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夜半阴婚

    更新时间:2018-12-21 15:00:36本章字数:2179字

    我已经数不清,是第几次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睡意朦胧间,我感觉自己脖子后面有人在吹凉气,一声男人的叹息,暧昧的缠进我耳中。

    随即,一只有力的手从锁骨开始滑动,我想要反抗,却被他束缚的无法动弹。

    “乖一点,别动。”他的唇贴在我的耳垂上,诱哄道。

    接着,温凉的大手,轻柔的抚摸着我的发丝。顺着背部细腻嫩滑的肌肤,慢慢的往下游走。

    脑子一片空白,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嘴巴里面溢出羞人的呻吟求饶声,“不要,不要碰我。”

    这话像是惹到了他,他嗤冷的哼了一声,“我说过,你身上的每一处都只能是本君的,你没有资格说不要,本君给,你就必须要!”男人发了狠似的声音在我耳畔邪魅的传来。

    语落,双腿猛然被打开下面突然传来一阵撕裂的疼痛,然后就是一阵猛烈的进攻。

    疼的想要叫出声,嘴巴却被他冰凉的唇齿堵住。两具身子紧紧相贴,紧密的没有一丝缝隙。

    我呜咽着忍受着他的粗鲁,可不知不觉那种疼痛被一种微妙的感觉代替。

    听着身上男人的尽兴的粗喘,一股屈辱羞耻的感觉慢慢涌上心头。

    这个恶魔一样的男人是我一生之中最惧怕的存在。可是我又离不开他也摆脱不了他,我因他而生,无他便会殒命。

    事情还要从半个月前的暑假说起。

    我家是开殡仪馆的,我那时放假无聊就和父母经营殡仪馆的生意。

    我爸自比茅山天师,平常没事也接点捉鬼做法事的活,装神弄鬼骗点小钱花花。

    出事的那天我正在殡仪馆里给一个刚死掉的年轻姑娘布置葬礼堂,我爸出去批发鲜花。回来就把我往屋子里拉。

    “爸,你干嘛,没看我正忙着吗!”

    这话一出,我爸突然举起手中的皮箱,笑呵呵的打开,皮箱里面装满了红色的人民币,看得我眼睛都花了,惊讶不已。

    “苗老头,你在哪里偷了这么多钱?”我想也没想就这样来了句,我爸闻言不开心的合上了皮箱,抬手弹了一下我的脑瓜子,“这不是偷的,你老爸我刚才接了个大活,这三十万只是定金,还有八十万的尾款呢!”

    我爸口中的接活,就是又有傻蛋上了他的当,我又要和他扮演茅山道士一起去坑人了。

    我起初是开心的不得了,反应过来就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不由得问苗老头,“老爸,给这么多钱,该不会真的有鬼吧。”

    以前我和我爸出活的时候,最多也就赚个几万块。但那纯粹就是糊弄人的,我和我爸根本就不会捉鬼那套。也从来没见过鬼。

    我爸‘嘿嘿’笑了两声,“还是小月月心眼子多,但是这次不是去捉鬼,而是去给一个死了几年的富家子弟结冥婚。那个死人的爹,看上你了,所以才找上了爸爸。”

    苗老头的话还没说完我可就不乐意了,气呼呼的吼道,“你个苗老头,该不会是让我跟死人结冥婚吧?坑人都坑到亲生闺女身上了!!”

    “就只是个形式而已,你只要答应老爸好好配合,这次老爸就不独吞报酬了,我们五五分成!”我爸一看我毛了,立刻拿钱诱惑我。

    我虽说年纪小,可也是一个财迷一听这话也是动摇了,最终还是掉进了钱眼子里面。答应了这桩和死人冥婚的生意。

    要知道我自认这个世界上没鬼,最起码我是没有碰到过。就像苗老头说得那样,冥婚只是个形式,挣小钱钱才是真的啊~~

    当晚我便和我爸捯饬捯饬去了那个富豪的家里。

    到了富豪家里,我爸和那个富豪交谈,我则是被一个女人领去化妆换衣服。

    这家人姓殷,跟我冥婚的那位仁兄叫殷离,三年前死于一场火灾。

    换上了殷家人准备好的秀禾服,我就被带到了殷离的灵堂。

    本以为殷离死了那么多年,我见到的殷离应该是一坛骨灰。

    可没成想,他虽然死了三年,可尸身还保留着。

    那死人的尸身躺在一张冰床上,冰床四周还散发着白气。冥婚现场只有几个人,可殷家大堂布置的十分有排面,到处都是白色的玫瑰花把灵堂弄得漂亮极了。看来殷家人是很重视这次冥婚。

    殷离躺在冰床上,身上穿着一套黑色的民国式寿衣,和我身上的秀禾服是一对的。

    以前都是我爸出洋相糊弄人,可这个殷家除了找到我和我爸,还另找了冥婚师。

    这个冥婚师是个年迈的老婆婆。

    我按照冥婚师的吩咐在殷离的冰床旁边跪下,现在虽是六伏天,可靠近那冰床还是很冷。我总感觉有阴气在朝我皮肤毛孔里面钻。

    冥婚师把我的手指割破,按在了一张写着黑字的红纸上。那好像是繁体字,按完手印儿她直接将红纸点燃扔进了的铁盆里面点燃了,我也没看清上面写的什么。

    “苗小姐,接下来你需要在这里陪殷先生一晚,明天就可离开了。”冥婚师对我冷冷道,她那双灰白色的眼睛闪过一抹深意。

    冥魂师离开了,我爸也笑嘻嘻的跟着殷家当家人拿尾款去了。

    我家就是开殡仪馆的,我几乎天天见到尸体,也根本不害怕。

    不一会儿,殷家别墅的大堂就剩下我一个人了。哦不对,还有殷离这个死人。

    等人全离开之后,我才好奇的看了看殷离,之前没有看仔细,现在才发现这个殷离是个十足的大帅哥。样貌十分俊美,看样子也就二十五六岁,虽然他的尸体被冷藏保存了很多年,但看起来还非常的鲜活。那脸色比正常人都要好,白里透红,光是闭上眼睛躺在冰床上,就让我觉得,他好看的像幅画。

    “唉,想我苗月月难道只有嫁给死人,才能找到这样英俊潇洒又有钱的老公吗?”我不由得为自己神伤,唉声叹气了起来。

    看着安静的殷离,我又是深深的叹了口气,“你比我还可悲啊,二十几岁就死了,真是可惜。给你上柱香吧。”

    语落,我便拿起了放在一旁的香,就着白色蜡烛上的火苗点燃,插在了香炉里面。

    可就在我上完香的时候,旁边突然飘来一句清澈的声音。

    “那我就,谢谢老婆了~~”

    “举手之劳,不用谢。”我笑着回答,可下一秒,我脸上的笑容就僵住了。

    旁边的蜡烛挣扎忽闪了几下,我脊背上都生出了冷汗!

    是谁在说话?

    这别墅现在就只有我和殷离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