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章 玩火

    更新时间:2018-12-21 14:45:12本章字数:3041字

    我承认,刘楚悠的话对我造成了不小的冲击。

    “人鬼殊途”四个字不停的萦绕在我的脑海里,导致我甚至懦弱的想要把自己刚刚才发现的心意抹杀掉。

    是啊,刘楚悠说的对,我和寒冥爵人鬼殊途,又怎么可能在一起?

    哪怕我们本命相连,可我们终究是不同的。

    扬唇,我朝着刘楚悠苦涩的笑了一下,有些无力道,“即便是如此又如何?”

    “刘楚悠,强扭的瓜不甜,无论如何,我都会想办法剪断我们之间的姻缘。”

    “谢谢你的饭菜。”

    淡淡的扫了他一眼,注意到他的脸色咻地变得很难看,我转身,直接走进了房间里,关上了门。

    背靠在门上,我听着门外刘楚悠愤愤离开的脚步声,心里突然就特别的难受。

    这是我第一次不受控制的喜欢一个人,可我才刚刚知晓自己的心意,所谓的爱情萌芽就被刘楚悠硬生生的掐断了。

    幸亏寒冥爵此时此刻陷入了沉睡当中,否则被他知晓了我的心意,他一定会笑我不自量力吧?

    他是高高在上的冥神,而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契人罢了。

    更何况我现在又和刘楚悠牵扯上了剪不断的姻缘……

    叹了一口气,我抬步,走到床边,直接躺了上去。

    盯着天花板看了一会儿,我将这些天里跟寒冥爵经历的种种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想到我曾经还去猜想过寒冥爵的脸是老头子模样的事情,我心底不由得更加苦涩了几分。

    说来也是可笑,我从来没有见过寒冥爵的真实模样,却不可抑止的喜欢上了他。

    大概是被他的人格魅力折服了吧。

    又大概根本没有任何的理由。

    喜欢一个人,哪有什么理由?

    不过刘楚悠突然对我这么殷勤,倒是令我有些奇怪。

    刚才我太生气,所以没有细想。

    现在想来,刘家突然用着红线将我和刘楚悠的姻缘牵连在一起,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

    而刘楚悠,又为什么一点反抗的意思都没有,反而很乐意接受这样的安排?

    看得出来,刘楚悠对我的感情并不是很深,顶多只能算是有好感,可这月老红线可不是闹着玩的,反而事关终身大事,刘楚悠这样的态度,实在是令人生疑。

    皱了皱眉头,我从床上坐起来,抬眸扫了一眼放在桌子上的饭菜。

    唉,若是寒冥爵在就好了,还能帮我撑撑腰,出出主意。

    起身,我摸了摸有些饿的肚子,正准备吃点东西,猛地就想起一件事情来。

    乾坤袋!

    如果我记得没错,那乾坤袋里似乎有很多那两个冥师留下来的好东西。

    除了金银财宝,我记得还有不少其他的稀奇古怪的东西。

    寒冥爵曾经跟我说过,一些冥师为了提高自身修为,就会捕杀很多的鬼仙,从而夺取它们的内丹。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鬼仙的内丹是有提升冥力的效用的。

    这么一来,我岂不是可以靠吞食鬼仙的内丹来帮寒冥爵修复冥神?巩固冥力?

    心中一喜,我赶紧从口袋里摸了摸。

    找出那个乾坤袋,我赶紧伸进手去掏了掏。

    这乾坤袋似乎有感应主人意念的功能,我刚在心里想了想鬼仙的内丹,就感觉到手上多了一把的圆圆的类似于丸药一样的东西。

    将手拿出来,我看着手心里放着的好多颗绿色的内丹,顿时喜出望外。

    我靠,这两个冥师竟然囤积了这么多的内丹,这得是杀了多少鬼仙才能攒的啊!

    轻轻的掂了掂分量,我微微思付了一下,直接将那些内丹全部吞了下去。

    不管了,死马当活马医,能提升一点冥力算一点吧。

    这鬼仙的内丹如同一团气,刚刚倒进嘴里,它们便咻地化作了丝丝缕缕清凉的气息顺着我的食道窜进了我的胃里。

    霎那间,我便有一种吃了芥末的酸爽感。

    缓了好一会儿,那种辣眼睛呛鼻子的感觉才终于消散。

    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我正准备试着在心里呼唤一下寒冥爵,突然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一点一点的膨胀起来。

    心里吓了一跳,我赶紧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

    这一看,我险些吓得晕过去。

    只见我露在袖子外面的手不知何时竟是变成了绿色,那些绿色好似病毒一样迅速的在我的皮肤上蔓延着,没多时就蔓延进了我的袖子里。

    我吓得嗷呜一嗓子,赶紧搓起袖子看了一眼,就见自己的胳膊也变成了绿色。

    心里吓得不清,我赶紧跑到穿衣镜前照了照。

    镜子里,我但凡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肤都变成了绿色,就连我的脖子和脸都变成了绿色。

