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邪乎

    更新时间:2019-01-13 11:00:00本章字数:3685字

    睡意一下消失的干干净净,苏岳胡乱的穿裤子,拿了自己东西后开门追问服务生,可是,试探了两次,对方都说没送什么特别服务。

    路上,他抓了电话打给朱麒麟。

    “老朱,出事了。”

    “大哥,让我再睡会呗,好不容易陈总今天给假。”

    “真出事了,昨晚,我床上有个女人,不不不,应该是今早,让我给睡了。”

    “这有什么……我擦你不够意思,苏岳,你太不带劲了,住酒店有这种好事……哎呦呦,陈海宁对不对,那妞骚的我都没法形容了,怎么样?几次?”

    “两回……什么玩意乱七八糟的,不是陈海宁,不对不对,我没看清,盖着被子呢,但感觉是和她第一次……别老问姿势好不好?那不是重点。”

    “你糊弄鬼吧?一大早馋我,还说没看清是谁?那不正好吗,不用负责任了,你戴了没?”

    “没啊,射内了,别问了别问了,听我说重点,前几天就有人在我家镜子上……行了行了,穿衣服,一会单位说。”

    吃点东西,苏岳急匆匆赶到单位,广告公司策划二组大厅里,与朱麒麟接头,这几天事情真的不少,还没等俩人参谋一下苏岳的谜团,事又来了。

    广告公司接了一单大生意,是一组成员刘亮的客户,但是对方表示不喜欢现在与自己对接的刘亮,还要跳到二组去,至于他选择哪位,自然就是苏岳了。

    面对这一切,二组组长王强得意,一组的组长陈戈表示很不能理解,尽管他用尽全身解数来捂,也没捂住。

    客户侯某主动找到了主任室,无奈,主任只能安抚一下一组,把王强叫进办公室……

    苏岳和朱麒麟正在形容今早的热战,虽然朱麒麟馋的满嘴留哈喇子,但苏岳愣是没把具体的细节透漏,因为他觉得和早上那妞特别的合拍,以至于苏岳想要换个姿势之际,那妞体贴的就摆出一个很让苏岳满意的体位,然后,也大大增加了他的舒适度和战斗力。

    所以,苏岳藏私了,不想跟朱麒麟分享,只是大概的敷衍着。

    朱麒麟骑着苏岳的椅子,艰难的一下下蹭着椅子背,以至于王强都站在俩人身后了,也没有发觉。

    “行不行啊你?才两次,那妞的腰真有一尺八,我特么逮住了,绝对一夜八次,怎么样?你不是跟我吹吧?一水货,真的假的?”

    王强:“真的,主任让你俩进去。”

    苏岳心说坏了,赶忙坐稳打开电脑,朱麒麟还满嘴流口水追问:“嗨你说完啊,忙活那破电脑干什么呀,说说,她和咱们陈总老妹哪个爽?哎呦,不是你误会了吧,你给陈海宁睡了吧?你玩了你就完了。”

    王强在朱麒麟脚跟上踢一下:“我看你完了,工作时间扯哪门子的蛋?有精神是吧,去杂物那边帮忙。”

    朱麒麟缩缩脖子,灰溜溜跑了,周围组员不论男女都捂着嘴笑。

    苏岳被王强叫去主任室,看到指明要自己的客户候某,也表示不解。

    半个小时后,侯某带着苏岳来到一片开房到半路就停滞的楼区。

    此处位于南华新城二期开发区,城建到一半,还没等广告业务铺设到网罗与人们眼球前,投资商紧急叫停,原因很简单,建筑商都跑了。

    先后四拨建筑商,都与开发商签订了建设此处的承包合同,但是先后认可违约赔本,也都卷铺盖跑了。

    原因只有开发商自己知道,在六个多月前,这里就出了一件怪事,某天,C14楼盘的工头狂性大发,挑着被单追给工人做饭的陈寡妇几圈,谁都拦不住,看到他比平时长四倍的亲属,和工头一起出外打工的人都意识到不对劲。

    工人们觉得这不是多吃了兴~奋~剂导致的,工头李某虽然好那口,也用过牲畜类的兴奋药剂,但不至于这么生猛,再说,陈寡妇虽然漂亮,但不是工地里唯一的女人,而且,谁都知道陈寡妇有相好,而且俩人早就住在一起了。

    侯某指着黄昏夕阳下的一处简易房,对苏岳道:“安保来到后,在这里给工头逮住的,当时十二个人才按住他,绳子也被挣断了,不得不用铁链将他捆住,进了陈寡妇的住处才发现,陈寡妇的相好已经被工头李某给杀了,死相惨不忍睹。”

    苏岳意犹未尽,也是被今早的妹子给刺激的,问:“陈寡妇呢?三围多少?”

    侯某明显一愣,看了看苏岳的眼睛,笑道:“漂亮还行,关键是很一般,被工头李某光着屁股追的时候,陈寡妇的女儿也在旁边,那姑娘二十一岁,挺好看的,工头李某愣是没碰她,就单独追着陈寡妇跑,到后来,到底给陈寡妇堵截在沙坑里给硬上了,这也给安保争取了时间,他们才有机会给没完事的李某逮住捆上。”

    “陈寡妇死了?”

    “死了,在工头李某被捆上后,她觉得没脸见人,发疯一样跑向全是钢筋的建筑工地里,扎的和刺猬一样,消防出勤后,废了好大的劲才给弄下来,但早都没气了。”

    夕阳下,C14楼盘附近转动的空气越加冷峻,苏岳扯动一下领口,直击重点,“你找我,是因为觉得我有本事搞定这事?”

    侯某一笑:“算是吧,关键是你们领导收了钱,你总要履行合同才对?”

    “谁?王强还是陈海清?”

