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左江

    更新时间:2019-01-11 14:05:12本章字数:2275字

    “林乌蛮首领,林家裂见过渝王。”林家裂的态度似乎一点都不亲善,坐在其身旁的吴源只得苦笑道

    “王爷,是属下无能。”

    “这不是你的错,不过林首领竟能找寻本王到此。想必不会是简单的问候吧!”李景笑道

    “林某之所以前来,目的很简单。就是想看看王爷凭什么来拉拢林乌蛮。”林家裂毫不客气的说道,只是他没有想到,自己的一番话却引得李景哈哈大笑

    “王爷笑什么?”

    “笑什么?林首领应该清楚,一个快要被消灭的部落竟然还在本王面前大言不惭的说什么拉拢。就是收留本王还要考虑一二。”李景突然停住了嘲笑,十分冷漠的说道。众人只觉得屋内的温度似乎降了不少。

    “你”李景的话,同样毫不留情面。气的林家裂简直恨不得当场杀了李景。

    “吴源该说的都说了,粮食物资,甚至是给予林乌蛮更多的土地。这就是本王的意思和诚意。你大可以博弈一把隔火向望,或是本王输,或是本王赢。本王保证林乌蛮的下场不会比本王惨。”李景说完,便端起了放在桌上的酒杯,自饮起来。或是等林家裂的反应。

    “哈哈哈哈哈哈。”屋内再次响起了爽朗的笑声,不过这次发出声音的人,却不是李景,而是林家裂。待笑声戛然而止,只见林家裂突然起身。双膝跪倒在李景的桌下,恭恭敬敬的表示臣服

    “羌族林家裂,愿率所有林乌蛮归顺于渝王殿下。求王爷收留。两千林乌蛮勇士愿听王爷调遣。”说完林家裂便在地上磕了三下头。这时李景当然也起身将林家裂扶起来,对李景来说,对付蛮人,不能一味的软弱谈判。有的时候摆在众人面前的威胁也是很有效果的。

    “灵溪蛮也愿归顺渝王,一千部落勇士愿归王爷调遣。”见到林家裂率先向李景效忠,灵溪蛮的老首领心中不由得骂林家裂不仗义。不过想到自家的女儿,老首领不怕以后渝王会亏待自己。

    灵溪蛮自然不能和林乌蛮想比,后者在蛮王的手下尚有五千余人。再出两千,已经是林乌蛮的极限了。李景当然不会让其伤筋动骨,林家裂愿意以两千人相助。已经让李景知足了,不过说实话灵溪蛮到是有不小的收获。

    三人歃血为盟,这是羌族人的传统。象征着三人同心,流淌着相同的血,李景虽然有些反胃,但不忍两位的好意。硬是硬着头皮喝下去了。

    此刻误会解除了,李景自然不敢再多做停留。要不得,找不到自己的阳翟不知道要急成什么样。虽然自幼和他青梅竹马,但是这家伙狂妄的眉头。他吃瘪的样子,那可是不多见的。不过转念一想,两人不过是合作关系,搞得太过火还是不好。于是李景不得不叹气放弃了这次机会。

    李景是被绑来的,自然不能两腿走回去。于是老首领送了一辆马车。至于为什么不是一匹马,而是一辆马车。很显然此刻车中并不只李景一人。

    与李景同车的少女此刻却惆怅万分,虽然从小就不着家的她第一次和一个陌生人去一个陌生的地方,心中难免还是会泛起点点的思念家乡的心情。

    “鱼儿姑娘,你想家了吗?”李景轻声的问道,少女名叫苏鱼儿,据说这是她的母亲亲自为她取得魏人名字。

    只见苏鱼儿点了点头,两眼不敢再直视李景。父亲说过李景是王爷,但是苏鱼儿从来就不知道王爷是什么。在她心中喜欢你,我便追求你。虽然李景已经结婚了,但是她不介意,毕竟在羌人中三妻四妾也不在少数。只要他也喜欢我就可以了。自己苦闹这要跟李景一起去走,说想看看魏人的世界,看看自己母亲的家乡。可当自己真的离开了,竟还哭了出来,真是太丢脸了。

    “李郎不会想家吗?”这是自己母亲教给自己的,比起叫王爷,苏鱼儿明显更喜欢这个称呼。当然李景不会介意,有的时候,王爷确实会让人觉得很遥远。阳翟是这样,吴源也是这样。

    “想啊,京城是天底下最好玩的地方。”李景微笑的说道

    “会有很多好玩的吗?”

    “嗯,到时候我亲自带你去玩。”

    “一言为定。”两根小拇指紧紧的勾在一起,许久才分离。

    不过还真了李景的想法,如果李景再往回来一会。他就准备跑路了,看着后者一脸真诚的样子。李景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鱼儿姑娘你想回后院休息休息吧。”李景吩咐侍女要好好的照顾苏鱼儿。待后者离去,眼下县衙的大堂之上只剩下李景和吴源,阳翟三人。只见阳翟笑道

    “王爷,此行的收获不小啊!”

    “当然,三千的羌蛮士兵。本王恨不得现在就出灭了那个什么蛮王!”

    “三千人,那老头可真下本。”阳翟不由的感叹道

    “林家裂只肯出兵两千,剩下的是那位姑娘的父亲的相助。”李景解释道

    “这算什么?嫁礼吗?”阳翟笑眯眯的看着李景,只见后者似乎并不为所动

    “真无趣,若是我有妹妹也不会让她嫁给你这个不懂风趣的人。”

    ”玩笑开够了,说说正事吧!”李景转过了身,仔细的研究这位于自己身后的渝州全境图。

    “我觉地是时候出兵了,左江已经不能再等下去了!多等一刻,我们的胜算就少一分。

    “嗯,我也同意王爷的想法,加上羌蛮的三千人,王爷手下已经有六千之众。此刻林乌蛮退出蛮王,实际上蛮王的人数只剩下一万两千人,再加上长时期的征战。怕是实际的战斗力还要大不少折扣。”吴源附和道

    “在下早料到王爷等不住了,已经为王爷出好了三条计策。请王爷定夺。”

    “说。”

    “其一,集中所有的兵力,一路直达左江。但是估计会有很大的伤亡,而且浪费时间。

    其二,分兵两路,一路沿官道推进吸引羌蛮的注意力,诱使其分兵阻拦。第二路从灌县乘船,从水路直达左江。和左江的守军会合后杀出合围。

    至于第三种方法,就要看左江的守军够不够聪明了。若是成功,那这条计策一定会事半功倍。”说完阳翟便等待着李景的选择。

    ”你已经和左江的人联系了吗?”李景问道

    “已经放过信鸽了,但是还没有回信。不知道具体情况。”阳翟说道,听到阳翟的回答。李景再次陷入了两难的选择之中。或许第二条的计策不错,但是来自第三条所带来的信息也让李景好奇万分。

    “事半功倍?”李景怀疑的问道

    “这是最保守的估计。”阳翟这样回答道

    “好,本王相信你,也相信渝州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