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他算什么东西

    更新时间:2018-12-21 14:55:18本章字数:3018字

    我和王胖子愣愣的站在派出所门口,这才想起来给柳晴打电话,柳晴在外地看洋酒,又给韩立打,韩立说半夜已经睡了,一个公主什么大不了的,没当回事。

    你绝对猜不到,这“华丽的扭转”是谁完成的,没错,又是汪涛。

    汪涛从医院“清醒”后已经是第二天了,他听说欧若拉被拘留了,场子托的关系还没到位,就说他中学同学是那家派出所的,他去试试看,为此王胖子特别从吧台支出了两万块钱办事费。

    保释谈话的地点,汪涛故意选择在关押欧若拉的拘留室门口。

    汪涛说:“刘哥,哥们儿求你个事,千万别写入你们那什么卷宗里,我们公司肯定不会亏待了您……”

    那个高个警官说:“汪涛,你小子怎么和一个鸡搅合到一起了,听说那妞儿是你们场子的头牌,玩过她的男人一箩筐,你犯得着吗。”

    汪涛小心翼翼的将两万块钱塞到大刘手中,拍拍他肩膀,“拜托了,这是给兄弟们喝酒的,你的那份哥们儿就算砸锅卖铁也不会让你白受累。”

    大刘左顾右盼将钱装起来,“唉,你小子什么时候变成情圣了,当心让你媳妇知道。”

    汪涛低声说:“我想离婚。”

    大刘惊讶道:“啊?就为了她……”

    “嘘!”

    一场英雄救美,外加一出雪中送炭,在欧若拉最无助的时候,汪涛伸出了援手,她安慰着欧若拉走出派出所,带她去西餐厅吃饭。

    泡妞无数的汪涛展开了语言攻势,“欧若拉,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你,但是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做,我只希望你给我一个很小很小的机会,也许你就会发现不一样的我。”

    次奥!这孙子初中都没毕业,语言组织能力居然这么强大。这他妈都是后来欧若拉跟我说的原话。

    然而,汪涛低估了欧若拉的情商,她虽然还没察觉到汪涛的圈套,但这女人的淡然和明媚,好像镜花水月,有人试图触碰就会碎成浮萍。

    欧若拉手指将一缕秀发拨弄到白皙的耳后,微笑道:“这次的事真的太感谢你了。”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汪涛道。

    “我非常幸运有你这样一位朋友,但我们真的不合适。”欧若拉给汪涛颁发了好人卡。

    “是因为我结过婚吗?首先我承认,没遇到你前,我确实交往过几个女朋友,也曾沾花惹草过,我不想对你隐瞒,但是自从看到你,为了爱情,我宁愿放弃一切。”

    欧若拉微笑不语,实在想不出任何语言拒绝“恩人”,“社会太复杂了,我不想伤害你。”

    汪涛很聪明,没有继续纠缠,笑着说:“那就算我单相思了,对了,晚上你有空吗,得请办案的警官吃顿饭,你不到场有点不合适。”

    欧若拉只好答应晚上赴约。

    然后,事情的转机出现了!欧若拉保释的当天,柳晴从外地坐飞机回来,看到账上支出五万经费,气得直拍桌子!

    “他汪涛一个服务员算什么东西,居然代替场子托人办事,你们俩都是猪脑子吗!”柳晴拍桌子骂道。

    我低头看了眼王胖子。

    柳晴气呼呼的坐在沙发上,“王胖子,苏北年轻不懂事,你也跟着吃猪油蒙了心?场子每年花多少经费打通各方面关系,路子铺的坦坦荡荡,你们就随便干好了,放着阎王不见,还招那些小鬼骗吃骗喝,五万块钱不说,传出去丢不丢人!”

    “那几个痞子肯定是故意找茬!”柳晴初步判断道。

    “王胖子,你难道一点都不知道我们场子的背景?酒吧敢开嘉市最大的地下组织黑龙地盘上,就说明韩总和黑龙有交情,开业之前跟道上的人都关照过,有小混混来闹事,为什么不打死!保安队长呢,让他给我滚进来!”

