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背后之人

    更新时间:2018-12-21 15:00:37本章字数:2167字

    河神的事情结束了,殷离这次跟我来渔村也是很有收获,他用河神的千年内丹修炼。眉间那抹像是火狐一样的毛发更加的鲜艳明亮。

    奶奶和村长送我出村,那个村长对我满脸堆笑特别的热情,一路上嘘寒问暖的,看得我尴尬极了。

    离开之前,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便问奶奶,“奶奶,怎么没看见叔婶还有堂姐他们?”

    奶奶却告诉我,因为早就知道河神看上我这个全阳女,可她又不同意我嫁给河神。叔婶担忧河神会看上他的一双女儿,这些天,一直躲在村子里的大地窖里面不敢出来。

    我点点头,看着已经开过来的大巴,就打算上车离开。

    却在转身的那瞬间,恍惚看见旁边小树林里闪过一抹人影,他缓缓的走了几步,就不见了。那身影,我好像在哪里见到过。

    刹那间,背后突然传来了村民的尖叫。

    我被吓了一跳,赶紧转过身,就看见村长倒在地上浑身抽搐,嘴里‘呜呜’的低叫。

    没过几秒,村长的皮肤直接发青,身上的脉络也变成了乌色。充满血丝的眼珠在眼眶里几乎都要瞪出来了,面目痛苦狰狞,就这样死掉了。

    我冷冷的抽了口气捂住了嘴巴,吓得一个踉跄。而站在我旁边的奶奶,面色在那瞬间变得惨白,她的眼眸之中充斥着别有深意的震惊之色。

    “村长,村长!”几个村民着急的喊着却不敢靠近,而这时,死掉的村长的胸口处,突然破衣生出了一朵白色的玉兰花,紧接着,白色的花瓣就被鲜血染红,那画面看的诡异至极,仿佛这朵花是被鲜血灌溉而生长出的。

    “鬼玉兰,竟然是鬼玉兰!”看见那花儿的时候,我奶奶身子一抖眼里充满了惊惧,不敢置信。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奶奶用力急促的推上了大巴车,“孩子,这里没你的事了,快走!”

    “奶奶,奶奶!”我隔着玻璃喊着她,心里着急又疑惑,那个村长为什么会突然死掉,还死的那么离奇。

    他浑身青色,筋脉发黑,像是中毒。可怪异之处不止这里,他的心口出竟然生出了一朵诡异的玉兰花。

    我的脑子突然想起,之前无意中在小树林里看见的那个诡异的人影。

    村长,是不是被他杀害的?

    加上奶奶的反应也太奇怪,她还说村长身上开出的那朵花,叫什么鬼玉兰,这事儿肯定不简单。

    临走之前碰上这么血腥的事情,我的心思也凝重了起来。就在我沉思的时候,怀里的背包传来了殷离清冷的声音。

    “鬼玉兰,是阴间阴毒鬼术的名称。一百年前,被一个阳间修为至高的人盗取,那个人已经被阴间抓捕了。没想到事到如今,竟然还有人会得此鬼术!”

    我一听这话,脑子里一个激灵连忙问殷离,知不知道村长为什么会被这鬼术所害,杀他的人又是谁?

    殷离说,“或许是有人在背后故布疑阵,试探我们。”

    “那河神在渔村接受供奉几百年,仅仅是供奉的香火就足以他修炼。而这一次却突然性情大变,要找什么全阳女当妻子。这矛盾恰巧就指在你头上了,可以说是冲着你来的。”

    “事情这样巧合,他或许是受了别人的挑唆迷惑,被人当棋子利用了。那个村长和刘辰,也参与进来知道了其中的秘事。只有死人的嘴巴才是严实的,所以他们才会被灭口。”

    殷离的话让我浑身一麻,他的意思是。河神,还有村长刘辰的背后,还有人再控制着他们。

    能够控制河神,那个人绝非泛泛之辈啊,他为什么要这样?

    我的脑子突然一个灵光,紧张的问,“是昨晚在雨中的那个男人吗,还有刚才在小树林我好像也看见他了。”

    殷离闻言,却笑了,说我还不算太笨。又说什么,他倒要看看那个幕后做这样无聊之事的家伙,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殷离十分的淡然,似乎也是没把那个人放进眼里,一直抱着玩玩的心态。可我却忧心忡忡,就冲着殷离那句。【矛盾指向你,那人是冲你来的!】

    似乎察觉到我的心事,殷离说,有他在不会让我有事的。

    我闻言想到他卖队友的事情,冷不丁的翻了个白眼,“希望你说道做到,我可不想被你看什么好戏。”

    背包里面的殷离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便没了声音。

    就这样,转了两次车,我回到了狐仙庙。

    殷离的灵元附到了狐狸像上,开始修炼养神。

    我拿着手机跑去门外,给卖女儿的苗老头打了个电话。

    接到我电话的苗老头心虚极了,还说什么他是因为知道我会没事,才会答应村长绑了我嫁给河神的。

    我追问,他怎么就知道我一定就会出事,万一我死掉了怎么办!

    而苗老头说,他就是知道,还说大人的事我少管。然后马上就挂断了电话。

    我快被这个亲爹气死了,现在奶奶神神秘秘,就连那个就知道骗钱的二货亲爹也神神秘秘的。

    我气得想把手机摔出去,却在转身的瞬间,发现身后站着一个身穿宝蓝色长裙,带着副墨镜卷发女人。

    虽然墨镜遮住了她的半张脸,可从气质上来看,绝对是个大美女,还是个有钱人。

    我收起手机,火气全消,疑惑的问,“你,是来烧香火的?”

    “这,这里就是三潭路的狐仙庙吧,我找苗月月师傅。”女人摘下墨镜,看了看我身后嗫嚅道,正午的阳光之下,她的身子却在瑟瑟发抖声音也带着颤音,就好像来这儿之前受到了什么巨大惊吓似的。

    “咳咳,”装模做样的咳了咳,“我就是苗月月,你有事里面说吧。”

    我先让这女人给殷离上柱香再说话,这女子虔诚的烧香,烧完香就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

    “这女子印堂发黑,身体沾染阴气,有事所求。”而这时,我的脑子里面传来了一句话,是殷离的声音。

    我了然,知道又有生意上门了。看着女子身着名牌,这次应该能很赚一笔,想着我故作专业的问,“小姐,你印堂发黑,身体沾染阴气,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这话一出,正中这女子下怀。她又哭了起来,那梨花带雨的模样,看得我都心疼的不得了。

    这漂亮女人,叫于晓丽,是一个红灯区某风月场所的女公关,说白了就是妓女。

    而就在前两天,她工作的妓院遇到了鬼嫖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