    不仅如此,我整个人好似充气娃娃似的,迅速的膨胀着,没多时就成了一个绿巨人般的存在。

    看着镜子里那个几乎占满了整张镜子的自己,我瞪了瞪眼睛,赶紧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这一抬胳膊,就听到我身上的衣服嘶啦一声,破裂开来。

    没多时,我身上的衣服便被迅速膨胀的身体全部撑破,只余下了一丁点的布料还挂在身上。

    看着镜子里还在不断的膨胀着的绿皮肤的自己,我疯癫似的嘶吼了一声,眼皮子一翻,我便直接晕了过去。

    摔在地上的那一刻,我明显就听到了一阵震动的声响,厚重的身体还跟着弹了弹。

    迷迷糊糊中,我隐约来到了一个白茫茫的世界。

    我光着身子,赤脚走在白雾中,远远的,我似乎看到了一片隐藏在白雾中樱花树林。

    白雾浮动,樱花花瓣飞舞,淡淡的清香萦绕在鼻息间,格外的好闻。

    顺着那香味,我下意识的往樱花树林里走。

    快要走到樱花树旁时,一道悠远而又好听的古琴声突然自林间传来。

    伴随着琴声,一道富有磁性的男音慵懒的吟唱着歌曲,琴声萦绕,歌声美妙,引得我不由得驻足倾听。

    “一曲当年,你折柳,浮桥边,两地相思,凤求凰,饮花前,三剪桃花,笑春风,映人面,四时不见,五更深,滴漏断,六月风过,脉脉却轻寒,七弦难弹,绿绮琴,心已变,八行谁书,长相思,勿相见,九重远山,十里亭,月不满……”

    这声音……

    寒冥爵?!

    心中一动,我顿时喜从心生。

    抬步,我循着声音,快步往樱花树林里跑。

    不知跑了多久,那歌声咻地变得清晰起来,抬眸,我越过白雾,朝着声源处看去。

    粉色的樱花树下,花瓣飘动,淡淡的雾气中,一个穿着白袍的男子坐在一床古琴之后。

    他低着头,我看不清楚他的模样,修长的手指头熟练的勾动着,姿态俊逸优雅,宛若一副画卷。

    我驻足观望,感受到他周身熟悉的凌然气势,我心中的喜色顿时浓郁起来。

    难不成,是因为我太想念寒冥爵了,所以做梦了?

    不过这穿着古装的寒冥爵,还真的别有一番风味。

    抬步,我快步走到他的身前,轻轻的喊了他一声,“寒冥爵!”

    话音未落,便听到原本悠扬的琴声戛然而止。

    紧接着,我便看到他缓缓的抬起头来。

    眸光微闪,我有些紧张的看向他的容貌。

    跟寒冥爵认识这么久了,我却从来没有见过他到底长什么样子。

    也不知道在梦里的他,会是什么模样。

    双眸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看,等到他彻底抬起头来,我的心里却是瞬间充满了失望。

    只见他如刀削般的脸上,竟是蒙着一片白茫茫的雾气,那雾气恍若虚无,却又将他的五官遮盖了个严实,除了他的脸型,我竟是根本看不清他的模样。

    注意到他低着头似乎在打量我的身体,我顺着他的视线往自己的身上看了一眼,顿时脸红成了一片。

    我靠,我竟然忘了我没穿衣服的事情!

    “你怎么进来的?”

    寒冥爵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凌厉威严,惊得我赶紧抬眸看向了他。

    什么进来,这不是我的梦吗?

    不等我问他,就听到他有些无奈道,“这是本尊的精神世界,也就是本尊沉睡的地方,你是怎么进来的?”

    闻言,我顿时惊了一下。

    这地方是寒冥爵的精神世界?也就是他睡觉的地方?不是我的梦?

    心里顿时一阵惊喜,我跑到他的身边,抬手就握住了他的胳膊,“寒冥爵,我终于见到你了!”

    真是瞎猫撞上了死耗子,吞了那些鬼仙的内丹,竟然阴差阳错的跑进了寒冥爵的精神世界!

    “回答本尊的问题。”寒冥爵的声音咻地冷了几个度,我一惊,顿时皱紧了眉头,“你不是和我心意相通吗?怎么还问我?”

    “在精神世界里,你也是精神状态,本尊无法读取你大脑里的信息。”

    “回答本尊的问题!”

    寒冥爵站起身,低头又俯视了一眼我的身体。

    看到他脑袋上高高束起的黑色长发,我心中顿时觉得有些好玩。

    将我吞了鬼仙内丹的事情跟他说了一遍,我抬手,下意识摸了摸他的长发。

    正想问问他这头发是真的假的,便听到他有些沙哑道,“别玩火。”

    不等我有所反应,我的腰身便是一紧,紧接着,我就被他压在了古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