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尘埃落定

    更新时间:2019-01-07 11:17:58本章字数:2518字

    董卓押着梅森打开基地各处密室,他要寻找宝藏。基地平静后,王大麻从掩体内走进来,看到眼前的景象极为惊讶。王大麻到处走动,发现地下不同一般,一切新鲜的景物都让他深深着迷。王大麻走到一个石门面前,石门威严耸立,看起来坚不可摧。王大麻好奇起来,石门里面究竟有什么,里面是否有惊人的宝藏。他上前对石门就是一脚,急迫想打开这道石门,石门纹丝不动。无奈,王大麻用耳朵贴在石门上,企图听听里面有什么动静。突然,石门推了进去,王大麻大吃一惊,不知道石门是怎么打开的。顿时,兴奋起来。王大麻走了进去。

    里面丛林茂盛,各种植物千奇百怪,那些植物不象植物,动物不象动物的生物在地上发着淡淡的粉色,红色的光令他无比惊叹,走到深处,空中还漂浮着一只只发光的水母在缓缓移动,王大麻走近,丛林一片骚动,空中的生物乱飞一团,地上的动物,脚下的昆虫四处逃离,王大麻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自己仿佛掉进一个神话世界,做梦都没见过这样的情景。王大麻似乎忘记了自己的任务,对这片丛林感性起来,看到花株上有一个蜂巢,蜂巢露出金灿灿的蜂蜜,蜜蜂早已飞去不知踪影,王大麻好奇的走过去,扒下了一块放入口里,“嗯,好甜。”走出石门不远,看见董卓正押着梅森向一间密室走去,王大麻屁颠屁颠跟着过来。董卓逼着梅森打开铁门,王大麻和董卓走进里面,洞内财宝居多,有纳粹从世界收刮来的不少珍品,还有一些金条和古玩,足以让董卓和王大麻动容。洞内还有一间密室,董卓又让他打开,梅森打开房门后,董卓和王大麻又走进去。里面还有不少宝贝,这些宝贝有玛瑙,和各种花花绿绿的宝石,王大麻贪得无厌起来。看到一个保险柜,王大麻让梅森打开,梅森打开后,王大麻发现柜里面放有一个盒子,他认为这个盒子隐藏在深处,里面的宝贝必是价值连城。王大麻拿出来,梅森上前阻止。王大麻觉得梅森很在乎这件盒子,更说明盒子里面的东西价值不菲,否则梅森不会生气。王大麻将这只盒子归为己有。

    黄昏,王大麻将那些宝贝从地下搬出来,挂在骆驼身上,整理完毕,他带着满满的收获兴高采烈的离开。

    威廉和阿道夫风尘仆仆赶回来,牵着骆驼走进沙漠,把守在井口外面的土匪发现一支驼队走来,问他们是什么人。阿道夫用汉语大声回答:“是王大麻的人,是叫来搬运地下宝藏的。”土匪信以为真,对他们放松警惕。等威廉走近,身后的士兵将藏好的枪支偷偷拿出来,一齐开火,土匪纷纷倒毙。纳粹一起冲上去,其余的土匪马上缴械投降。阿道夫问他们:“王大麻在哪里?”一名抱头蹲下的土匪指着一个方向说:“王大麻刚走。”阿道夫赶紧去追,威廉看到阿道夫去找王大麻,自己丢下士兵也和阿道夫一同追去。纳粹把这伙土匪俘虏一起扫射,没有留下一个活口。他们进入升降机,降落下去。

    一名纳粹划开石门,其他纳粹跟进去。此时,基地已经被土匪占据,他们得意洋洋,摆起宴席,吃喝成风,猜码一片,好不热闹,完全不知道纳粹的精英部队已经回来,他们正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进来。纳粹士兵凭着对基地环境的熟悉,悄悄布局,等待所有的纳粹士兵从地面下来后,展开行动。

