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西南第一紧

    更新时间:2018-12-21 15:00:29本章字数:2526字

    在我成为西南三省头牌应召的那天,南姐问我怎么不去做情妇?

    情妇捞钱快,时间长,有保障,运气好点说不定还能成功上位,脱离风尘,怎么都比做应召强。

    我笑了声说小妹我从小志向就是阅遍众鸟,而片叶不沾身。

    情妇虽好,但架不住我喜欢新鲜男人,老吃一个,就算是龙根也早晚吃出腊肠味。

    南姐哈哈大笑,说我是天生的婊。子,难怪不过一年时间就成了这西南三省最贵的一只外卖鸡,专门伺候那些因为种种原因不方便来会所的权贵。

    我失神了下,也跟着笑,天生的婊子,好像也有人对我说过相同的话。

    秦姐笑的更欢了,问是不是经常把我弄的歇工一星期的傅九爷。

    傅九爷,是所有客户名单中的第一位,西南三省手眼通天的黑二代,却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那种黑二代。

    我第一眼见他,他正站在窗边看书,阳光透过窗户撒在他身上,居然投着一股不可侵犯的神圣感,让当时走投无路,绝望无助的我倍感羞惭。

    就在我以为走错门的时候,他却突然把我按倒在书桌上,扯掉底裤一下冲进来。

    我见过的男人很多,可经历过的男人却只有一个人渣,而傅九爷的尺寸和力量对我来说恐怖的可怕,更别提他还花样繁多,精力旺盛,完事后,我的状况简直可谓惨烈。

    有多惨烈?惨烈到他跟班都以为我挂了,把我拾掇着装进麻袋准备处理掉,而我自己从后车厢爬出来,然后晃荡着血崩似的下身回去找他填客户满意问卷。

    他当时就笑了,问我叫什么名字,我愣了下,说我叫苏锦,至于其他的名字,我再不想提起。

    后来他点了我好几次,有一次被我伺候的舒服了,他捏着我的脸问我,要不要做他情。妇,他养我。

    我摇头,说钱货两清挺好,您养我,是我的造化,但当情妇时间久了,难免走心,我只想走肾,不给您添麻烦。

    他笑的更大声了,把我按在床上,折腾的比任何一次都狠。

    从此之后傅九爷就成了我的金牌客户,我这“西南第一紧”的称号,也是从他嘴里传出来的。

    那时候做应召的不多,我首次外卖就能干下如此傲人业绩,在圈子里一炮成名。

    新来的应召都叫我一声锦姐,最后成了这西南三省的头牌应召,非权贵不接。

    南姐喝高了,媚笑着当初果然没看走眼,像我这样无心的女人天生就是做婊子的料。

    我笑着干了一杯酒,让人把南姐抬下去休息。

    其实,只要是人,怎么可能没有心呢?

    只是我的心在我从北影毕业那年就被人玩的粉碎。

    情爱,金钱,权势我都曾尝尽,最后却把我自己也搭了进去。

    甚至连带着我的家人都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每每想起,都如同跗骨之蛆,令我止不住满腔的愧疚和恨意。

    从那时起,我就发誓,只谈钱,不谈情。

    人只要活着,就比什么都重要。 

    直到一个男人的出现,让我原本规划好的人生彻底大乱。

    那天凌晨三点,我刚从一个客户那儿出来步行到停车场,掏出钥匙还没打开车门,后腰上就被一杆硬梆梆的东西抵上了,紧接着,耳边就传来一声急迫而沙哑的声音。

    “脱裤子,腿张开。”

    “……”

    这事我刚入行那会经历过,叫做截食,专指那种挑应召女伺候完客人,就突然冒出来捡漏想吃霸王鸡的混子,没想如今我也算是鸡中一霸了,居然又遇上了!

    我冷笑一声,转脸对着那男人就是两耳瓜子,直接把那男人打蒙了。

    可很快,我也蒙了。

    因为后腰上那杆硬梆梆的东西抵到了太阳穴上,眼角的余光下,黑色的枪管泛着幽冷的光,冰凉的触感戳的我太阳穴直突突。

    竟然是把枪!

