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来自大西洋彼岸的客人

    更新时间:2019-01-05 11:40:42本章字数:5456字

    连日来搜救队在地下岩洞搜遍了每一处,都没发现探险队的踪迹,搜救队的任务结束,付队长留下来继续搜索。在基地大门旁边贴有一张地图,上面标有另一个出口直达地面,我们决定从这个出口离开。走到出口的石门处,突然一声巨响,石门打开,几支刺眼的电光照射进来,大家大吃一惊,逆光看去,几名警察押着一名外国人从门外走进来,突如其来一幕让人们丈二摸不着头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后来警察慢慢解释,这个外国人叫费朗,是库尔勒银行失窃案的幕后操纵者,警察押送费朗到这里是指认现场来的。费朗是怎么知道这个地下文明基地的?他又是如何操纵银行失窃案的?费朗向警方说出了真相。

    1946年12月,美国政府搞了一个“高空降落”的绝密行动。这项绝密行动是寻找纳粹余孽在南极建立的地下雅利安城。美国军方派出军舰,在南极冰层下打捞上一艘德国U型潜艇。这艘潜艇里面既没有高科技,也没有满载的黄金和艺术品,他们却发现了一个特殊的箱子,美国军方把这个特殊的箱子带回五角大楼。箱子打开之后,里面是一些加密的档案和几张底片,还有一些未知的植物标本和一块装在玻璃瓶里面的陨石。五角大楼的情报人员历经十年对这些档案研究,终于拼出一份完整内容的文件。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看过这份文件后,大吃一惊,把它列为最高级机密,永久封存起来。

    这份最高级机密的文件内容就是,纳粹在中国找到“地球轴心”,掌握了人类最先进科技。文件提到一个代号为“盐水湖”的地方,“盐水湖”就是地下文明的其中一个入口。为了寻找“盐水湖”,美国派出了间谍去往目的地,但是,无功而返。

    1958年,中国政府进行原子弹研究,罗布泊地区被选定为原子弹试验场,从此该地区被列为军事禁区,再也没有其他人可以涉足。六十年代开始,美国把最先进的飞机派往台湾,对中共的原子弹试爆区进行监测,其中里面还有一层任务就是寻找“盐水湖”。1980年,彭加木失踪事件引起了美国五角大楼的高度关注。美国政府注意的并不是这件事的本身,而是,彭加木失踪时带走的植物标本。这种植物标本与他们从纳粹那里获得的植物标本是同一种未知植物。五角大楼根据彭加木在罗布泊地区考察的行迹路线判断出,这种未知植物出现的地方就在罗布泊库鲁塔格山南部地带,最后划定了“盐水湖”的大致范围。

    在以后的二十年,美国不断地派往情报人员进入新疆,企图渗透到罗布泊军事禁区寻找“盐水湖”,始终未能如愿。进入21世纪,中国停止原子弹试验之后,罗布泊地区逐步解禁,美国政府又蠢蠢欲动起来。

    2006年开始,美国国家安全局派出情报特工费朗·西斯前往库鲁塔格山南部实地考察,从带回来的大量照片与底片冲洗出来的照片做比较,最终获得地形地貌相符的位置,从而确定那里就是“盐水湖”。于是,2010年3月,美国国家安全局再次派遣费朗·西斯到该地寻找地下文明入口。这一次,还带来了纳粹的陨石。

    库鲁塔格山南部连绵起伏的山脉,寒风刺骨,北风凛凛,一个背着沉重背包的男子徒步独行在茫茫的戈壁中,时不时的风沙划在他的脸上,男子毫无表情,戴着一副防风镜,不在乎风沙的肆虐,顶着寒风向前走去。费朗来到“盐水湖”底片的拍摄地,爬上一座山丘了望四周,仔细地搜寻起来。走遍每一处,并未发现地面有可疑的痕迹,地下文明入口就在拍摄地附近,眼前光秃秃的地表一览无遗,洞口又能藏在哪里呢?陨石是找到地穴入口的关键,面对手中的陨石却不知如何使用,费朗一筹莫展。费朗彷徨的看了看远处的一片沙漠,决定还是到那边去走走。

