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诡事

    更新时间:2018-12-21 14:45:10本章字数:2967字

    只见那不远处的庙宇上,一层如同神光般的光罩呈蛋壳状罩在其上。

    就在我看过去的那一刻,那个半透明的光罩突然就如同被什么撞碎了一般,四分五裂开来,哗啦一声,便化作流光四散而去。

    我瞪了瞪眼睛,下意识揉了揉眼睛,再朝着那庙宇看去,却是黑乎乎一片,除了我面前摇摆着的香烛,和残余的寿金,哪里有什么神光。

    几乎是下意识的,我一骨碌的就从地上站了起来。

    正想拔腿就跑,肩膀上突然就搭上了一只大手。

    “啪!”

    浑身一震,我咕咚一声就咽了一口口水,心里顿时被恐惧所覆盖。

    颤抖着身子,我僵硬着脖子,缓缓的扭头,顺着那只大手朝身后看去。

    天色很黑,山里更黑,唯一有的光线就是我脚下摇摆着几乎要灭了的香烛。

    冷风呼啸,吹的我头发乱飞。

    我小腿肚子打颤,突然就对今天这件事儿后悔极了。

    信什么不好,信梦,现在好了,都出现幻觉了。

    这荒山野岭的,该不会遇到什么坏人吧?

    艰难的滚动了几下喉头,我想到经常在手机上报道的看到坏人的脸就会被杀掉的新闻,赶紧把头扭了回来。

    握紧双手,我结结巴巴道,“我,我,我身上没钱,我,我还有艾滋病,你,你,你不信的话,就搜身,我身上的钱,都,都给你……”

    话音未落,我便感觉到那只大手咻地缩了回去。

    正想拔腿跑,腰上突然就是一紧,而后,便感觉到那只大手顺着我的身体开始搜了起来。

    灌城的秋天很冷,可那只大手更冷。

    明明我穿着厚厚的大衣,可是他的手所到之处,我总有一种冰冷刺骨的感觉,令我浑身都发颤。

    心里不由发慌,注意到他的手开始探进我的衣服朝着我的后背摸索时,我沉了一口气,暗自咒骂了一句臭流氓,称其不备,抬手就朝着他的裆部捏去。

    可不等我的手抬起来,我就突然觉得后背一阵发热,好似着了火似的,紧接着便是密密麻麻的刺痛感。

    如同万针穿过的刺痛不多时就令我出了一头的冷汗,我吓得厉害,顾不得那么多,扭头就朝着身后看去。

    这一看,入目的就是黑乎乎的一片。

    脚下的火烛跳跃,林风习习,在我的身后,竟是什么都没有!

    眸瞳骤然紧缩,我想到刚才摸过我的那只大手,喉头艰难的滚动了几下,缓缓低头,我朝着身后的地上看去。

    可不等我低下头去,便觉得脑袋狠狠的一疼,下一刻,我眼前一黑,翻了个白眼,直接栽进了落叶层里。

    脸部挨住落叶的那一刻,我隐约间看到我眼前有两只脚,那两只脚没有穿鞋,森白森白的,踩在落叶里,显得格外的触目惊心。

    “张苏梅,张苏梅!”

    焦急的喊叫声不断的从我的耳边传来,我怔了一下,猛地就睁开了眼睛。

    “张苏梅,你总算醒了,吓死我们了!”

    看着站在我身侧的三个舍友,我咽了一口口水润了一下喉咙,好半天才沙哑道,“我在哪儿呢?”

    “你在宿舍啊!张苏梅,你昨晚去哪儿了?”

    舍长茅秋雨有些古怪的看着我,眼里隐约还闪烁着暧昧。

    “我昨晚……”

    我抬手敲了敲有些疼的头,皱了皱眉头,脑海里顿时晃过了两只光脚。

    脸色顿时惨白,我惊恐道,“我昨晚怎么回来的?”

    昨晚我记得我昏倒在了山里,怎么现在却躺在宿舍里?

    “怎么回来的,当然是你自己回来的。”

    茅秋雨瞪了我一眼,暧昧的看了看其他两个舍友。

    三人对视了一眼,下一刻,我就被她们按在了床上。

    “梅姐,老实交代,你是不是跟谢清泽复合了?昨晚去后山打野战了?”

    二床韩倩到我的胸上抹了一把,又从我的头上摘下来一片枯叶,在我的面前晃了晃。

    “梅姐你们玩的也太嗨了,这种鬼天气还有激情跑后山打野战,还真是小别胜新婚。”

    “你看看你脖子上,那家伙,都是草莓印啊!”

    打野战?复合?草莓印?我自己回来的?