    “小婊子,你他妈居然敢打我!信不信老子打死你!”

    那男人用枪连戳好几下,吓的我心都快跳出来了,我见过枪,不止一次,假枪根本不可能有这种触感,所以这把是真枪!

    “李三,你以为你逃的了?”

    一声凌厉而又凶悍的声音传来,紧接着,有几个人从黑暗中蹿出来,手里都拿着枪,齐齐对准李三。

    我心惊肉跳,我他妈是遇上黑帮火拼了?!

    李三看自己身在劣势,也没有硬抗,“秦局,您今天放我一马,我李三承你的情,以后再下套布控,我给您提供路子!”

    一声秦局差点让我热泪盈眶,我宛如抓到了救命稻草,冲隐在黑暗中的那人求救。

    “警察同志,救命!救命!”

    可任我喊的再声嘶力竭,黑暗中的男人都没有半点回应。

    “闭嘴!”李三看秦局没松口的意思,凶相毕露,“你们敢过来,我就爆头了这小婊子!”

    “呵!”

    黑暗中,男人终于出了声,却不是我以为的救命稻草,而是一声极轻蔑的笑。

    好像他面对的,并不是一个穷凶极恶的悍匪,而是一个跳梁小丑,而我这个人质,就跟只小猫小狗没什么差别。

    “动手。”

    那一瞬间,我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我不能死,我死了,我躺在医院里至亲也只有死路一条。

    人在绝境之中,真是能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力量,我突然伸出手,握住李三的手腕往回一掰,用九爷在床上教我的擒拿手,瞬间就夺了他的枪。

    他惊诧的同时瞬间被人按倒,紧接着,有人就握着我的手,扣着扳机,把枪抵在了李三的脑门上。

    李三眼中印出两个人的倒影,哭叫着求饶,“秦局,秦爷,别杀我,我转污点证人,我转污点证人帮你指证傅。。。。”

    砰!

    他的话还没说完,我就被血溅了满脸,枪响的声音把我震的耳鸣,我呆呆地看着死不瞑目的李三,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

    我杀人了……我杀人了……

    “吓傻了?”头顶上传来男人戏谑的声音,带着野性的沙哑。

    我啊的一声,惊恐地将手里的枪丢掉,然后转身上车落荒而逃。

    不是我杀的,是那个秦局握着我的手杀的!

    我惊慌失措,回到家里把自己里里外外洗了个遍,裹着被子躺在床上蒙头大睡,可只要一闭眼,李三那张死不瞑目的脸就出现在我眼前。

    甚至不光是李三,还有其他那些我本以为早就压抑在我记忆深处中的回忆争先恐后的涌上来。

    李三脑门上那黑洞洞的血窟窿,还有很多光怪陆离的画面吓的我好几次都从床上滚下来。

    我哆哆嗦嗦地点了根已经戒了三年的烟,浑身发冷地坐在地板上,告诉自己这里不是北京,是昆明。

    接连几天的单子我都推了,天天盯着手机新闻推送和地方台新闻,甚至连我爸妈的转院手续我都准备好了。

    我在忐忑不安中焦灼地度过一个星期,还是没有什么风声传出来,倒是医院的催款通知书下来了。

    南姐来电话问我是不是生了暗病,不方便伺候客人。

    我说没有,九爷出差就要回来了,我缩臀闭肛等他呢,南姐这才笑着挂断电话。

    这么长时间没消息,也就证明那个秦局不想把事情捅出来,毕竟我一婊子,哪有他的身份金贵?

    说起来,我还算是半个目击证人,要真有事,谁他妈都别想好过!

    抱着这样的侥幸心理,我正常开工了,那个什么该死的秦局,让他见鬼去吧!

    九爷电话打过来的时候,我早已等候多时了,只是这次他却没让我去他那儿,而是直接带我去了趟局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