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立威

    更新时间:2018-12-21 14:55:18本章字数:3279字

    立威这种事,要干就干刺头,软柿子捏了也起不到杀鸡儆猴的作用,接下来发生的事,是女人引起来的。

    我说过,场子里的服务员都有相好的公主,而且不止一个,公主挣钱多,服务员挣钱少,所以男生靠女生养着的情况特别普遍。

    为什么说“男生女生”呢?事实上,除了我这种个例,干夜场的大部分都比我小,有的连初中都没毕业,在家混两年就出来找工作,九五后满天飞,我就认识好几个九八年的嫩妹子。

    这些女孩涉世未深,很容易沦落,她们搞对象,不一定是为了所谓的“安全感”,更多的是盲目攀比,嘴上还说什么,啊,找一个懂我,疼我的男人,日了狗了。

    我要收拾的这个张磊,是个包厢服务员,和汪涛关系很好。

    在场子里,张磊有个公开的女票,艺名佳佳,当然,佳佳也不是好鸟,逮谁跟谁上床,还四处招摇。

    今晚的机会是黄毛促成的。

    开场不久,佳佳去坐台,客人是个大老粗,话里话外的让佳佳跟他出去开房。

    佳佳不同意,说她身体不舒服。在这里我澄清一下啊,我说公主随便,但不是随便就能上的,你得用套路,人家也是有尊严的公交车,不是鸡。我不敢说全部,几乎是大部分公主都有点“伤痛青春”的文青病,你直接说开房,她瞪着你说,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是公主,挣得是干净钱!其实,你应该说请她吃宵夜,灌醉了再上,她心里明镜似的,但这个套路,千百年来百试不爽。

    然后佳佳就被大老粗甩耳光了,佳佳哭着跑出来找妈咪评理,也没评出个所以然。

    你想啊,十八九混社会的姑娘,骨子里也很拽的,叫嚣着找男朋友出气,打了一通电话,张磊始终没接。

    佳佳就蹲在厕所里哭,骂张磊不是人,她为了挣钱交房租,让男人欺负,张磊都不过来撑腰。

    佳佳好几个小姐妹在那劝,说这种男朋友要来干什么,正好黄毛路过直到这事了,假装抱打不平,告诉佳佳,张磊外面好几个女朋友呢,今天他请假,指不定和哪个女人鬼混呢。

    其实佳佳肯定知道张磊不止她一个女友,但当时在气头上,就气呼呼的把这些话和柳晴说了。

    按照场子规定,一旦发现员工谈恋爱,男的走,女的留。这件事,已经让黄毛添油加醋,传播的人尽皆知,柳晴也不好包庇,就把张磊找来。

    张磊这傻B到办公室还迷糊呢,一看柳晴还有我们几个管事的都在,就知道出事了,证人都在,张磊没法狡辩,只好承认了。

    柳晴扣了张磊当月的工资,让他卷铺盖卷走人,这跟我计划的差不多。

    开除一个员工也不是大事,众人散去后,柳晴疑惑的看了我一眼,说:“你和张磊有过节?”

    我摊摊手说:“没有啊。”

    “那今晚的事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是有人背后策划的一样。”柳晴皱着眉头说。

    “这我就不知道了,争风吃醋不是挺常见吗。”我说。

    柳晴长长的“哦”了一声,然后说:“以后再有类似情况,别闹得满城风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了,都是年轻人谈个恋爱很正常。”

    “知道了,这次都是那个佳佳闹得太凶,那我先去工作啦。”我转身离开办公室。

    我不得不学的有点心计,因为目前我的靠山还是柳晴,不希望有什么李磊张磊王磊代替我。

    老早下班后,我去停车场热车,刚打着火,车窗外就出现那个张磊的身影,我被他看得有点发毛,下意识觉得他要找茬。

    “你干嘛?”我问他。

    “别装了,我都听别人说了,是你让黄毛散播的谣言对吧。苏北,这次算我栽在你手里,以后的路还长呢,总有一天我要让你后悔!”张磊狠狠的说。

    “哎,说话要讲究证据,你威胁谁呢?”我不耐烦的说。

    “别以为你和柳总的关系别人都不知道,谁都不是傻子,心里清楚得很,说白了你不过是柳晴的小白脸而已,今天够嚣张,等她玩腻了,看你还有什么大不了的!”

    “我草了,哥们儿,你把话说到这份上,那我也实在点,是不是你去找柳晴打我小报告,说我和小芸怎么怎么是吧?”

    只听张磊沉声说道:“没错!”

    “那你混到今天就是活该了,本来哥们儿还有点自责,这样看来,你这种败类落到这个下场,一点都不冤枉。”我讽刺道。

    张磊举起拳头想揍我,我就这么看着他,他一时有些气馁,同为底层小人物,我明白他的顾虑。张磊慢慢松开我胳膊,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停车场。

    我皱了皱眉头,忽然听见车里窸窸窣窣的声音,猛地一回头,后排座竟然坐起来一个大活人!

