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我的女人

    更新时间:2018-12-21 14:55:24本章字数:2880字

    没想到,我的担忧最终还是应验了。

    自从在丛林中看到那具女尸后,我就考虑到端木轩他们的活动范围正在接近我们,我再三叮嘱三女尽量不要一个人外出,如今出了这事,我只知道我终于要面对端木轩他们了,一味的逃避是不可能的。

    实际上,这事也怪不得方白雪和唐宁俩女,谁让我生了一场感冒呢,还昏迷了一天,三女要填饱肚子就必须出去觅食,而方白雪是好心的替我找寻治疗感冒的草药,俩女的出发点都没问题。

    现在仔细想来,端木轩他们把这么急于将方白雪捉去,应该是他们内部发生了不好问题。

    唐宁的话令得苍梦妍一惊,俏脸之上顿时露出恐惧和担忧的神色。

    “他们走了多久了?”我下了山洞后,看着唐宁问道。

    唐宁红着眼睛,一脸愧疚的说:“就在刚才,他们不但抢走我的食物,还想抓我,不过因为我手里有刀,然后抓着雪姐就跑了,我追不上……”

    “那你知道他们往哪个方向跑了吗?”我又问道。

    唐宁伸手指了指我左边的说:“东南方,他们一行有三个男人。”

    我接过唐宁手中的刀,二话不说就朝着外面走去。

    俩女也跟了上来。

    我回头瞪了她们一眼,严肃的道:“你们快就待在这里,等我回来。”

    “杜明,带上我吧,毕竟你的感冒还没好彻底……”

    “不用,要是老子这次活着回来了,你亲我一口就行了。”

    “嗯……”

    唐宁苍白的俏脸一热,嗯了一声。

    她这个行为等于是默认了我的话,不等我反应了过来,唐宁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走到我面前踮起脚尖,嘟着红润的小嘴儿在我脸上轻轻的点了一下,在我耳边说了一句:“活着回来,我们都在等你。”

    说完这话,她俏脸通红的低下了头去。

    我吃惊的同时又有些目瞪口呆,一向对我不冷不热的冰上女神竟然吻我了。深吸了一口气,将脑海中的杂念全部摒弃掉后,我拿着刀毅然转身离开。

    “杜明你个色狼加流氓,一定要活着回来,到时候我愿意给你暖床,甚至是做你的女人……”

    远远的我就听到了苍梦妍带着哭腔的嗓音,令得我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与此同时,心里升起一股火热,两个傻女人,等着吧,如果小爷活着回来了一定会推倒你们其中一个的。

    我朝着唐宁所指的方向就赶了过去,没敢回头看两个女人的表情,因为我怕看到她们伤心落泪的样子后,自己会舍不得走。

    端木轩,陈强,你俩最好不要对方白雪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否则,大家就鱼死网破吧,事实上,我对于自己此行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唯一的凭借就是手里的刀可以威吓到他们,唯一的希望就是他们还残存着半点的人性。

    走到半路的时候,感冒的后遗症爆发了,我感觉自己全身的力气都在慢慢流逝,昏迷了一天一夜,大部分机能丧失了不说,还没有及时的补充体能。

    我咬了咬牙强撑着,我知道自己不能倒下,要不然方白雪绝对是危在旦夕。

    没过多久,我远远的就看到了端木轩他们驻扎的营地,是大大小小的十几个窝棚,兴许是昨天下过雨吧,不少窝棚东倒西斜的,呈现摇摇欲塌之势。

    这就是我当初没有盖窝棚的原因,因为窝棚顶多能乘凉,不能遮风挡雨,甚至是不能阻挡野兽的冲击。

    我把菜刀别在了后背的裤腰带上,强打起精神走了过去。

    入眼的一幕幕令得我有些心惊。

    不少面黄肌瘦的人正躺在地上,时不时的咳嗽了起来,不多基本上都是女子,而且还是妇女,最重要的是只有寥寥十几人,这些人统统被赶出了营地自生自灭。

    要知道,在我们离开前,端木轩的队伍少说也有三十号人啊,这才过了几天,就死了这么多?

