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刘敏玉出事

    更新时间:2018-12-21 15:17:06本章字数:2988字

    苏俊华跟陆小梅两人,在村外溪里嬉戏,捡小鼻螺,都忘记了时间,大约中午一点左右才回到家。

    由于他们俩是偷偷谈恋爱,因此,一进入村里,他们俩就分开了,陆小梅先回家,苏俊华坐在路边休息几分钟才往家里走去。

    但他一走到家门口,就听到对面陆小梅家里传来哭声,打骂声,劝架声。

    糟糕!小梅不会出什么事吧?

    “砰!”

    把手上一袋小鼻螺扔在地上,苏俊华也顾不上回家吃饭,立即往对面陆小梅家跑去。

    此时,陆小梅家门口里三层外三层,聚集了好多乡里乡亲,陆小梅鼓着嘴,斜着眼,气呼呼坐在走廊一条长凳上。

    她大哥陆建民,正抓着大嫂刘敏玉长发,拳打脚踢,怒喝连连:“婊子!老子几天没碰你,就跑出去勾汉子,你脸皮怎么就这么厚,这么无耻呢?今天,老子不打死你,人家还以为我是孬种,软蛋?死八婆!去死。”

    “噼噼啪啪!”

    怒火万丈的陆建民,对着他女人狠甩几巴掌,刘敏玉嘴角立即流出鲜红血来,但她倔强瞪着自己老公,硬是一声不吭。

    站在一旁的陆建民老爸,也就是他们嘎娄村村长陆爱岩,看到自己宝贝儿子,当着乡里乡亲的面,这样打骂儿媳妇,他脸色一片铁青,打心眼里讨厌刘敏玉这骚媳妇,但此时,大庭广众之下,他不得不过去拉开陆建民,气呼呼骂道:“死小子!有什么事不能自己解决?一定要闹出这么大事来,我老脸都被你丢尽了!”

    陆建民老妈郭晓玲,是一个胖墩墩的土包子,思想更是封建保守,平时最宠爱自己这位宝贝儿子,此时,看到媳妇因为出轨被儿子暴打,她不但不劝阻,还添盐加醋,火上浇油骂道:“这种不知羞耻的婊子,打死活该!我们家没有这种儿媳妇!我家建民娶了她,倒八辈子霉了!”

    聚集在旁边的村民们,平时就有点畏惧陆建民这个土霸王,此时,他们皆围绕在一旁观看,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劝架,三三两两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着。

    苏俊华老爸苏键,老妈柳雨燕,也在人群之中,他们夫妻俩皆知道刘敏玉这个女子挺不错,又漂亮又温柔,平时对待公婆也是非常孝敬,现在看到刘敏玉被她老公这样暴打,他们俩心里虽然皆不好受,但还是不敢站出来劝阻。

    当苏俊华挤进人群,看到披头散发,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嘴角还溢出血来的刘敏玉,他气得怒目圆睁,青筋暴起,牙齿咬得“咔咔。”响,正准备冲过去一脚把陆建民这王八蛋撂倒,却被他老妈柳雨燕一把抓住了。

    而此时,聚集在一旁的乡亲们,皆在议论纷纷,窃窃私语:

    “听说敏玉昨晚偷汉子去,也不知是不是真的?”

    “据说是真的,昨晚,刘敏玉深更半夜跑出去,衣衫不整跑回来,还被陆浏阳碰上了,而且,陆浏阳在碰上她之前,还在半路上碰到隔壁村鬼鬼祟祟的刘德贵,那个刘德贵好像就是刘敏玉以前恋人。”

    “听说早上陆建民还跑到刘德贵家,把他打断了一只腿,结果,刘德贵什么都招了!”

    “呃,!还真有此事呀?敏玉这傻女人,也不看看自己老公是谁?活该倒霉!”

    “其实,这事也不能全怪刘敏玉,听说最近,陆建民在镇政府泡上了镇长千金,把老婆抛在家里不闻不问,人家正是如花似玉的年纪,怎么能受得了?不出去偷才怪呢?”

    “据说有这回事,他们夫妻俩正在闹离婚呢!”

    “不过,陆建民也太不像话了,就算他老婆出去偷汉子,也不能这么虐待自己老婆吧?你们看,他都把刘敏玉打成什么样子了?”

    聚集在一旁的乡亲们,在窃窃私语,指指点点,陆建民似乎也听到一点,他瞪着一双血红眼睛,往四周扫了一遍,立即又把怨气发泄在自己老婆身上,一只手抓着她秀发,另外一只手抓住她肩膀,往旁边一个猪圈粪池走去,恶狠狠骂道:“既然你有脸去偷汉子,老子今天就让你喝猪粪,洗洗脑!”

    站在一旁的村长陆爱岩,看到自己宝贝儿子做出如此疯狂举动,他阴沉着脸,并没有走过去阻止,只是假装好人,喝骂道:“建民,不要这样,她毕竟是你媳妇呀!”