    一双大脚皮鞋踩在松软的沙土上,沙漠留下一串足迹。费朗感觉握在手里的玻璃瓶在发出异响,他停下脚步,发现瓶子里面的陨石在不停地跳动,这一奇怪现象让他认为附近存在一个强大的磁场,但指南针未有异动,费朗大惑不解。费朗打开玻璃瓶取出里面的陨石,从背包里找来一根绳,一头绑在陨石上,另一头拎起来悬空观察,只见陨石飞快地转起圈圈。这个诡异的现象让他十分困惑。看着吊绳上的陨石不停的环转,此刻,费朗心中忽然感到它仿佛是在发出某种操作信号,这个操作步骤是什么?费朗在附近走了一圈苦苦冥思,却发现提绳上的陨石停止了转动,没想到自己无意中的这个举动让他顿时明白了陨石转圈的含义。就在这时,沙漠刮起了寒风,沙尘扬起,脚下的沙子颤动起来,不知从哪里传来一阵怪声,地面突然掀起一团尘暴,从沙土中冒出一个升降机烟尘滚滚的耸立在眼前。看到这一幕出奇的景象费朗惊喜万分。原来秘密基地的入口就在此地。费朗收拾好行装,快步地走进升降机里。升降机搭着他隆隆下降。

    升降机在黑暗的井内漫长降落,终于平稳地到达底部,升降机的门打开,费朗手里拿着一支电筒小心翼翼的走出来,四处探照,发现自己来到一个很深的地下洞穴中,洞内前方石门紧闭,费朗眼睛一亮,走过去对着石门打量起来。石门中间有一块磨痕,痕迹看起来是一个纳粹符号。费朗猜测,石门上留下的划痕是开启石门的密码。费朗拿出纳粹的陨石,在石门上也划了一个纳粹符号。石门推开,里面是一条宽敞的通道。

    费朗迈步入内,照亮前方,走到笔直的通道尽头站在一个高高的平台上,眼前极为震撼。平台外有一个光球悬浮于半空,耀眼夺目。四周景象壮观奇妙。费朗居高临下,对面广场的黑暗角落里,一个黑影坐在轮椅上正在远远观察他。

    费朗转身离开平台,黑影动了起来,一双老年手推着轮圈,坐在轮椅上的背影从黑暗中移出来,穿过明亮的广场朝着对面的建筑前去,身旁是一条长长斜影。

    费朗在建筑内四处查看,发现偌大的基地人去楼空,走进控制室,精妙绝伦的操作设备令他无比惊讶,费朗卸下背包,上前把弄起来。

    此时,那个坐在轮椅上的背影已经来到楼上,从电梯出来,轮圈静悄悄的滚动,一圈一圈向控制室行去。

    费朗站在操作台边,全然不知门外有一个人正在向他逼近。似乎危险就要来临。背影坐着轮椅悄无声息进入房门,来到费朗的身后停下,一只握枪的手慢慢抬起。“欢迎大师的到访。”轮椅上的人开口说了一句。费朗听到身后有个嘶哑的声音,吓了一跳,刚想拔出枪,轮椅上的人警告他说:“别动!举起手转过来。”费朗只好举起双手慢慢转过身。他看到的是一个满脸皱纹,老态龙钟的男人坐在轮椅上,一支手枪正对准他,一张阴暗的脸透露出邪恶。那老人打量了眼前这个满身尘土的不速之客,对他冷冷的说道:“我一直在暗中观察你,年轻人,你很有天赋。”费朗听到老人这么说,说明他并不会马上开枪,老人说的是德语,费朗觉得他是个老纳粹,便测试一下,突然伸出右手向他举了个纳粹礼,用德语说道:“嗨,希特勒。”老人一愣,略被这个男子的行为感动,这是对他的敬意,老人收起枪,在轮椅上回了个纳粹礼。双方暂时解除了敌意。费朗问这名纳粹刚才为什么说他是大师。纳粹对他说道:“能找到这个基地的人都不简单,他们的手上都掌握进入基地的通行证,进来还要有非凡的才智,几十年来你是第一个到访的贵客。”然后,费朗又问起为什么只有他一人。纳粹说,说来话长。纳粹简单的告诉他,自己忠于元首,遵照指示一生留守在这里,与基地生死与共,其他人都死了,只有他一人还活着。纳粹问起年轻人叫什么名字,费朗说自己是费朗·西斯,是美国国家安全局的人。纳粹大吃一惊,他以为这位年轻人是德国人,是派来接班的人。觉得很失望,又问他手上是怎么得到进入基地通行证的,就是陨石。费朗告诉他,美国在1946年从南极海底打捞出一艘德国U型潜艇获得。纳粹叹道:“几十年的苦等,一直没有新人来,原来掌握秘密的人都死了。”费朗问他叫什么名字。纳粹说自己的名字叫约翰·梅森。

