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引子

    更新时间:2018-12-13 22:19:05本章字数:4314字

    “你永远也不可能是个特殊的人!你只会是个普通人!哼!”……

    直到放学回家的路上,凯茜的脑子里依然还在回响着上午和杨重友闹别扭时他对她嚷过的这两句话。坐在刘姥姥的自行车的后座上,虽然有丝丝的清风吹过脸颊,但凯茜心里却挺不是滋味。为什么呢?他们为什么要反对我呢?虽然我想成为“超级人类”的想法有点遥远吧,但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实现的嘛,而且,毕竟……我还是比他们更懂一些科学的吧。算了,不想这些了,本来也不用太在意他的话,他本来就是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傻大个儿……“咣当”,自行车突然剧烈地颠簸了一下,打断了凯茜的思绪。姥姥从车上跳了下来,脚刚一沾地就被地面的土堆绊了一下,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她立即用力稳住自行车。凯茜被这一颠,也差点从车上摔下来,还好停的及时,才只是在座位上晃了一下。姥姥赶紧回头问她:

    “凯茜你没事吧?”

    “没事,您没崴着脚吧?”

    “没有,我没事。这是谁这么讨厌啊,在地上挖个大坑,土都堆这么高了!”

    凯茜这才注意到,左边脚下的地面上有个一米来宽的坑,姥姥的自行车前轮轧在了坑边看起来是挖坑堆出来的土堆上,这才她们险些摔倒。

    “真是不像话!活没干完就下班了也不弄个警告标志,太不负责了,明天要是碰上他们得找他们算账!这亏的是在便道上,要是在马路上,汽车闹不好都得翻喽!”姥姥推着车绕开了坑边,然后骑上车往家的方向去了。

    凯茜今年已经是四年级的小学生了,虽然她学习成绩在班里一直还算不错,但始终也没排在第一名过,在爸爸妈妈看来,她还算是个懂事,聪明,努力的好孩子,可是也有些小毛病,比如有时候会粗心大意啊,或者上课爱走神儿啊,还有体育成绩不是太好之类的,但是爸爸妈妈对她还是很宽容,相信她能够慢慢地克服自己身上的这些小缺点。尽管外人看起来凯茜是个喜欢画画、跳舞、读书的小淑女,但家里人知道,她其实也挺有女汉子的一面,比如她从小打针就没有哭过一回,也不像妈妈一样害怕一切虫子,甚至喜欢它们,愿意观察它们的行动和生活。尽管亲戚们都认为她未来应该成为医生或者艺术家,但实际上她自己更愿意作一个科学家,嗯,女科学家,该会是多么令人刮目相看甚至会让人目瞪口呆吧。还有,那个关于“超级人类”的想法,是她一个轻易不会说出口的梦想,可惜今天在学校这个梦想刚刚受到了一点点打击。

    到家之后,凯茜像往常一样,先去笼子那里把毛球放了出来,毛球是一只两岁的小公狗,雪白的短毛上分布着几块黄斑,水汪汪的两只大眼睛乌黑发亮,透着聪明伶俐,棕色三角形的耳朵耷拉在脑袋两边,凯茜总觉得这让它的脸整体看起来很像古埃及图坦卡蒙法老黄金面具的轮廓,非常有趣。被放出笼子的毛球和往日一样的兴奋异常,上蹿下跳地热烈欢迎小主人回家。凯茜和毛球玩了一小会,就在姥姥的催促下回自己屋里写作业去了。

    当爸爸妈妈下班一起回到家的时候,凯茜早已经写完作业开始练琴了。

    凯茜:妈妈你们回来了啦!

    妈妈:今天很乖哦,不用我们催主动开始练琴啦?

    爸爸:嗯,就是嘛,我们已经是四年级的“大”学生了嘛。

    姥姥:你们回来了,今天还挺早的哈,那你们吃饭吧,我就回去了。

    妈妈:买菜的钱还有吧?嗯,那好,那您回去骑车慢点。

    姥姥:是得慢点,门口路上有个坑,我们回来时候差点摔着,明天我们得躲着走。明天见啦!

    姥姥走了之后,凯茜练完了琴,一家人也吃完了晚饭。

    凯茜拿起了那本她已经在看第三遍的《福尔摩斯探案全集》,坐在了书桌前。

    妈妈发现了些什么,问她:

    “你怎么坐在桌子前发愣啊?在看书嘛?”

