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瞒天过海(1)

    更新时间:2018-12-04 13:30:13本章字数:2544字

    两天后的上午,虎鲸突击旅封锁了虎鲸岛以西三十海里的水域,理由是守岛部队临时安排反潜演习。

    09:00时,一个歼击机中队从虎鲸岛军用机场起飞,前往划定的反潜演习海域执行空中巡逻任务。几分钟后,一架空军版空警-7000A无人预警机升空,后面跟着一架空军版海电-E8A无人电子战机。半小时后,两艘护卫舰和一条电子侦察船驶离虎鲸岛军港,前往反潜演习海域。

    10:00时,两架空军版海狼-6A无人反潜机从虎鲸岛机场起飞,搭载了超导量子磁力传感器模块,专门用于探测超静音隐形潜艇和小型无人潜艇。几分钟后,四架反潜直升机从黄鲸岛机场起飞,配合执行低空反潜任务。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努力,海狼-6A发现并摧毁四个小型无人潜航器,艇身四周布满了各种探测传感器。在艇尾处,可看到日语、英语和中文三国文字标识,明确提示它们是日本海军的财产。在靠近领海基线处,四架反潜直升机发现并摧毁两个小型无人潜航器。

    在反潜演习开始前三小时,虎鲸岛海域迎来了首批不速之客。两架飞行器先后进入虎鲸岛西侧防空识别区,它们兵分两路,分别从东北和东南两个方向抵近我反潜演习空域。

    一架空军版歼-50A长机立刻进行拦截,后面还紧跟着两架空军版黑雕-6A超音速无人歼击机。经查证,闯入识别区的飞行器分别是NP-ER7电子侦察机和NP-12反潜机,根据舷号判断,它们隶属于日军海军赤城号航母战斗群。

    很明显,日本军机这次光顾虎鲸岛执行的是侦查任务,而不是来挑衅的,其主要关注点正是虎鲸突击旅划出的反潜演习海域。歼-50A立即对其进行警告驱离。可日军飞行员强词夺理,强调这里是国际空域,而不是中国领空,因此他们有自由航行的权利。日军飞行员说罢,驾机朝虎鲸岛西侧海域飞去。

    看到日军无意改变航向,歼-50A提高警告级别,开始展示武力,率领黑雕-6A相继从NP-ER7前方掠过,它们开启内置弹仓,露出空空格斗导弹。可日军飞行员今天好像铁了心,无视警告继续按既定航线飞行。感受到空中态势并得到歼-50A长机授权后,两架黑雕-6A抢占有利空域,在日军战机正前方进行高风险战术机动。

    两架日军飞行器这才慢腾腾地做出反应,它们先是降低高度,然后拉平机头进入低空飞行模式,但他们依旧没有改变航向,继续抵近虎鲸岛西侧海域。看到这番场景,歼-50A飞行员忍无可忍,他果断开启火控雷达锁定NP-ER7前方空域,居高临下发射了曳光弹。看到,NP-ER7终于做出紧急避险动作,掉头飞离虎鲸岛空域。

    然而,再先进的防御网络也会发生百密一疏,在歼-50A驱离日军军机过程中,飞在后面那架NP-12反潜机耍了花招。当它采取低空飞行动作时,并非避险或有意捉弄歼击机那么简单,刚进入低空飞行模式后不久,NP-12就向海中投下一个满载侦查设备的无人潜航器,绰号“皮卡丘海参”。就在歼-50A发射了曳光弹瞬间,它再次投下另一个皮卡丘海参。

    皮卡丘海参是日本海军装备的最小无人潜航器,长三十厘米,断面直径十九厘米,外表面密布各种探测器,形成参差不齐的凸起,看上去很像一只伸展开来的大海参。皮卡丘主要用于水下渗透侦查,它的智能化程度非常高,投放后无须人工干预,可自主完成各类侦查任务并即时回传数据。