    不过一想到我在丛林中看到的被强奸致死的女尸,我就释然了。

    这时,一个灰头土脸的男人正抱着不少柴火从我旁边经过,他看到我先是一惊,面露不善的看着我的同时朝着中间一个比较大的窝棚喊了起来。

    “队长,他来了,他来了……”

    听到这话,我把手伸到背后死死的摸着菜刀,一旦情况不多我就抽出来防身,我这次来是打算和端木轩何谈的,哪怕是付出一定的代价赎回方白雪都行,能不动手尽量不动手。

    没过多久,只见头发乱糟糟,整个人显得落魄不已的端木轩从窝棚中走了出来,先前的男子则是走到了端木轩的身旁。

    “你终于来了!”端木轩面无表情的看着我,声音沙哑无比。

    我冷冷的看着他的同时打量着周围:“呵呵,你抓了我的女人我能不来么?”

    “你的女人?”端木轩眉头一挑,继而嘲讽道:“她这么快就成了你的女人?那想必其他两个女人也不例外吧。”

    “那跟你有什么关系,把我的女人交出来,我就当这件事情没发生过。”我面沉似水的道。

    端木轩挑了挑眉,看着我说:“杜明,其实我们是一类人,只不过你一直隐藏得很好,这样,我们来做个交易如何?”

    “什么交易?”我问道。

    “那就是加入我的队伍。”端木轩指了指不远处躺在地上的人群说道:“相信你也看到了,昨天下了一场大雨,我们队伍中有不少人感冒,甚至是死了好几个人,长此下去,我担心会爆发瘟疫,你们三个人能够独立的在这荒岛上生存这么久,想必有专业的求生知识,因此,我需要你。”

    说到瘟疫两个字,端木轩的眼神中闪过一抹惊恐。

    想不到问题这么严重,我心里一惊,继而点头道:“好,我加入你,不过在这之前我需要看到我的女人。”

    端木轩扭头冲着身后的窝棚拍了拍手,接着,只见两个男人押着一个头发凌乱的女子走了出来。

    是络腮胡和陈强,而女人正是方白雪。

    方白雪一看到我,哭丧着喊道:“杜明,救我,快救我,他们不是人,是畜生,竟然吃活人……”

    话还没说完,方白雪就被陈强给踹了一脚,这一脚刚好踹中方白雪的肚子,方白雪坐倒在地,疼得直翻白眼。

    “杜明,想不来你会有今天吧,你的女人落到了我手里,你放心,我会帮你好好疼她的,还真别说,这骚娘们的皮肤可真嫩啊。”陈强得意忘形的冲我嗷了两句,旋即伸出手开始摸着方白雪。

    一旁的络腮胡更是将手伸到了方白雪的胸上,嘶啦一声,方白雪的胸前的扣子应声而断,那一抹深深的雪白看得几人都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伴随着方白雪声嘶力竭的哭喊声,两人越发的激动了。

    “住手!”这一幕看得我是又惊又怒,不过两人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趋势。

    我看着眼前的端木轩说道:“你快让他们住手,要不然咱俩先前的约定不算。”

    然而端木轩只是摇了摇头说道:“为了证明你的决心,你先把你身上的菜刀给我交出来。”

    这一刻我全部明白了,端木轩是刻意让陈强和络腮胡当着我的面羞辱方白雪,来让我妥协,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交出唯一的防身之物,甚至是端木轩一开始说的要我加入他们的交易都是假的。

    一旦我交出菜刀后,我面临的必定是死亡。

    听到方白雪的声音越来越绝望,我的眼睛都红了,抄起菜刀二话不说就朝着陈强俩人跑了过去。

    “我他妈杀了你。”

    “杀了他!”

    端木轩面露凶光的挥了挥手,接着从窝棚里跑出不少人,有男有女,各自手里都拿着棍子之类的,这些人齐齐涌向我。

    “这是你们逼我的。”

    我咬了咬牙,挥着刀就冲入了人群,连踢带踹的放倒了不少人,希望让她们知难而退并没有下死手,突然我感觉后背受到重重的一击,回头一看,只见一个中年妇女拿着棍子恶狠狠的还想打我。

    我怒了,咆哮了一声,冲着她砍了一刀,她拿着木棍的五根手指就被我削断了,倒在地上痛苦不已的哀嚎。

    看到我还真敢砍人,众人都被吓到了,下意识的后退。

    我走向陈强俩人,陈强和络腮胡咽了口唾沫,立马松开方白雪想要跑。

    这时,我突然感觉脖子一痛,抬眼一看,只见我的脖子上正插着一个注射器,而端木轩正快速的将注射器里面的液体注射到了我的体内。

    我眼前一黑,头重脚轻的就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