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烟落霞畔

    更新时间:2019-02-04 03:45:56本章字数:2485字

    爸爸订做的小小的金色小木头书架上,放着一排热乎乎软绵绵像白云一样的面包,颜色亮地像朝起的金色太阳,形状各异。

    另一个大木头书架上,放满了典籍,小说,图画解释书。

    落烟盘着双腿坐在两个大小书架间,一只手拿着圈圈软面包,一只手捧着历史典籍,看完一行,张口就是一嘴巴满满的面包呼呼肉,唇角边挂着的笑带着微微的口水,一咬就是一大口。

    小书架上的面包,每天都会新放满一小排,都是刑喑给落烟每天用自己种的大米做的。

    烟烟和喑儿从小到大的身上的好看的各种各样的衣服,都是他们的娘亲精心挑选布料用机杼一件一件做的。

    落烟看着典籍,吃着面包,把书当成玩具玩,一本一本天天翻,看完便穿着厚厚热热的大棉衣四仰八叉地翻倒在地板上,鼻子里边打着大奶泡呼噜呼噜睡大觉。睡觉的时候手里还抓着面包肉,把面包软绵绵的当泡泡熊。

    不过,虽然烟烟天天吃哥哥做的大面包,娘亲做的新衣服,但他们再没碰面,只是林若漪天天都会送到林如昕楼下的大木邮筒里边。

    洛阳城里边,八月十五闹中秋,两间小小的木屋旁,菊花传递相思令,一轮中秋满月挂星空。

    15岁的落烟手里拿着爸爸在集市上买来的月饼,坐在窗台前,仰头望着空中明月。

    “烟烟,吃晚饭啦!!”落烟手里诗经轻轻放下,转过身,一张刚刚长开的漂亮的脸氤氲在淡淡的柔光里,唇边迅速漾起一抹笑意,亦步亦趋的瞬间裙摆飞扬。

    刑喑和娘亲轻倚栏杆,双双望着圆圆的月亮,置身在淡淡浅浅的月光中,想念着落烟和爸爸。

    “娘亲,我什么时候可以见烟烟。”刑喑坐在小椅子上,眼中的思念如蝶破蛹而出。

    若漪轻叹着气:“喑儿,你更爱娘亲,还是更爱烟烟?”

    娘亲脸上严肃地不带一丝笑意,静静地望着身边的刑喑。

    刑喑惊得身子一震:“娘亲,怎么突然这么问?!”

    明月轻别漪,离时怎相问?

    小小的木头桌上,放着简简单单的小菜。

    “烟烟,你想见你娘亲和哥哥吗?”

    落烟口中嚼着菜:“我还是更喜欢待在房间里看书吃面包。”

    阑干前,宵宵抑郁落满天;小桌上,轻言笑语洒满屋。

    中秋夜,月团圆。

    次日清晨,一行一行的轻云如厚厚的白色平行线,在天空里温暖的流连,朝阳轻起,红霞漫天,炊烟袅袅。

    爸爸给落烟戴上白色杏花发饰,落烟身着一袭深紫色衣服便出了门。

    刑喑牵着娘亲的手,在热闹的集市漫步。

    圆圆晴霞落,阵阵硝烟起。

    落烟一抬眼就看到了不远处轻轻走来的娘亲和哥哥,双脚,不由自主地停在了原地,只是不声不响地睁着一双亮亮的大眼睛。

    刑喑的眸光溜溜地转着向各个地方寻找那个灯火阑珊的身影,满怀期望的抬眼之后便是伤怀失望的垂眸。

    “哥哥,娘亲……”

    落烟身边的稀疏人群走开之后,一声轻呼悄悄地透过空气传递。

    “烟烟!!烟烟!!”刑喑满心欢喜地抬起眼睛,一眼就认出了不远处的落烟,竟不自觉地甩开了娘亲的手,甩起衣袖便往烟烟的地方跑去。脸上洋溢起来的笑,似要让整片云霞青山翻天覆地。

    突然,一辆装饰精致的马车疾驰而来,公主掀帘,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的刑喑,立刻挥挥手,召唤车前侍卫,在他耳边轻轻吩咐几句,便有一人提着剑,朝林若漪走过去。

