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烟落霞畔

    更新时间:2018-12-31 21:42:14本章字数:2153字

    无风仍脉脉,无雨亦潇潇,雪化彩霞落漫天,岫烟山旁哭声血四溅。

    倾落硝烟起,喑晴心满霜;林间若涟漪,星丛如风微。

    落烟穿着大大软软的红色厚棉袄,站在中间,牵着妈妈哥哥的手,三双手紧紧地握成两个奶白色的小拳头,蹦蹦跳跳地抄小道离开,漫天若花坠一样的哭声,绵延了一整个世界。

    “咯咯咯咯。”小小的落烟笑得露出一行粉粉的樱花奶龈,被两边的哥哥和妈妈牢牢地拎在手里轻轻地摇荡。

    那天的大太阳随着清澈的笑声,凉爽的微风,悠悠荡荡地爬下小山岗。

    小落烟软软地穿着小奶袜在哥哥的小心下悄悄地落地,仰着刚张开的小脑袋,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面前的帅哥哥,张开甜甜的嘴巴:“哥哥,为什么山坡上全是红色的,是天上的红烟掉下来了吗?”

    刑喑嘴角边的笑快要溢出来,刚伸出手准备捏捏妹妹的小胖脸回答,妈妈便用一双凌厉的眼将刑喑一瞪:“喑儿,不准胡闹!”

    “若漪,若漪。”扬州小镇上,一个男子留着厚厚的头发,面色蜡黄憔悴,穿着旧旧的黑色衣衫,逢人就问:“你有没有看到我娘子,很美很美的,穿着青草色的衣服,眼睛圆圆的,鼻子高高的,就是……”男子不顾一切地用手比划着,急地眼睛都红了,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人群匆匆,过路的人纷纷转过头看他,指指点点地,笑着,谈着,议论纷纷:“这人有病吧。”

    “穿成这样,是哪家穷酸人家里跑出来的?”

    “对啊对啊,也不管管。”。

    镇上的小张拿着一个大大的包裹从中层楼上走下来,男子远远一望,随即飞奔着朝她跑过去:“若漪,若漪!!”

    只是,掰过她的身子来才知道,她不是他心心念念的那个若漪,她只是普普通通的一位人妇。

    人海飞逝,男子站在人群中央,哭得泣不成声。

    吊床摇篮上,长长的锁链上圈着一朵一朵新鲜的百合花,吊床内的小毯子软软厚厚的,小落烟穿着红色的大棉袄,天蓝色的碎花宽松睡裤,两双小腿小脚轻轻地架着,朝天呼呼大睡。

    刑喑打着大大的哈欠,睡在冷冷的地板上,嘴里冒着呼呼呼呼的大奶泡,给妹妹轻轻推着小吊床,哈欠一个接着一个打。

    雪似雪,落满天,飖飖青衫遮晴喑,忘断肠,念碎痕,落漪涟涟沾血轻。

    落烟早早地就从吊床上醒了过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圆溜溜的大眼睛转着转看了看妈妈和哥哥都还在睡觉,兴奋地不发出声音地在笑吊床上蹦了蹦。

    一翻身,咕噜噜噜滚了下来,穿着双青色碎花厚棉袜,甩着一双胖胖短短的小手臂,蹦跶哒地在房间里抓小老鼠。

    “蹦跶蹦跶,烟烟跟着老鼠有大米吃;嘿咻嘿咻,烟烟吃大米,大米吃烟烟。”

    落烟迈着大腿在房间里轻快地转圈圈。

    两个大大的黑眼珠轻轻地转溜溜:“咦,那边黑洞洞里面有什么东西?”

    落烟将五根手指头塞在嘴里吸了吸,边笑着便一跳一跳地跑到角落,分开了两只小腿蹲在地板上,把盖着的黑松土挖了出来。

    “呼呼呼呼,烟烟挖黑土,噜噜噜噜,烟烟挖黑土。”

    若漪在屋子里忙了一天,刚刚睁开眼睛,往小吊床上一瞧:“烟烟。”

    可是,小吊床上,哪里还有烟烟的影子。再瞧瞧地板上,喑儿在地板上睡得嘴巴直流口水。

    若漪忙翻身起来,一把抱起睡在地板上的刑喑,心疼地拍拍他的小脸:“喑儿,妹妹呢?”

    妈妈话音刚落,刑喑一下子把紧闭的双眼瞪的大大的:“妹妹不见啦!!”

    “嘿咻嘿咻,甜甜的真好吃,甜甜的真好吃。”刑喑看着落烟吓了一跳:“妹妹好像在吃什么东西?”

    落烟拿着东西越舔越香,直接把腿盘在了地上,仔仔细细地研究了起来。

    若漪把小刑喑轻轻翼翼地抱在怀里,慢慢地朝落烟胖嘟嘟的像个肉肉球一般的圆骨碌碌的小身子轻轻地走过去。

    刑喑扬着酷酷帅帅的大笑脸,刚伸出手准备拍拍妹妹的小肩膀,哪知,落烟转转黑色的大眼珠子,一下子拿着个东西转过身来,看着吓得一脸呆呆萌萌的哥哥,咯咯咯咯笑得停都停不下来。

    刑喑看着妹妹拎着的东西,再看看她圆圆的大眼睛……

    落烟的脸上嘴巴上,全是血,而她的双手,正拿着一只大大的断指血手。

    “娘亲,这个东西好甜。”

    若漪一下子怔在了原地,瞪着一双大大的无神的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抱着刑喑看着落烟。

    落烟看到妈妈一张板着的严肃的脸,一下子晃开手臂将血红手一甩,圆圆牛奶的脸颊上两个鼓鼓的小皮球瞬间咧了开来,抽抽搭搭地叫着:“娘、亲;娘、亲……”

    若漪一下子蹲下身,把烟烟的裤子一脱,递给刑喑一根绳:“喑儿,抽她屁股。”

    刑喑胖乎乎的冷冷的小手颤抖着握着绳,抬头看也不敢看,便紧紧地闭上眼睛,将鞭子一抽,妹妹的屁股上瞬间起了一条红痕。

    哭声戛然而止,眼泪却如长江水,不停地翻涌,一串一串不停地碎到了地板上。

    “宝贝妹妹。”看到妹妹一动不动的软噗噗的棉衣,和哭得似肿了的小苹果,刑喑心一动,一下子把绳子一扔,看都不看亲娘,张开手臂把妹妹一抱,便站起来,用衣服袖子不停地帮她擦眼泪,揉红红的屁股。

    “宝贝不哭,不哭不哭。”

    落烟仰着胖胖的鹅蛋脸,盯着哥哥帅帅的小脸蛋,从衣服口袋里拿出娘亲泡的小奶包,对着奶包嘴,嘟着肉肉的小嘴巴,顺便在哥哥怀里,架着小腿,一下一下地吸了起来。

    刑喑看着妹妹紧紧盯住他的圆圆黑黑的大眼睛,伸出手,在妹妹的两股红彤彤的腮上一捏,笑地眼睛都眯起来了。

    “扑噜扑噜、扑噜扑噜、噜噜噜噜。”烟烟看着哥哥好看的脸,胖乎乎的小手将哥哥的肩膀一搭,将脸伸到哥哥面前,用舌头在他好看的脸上舔来舔去。

    林如昕托着疲惫的身体,冻得通红的双手无力地垂在身体两侧:“他漂亮的娘子不见了,再也找不到了。”

    落花塚,在扑落落的雪里面,埋地再也看不到了,无风亦落落,烟霞漫天潇。

    雪落晴、无情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