    开口后,苏岳也觉得不大可能,陈海清就不说了,估计每天喝茶应酬的,都够苏岳和小九父女俩的半月花销,王强……

    侯某一笑:“道长叫逍遥子,收了我六万块,尾款四万,让你解决了这里的事后,替他一起收了。”

    “我……擦的。”苏岳真想学会飞,飞到逍遥子头上狠狠的拉泡屎,那混蛋也太欺负人了,“不好意思,你好像被骗了,那个自称逍遥子的道长……”

    不对呀,话说到一半,苏岳忽然看向唇角带笑的侯某,出来混的,如果这么轻易就给人家六万,这家伙脑子里肯定都是屎。

    索性,苏岳拍拍手,冷峻道:“我不认识什么逍遥子和黄大仙的,广告业务我熟,如果你需要给这里包装下做推广,我明天带了同事和家伙一起过来,保证有几率能让这里被人抢购一空,别的什么的,你问度娘吧,如果英叔还在,他差不多能帮你。”

    苏岳转身就走,四万块虽然不少,但是被逍遥子拿了大头,再说,如果只是撒点值钱焚香祷告一下的便宜事,逍遥子肯定自己干了,还用得着甩给自己,怎么算这买卖都不划算。

    侯某立刻摆出笑脸,伸手拉住苏岳的胳膊:“别别别,苏岳兄弟,是我没说清楚,其实呢,这笔善后款,还有一个说法,也就是奖励制度,如果你做的完美,让南华二期的开发商满意的话,还有一个尾款追加,有三十万呢,考虑一下。”

    这下……苏岳有些动心了,用手托着下巴琢磨良久。

    “具体说说,我相信你一定疏漏了什么,这里可不单单就是一个工头李某就能搅和成如此这般的。”

    风有点大,太阳落入了地平线将近半边,楼区附近的光线昏黄了不少。

    侯某看看自己的车,从来到这里后,那辆车就没熄火,可能是侯某家里有钱,不在乎那点油。

    “上车说吧。”

    俩人上了车后,侯某掉头往二期外的公路上开,一边对苏岳笑着道,“其实事情呢,还真的有一点点,不是我可以隐瞒啊,实在是我们不是专业人士,有些事担心说了,也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会扰乱咱们谈论的宗旨。”

    苏岳点点头,他必须要摸清,不然,疏漏的一个细节,都可能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

    二期还没有建设完毕,所以,施工车辆等大型器械每天碾压路面,这里的路坑坑洼洼,偶尔一个颠簸,就让苏岳有了尿意。

    “前面那辆大车边上停一下,我方便方便。”

    开车的侯某没直接回应,而是从倒车镜里看看身后即将全部消失在地平线上的太阳。

    “苏岳兄弟,能忍忍不?”

    “人有三急,我很快,三两分钟就能解决,你嫌费油熄火就行。”

    “额……呵呵,没事,你抓紧就行。”

    苏岳下了车,在六米高的巨型沙石车辆边蹲下,正准备方便,忽然电话响了,逍遥子竟然主动送上门来。

    “呵呵,你还有脸打给我?”

    “哎呦,怎么这么大火气?我就说姓候的那小子不会来事吗,带你去来个大保健,什么火气都没了,艾哈,你先听我说完,我收了六万是头款,但是,你可以狠狠的敲他竹杠吗,别跟我说你不懂这里面的门道,我可不信那开发商就给了他十万块,十万块能搞定吗?”

    “你大点声,他就在旁边呢,我开免提怎么样?”

    “吓唬老道我?本尊是被吓大的吗?反正我赚了六万,够我夏威夷乐呵几天了,哎呦喂,一不小心说漏了地址,不管了,反正就这么个事,苏岳我跟你说,你可别小看南华二期的开发商,来头大着呢,你也别小看二期那边的脏东西,之前也过去了几波你我这样的专业人士,都给那边的凶名添砖加瓦挂在那了,我猜猜我猜猜啊,你肯定没在那个老侯身边,老侯在车里吧,苏岳呢小心点,那里的东西无孔不入啊,说不定下一秒老侯就被无人驾驶的沙石车给撞了呢。”

    苏岳感觉屁股后面走了光,因为刚才还有东西遮挡,现在冷飕飕的,就像是一堵墙凭空消失了。

    他掉头看了下,顿时都忘了擦,瞬间提裤子蹿了出去。

    本来在路边闲置的大车轮子下蹲位的他,背后的车却没了,那辆六米高载重一百吨的沙石车,已经自己缓慢朝着老侯的轿车溜了过去。

    “逍遥子你臭嘴开光了。”腰带随意一塞,苏岳如同离弦的箭,赶在大车头前冲向老侯。

    万幸的是,老侯似乎知道什么内情,在苏岳下车的这段时间里,也绷紧了神经,偶尔看看就剩一丝金边的夕阳,偶尔警惕一下周围。

    当他看到苏岳赶超一个庞大黑影朝着自己挥手之际,当即挂档冲了出去。

    他的车在这里从不熄火,原来就是为此,之前的几个应届建筑商可是都领略过血的教训。

    载重百吨的沙石车失去了目标,把路边的另外一辆沙石车撞上,冲出去的侯某一身冷汗。

    他开了车门,等苏岳上车后,加油朝着公路开去等俩人开进市区时,侯某绷紧的神经才一点点松弛下来。

    他狠狠的一拍方向盘,“姥姥的,为这百多万差点命都没了。”

    瞬间,话出口后侯某感觉说漏了,赶忙补几句拽走苏岳的注意,说道:“有时间,我把那边的详情跟你说说,像刚才的事,其实出过两次,一个建筑商老板被撞死了,还有一个被撞残,再也不敢去哪个工地,对了,你擦屁股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