穆风连忙赶过来帮忙。

    吕敏一看,子弹贯穿了穆雨盆骨上方的软肋,流血量不大,也没有粪便渗出,就意味着没有伤到内脏,这个手术相对简单一些。他还是用酒精将伤口四周清洗了两遍,然后,将伤口缝合起来。包扎好以后,吕敏也累得一屁股坐在当地!

    看到穆风已经将穆雨的裤子穿好了,吕豹急匆匆地赶了过来,问:“大少爷,穆雨的伤不要紧吧?”

    吕敏看到他焦急的样子,心里已明白了几分!在这一个多月的接触中,这些少男少女多少会擦出一些火花。他说:“没事了,只要休息个十天半个月,就完全好了。”他本想开一下吕豹的玩笑,但确实是没有力气说话。

    这时,吕宝拿着一个卷好了的煎饼递给吕敏,说:“大少爷,你到现在还没有吃晚饭,把这个吃下去吧!”

    吕敏这才发现肚子里咕咕叫,他接过来,用力咬了一口,觉得这煎饼比平时的要好吃多了。

    他看到穆可欣还躺在那里,用一件衣服把脸蒙着,知道她这道坎一下两下还过不去!便对穆风说:“你卷一个煎饼给她送过去吧!她也是从中午到现在都没有吃东西,还流了不少血,需要补充一下营养!”

    穆可欣眼睛闭着,可是耳朵却一直在搜索着附近的声音,吕敏关切的言语在她听来是那么地舒服,在慢慢接受了被他看了个清清楚楚的事实以后,心跳也渐渐正常了,脸色也差不多恢复了。她这时有了一种幸福的感觉!在她看来,他看了自己的身子,那就必须要娶自己,否则,就是坏了一个大姑娘家的清白。她相信,他不是那种登徒浪子。这样,也就是说这羞人的事变成了好事!怎么能不令她浑身充满了幸福的喜悦呢!

    穆可欣想坐起来看看那个男人,但是,她那张嫩脸还是有些放不下。最令人害羞的是,不仅自己知道他看了自己的那个地方,而且,大家都知道了。现在,她甚至连穆风的眼睛也不敢看了。

    穆风走了过来,说:“欣姐,吃点吧!大少爷说了,你需要吃些东西补充一下血,今天你流的血有点多。”

    穆可欣知道再要是不起来吃点东西,等会就更难下台了!她紧咬银牙,将盖在脸上的小褂子拿开,慢慢地坐了起来,下面的伤口被包扎以后,本来感觉很舒服,但一压迫,还是有些疼痛。

    吕敏看到她坐起来了,便说:“不要坐着,站着就不疼了。”

    穆可欣根本就不敢看吕敏,她稍稍背过身去,站了起来,果然便不疼了。这才接过煎饼,细嚼慢咽地吃了起来。

    这时,周应水回来了,他看到穆可欣站了起来,心里一阵惊喜,他知道要是她有个三长两短,自己回到山寨是肯定要受到山规处罚的,他跑过来说:“大小姐,你没事了就好!俺刚到镇子上去侦察了……”

    穆可欣举起手来打断了他的话,说:“这些事你跟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