    我仔细一看居然是芭芭拉,她可怜楚楚的看着我,她本想藏在车里搞恶作剧,却意外听见了我和张磊的秘密谈话。

    “那个人说的都是真的吗?”

    “是。”芭芭拉直视着我的眼睛,我早知道瞒不住。

    “那你为什么早不说,还和我睡一张床!”

    我尴尬的快哭了,“姐姐,是你半夜跑我床上抱着我睡,再说咱们也没那个啊……”

    “那你从来都没喜欢过我?”芭芭拉小声问。

    “啊!”我惊讶的看着她,“芭芭拉,我是不能跟你们有关系的,这是公司规定。你是个好女孩儿,可能是我那天晚上救了你,你心底产生了依赖,但是……哎呀,总之咱们是好朋友,以后你有事,我保证随叫随到。”

    我自己都想不到,作为根正苗红屌丝的我还有资格给别人发好人卡,我承认,像我这种夜场新手,经常幻想有美女投怀送抱,可我从不会主动出击,有点闷骚的境界,尤其是我现在找到了人生目标,就是她最好的姐妹欧若拉。

    芭芭看着我,好一会儿才冲我扮了个鬼脸,恢复调皮的样子笑着说:“我理解你的选择,在金钱和欲望面前,谁都不比谁高尚,放心吧,你和柳晴的事,我会为你保密的啦。”

    我不由得产生一股怜惜的感觉,又有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心情,卑微的人自有卑微的故事,我接触到的来酒吧打工的青年男女,起初都很单纯,可在这个混乱的圈子里想要洁身自好,那不是扯淡吗。

    正当我跟芭芭拉谈心时,手机不合时宜的响起来,我刚把手机掏出来就被芭芭拉抢去了。

    “你二表哥的电话。”芭芭拉看了一下手机还给我。

    二表哥?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缓了一会才想起来,这是我备注林慧的名字。

    我不禁被自己的先见之明感动了,自然的接起电话:“哎,表哥,我这开会呢,有什么事明天给你打过去吧。”

    挂了电话,不一会儿一条短信飞过来,这功夫其他公主也陆续下班,我翻看短信内容是:小苏,你是不是不方便接电话,明天有空吗,陪我出去走走。

    看到这条短信,我不禁有些得意,详装不耐烦的样子,回复了一个“嗯”字,把手机装起来说:“亲戚借钱,没法拒绝,真是的。”

    芭芭拉听我这么说,果然信以为真,才没那么好奇,等六公主到齐后,把她们送回公寓,老早回旅馆养精蓄锐。

    第二天我老早起来洗漱,特意换了身自我感觉良好的衣裳,来到人民公园门口就看到,戴着大墨镜的林慧也下了一辆深红色奔驰轿跑。

    人都是晚上一个样,白天又一个样,这位大老板的媳妇,还真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快四十的女人一点不显老,反而流露出成熟风情的女人味,仰头挺胸的样子特别有气质。网上说蜀汉爱搞基、东吴喜萝莉,曹魏好人妻。我心想,我要是生在三国,肯定是曹魏那支子人。

    “林姐,你笑起来真美。”我看到林慧冲我微笑招手,主动迎了上去。

    “谁笑起来比哭难看呀。”林慧捂着嘴咯咯笑起来,接着说:“反正也没事,索性放松一天。”

    “林姐,我要跟你似的,不用上班,做梦都能笑醒。事先声明,我兜里就几百块钱,你可别跟我出难题。”我半开玩笑道。

    “好吧好吧,不用你掏腰包行了吧,咱们先去吃点东西,一会去游乐园耍。”林慧弯腰坐进车里。

    我只好上了车,道:“不瞒林姐说,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来过游乐园。”

    林慧笑着发动车子:“那姐姐今天就带你体验一下,咯咯,其实我也只是带女儿来过一次,不过她就坐些木马什么的。”

    我暗暗瞥了林慧一眼,忽然发现这女人也在泡我,游乐园说起来好像很幼稚,联想起电视里的游乐场情景,过山车、海盗船等等,男男女女呜嗷喊叫的发泄,这似乎比任何约会更能拉进两个人的距离。

    就这样我们先来到一家观景西餐厅,这种高端地方,我平时路过都躲着走,消费水平不是一般人能接受的,幸好我提前和林慧哭穷了,说实话,我自我感觉良好,我要是穷大方装比, 林慧能看出来,反而没有好印象。

    我是有目的接近林慧,时刻都要多长个心眼,而且我潜意识里,也真想和林慧搭上关系,因为因为韩立是上门女婿,林慧比韩立更厉害。

    到了顶楼餐厅,我为林慧拉开椅子。

    “帅哥,够积极的呀。”林慧含笑坐下来。

    “哪里,哪里,为林姐服务是我的荣幸,要说嘉市也不是小地方,好几百万人中我怎么这么幸运呢。”我陪笑道。

    林慧双手抱在胸前,扭头看向楼下的车水马龙,神色忽然黯淡下来,道:“我可不是一个相信缘分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