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 局

    更新时间:2019-04-19 13:53:51本章字数:3012字

    随着一些古古怪怪诡谲其妙传说的流传,越来越多的学生都逐渐不喜欢在教学楼附近出没。甚至有的学生表示,在那里上了课之后,经常做噩梦,而且身体也出现了不适。

    当然,在那个年代,对于这种事情,最直接的办法就是砸。在集结了数百人的红袖标之后,第四教学楼就彻底成了一个废弃楼了。

    后来改革春风吹满地,鞍城科技大学也迎来了她的再一次春天。在国家大力扶持之下,一轮新建开始了。

    除了原有的教学楼宿舍楼之外,增建了不少符合当时潮流的新的楼群。当然,那个教学楼的传说,也随着时代的进步,被人给遗忘在了角落之中。

    直到十多年前,那个女孩的出现。

    女孩的名字,现在已经无人记得,学生们所记得的就是,在一个秋高气爽的晚秋夜里,她从宿舍楼纵身跃下,给自己的人生,画上了一个并不怎么光彩的句号。而她所在的宿舍楼,正巧就是古代时候,那个坟场所在。

    至于女孩跳楼的原因,学校里是众说纷纭。什么因为师生恋被发现,老师逼迫造成的;还有就是女孩不学好,在外面乱搞,结果未婚先孕;甚至还有说是女孩精神不正常,经常神神叨叨的。

    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这个女生宿舍楼就经常出现一些怪事,比如半夜里起夜的女孩能看到远处走廊站着一个人,一动不动。还有就是在盥洗室的时候,有时候能感觉到屋子里平白无故的会有一阵凉风吹过。

    但是,让人们联想到学校以前传说的,还是那件无法解释而且有众多目击者的事情。据说有一次学校晚会,正好赶上七月十五的鬼节。在晚上学校刚熄灯的时候,走廊里竟然传出一阵阵隐隐的哭声。听到哭声的人不在少数,有一些胆子大的以为是有同学被欺负,然后到走廊里观察了一下。

    不过,还没等她们搞明白是怎么回事,那哭声就又变成一声声的冷笑,非常的瘆人。

    后来没有办法,校方实在是压制不住学生们的情绪,只好将宿舍腾了出来。远离了那个地方,什么灵异奇谈基本也就消停了。

    可是,好景不长,就在事情发生的那一年,一个早就搬离宿舍的女生,莫名奇妙的就死在了那栋宿舍里。

    一时之间众说纷纭,原本已经忘掉了的古代传说也刹那间被学生们提起。

    “也就是说,那个第四教学楼和以前的那个女生宿舍现在都没人呗?”李亦白问道。

    “对,而且你看哈,以前我不知道。现在你看着新的设想图。”张云飞指了指手机里的图片说道:“这两个地方,本身就是聚阴之地,常年没有人气了,里面肯定不干净。现在你再看看这俩建筑的形状。”

    “棺材。”李亦白看着图片,本能的说出了自己的直观感受。

    “对啊,所以我总觉得整个布局都像是一个什么邪阵,不然不可能弄成这个形状。”

    现在李亦白明白了张云飞的意思了,不过在他看来,棺材形状其实未必会有多大的风险。因为,按照现代的风水理论,马路就相当于河流,虽然本身是属阴的,也是传导阴气的非常好的媒介,但是同样也是泄阴泄煞的良好载体。

    教学楼和宿舍楼存在多年,只要里面没怎么再死过人,阴煞之气也会被马路泄掉不少。就算你新的楼宇像棺材形状,也抵不住长年累月的泄阴啊。

    所以,现在都市高楼林立,最好别买那种迎着马路的居室,容易引起身体的不适。

    “嗯?”李亦白再看这设想图,脑袋里出现了一个古怪的想法:两栋建筑,如果配合周围的楼群,就形成了一个弓箭形状的布局。

    教学楼和旁边不远处的那个宿舍,两者一条线,正好处在整个布局的中心。而“弓”的位置,则是什么没什么问题的宿舍、活动室、球场、体育馆、教学楼和行政办公楼这种能聚集阳气的建筑。

