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家中事

    更新时间:2019-01-16 18:05:11本章字数:2668字

    离开皇宫,已经黄昏了。宫门口一辆马车停在不远处,一直守在宫门边的张尚才终于见到自家王爷被放出来了,连忙一脸哭丧的样子向李景跑去。

    “王爷,可出来了。这几天奴婢可是吓惨了,还以为再也见不得到王爷了!”说着还忍不住抽泣,说实话李景知道张尚才是真激动,从小他就作为自己的随行太监,伺候在自己的身边。是为数不多的几个李景信得过的人

    “行了,被让人笑话,先上车,跟我说说这几天王府的情况。”说实在的,被关的这几天,最担心的还是王府的事情。当然最担心的还是某个人。

    张尚才连忙把李景扶上马车,待自己也跟了上来,便吩咐车夫回梧王府,现在已经换成了渝王府。路上张尚才哭诉了一路。

    “王爷,您回府可要替奴婢做主啊,娘娘她,她要辞了邓伯,等人。”

    “什么!她敢!”李景听后怒道,李景是真生气了,虽然邓叔,小鱼等人地位不过是宫女,太监。可都是跟李景从宫中带出来的,从小就和张尚才一样陪在自己身边。

    正当李景为此事生气,就下来的事情更让李景怒火中烧。

    马车走在还算平稳的御街上,不一会就到了城东的渝王府。待李景下车。映入眼帘的是那刺眼的渝王府牌匾,接着李景唤了好几声邓伯,也未见邓叔开门。只见在李景喊了几声后。这时从门走出一个陌生的面孔。

    “喊,喊,喊什么呢,眼瞎啊,这是你喊的地方吗?小心老子叫人扇烂你的狗嘴。”只见那人一副地痞无赖的样子向李景骂道

    顿时李景的脸沉了下来问道

    “你是谁?”

    “我是谁?我是你爷爷,你问问他我是谁?”那人始终是一脸趾高气昂的样子指了指刚刚付完钱跑过来的张尚才

    听到这话,张尚才顿时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怒道

    “瞎了你的狗眼,连渝王千岁也敢冲撞。”

    “渝王,渝王不是被关在宫中。张尚才别以为你随便拉一个穿的不错的人就敢充渝王。小心我告诉我表姐,有你好看。”那人还是嘴硬,这时李景才发现自己穿着一身便服,原先的紫龙服被那太监收走了,新的赤龙服应该还没送来。

    只见李景依旧沉着脸,和这种人说话只会脏了自己的嘴,正当李景准备掏出自己的玉牌。只听张尚才冷冷地说道

    “好啊,那你问问后边的那位。”

    这时大门被彻底打开了,陆陆续续的太监和宫女簇拥着一位大约与李景同岁的长发窈窕少女走出正门。就在那人准备上前告状的时候,只见少女来到李景的面前低下了自己的腰,向李景行礼道

    “臣妾恭迎王爷回府。”脸上同样看不出表情,其他宫人则统统下跪,唯独那人孤零零地站着与李景面对面。待李景准备张口,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跪下,双、腿还在不停地发颤。

    “本王很生气,起来吧”李景连看都不看少女一样便向府内走去。待准备进门的时候,再次停了下来。冷冷地说道

    “我不想再看到那个人,张尚才把他拖下去喂狗。”

    “是。”只见张尚才连忙让人把他拖下去。

    待两个宫人将其架走,还能隐约听见那人的求饶声。

    只见少女始终一声不吭,起身跟在李景的身后。其他宫人则散去了。张尚才处理完也跟在李景的身后。

    渝王府不大,也说不上新旧,十年前英宗封李景梧王后,就为李景建了渝王府。前后几年李景就呆在这里,学习,生活。直到前几年皇帝大婚,连同他自己也跟着结了婚。两兄弟迎来自己的另一半,可悲剧的是两个新娘同样是姐妹,而且姓周。还是慈宫那位的亲侄女。就这样一个根本就不认识的人闯入了自己的生活。连带对太后的冷淡,李景当然对这位周姗姗姑娘没有一丝好感。同样的这位也抱有同样的想法,至少李景是这样认为的。说是夫妻,两个人见面说不过三句话。井水不犯河水。