    一个土匪喝得醉醺醺,踉跄走到墙角边解开裤子撒上一泡尿,突然,一把飞刀插在他后脑上,鲜血飞溅,醉鬼无声倒地。行动开始,分布在各处的纳粹士兵端着枪朝吃饭的家伙一片扫射,枪烟弥漫,碎片四溅,那些欢笑的,猜码的,开怀畅饮的,在子弹横飞中个个扭动身躯纷纷倒下。土匪骚乱一团,提枪仓促还击。纳粹攻进一个建筑,击毙里面的土匪,解救出自己人。基地大部分区域已经回到纳粹手上。躲在角落里的土匪无力抵抗,只好抛出枪支举手投降。另一处,一挺机枪从建筑内扫射出来,纳粹倒下几个,一枚手雷扔进窗内,一声爆炸,尸体飞出窗外。纳粹冲进建筑跑上楼,对着门边一阵扫射,露头的几名顽匪在交战中中弹毙命,董卓的手下被歼灭,还剩董卓一个人在房间里面。董卓押着梅森慢慢走出来,一只手卡住梅森的脖子,另一只手用枪顶住梅森的脑袋,董卓在作最后垂死挣扎。纳粹看着自己的长官被要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被动后退。董卓挟持梅森走出门外,转过身往后挪步,走在一条长廊上,纳粹举枪移步过来。董卓时不时警告他们不要上前,否则开枪打死他们的长官。走廊尽头是边缘,董卓走到路的尽头,他无法再退,后退一步就会掉下去。广场对面有个狙击手一直在瞄准董卓,等待有利时机,只要扣动扳机,一枪就可以击毙董卓,董卓身体紧贴梅森,狙击手不敢轻易下手。董卓看到无路可走,又想向前推进,叫嚷纳粹后退。看到那些纳粹犹犹豫豫不想后退的样子,董卓开枪打死了上前的一个纳粹。纳粹的士兵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用抓来的俘虏作盾牌向董卓推进,纳粹的招数激怒了董卓,董卓开枪打死了自己人。纳粹用这招既消耗董卓的子弹又杀掉俘虏,正是一箭双雕。董卓的手枪里已经没有子弹,纳粹冲上来,董卓知道自己必死无疑,看到大势已去,他要和梅森同归于尽,董卓拉起身上的手榴弹大喊:“去死吧!”狙击手扣动扳机,一颗子弹射了出去,一枪击中董卓的要害,董卓一头栽下去,冒烟的身体高空坠落,触到地面的油桶上,手榴弹爆炸引发油桶连环爆炸,一只只着火的油桶抛向空中,一只燃烧的铁桶飞来,砸到梅森的身上,梅森倒地不起。

    王大麻吃了有毒的蜂蜜,变得神智不清,骑着骆驼在戈壁中盲目游荡。阿道夫和威廉在黑夜中到处追寻王大麻的踪迹。王大麻从骆驼上跌落下来,疯疯癫癫,一阵手舞足蹈后倒下。第二天,阿道夫和威廉发现倒地的王大麻,阿道夫把王大麻的尸体翻过来,从他的怀里拿回双鱼玉佩,还有他携带的一只盒子也一并拿走。阿道夫把这两样物品放入自己的背包里。

    阿道夫和威廉行走在炎炎烈日下,喝完水壶最后一滴水,两人干渴难耐,踉跄几步,倒在地上,威廉醒来,忽然发现阿道夫留下一张字条在身旁,威廉捡起来,上面写着:我到东边找水去。一阵风吹来,字条向空中飞去,铺天盖地的沙尘暴袭来,威廉埋在沙土中,当他醒来,灰尘满面的他站在茫茫戈壁,了望天边,久久等待,阿道夫再也没有回来。

    一个坐在轮椅上的背影面向窗外,外面的光照射进来,地上是倾斜的影子,外面的枪声不断回荡在空旷的房间里,窗外,下面的广场上,纳粹举枪在执行对俘虏的枪决,一批批的俘虏被押到墙边站立一排,在枪响中一批批倒下,被枪决的人当中还有乔治,从窗外往里看,梅森一张被烧蚀的脸露出邪恶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