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气氛不算融洽

    更新时间:2018-12-21 14:55:18本章字数:3373字

    下班后,我去了趟美女公寓,芭芭拉依然音讯全无,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我们打牌聊天,讨论着芭芭拉可能去了哪里,正说着,外面传来开门声。

    爱丽丝一进屋,我们都愣了,她脸上有一道清晰的巴掌印,摘掉墨镜眼眶还有些发青。

    我们正好奇着,爱丽丝却把奥黛丽推到一边,招呼大家,“边去边去,让我打两圈。”

    我愣愣的问,“你让人抢劫了?”

    爱丽丝一边码牌,一边点上一根水果烟咬在嘴边。她和那个重点大学的小白脸发展的挺好,今天晚上带她男人去吃饭,遇到一个以前看上过爱丽丝的老板。

    然后爱丽丝这个女人吧,天生就是交际花,无论软件还是硬件,都透着天生做鸡的品格,和那个老板推杯换盏的,那老板手摸她屁股搂着腰姿势暧昧。在爱丽丝看来,这种行为就跟握手一样一样的。

    可那个小白脸不干了,离开饭店后,扬手就给爱丽丝一个大耳光,说我他妈不是不让你出去卖吗,你上瘾啊!

    爱丽丝护着头被打了几巴掌,向那小白脸求饶,说别打了别打了,你把我脸打坏了,我还怎么挣钱给我兄弟看病。爱丽丝的弟弟是个脑瘫,她这些年可没少赚钱,说保守点也存了几百万,其实这些钱早够给她弟弟看病了,只不过爱丽丝收不住,就喜欢荡漾的生活方式。

    然后小白脸也哭了,警告爱丽丝以后再敢出台就扒了她衣裳游街示众。说起来也很可乐可悲,那大学毕业的小白脸还没找到工作,一边吃着用着爱丽丝的,一边不让女人出去卖,这不是难为人吗。

    瞎子都看得出来,这俩人的结合本来就不可能,后来爱恨情仇的事多了去了,爱丽丝还曾经在场子里找了俩姐妹,让那小白脸舒服了一回,小白脸开始还不答应,最后还不是屈服于温柔乡了。

    天还没亮,我就来到酒吧门口候着,没过多久我远远看见小芸背着包走来。

    “早啊,没想到做夜场的还能出差。”我凑过去打招呼。

    “说白了就是陪老板娘旅游呗。”小芸淡淡的说。

    “你有所不知,最近酒吧生意不好,柳总才安排咱们考察学习。”我说。

    小芸性子直,人也正值,义正言辞的说:“没想到柳晴对你还挺好,公费旅游的机会都给你了。”

    她说的我面红耳赤,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因为很多同事都传闻我和柳晴有一腿,但是没人敢说出去,倒是有几个不听话的,比如被开除的张磊。

    我看她不高兴,犯贱的帮她拉行李箱,她瞪了我一眼,“拿开你脏手。”

    我草了,“我还想问问你呢,那么多服务员,柳晴为什么让你去,难道你们俩是拉拉?”

    小芸道:“你管得着吗,咸吃萝卜淡操心,你有你的通道,我有我的门路,废话真多。”

    我们拌嘴时,远远看见柳晴王胖子等人出来,这时建国路口拐进来一辆绿色车顶的路虎,柳晴他们伺候县太爷似的恭候着,然后林慧就下了车。

    我打量着林慧今天的打扮,一件贴身的黑色真丝衬衣,领口微微敞开露出一段肌肤,外套是件米色大风衣,下身是一条修身的裤子,很时髦大方,俏皮中不失典雅,又风情高贵。

    “你现在骂我,我不搭理你,路上老板娘在,你可跟我保持点距离,别让人看出咱俩的关系。”这才是我担心的,让林慧发现我和小芸的关系还是次要的,她只关心我能不能满足她,要是让小芸发现我和林慧的关系,那还能有好?

    我们过去坐车,柳晴又嘱咐我们一些路上的话,无外乎让我们照顾好林慧。

    而林慧呢,毕竟成熟稳重,装作不认识我的样子。就这样聊些不咸不淡的话,司机开车把我们送到机场,换登机牌托运行李,我成干苦力的了,小芸却落得清净。

    不到两个小时,飞机降落在杭市,林慧在网上预定好了酒店,在一个海景公园湖畔,绿树葱葱,特别清爽。分配房间时,有两个相连的,一个在楼上。

    柳晴让小芸跟我们来简直就是个错误,这女人神经超级敏感,坐飞机的时候,林慧偶尔看我一眼她都能察觉得到,为了不露马脚,我和林慧保持很远的距离感。

    我到了自己房间刚躺下,就收到林慧短信,“那个小丫头可真是个奇葩!”

    “呃,她就那样,性格古怪。”我回复道。

    “她不会发现咱俩的关系吧?”林慧发道。

    “小心谨慎,步步为营。”我发了一个严肃的表情。

    “哈哈,我就喜欢刺激的,看姐姐怎么摆平她!”林慧回道。

    “靠,林姐你可别胡来啊。”

    林慧没有再回我短信,睡了一觉,我房间门铃响起。

    我开门一看是小芸,往走廊里望了望,惊讶的说:“你怎么白天就来找我,就算想我了也得晚上啊。”

    “少放屁,老板娘让我来叫你吃饭,一会去周围的夜场考察。”小芸板着脸说。

    我怎么会不明白林慧的想法,她和柳晴不同,柳晴有事业心,而林慧从小锦衣玉食,年近四十的贵妇性格上却有点大小姐的性子,她才不会关心什么考察,主要目的就是玩。

    不过在林慧逍遥的时候,我得保持冷静,绝不能把自己搭进去。有时候我也很好奇,林慧这么高不可攀的女人,居然在短时间内就被窝攻陷了,难道是我长得像熟妇杀手?

