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羌女

    更新时间:2019-01-11 14:05:12本章字数:2316字

    却还未等老首领说出话,只见一直躲在暗处偷听的少女再也忍不住了,竟跑到了李景的面前脸上还流露出一副十分不服气的样子。说到

    “难道,你的妻子比我还漂亮吗?”

    不过话虽这样说,少女自然有敢这么说的自信。少女的样子自然是没的说,魔鬼的身材加上天使般。一头清爽活力十足的短发。和李景差不多的年纪,说实话换做其他人,估计想都不会想的同意了。新娘长得好看,岳父还是个部落首领。若是渝州的原住民,那就有横着走的资本。

    说完少女摆出了一个撩人的姿势,这是之前魏人侍女教给自己记得。侍女还保证只要自己使出此等必杀,没有任何人会拒绝自己的。不过此刻看到少女脸上不是留下的汗以及那蹩脚的姿势。甚至连坐在上面的老首领都看不下去了。

    少女自然不会关心自己老爹的感受。只见少女紧紧的盯着李景的双眼,希望得到自己想要的回答。然而很明显,此刻李景根本就没有太多的留意少女的样貌。只是向少女拱了拱手说道

    “结婚不是儿戏,小人也不会因为样貌而做出改变。小人的妻子很贤惠也很称职,小人没有任何理由和脸面休妻。如果这是老首领煞费苦心要做的事。还请老首领能够放小人回黄县,小人自当感激。”

    李景说完,少女明显不能相信这是真的。李景自始至终都没有把目光停留在自己的身上。看到李景坚定的拒绝,少女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想到自己小的时候,母亲便是魏人。从小母亲便教给自己魏人的文化,她告诉自己,母亲的老家在一座很遥远但却很繁华的城市里。自己便问,“会比山寨还大吗?”母亲只是笑了笑,说道如果你能够嫁给一个魏人,就一定有机会去母亲的老家看看的。“那魏人比羌人更强壮吗”年幼的自己觉得只有强壮的人才能住在大的地方。

    “不,他们没有魏人强壮,但是他们会写诗,会画画,会给生活制造乐趣而且他们更会学习。”听完母亲的话,那时的自己顿时对魏人失去了兴趣,性格活泼宛如男孩子的自己比起母亲所教的琴棋书画,自己更喜欢和部落里的男孩摔跤,打架。

    不过随着自己慢慢的长大懂事,虽然性格并没有太大的改变。自己依然做着骑马,射箭这些魏人女人不会去碰的东西。在此期间,部落里还会时不时的有魏人的商队拜访。他们每次带来的小玩意都让自己激动不已,同时自己也开始了解自己母亲的家乡。

    “其实魏人长得还挺帅的。”慢慢的这种想法开始在自己的心中生根发芽,渝州城更是被自己转了个底朝天。但是却没有一个是自己心中的那个人,知道李景的出现。从李景进入渝州自己便开始注意到他,也是这一次见面,自己就再也忘不了他。终于自己有机会去接触到他,哪知会是这个结

    果。

    “你确定,?你不后悔?”少女的眼角里已经开始隐隐约约的泛起了泪花。

    “小人绝不会后悔。”李景没有丝毫改变。

    这个结果当然是少女无法接受的,于是不肯在众人的面前落泪的少女最终还是跑走了,老首领心疼自己的女儿当然无法容忍别人欺负她,欺负没欺负老首领不管,但是自己的女儿因为自己眼前的这个家伙落泪确实真的。于是怒不可遏的首领连忙叫人把这个不时天高地厚的小子拉下去砍了。李景当然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于是冷冷的笑道。

    “首领的女儿不明白事理也就算了,连你这个做爹的也这么蛮横。你要杀我,也应该好好的打听打听我是谁?否则你这辈子都会后悔自己当初的这个举动。”

    “偶,小子,你以为你是谁?,在这渝州就是你们的知州也不敢在老夫面前如此猖狂。”老首领显然不吃李景这一套,在他看来,李景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魏人,又有什么值得自己忌惮的。

    “知州算的了什么,只要本王一句话,整个大魏都要都不敢放肆。”李景觉得也没有什么要隐瞒的了,所幸就敞开了说起来。当然以现在李景的遭遇,太后显然不会关心李景的死活。但是用来骗骗这些羌蛮还是可以的。因为渝州已经脱离了朝廷的控制,几乎所有的商人都不敢冒这么大的风险来渝州做生意。这些羌蛮对于朝廷的最新情报便是,有个渝王的小屁孩要来渝州了。别说是羌蛮,就是商会都被太后演技所欺骗了。

    “你是渝王?皇帝老儿的弟弟?”老首领显然不敢相信,此刻被自己女儿绑到山寨里的竟是渝王,若是早知道,就是给老首领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干出这种事情。

    如今,身为羌蛮的首领蛮王已经和大魏朝廷为敌了。想当初蛮王下令所有的羌蛮部落都要征召自己部落的勇士出战,位于黄县附近的灵溪蛮因为对魏人的感情还算不错,而且失去魏人的商人做贸易。自己的部落早晚要因为粮食物资而沦为其他部落眼中的羔羊,所以到目前为止,自己并没有遵守蛮王的号令征召一兵一卒。再加上自己部落和蛮王部落的恩怨显然比林乌蛮要大得多,说实话自己也不情愿出兵帮助蛮王造反。本以为能和渝王好好的谈谈如何对付蛮王,结果两人的第一次见面就这么尴尬。

    正当首领在考虑如何解释的时候,门外忽然来报。说是一个自称林乌蛮的首领的人在外请求拜见首领,似乎觉得终于能够转移话题的老首领连忙让人快请进山寨。

    此刻位于山寨外的吴源显然是满脸的焦急,一旁的林家裂说道

    “放心吧,灵溪蛮对魏人的感情还是不错的。渝王应该不会有事。”

    “可是万一呢,若是这灵溪蛮的首领愿意拜访,我家王爷又怎会将其拒之门外。”

    交谈间,山寨的大门被缓缓的打开了。随后跟出的蛮人士卒连忙结果林家裂的马,连带着吴源也被请入屋内。原本十分担忧李景安全的吴源,着实被进屋后所看到的景象惊住了。

    只见此刻李景正与首领谈笑风声,旁边还站这一位妙龄少女一脸委屈的站在首领的身后。吴源觉得世界变得太快了,不是说好的绑架吗?这小酒喝着,那有一点绑架的样子嘛!

    不过林家裂显然丝毫不觉得奇怪,待灵溪蛮的首领叫人再加两处座椅。前者已经毫不客气的坐下了,剩下吴源也不得不坐在李景的左边。只见老首领笑呵呵的说道。

    “连林老弟也来了,正好这位便是渝王。我已经和渝王说好了,起兵为渝王所调遣。”说完似乎丝毫不觉得自己醉了,笑道。身后的少女再次脸红的如同苹果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