    “在看啊”,凯茜边回答边赶紧把书翻到上次看到的位置。

    妈妈还是觉得她有点不对劲,走过来摸摸她的头:“你不会又要感冒吧?不舒服么?”

    “没有啊!”凯茜把妈妈的手轻轻地推开,“我没事……”,凯茜想了想,还是决定告诉妈妈:“只是……,只是和杨重友吵架了。”

    “哦,是嘛,你们因为什么吵架了呢?”

    “其实,其实也没什么,今天班会的主题是谈大家的理想,上我们只是因为这个吵起来的。我说我以后会成为特殊的人,像超人一样的人,他就说不可能,根本不会有那样的人出现,我们就越说越生气,就吵起来了。”凯茜并没有用“超级人类”这个词,她想如果那样说的话,解释起来就太复杂了,妈妈可能也不会想听。

    “呵呵,是这样啊,那你觉得他为什么会那样说呢?”

    “我觉得……可能因为我是女孩子,而成为‘超人’那样的大英雄可能是每个男孩的梦想吧?而且,很可能是他的梦想吧,但是我先说了之后,就让他不好意思说了,所以可能有点生气,你说呢?”

    “我觉得你分析得很有道理嘛,男孩子好像一直都很难接受女孩子有那些‘男孩专利’的梦想吧,比如成为宇航员啊,成为科学家啊,成为飞行员啊之类的。所以当一个女孩子说到自己未来想成为这样的人时,男孩子们可能更多会是嘲笑他们吧,也许他们认为女孩子更应当去演电影,去当音乐家,作医生护士什么的好像更‘正常’一些,那些危险性更高的,更有挑战性的工作,理所当然地应当由男孩子们去完成。爸爸,你听见了么?作为一个男孩子,你说是不是这样?啊?哈哈。”

    爸爸从客厅走进了凯茜的房间:“嗯,妈妈说的挺对的。但是那应该是小男生的想法吧,当他们长大一些,应该就更能接受或者说更明白这个道理,所有的工作或者职业应该是男女平等的,可能有些工作的确更适合男孩或者女孩去做,但几乎任何一项工作都不应当只允许男性或者女性来做。前一阵我们不是看了《星际穿越》么?那里面的主角不就是女科学家和女宇航员么?”

    “对的,我相信杨重友很快会明白的,而且你们同学之间吵个架不是也很正常么?你和你最好的朋友丁海萍不是也经常吵架么?顶多过不了三天吧,不就又好了?你就别想那么多了吧,明天见到了,打个招呼,说几句话,就当没发生过不愉快肯定就没事了。”妈妈用手摸了摸凯茜的头发。

    凯茜现在心里感觉好多了,她把书合上,关了台灯,“我觉得也是,我也不想跟他计较了,男孩子都是急脾气,杨重友也一样。我想去遛毛球了。”

    “好啊,去吧,让毛球带着你多跑跑,提高一下你的跑步成绩……”

    “嘿……妈妈你讨厌!”

    “去吧去吧,还是带上牵绳吧,现在毛球老爱瞎跑。你别走太远,用不用爸爸陪你去?”

    “不用,现在天还不算黑,我就围着小区走一圈就回来。”

    狗狗都是这样,当你要遛它的时候它自然会非常高兴,像毛球这样的小狗就更是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不,更确切的说应该是整个身体都表现出兴奋。所以与其说是凯茜拉着毛球出门,倒不如说凯茜是被毛球连拉带拽地出了家门,往楼门外奔了出去。

    “我就觉得她不对劲么,原来是和同学吵架了。孩子大了问题就多了,你这当爹的也是,我让你劝劝他,你倒好,讲起大道理来了,难道要给她讲一堂‘妇女解放,争取平权’的课不成?”

    “嘿嘿,我倒是觉得吧,咱家闺女就是和同龄的孩子不太一样,我说的这些她肯定能理解,绝对的。”

    “好好好,你家闺女比谁家孩子都好!我看真是挺随你的,盲目自信!”

    “这可不是盲目自信,这叫everything is possible!”