    三人在酒店吃完饭,林慧带我们去了杭市繁华地带,来到一家英文字母的慢摇酒吧,霓虹闪烁着暧昧的气氛,在这种声色犬马的风月场所,好像哪个城市都不缺,抛弃道德约束,尽情的宣泄生活中的苦闷。

    我们开好卡座的时候,舞台上两个热裤靓妹,极尽诱惑的跳钢管舞,把狂热的气氛带的一浪高过一浪,空气都燃烧了似的。

    “这就是特色!”我在小芸耳边大声说。

    林慧点了两瓶芝华士和轩尼诗,配合这火爆的气氛,她特别能煽动,加上又是老板娘,我和小芸都不敢偷奸,不知不觉,一瓶洋酒就喝完了。

    离开这家英文字母酒吧时,还不觉得什么,等到酒店楼下,洋酒的后劲儿就上来了,小芸坐在酒店花坛上烂成泥,怎么扶她都拽不起来。

    “来,美女,辛苦你们把我朋友送回房间。”林慧叫来两个迎宾小姐,每人发了一百大洋。

    看着小芸被扶进酒店,林慧嘴角翘起一丝得意的笑容,“这个小丫头,还想监视我?”

    “林姐,你……”我才反应过来,‘好吃懒做’的林慧为什么急着去考察,原来她只是想灌醉小芸这个电灯泡。

    “我怎么样?”林慧热辣辣的看着我。

    “你今天真美!”我真是欲哭无泪,想摆平小芸我有几万种方式,何必花上万块钱灌醉她,以我们屌丝的世界观,把这钱给小芸,她马上自动消失,谁会管你偷不偷情。

    “那当然了,是不是爱上我了?”林慧很受用的说。

    “爱,疯狂的爱!只要林姐一句话,不管是上刀山还是下油锅,我都义不容辞。”我说。

    有那么片刻,林慧乌黑发亮的眸子闪过一丝质疑,随后挎着我胳膊朝酒店走去。

    一进电梯等门合上后,她就很热烈的抱住我,在逐渐粗重的呼吸中,电梯里的温度一下被点燃了,从蜻蜓点水到互相吮吸真令人意乱情迷。接吻带来的感觉还是其次的,最刺激的是我们急促的呼吸,喷洒在对方梁上,那种热乎乎痒痒的感觉让人燥热难忍。

    叮咚!电梯到达我住的那层,我们俩短暂的分开,刚进房间,连灯都没来得及打开,林慧胳膊肘上的包包掉在地上,垫着高跟鞋急切的跟我索吻,高耸的胸部隔着两层衣服都能感觉到绵软和弹性。

    林慧和柳晴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床上的表现就能看透两个不同女人的人生。这是真的,柳晴懂得迎合男人,有种经历红尘的沧桑,干的不是女人,是故事。而林慧就是一味的索取,她床上花样虽然,但占有欲太强了,哪是跟我做,分明是想吃人,干的不是女人,是女人干你。因为前者是个饱尝世俗上位的女强人,后者是挥金如土的贵妇。

    放纵之后,两人累得腰酸背痛,抱在一起喘粗气,眯着眼睛休息。

    正当我们昏昏欲睡的时候,突然有人按响门铃,“叮咚,叮咚……”

    我一寻思就是小芸,大声问:“谁啊?”

    “我!你说谁,找你有事!”小芸说。

    “什么事不能明天说,我都睡了。”

    “少废话,不开门我就踹了!”

    林慧睁开惺忪的睡眼,疲惫的嘟囔道:“谁……”

    我赶紧捂住她的嘴,小声说:“小芸要进来了,你赶紧拿上衣服……去衣柜躲一会儿,我马上让她走。”

    “不去,小丫头诚心捣乱是吧!”林慧不高兴的说。

    我一愣,是啊,这和我上次在柳晴办公室遭遇不一样,林慧天不怕地不怕,要不是为了名声,不知道给韩立戴多少绿帽子了。

    “哎呀,我的好姐姐,算我求求你行不,她要是知道我们不正当的关系,我就彻底完蛋了!”我都快哭了,这可真是个大小姐架子。

    “瞧把你吓得,让她进来,我给她钱好了,人家睡得懒懒的,才不想做贼似的呢,那地方是藏人……”

    我一边商量着,一边帮她穿衣服,又对外面的小芸说:“等一下别敲了,我穿衣服啊!”

    好说歹说,我总算是把林慧塞进衣柜了,做了个揖,然后把床整理一下,去给小芸开门。

    “你猪啊,这么半天才开门。”小芸酒意消了一大半,准确的说应该是吐了一大半。

    “大半夜的啥事赶紧说。”我不耐烦的说,转身将皱巴巴的被子盖住有水浸湿的地方。

    “你说老板娘是不是彪,没死没活的喝,考察就考察嘛,喝得自己怪难受。”小芸抱怨道,殊不知林慧此时就躲在柜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