    两个皮卡丘隐秘潜行,很快突破虎鲸岛西侧水下警戒线,最终抵近虎鲸岛反潜演习警戒圈。一个皮卡丘在一颗海白菜旁边停下来,它开启功能仓,释放一个伪装成腐烂石花菜的半浮标探测器搜集水面情报。另一个皮卡丘选中一只大海葵,在其下方隐蔽好,它随即释放了一个伪装成死海胆的半浮标探测器。

    下午15:00时,在虎鲸岛指挥所内,作战参谋开启4D互动式投影系统,在指挥所中央形成长三米、宽两米、高两米的立体投影区,虎鲸岛西侧空海等比实景尽收眼底,仿佛身临其境。

    在几何学上只有三维空间,4D是指三维立体投影基础上,增加指挥员参与互动元素。整合探测传感、数据传输和通讯指挥等元素后,该系统不但实现了信息实时整合和人机互动,而且简化了作战指挥环节。

    十分钟后,旅长萧瀚走进指挥所,跟在他身后的是上校参谋长赵虎,他们在4D监控画面前停下来。作战参谋步入虚拟三维投影画面,在虎鲸岛西侧,他锁海狮装备营旗下的一艘后勤支援舰,用食指轻点舰艏,通讯系统中即刻传来营长张琦少校的声音。

    张琦:“报告旅长,海狮装备营装备完毕,可随时启动空潜机海试。”

    萧瀚下达指令:“开始。”

    东海舰队今天海试的是一架喷气式空潜原型机,人送绰号“帝企鹅”。如果海试成功,它标志着我海军装备又上了一个新台阶。

    帝企鹅长三十米,翼展三十二米,抗浪高度三米,最大起飞重量三十九吨,一次可投送一个加强排兵力和陆战装备,特别适合岛屿间兵力调遣、装备部署和物资运输。搭载合适模块时,它还能发射巡航导弹,亦或在岛屿周边进行反潜作战,这对那些相对孤立和面积较小的岛屿非常重要。

    海试开始时,帝企鹅从虎鲸岛军港露出神秘面纱,随着尾部三台涡喷发动机发出的轰鸣声,帝企鹅加速前行,机体下半部逐渐脱离水面,当它向前加速滑行八百米时,它已上升至十五米高度。随后观测到的最大巡航时速是一千零三十公里,最低稳定飞行高度达到二十八米,最终达到九千米实用升限。

    接下来的潜航适应性测试是个重头戏,帝企鹅机头低垂逐渐探入水中,两分钟,整个机身从水面消失完成下潜。十分钟后,它的实测最大下潜深度达到三十九米。在水下潜行两海里后,帝企鹅在水下缓慢做了个华丽的转身动作,然后开始上浮,进行空潜模式快速转换测试。

    帝企鹅抵达水面后,重新展开机翼,三台喷气发动机齐声怒吼,它猛然发力向前冲去,在水面上留下一圈圈硕大的弧形波纹,向四周扩散。机身刚脱离水面,帝企鹅机头上扬开始加速爬升。忽然,随着一声刺耳的金属断裂声,帝企鹅水平尾翼折断,帝企鹅猛然做了一个点头动作,机身重重地回落水中。

    此时,赤城号航母战斗群正在与那国岛水域活动,在航母指挥室内,川岛借助于皮卡丘海参发回的即时情报,密切注视着帝企鹅空潜机的海试情况。当川岛实时看到帝企鹅尾翼折断时,他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这发自内心的微笑深藏着两层含义,一是帝企鹅空潜机海试再次遭受挫折,意味着东海舰队短期内无法完成试装备,也就暂时不会对日本海军构成威胁;二是在这次海试过程中,皮卡丘收集到了大量敏感海试情报,这将为日本海军提供宝贵的技术数据,使其有可能实现弯道超车,先于我东海舰队开发出相似机型。

    川岛今天心情特别好,在航母指挥室内侃侃而谈,可他做梦都不曾想到,在我东部战区军事情报局军情室内,一名中校情报官笑得比川岛更开心,此人正是对日情报处处长关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