    见柳晴没有消气的迹象,我心里也没来由恶心起来,说:“柳总,这事怪不得王哥,当时你和韩总都不在,为了不给场子带来恶劣影响,我们都想着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柳晴胸口不住的起伏,沉默了半晌,态度才缓和一些,揉着太阳穴说:“眼下三件事要办。王胖子,你租两辆箱货,去码头卸车入库。苏北,你去找曹局长了解情况,跟他直说有警察收黑钱。”

    “晴……柳总,那你呢?”我怕让王胖子听出我们的秘密关系,连忙改口。

    “当然是找平事的人,我倒要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混混找麻烦。”柳晴皱起眉头说道。

    听到这话,我和王胖子都猜到那个人是谁了,这人就是黑龙,我最近才接触的江湖传闻,黑龙是嘉市鼎鼎有名的人物,上学时打架不要命,被学校开除后混社会,从一个手持砍刀的大痞子,一路打打杀杀坐上了城东区老大的宝座。

    在酒吧找茬那伙人,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和真正雄踞一方的黑老大比起来,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我在公安分局外面蹲了一上午,终于发现曹局长的车出来了,他从车窗看到了我,摆摆手让司机把车停下来。

    “这不是小苏吗?”曹局长眼熟道。

    我偷偷看了眼司机,曹局长经验老道的说:“老王,你先找地方抽根烟,等会儿我给你打电话。”

    司机很有眼力,下车去旁边超市了。

    幸好我和曹局长坐过桌,上车后恭敬的递烟,询问他那天玩得开心吗。曹局长笑着说白天工作压力太大,晚上放松放松也是很平常的事,让我不要把晚上和白天的他联系在一块。

    我紧张的攥着包里的大信封,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在人情社会求人办事,送点礼物是天经地义的,但曹局长好像暗示我什么。

    “小苏啊,你来找我肯定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我下午还有个会。不过你可听清楚了,现在全国廉洁作风抓的很严,那些不必要的流程就不要了,现在不是工作时间,能坐在一起就是朋友,我们以朋友的方式来谈话。”

    “曹……哥,您看一点心意您都不收,让柳总和韩总知道,该骂我不会办事了。”我观察他表情严肃,转念将信封塞回包里,说:“既然曹哥拿我当朋友,那我就不来虚的了,以后您有什么吩咐,兄弟保证随叫随到。”

    “这就对了,你要有这个心,哪天晚上来家里做客,尝尝你嫂子的手艺。”曹局长道。

    我心领神会的一笑,“那我改天一定登门拜访。”

    然后我就表明了来意,曹局长气场很足,一边听,一边用手指在驾驶台上轻轻的敲打节奏,也不打断我,却很有威慑力。

    “曹哥,您知道我们酒吧是合法经营,从来不搞见不得人的勾当,派出所的同志抓了我们的服务员,当时我也是一时犯迷糊,纵容手下人给那位姓刘的警员送礼,唉,我可被柳总骂惨喽。”

    “你们柳总真是个女强人啊,生意做的很出色,有时候我还挺羡慕老韩,对了柳总怎么骂的你?”曹局长笑道。

    “柳总说,就因为我们这种不作为的商人,才助长了黑势力敲诈勒索,酒吧每年为国家交那么多税,养着那么多公务员干嘛吃的。你拿着酒吧的证件手续,让曹老六查咱们,我们每笔收入都懒得干干净净,凭什么被他们警方敲诈勒索!”

    我这样骂警察,曹局长不仅不生气,反而觉得我们拿他当家人,因为只有外人才会恭维。

    曹局长哈哈大笑道:“这个柳晴,真是刀子嘴。话说回来,小苏啊,我也得批评你,既然酒吧没做违法乱纪的事,你怎么能纵容个别公安系统的蛀虫行贿受贿呢!”

    “是是是,我年轻不懂事。”我点头哈腰的说。

    “这件事前因后果我了解,辖区派出所大刘私自抓人收礼,现在全市范围内都在老虎苍蝇一起拍,他这是顶风作案,五万块钱足以构成较为严重的受贿行为,这笔钱我会替你们公司追回来,至于那个大刘嘛,无非是廉洁建设大网里的小鱼,肯定是要倒霉的。”

    我心底大喜,真是老天有眼啊,这次经历给我涨了一个教训,想要办事就要找一把手,跟他们说话痛快,又不叫你难堪,反而那些小鱼小虾擅长恃强凌弱。

    此时,曹局长凑到我耳边,小声说:“老弟啊,夜场搞一点擦边球的生意,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这是时代发展的大形势,但是过分的东西千万不要沾。”

    办好柳晴交代的任务,我回到酒吧,店里只有几个清洁工在搞卫生,我就去小芸的包厢眯了一觉。

    醒来时看见小芸坐我旁边玩手机,我一看时间,蹭的坐了起来,原来我睡了一下午,现在都已经开场了。

    “你最近好像挺忙,上班无精打采的。”小芸阴阳怪气的说。

    “我靠,你怎么不叫我一声,你怎么没开工啊?”我开门往外看了眼。

    “我又没拿你工资,瞎操什么黄世仁的心。”小芸不满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