    显然,外围的阳气将里面的阴气围成了半圆,而贯通第四教学楼和原来女生宿舍的一条非常醒目宽敞的大道则是成了“弓箭”。

    这个形状,很好的防止了阴气外扩,从而顺着“水流”泄出去。看来,就算是现代,那位设计师也是精通古代风水格局的。

    不过,要是在“弓弦”的位置上做一些手脚的话,那么这就形成了一个典型的“反弓煞”。

    什么叫反弓煞?那就是在“弓箭”正对的“目标”,容易被“弓箭”具备的阴气所伤。一旦“开弓射箭”,目标区域至少也得鸡飞狗跳不得安宁。

    当然,现在“弓弦”的位置只是两个教职工住宅楼,并不会对整个布局有什么影响。但,如果在那里种植上一排柳树,那么很显然,柳树隔绝了外泄的阴气,而“弓箭”内部还有水,那么在水的挑拨之下,里面的阴气不仅泄不出去,更能被挑拨,让原本没什么事的地方发生怪事。

    李亦白用手指在图片上比划了两下,说道:“你是说弓箭成型,整个学校都不得安宁?”

    在李亦白这么一比划之下,张云飞茅塞顿开,一拍大腿:“他娘的是这么个意思!我说师兄啊,你不亏是我师兄,果然道行比我高。哈哈哈。”张云飞一副大师的样子,装得自己都差点都恶心到。

    “这没什么吧?现在是个泄阴泄煞的布局,你担心啥?”李亦白不明白这好基友又发了什么神经,这个布局,是明显有人想让学校干干净净的啊。

    “你看这!”张云飞指了指手机图片之外的地方,说道:“这条道你知道通哪不?通着殡仪馆。当然,在阵法上我不如你,也不知道这么建设有没有啥事,就是感觉不对劲。”

    不用张云飞说什么,李亦白一听到那条泄阴的大道一直通着外面的殡仪馆,心里就是“咯噔”的一下。别的地方还算好说,但如果连通着的是殡仪馆那种聚阴之地,不用说,一定会和这里的阴气相互联系,形成一个封闭式的引起循环。这种循环一旦形成,别说什么道门高人,就算是太上老君下凡,都得肝颤。

    为什么?因为两者会形成一个类似类似连通器原理的一个结构,当两者阴气平衡,循环暂时是停止的。但别忘了学校可是聚阳的地方,有阳气,阴气就会减弱,为了达到连通平衡,殡仪馆那边的阴气就会流过来。

    而只要学校有学生,这种流通就不会停止。而那个时候,一旦阴阳二气达到总体上的平衡,一旦有学生离开或者进入,不用说,这些事保准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当然,在这之前还会有一个可怕的场景。那就是大量阴气在循环之中,不管是新死的魂魄还是古代的亡魂,遇到了阳气还能消停?指定是学校内会不断出现怪异的事,甚至是人命。

    李亦白脑门子上已经都是汗了,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那就是小说中记载的那么邪门,就连武当创始人张三丰真人也得闭关,用一个无从知晓的阵法才能镇得住的恐怖存在。而为了彻底制住这个恐怖存在,他让明面上失踪跑路的建文帝朱允炆,十世为善成为仙,镇压那些妖邪六百多年啊!

    当然,小说是小说,但是已经完全继承了于妈真传的李亦白知道里面记载未必就是空穴来风。如果鞍城科技大学的这个阴气连通形成循环,里面的东西不用多,随随便便就一个不是冤孽的魂魄就能成为为害一方的妖。

    “我靠......”李亦白无语了,这件事,他还真就没办法去解决。这次建设的工程师,一定不是个什么善茬,更是不知道为什么布置下这么一个无解的局。当然,这其中的阵仗也忒大了点。

    “幸好这条马路还没完工,不过估计也快。反正马上暑假了,怎么着学校想将改建的教学楼和宿舍投入使用,这条路是必须要完成的。”如果不是张云飞在学校上学,熟悉周围的环境,就算你是道门大师,也不可能发现这个局。

    深吸一口气,李亦白觉得自己的后背都是汗,衣服都透了。

    “咋整,整不整?”张云飞倒是显得很淡然,好像跟他没半毛钱关系似的。

    “咋整?只能告诉校方事情的真相了。至于整不整,咱们可没那本事,只能在工程没完成之前,把这个局扼杀在摇篮。”

    “想的美!你想想,这么大的工程,不仅是校方,官方那边也得有人参与,修路不是学校想修就修的,得市政来人才行。花了那么多的钱用了那么多的人,你说停就停?这损失咋算?”

    张云飞说的不无道理,但是,眼下就凭借李亦白师兄弟俩人的本事,还真就没办法摆平这件事。

    如果这个逆天的局完成,别说科技大学,恐怕方圆百里都会没有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