    “烟烟!!烟烟!!”刑喑牢牢紧紧地把落烟抱在怀里面泪流满面。

    落烟一眼就看到了朝娘亲跑过去的带刀侍卫。

    “娘亲!!”只是,刚重重地推开刑喑的那一刹那,一把刀,便插进了若漪的心口。

    云霞落畔血漫天,烽烟四起泪尽缘。

    当落烟一双锐利的双眼瞥见车娇中女子在身旁侍卫张开唇瓣所说的口语,秒间明白过来,那把锋利的匕首,便被一位打扮普通的平民,狠狠地插进了娘亲的心口。

    朝霞伴着炊烟,散在无情的空气里,血,浸湿了刑喑和落烟的双手,泪,在心里痛地快要如血般痛彻心扉地流尽。

    林如昕身藏在远远的集市摊位后,将所有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愣是强迫着自己翻天覆地在胸腔中汹涌的感情,一滴泪,也没有掉下来。

    隔日,落烟一袭紫色烟花裙衫,跟着爸爸进宫选妃子;刑喑,被公主相中为驸马,择日进宫。

    落烟因长相出众,直接过了初选,储备在东厢房,等待明日的择选。

    装饰一新的厢房,各色山珍海味齐全。落烟嘴角边一直洋溢着清清暖暖的笑,刚想拿着筷子吃,最顶上的楼壁窗户,便传来了叮叮咚咚的扣响声。

    “哥哥。”落烟的嘴角一下子拉咧地开开的。搬着屁股下面的凳子,一脚踩了上去,把窗户的插销拔起,漂亮可爱的脸探向窗户外边,看到刑喑,双眼晶晶冒光:“哥哥,你怎么……”

    刑喑将食指放在嘴边嘘了嘘,从身后拿出一个金黄色的大米面包:“烟烟,这个面包是哥哥亲手用大米做的,你快拿好,赶紧趁热吃掉,哥哥先去一个地方。”

    落烟长长白白的双手接过面包,小小的嘴巴一下子扁了下来:“哥哥,你要去哪啊?”

    哥哥要保护烟烟,去给娘亲报仇。

    刑喑拍了拍落烟黑黑长长的头发,便匆匆走远了。

    查到刑喑刚才的踪迹,公主身边的侍女小杏奉公主之命,前去落烟的东厢房去播放映机。

    “落烟姑娘。”

    伴着厢房的扣门声,小杏软软的俏音悠悠响起。

    落烟打开门,小杏轻轻欠起窈窕的小身子:“奴婢奉公主之命,前来放映。”

    高高的墙壁上,小杏将长长的布条一拉,大大的放映布瞬间在墙壁上展开,黑色的放映机开始转动。

    “奴婢告退。”

    小杏倒退着关上门。

    天渐暗,轻烟落,公主的闺房在奏起阵阵悦耳喧腾的奏乐声后,即将变成驸马的刑喑一袭新郎袍,慢慢被众侍卫婢女簇拥着进入公主房,眼睛望向窈窕玲珑的公主,轻扬嘴角。

    待众人都散去,公主轻轻将一件件如梦如幻的纱衣褪下,刑喑嘴角边的温柔笑颜似要融化天地,全身带着一股重重的英挺俊气,慢慢地朝公主所坐的轻纱床上走去。

    公主温柔多姿地笑着,刑喑也开始脱衣服……

    而这一切,全都放映在了落烟所处的东厢房幕布上。

    落烟手里哥哥亲手做的大米面包被自己抓地越来越紧,只是眼眶中泪水滚滚落下来的泪水越流越多,堵塞了鼻子,不到一分钟,嘴角边,便淌下了鲜血。

    血,伴着泪,落下,像极了那天烽烟下落下的霞光。

    三双手,一颗心,紧紧牵。

    哥哥,其实,我在进宫之前,就服下了毒药,因为我不想看见你伤心,所有没有告诉你。

    而帅气的刑喑,在刚刚靠近那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之后,便从衣袖中拿出匕首,一把握住,准备刺向那个所谓的皇室公主。

    只是,皇宫戒备森严,哪有这么容易下手,守护的侍卫一瞬间变跳出来。

    刑喑见事情败露,一秒反应过来,用那把匕首,刺进了自己的心口。

    三颗心,悄陨落;四双手,紧相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