    但是当听过张尚才的话,以及门外的遭遇。李景头也不回的说道

    “王妃还真是厉害啊。把这王府管的可真像样。”

    “谢王爷,臣妾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周珊珊还是一副冷冷的表情答道

    “包括辞去邓伯和小鱼等人。”

    “王爷误会了,臣妾只是觉得邓伯也一把年纪了,便把他调到乡下的别府中,颐养天年。至于小鱼,臣妾只是觉得她礼数欠佳,不适合服侍王爷,臣妾已经为王爷新定好人选了。”这样的态度李景当然很生气,可又无能为力。到最后搬出太后,吃亏的还是自己。

    “我不想听你解释,也不需要你来安排本王身边的人,明天我要看到他们回到他们该待的地方。”李景不想在和她啰嗦了。

    “是,臣妾这就去安排。”还是一副面无表情。但李景还是能够感受出周珊珊心中的不满。

    待其离去,李景来到了自己的房间。

    这是一个兼容书房和卧室的阁楼,李景从小就住在这栋小阁楼,楼外种满了竹子,如今已经快于小楼齐高了。夏天时尤为舒适。

    当李景推开门,发现时隔几日,屋内依旧很整洁,显然有人专门打扫过。并且早已点上了蜡烛。不用问肯定不是张尚才。就他那手脚和眼力劲,顶多就是个跑腿传话的。不可能打扫的那么仔细。

    “是王妃做的吗?”李景问道,显然李景已经知道答案了。

    “嗯,王妃每天都要让人打扫2遍,还不准下人们变动任何一物。”

    张尚才如实答道。听到张尚才的回答李景心中的不满也消去了许多。待他坐椅子上。门外传来敲门声,张尚才连忙上前询问何事。

    “回公公,是王妃让奴婢提醒王爷,晚饭已经准备好了。请王爷移驾后殿就餐。”门外一宫女小心地说道,刚才的一幕让很多宫人都为之胆寒。

    “你回去,告诉王妃本王稍后就到。”李景觉得还是不拒绝的好,虽然自己对她有些抵触。除了她性周,以及那莫名奇妙的亲戚外,不可否认对待王府她还是很负责的。

    等宫女退去,张尚才关好门。李景示意其把耳朵复过来,小心的说

    “我要你明天去西市找一个外号叫疯子古的人,报上我的名号,正午之前把他带到醉仙楼的轩宇间,我在那里见他,注意不要被咬上尾巴。”

    “放心吧,王爷。明天正午一定把人给你带到。”张尚才拍了拍胸口保证道

    “行了,你下去吧。”

    “是”张尚才向李景行了礼后便退下了。

    待李景休息了片刻,便起身去后殿了。

    只见周珊珊还在桌前等着自己,桌上的饭也没有动,待李景坐在桌旁,发现菜还冒着热气。

    “王妃以后不必先等我。”李景端起桌上的一碗饭说道

    见李景先吃了第一口,周珊珊也动筷

    “礼数有别,臣妾不敢。”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死板。李景也没与其计较。

    “你姑妈的圣旨,你知道了吧。”李景不动声色地问道

    “是陛下的圣旨!”周珊珊放下碗筷,郑重地说

    “无所谓,反正都一样。你如是不愿,可以留在京城。我想太后会同意的。”李景继续道

    “王爷是什么意思?是在看不起臣妾吗?”周珊珊紧紧地盯着李景道

    “臣妾既然是王爷的王妃,就应该夫妻同心。这点起码妇德臣妾还是有的。”周珊珊终于露出了表情,李景看的出是生气,是失望。

    “我没有其他的意思,渝州的情况你估计从邸报上也知道。我没必要让你陪我受苦,甚至是送命。”李景同样严肃地说道。看到李景认真的态度。周珊珊也收齐了不满,又是面无表情。

    “王爷不必为臣妾担心,臣妾能照顾好自己。臣妾吃饱了,先行告退。”说完周珊珊便离开后殿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