    苏俊华老妈实在看不下去,立即跑过去,拉住陆建民,乞求道:“建民,你就饶了敏玉吧?算婶子求你了!”

    “滚开!”

    已经有点失去理智的陆建民,在村里一向横行霸道惯了,如何经受得起老婆给他戴绿帽子?此时,看到邻居柳雨燕过来劝架,他怒骂一声,手臂一动,直接把柳雨燕掀翻在地,然后,双手抓起老婆刘敏玉,把她往一旁粪池抛去。

    “哥!不要呀!”

    陆小梅跟嫂子相处不错,但慑于大哥陆建民的霸道淫威,她也不敢过问大人的事情,但此时,眼看平常对她不错的敏玉嫂子,就要被大哥抛进那又臭又稀的猪粪池里,她终于忍不住尖叫一声,跑过去阻止。

    但有点迟了,陆小梅还未跑到大哥陆建民身旁,一道身影鬼魅般闪过,紧接着,一道怒骂声传出:“妈的!畜生!还是你自己下去喝两口,清醒清醒吧!”

    “扑通!”

    “啊。”

    “咕噜咳咳。”

    随着落水声响起,一道惨叫声传出,紧接着,又是喝水声,咳嗽声响起,陆小梅立即停止了脚步,睁着一双水灵灵眼睛,死死盯着站在粪池边两个人,还有落入粪池中拼命扑腾的那个男人。

    准确的说,应该是一位少年搂抱着一位漂亮女子,站立在猪圈粪池边,鄙视着粪池中惨叫,咳嗽,挣扎的男人。

    这一下,场上一片寂静,没有一个人发出声音来,死死盯着粪池边,大家皆被眼前突然发生的一幕惊呆了:刚刚还气焰嚣张,不可一世的陆建民,现在竟然落入粪池中,扑腾挣扎着,甚至还吞了几口粪水,而刚刚被老公打得半死的刘敏玉,却被一位少年紧紧抱在怀里,站在粪池边。

    那位少年,自然是及时赶来的苏俊华,也只有他敢出手对付陆建民这位小霸王。

    “王八是你咳咳找死。”

    当陆建民挣扎着爬离出来,才知道刚才把他推下粪池的,竟然是邻居苏俊华这小子,他气得怒目圆睁,浑身发颤,疯狂般向苏俊华扑去,想把臭小子跟他老婆两人一起推入粪池。

    “扑通!”

    “唔咕噜咳咳咕噜。”

    苏俊华只不过轻轻一脚,就把失去理智,有如疯子一般的陆建民,再一次踢入粪池中,而且,这一次陆建民更惨,身子往下扑入粪池中,接连喝了几口粪水,挣扎着抬起头来,脚底一滑,又扑倒下去喝了好几口。

    被苏俊华这样折腾一番,陆建民受到严重打击,整个人软绵绵的,站起来之后,也没有力气离开粪池,干脆就靠在一旁大口大口喘气,呕吐塞在嘴里的粪便,不过,他望向苏俊华的眼神却流露出一丝凶光。

    望着一身沾满粪水,狼狈不堪,萎靡不振的陆建民,聚集在一旁的乡里乡亲,大多数心里都是一阵窃喜,巴不得那小霸王多喝几口粪水,但表面上,他们却相当冷漠,皱起眉头,想笑又不敢笑出声来。

    “混蛋!兔崽子!谁给你这么大胆子?竟敢伤我家建民?”

    站在一旁的村长陆爱岩,眉头深锁,瞪着一双阴沉眼睛,他做梦都没有想到,邻家少年苏俊华竟然会出手伤他宝贝儿子?此时,看到建民被踢入粪池,狼狈不堪,他气得都快吐血了,立即从旁边抓起一把锄头,往苏俊华冲去。

    “有其父必有其子!你们父子俩都差不多!一起下去清醒清醒吧!”

    当上嘎娄村村长,陆爱岩平时也是作威作福,横行霸道,村民们皆是敢怒而不敢言,就是苏俊华一家跟他是邻居,也是常常受窝囊气,此时,看到他站出来维护自己垃圾儿子,拿着锄头冲过来,苏俊华自然不会跟他客气,身影一闪,伸脚一勾一甩。

    “扑通。”一声,气势汹汹的陆村长,立即步陆建民后尘,掉入自家粪池之中,猛喝了几口粪水,才颤悠悠爬起来,手指着苏俊华,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你咳咳。”

    “建民!老头子,你没事吧兔崽子,老娘跟你拼了。”

    看到自己老公,儿子,皆被苏俊华这小子踢入粪池中,郭晓玲知道不妙,立即跑进厨房,拿出一把菜刀,骂骂咧咧着,向苏俊华砍去。

    “妈!你干什么?”

    男朋友苏俊华虽然有点过火,令她心里很生气,但陆小梅也知道杀人偿命,拿刀行凶,这可是要坐牢的,此时,看到老妈有点发疯发狂,她立即往前一步,拦截住老妈,死死抱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