    费朗又问:“这个基地是否就是人们传说中谈到的‘地球轴心’?”梅森说:“你的眼光不错。”便将费朗带上楼台,面向悬在空中的光球给费朗介绍起来:“它叫双鱼,就是地球轴心,双鱼悬浮在这里已经有几千年了,它是个智慧体,通过时空每天源源不断把外面的空气吸进来,才给地下带来生机。”费朗问他:“如何穿越时空?”梅森又给他介绍:“双鱼可以满足人的要求带到去往的地方。”费朗幽默的说了一句:“我想去月球。”梅森抬起头木讷的看了他一眼,冷冷一笑,表情又马上严肃起来,平视前方说道:“现在不行。”费朗问:“为什么?”梅森说:“双鱼在休眠状态,还没有苏醒。”费朗问他:“什么时候醒来?”梅森推着轮椅和费朗在楼台上边走边说道:“她在这里已经沉睡很多年了。最近醒来一次是几十年前的事情。”

    两人走进一间洞室,墙壁上画有很多壁画,费朗上前近看,梅森坐着轮椅在一旁伴随,给他讲解起来:“几千年前的一天,天上落下一艘陨石飞船,深埋于此,1908年,地下文明被赫定发现,后来交给德国人。在双鱼的帮助下,纳粹帝国完成了一个个伟大的创举。”梅森自豪的说道。费朗回过头问:“后来呢?”梅森挪动轮椅走到一幅巨大的双鱼图案壁画前停下,抬头仰望,神情彷徨,片刻,以抱怨的语气诉说道:“有一天,双鱼对这里的人说,她打通了宇宙时空,可以接我们去遥远的世界,离开这里,那个世界非常美好,你们可以在那边创造未来。老板听从双鱼的建议,就派了一些人先过去,一年后,他们个个精神饱满的回来,向老板报喜,正如双鱼所说那样,那边的世界无比美好。老板听了很高兴。不久,留下一部分人看守,其余的人一夜之间全都搬空,从那以后,双鱼休眠,他们再也没有回来。我们在此等待半个世纪,都相继死去,现在就剩下我一个,临走时,老板还留下一枚双鱼玉佩。就是壁画上那样。”费朗注视着墙壁上的双鱼图案,听完讲述,转过身好奇地问:“双鱼玉佩有什么用?”梅森调转轮椅面向门外,和他并排行走中谈道:“双鱼玉佩是穿越时空的钥匙,有了它,人可以去往更远的地方。”费朗兴致起来,对梅森说:“能否让我看看。”梅森遗憾的告诉他:“很不幸,这枚玉佩在很多年前就已经丢失。”梅森推着轮椅又说:“不用双鱼玉佩也能穿越时空,但仅限基地外围。”问费朗是否想试试。费朗愿意一试。

    梅森回到控制室,费朗走到广场中央等待梅森的指令。一切稳妥后,梅森启动操作台上的机关,操作台上的图案亮起来,梅森的一只手掌平放在一个图案上,图案识别到梅森的指纹,认证通过。光球逆时针旋转,在光电的轰击下,光球渐渐变成两条鱼状,两鱼首尾环绕,形成了一个漩涡,中心是一个巨大黑洞。费朗看到眼前的景象,极为惊叹。梅森通过广播,告诉费朗可以进去了。费朗踩上平台,跨入横线内,立即就被黑洞的引力吸了进去,费朗仿佛掉进一个无底的深渊,速度在加快,费朗慌乱起来,突然,引力减弱,身体漂浮在空中,周围是宇宙星辰,费朗又惊又喜。前面出现一个洞口,费朗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飘去,在洞口前,感到重重的引力,身体一落,从洞口掉出去。费朗从地上爬起来,环望四周,发现自己站在戈壁中的一座废弃的旧机场上。