    凯茜家的小区是个有二十多栋楼的大型小区,环境优美,绿化面积很高,小区里花园、喷泉、凉亭、假山、健身设备一应俱全。晚上在小区里散步、活动、遛狗的街坊邻居非常多,当下是9月份,正是北京天气最好的季节,所以更是热闹,特别是有不少妈妈带着两三岁的小宝宝们。凯茜一不太喜欢凑热闹,二也不想让毛球影响小宝宝们的活动,所以就牵着毛球往小区外面走去。

    小区四面都是刚刚拓宽的马路,新修的路配上崭新的路灯,绿树,即使在这黄昏时分也让人感觉宽敞明亮。由于地处近郊,路上的行人和车辆并不是很多,看得出来,无论是凯茜还是毛球都对这样的散步感到惬意。毛球更是抖着全身雪白的毛,尾巴一颠一颠地向前走着,时不时抬看看自己的小主人,充分享受着这段悠闲快乐的时光。

    不知不觉中,拐过一个路口,他们来到了下午姥姥带着她差点摔倒的那条路上。这条路是新修的,路边的路灯和护栏都是全新的。由于凯茜家靠近小区这边的小侧门,刘姥姥每天接她放学都会走这条近路,这路不是很宽,而且通到小区侧门后直接通往小区的地下车库,所以很少有人走到这里。凯茜遛狗的路线通常也是这样,下楼穿过小区的中心花园,从小区正门出来,向左转走到小区侧路,转向这条小路从小区侧门回家。拐进这条路后,凯茜突然发现毛球有点反常,不再像之前那样轻松灵巧,而是走走停停,好像很警觉又很紧张的样子,而且越往路里走好像越紧张。这让凯茜感觉很奇怪,因为毛球从来没有这样过,它从来是只怕汽车的,现在看上去它却好像见到了比汽车更可怕的东西似的。而且,凯茜这才注意到,此时天色已经全黑,而这条路上往常非常明亮的路灯,却一个都没有亮,不,不是一个都没有亮,只亮着一盏,只有一盏路灯亮着,四周一片黑暗之中,这盏孤零零的路灯,那平常让人感觉明亮耀眼的LED光源,现在却令人感到格外刺目煞白,甚至有些恐怖和诡异。

    凯茜毕竟是个小女汉子,她并几乎从不相信什么鬼啊怪的,在她那小小的心里和脑子里,其实已经装进了不少的科学知识,她父亲认为她和其他的孩子不太一样的地方恰恰指的就是这个。但是,在现在这个环境之中,又加上毛球的反常表现,也不得不让她有点些许的心虚和颤抖。可是这里离家很近,而且小区里中心广场上大妈们广场舞的音乐虽然在这里听起来音量不大,但依然能够清晰的被听到,她知道没什么可怕的,这很可能是那个没有处理好的施工地点造成的,也许挖坑碰断了电线?或者施工的人们为了工作方便和安全直接关掉了电源,只留下这一盏路灯作为给夜间行人绕行的提醒?这样想着,凯茜和毛球已经来到了路灯下面,果然,那个直径一米左右的坑就在路灯的灯光照亮范围之内,而且正处中心。凯茜拉着毛球,正准备从边上绕过去,但是毛球突然汪汪大叫起来,叫声连续而急躁吵得凯茜耳膜嗡嗡作响。凯茜急忙拉紧毛球的牵绳,大声呵斥毛球安静,可是毛球并没有听话而是正相反,叫得更加急促和响亮。凯茜真的生气了,纳闷,气愤,着急在她心里交织,她的一只手已经抬了起来,准备向毛球的后脖打下去,想好教训它一下。凯茜一边拉扯管束毛球,同时注意到,那个坑中间有个东西,像一根自来水管般粗细的黑色管子,并且隐约放射着难以觉察的蓝色光晕,看起来就像是被从地下不小心挖出来的,两头还埋在地里的一小段粗电缆,而其实毛球吼叫和发威的对象也正是这个物体。

    当凯茜举起的手掌正好落在毛球后脖上的时候,就在这一刹那,那个黑色的“电缆”发出一道蓝光,宛似一道灼人二目的蓝色闪电,瞬间击打在凯茜的手上和毛球的身上。凯茜当时就觉得好似身边炸开了九个太阳,万箭穿心一般,痛苦万分,之后眼前就是一片无边的黑暗,她和毛球都好似断了线的木偶一样倒了下去,在她完全丧失意识之前,她耳边好像隐约听到了一声毛球的巨大哀鸣……

    那盏本来孤零零亮着惨淡瘆人白光的路灯,也在此时,闪了几下之后,彻底地熄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