    皱眉,我呆坐在床上,仔细的回想了一遍昨晚的事情。

    越想我越觉得浑身发冷,艰难的咽了咽口水,我深吸了一口气,朝着韩倩故作镇定道,“倩倩你把镜子给我拿来。”

    “啧啧。”韩倩朝着我抛个媚眼儿,拿起镜子,举在了我的面前,又伸出手指头指了指自己的脖子。

    对着镜子,我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就抖了抖,缓缓的仰起头,我对着镜子照了照脖子。

    这一照,我顿时就见我的脖子上红了好几片,明显的吻痕七七八八的落在我的肌肤上,显得格外的刺眼。

    抬手,我哆嗦着手指头,缓缓的将上衣向下拉了拉。

    “哎哟喂,浑身的草莓印诶,这谢清泽还真是个色中之狼啊!”

    茅秋雨惊呼了一声,跟她们起哄着就把我的上衣给脱了,霎那间,我整个上半身都落在了镜子里。

    看着浑身上下零散的散落着的草莓印,我整个人都慌了。

    正想跟她们说一下我昨晚发生的事情,就见茅秋雨的脸色突然就白了白。

    “梅,梅姐……”

    她嘴唇哆嗦了几下,弱弱的抬起一根手指头,朝着我的后背指了指。

    看着她眼底惊恐的神色,我的脑海里顿时就浮起了昨晚我在后山发生的一幕。

    想到那只冰冷的大手在我的后背上游移的事情,我站起身,赶紧将后背对准了镜子,使劲儿扭着脖子看。

    这一看,我一下子就倒吸了一口凉气。

    与此同时,举着镜子的韩倩一下子就哆嗦了一下手,啪的一声,镜子应声而碎,哗啦啦的散了一地。

    “梅,梅……”

    韩倩向后踉跄着退了一步,指着我的后背道,“梅,梅姐,你,你的后背上……”

    宿舍的气氛顿时凝固。

    站在一片碎渣当中,我艰难的咽了咽口水,脑海里满是刚才在镜子里看到的那一幕。

    刚才我看的清楚,在我的后背上,有一个乌青色的手印。

    那个手印就是正常人手的大小,五指张开,好似被谁沾了泥土狠狠的在我的后背上打了一掌似的。

    想到昨晚在后山那只大手曾在我后背游移过的事情,我的额头上顿时就冒出了一层冷汗。

    抬手,我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脸,抬步就往卫生间里跑。

    猛地打开水龙头,我将头伸过去,狠狠的浇了一会儿冷水。

    一直到我浑身发冷,我的情绪才好不容易平复了些许。

    抬起头,看着镜子里好似落汤鸡一般的自己,我抹了一把脸上的冷水,再次缓缓的转过身去。

    嘴唇发抖,我逼着自己扭过头去,再度看向了镜子里。

    镜子里,光洁的后背正中央,一个乌青色的手印清晰的躺在我的后背上,格外的明显。

    抬手,我接了冷水,不停的搓洗着后背上的那个印子。

    不知洗了多久,一直到我后背都被我搓红了,那个印子还是保持着原样,一点掉色的意思都没有,甚至连一点疼痛感都没有,宛若一个刺青。

    肩膀瞬间垮塌,我一下子就跌坐在了地上。

    这不是幻觉,这一切都是真的。

    昨晚我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并不是我的幻觉。

    纷乱的思绪如同尖锐的刀子,不断的在我的脑海里冲击着,刺激着我的神经。

    眼前不断的闪现起我昨晚看到的那双森白的脚,我嘴唇剧烈的抖了抖,眼泪一下子就滚落了下来。

    “梅姐,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茅秋雨跪坐在我的身侧,着急的看着我。

    “秋雨,别问那么多了,赶紧给梅梅穿好衣服,我们带她去医院!”

    韩倩一边将衣服往我的头上套,一边指挥着三床陈佳佳拿钱拿钥匙。

    我浑浑噩噩的任由他们扶着我,将我拖上了出租车。

    一直到了医院门口,临下车,我才终于艰难的说道,“没用的,是那个男人,一定是梦里的那个男人……”

    我很想告诉自己,告诉自己昨晚的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觉。

    而昨晚那个躲在自己身后的男人只是一个坏人,是一个登徒浪子。

    可如果是这样,那么我昨晚晕过去以后,又是怎么回到宿舍里的?

    我后背上的这个手印是怎么回事?

    我身上的这些吻痕,又是从哪里来的?

    最重要的是,我昨晚在万应公庙前看到的那个光罩又是怎么回事?

    无数的疑问萦绕在我的心头,想了想,我直接跟司机师傅说道,“师傅,麻烦你原路返回,把我们送到灌城大学的后门!”

    司机有些莫名的看了我们一眼,却是点了点头,直接将车调了头。

    到了学校后门,我也顾不上招呼茅秋雨她们,下了车我就抬步往后山跑。

    穿过小树林,我快步的跑到了后山,站定在了我昨晚待过的地方。

    这一看,我顿时脸色白了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