    附近有一架老式飞机停在机场跑道上,一个飞行员站在他前方,目睹费朗从光芒中神奇穿越出来感到非常不可思议,便朝他走过来。突然,在他们中间出现一道亮光竖在地上,那飞行员好奇地走过去,费朗大喊:“NO,NO!”要他不要靠近,瞬间,他消失在光芒中,费朗快步跑过去,光芒也在他面前消失了,费朗急的挥拳跺脚,一个人站在戈壁中很无奈。梅森从窗口望下去,看到回来的人不是费朗,心里很疑惑。推着轮椅到平台上对下面的那个人大喊:“你是谁?你是怎么进来的?”那人仰望朝着梅森回了一堆话,梅森听不懂中文,看到那个人乱闯,便掏出手枪朝他旁边打,让他站住。那个飞行员听到枪声不但不停住,反而飞快地跑得远远躲起来,不见了踪影。梅森推着轮椅赶紧进入电梯,从楼上下来去找他。此时,费朗还在机场上,他好奇地登上飞机,在驾驶室乱翻一通。找到一本驾驶证,看到照片上刚才那个人,姓名写着:刘雄杰。他记住了那个飞行员的名字。梅森没找到入侵者,无可奈何的回到控制室,启动双鱼,机场上又竖起一道白光,费朗看到亮光出现,知道是梅森召唤他回去,他走下飞机,向光芒走进去。穿过时空,回到了地下。

    梅森从建筑内出来,看到费朗回来,告诉他刚才进来一个人。费朗说:“我看见了,他是个飞行员。”梅森问:“是你的人吗?”费朗说:“不是,不认识。”费朗将发生的过程告诉给梅森。梅森说自己行动不便。让费朗勿必找到刚才那个入侵者。

    费朗掏出手枪,打着灯光小心的进入各个房间搜查,基地庞大,道路众多,费朗一时难以找到那名飞行员的踪迹,只好回到控制室问起梅森:“那名闯入者看到墙上的地图是否已经从出口逃出去?”梅森对费朗说:“从基地出去必须有通行证,不然打不开外面的门。”梅森让费朗不用担心,他迟早会自己出来。

    第二天夜里,那名飞行员踉踉跄跄从角落里走出来,一头栽倒在双鱼下方的平台上一动不动。费朗叫来梅森。只见那飞行员衣着褴褛,脸部伤痕累累,好象有什么东西在袭击他,费朗问梅森洞内是否有猛兽。梅森上前验看地上的飞行员,对费朗说道:“洞内没有猛兽,但有比猛兽更可怕的东西,他一定是打开机关误入了蝙蝠洞。里面的赤焰蝙蝠和其它生物遇到人类闯入,必会蜂拥而上,幸亏他逃得快,但也必死无疑。”梅森又说:“它们是一群可怕的外星生物。人被它咬一口,不是疯掉,就是失忆,最后都死掉。赤焰蝙蝠在他体内已经留下病毒,就算他熬过来,40天后也会发生人体自燃。”费朗问他:“这么说,他没得救了?”梅森叹道:“它们是双鱼的守护者,除非双鱼醒来。”看到那名飞行员已经奄奄一息,梅森邪笑起来,对费朗说道:“这样的结局真是太出乎意料,要是他活着出去必会说出这里的秘密,双鱼给大家一个完美的结局。”说完,“哈哈哈哈”转身推着轮椅往建筑内行去。

    两人回到控制室,梅森启动双鱼把那个飞行员吸了进去,外面黑茫茫一片,风沙满天,一道亮光出现在卷起滚滚的沙尘中,若隐若现,半空掉下一个人体落在机场上。光芒消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