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总裁就是祸水

    更新时间:2019-01-11 14:10:11本章字数:2113字

    我们虽然是御鬼师,但是明面上,我们是开殡仪馆的。

    我和成哥、陶琳姐因为常常要给鬼发各种福利,要做很多纸人、纸元宝。为了不被人瞧出不对劲,也正好明面上有产业可以做遮掩,顺带赚钱养活自己,成哥就提议开一家殡仪馆。

    殡仪馆的名字叫成心。

    我的名字叫朱心。成哥也不知道是懒,还是怎的,就直接那我名字里的一个字,和他自己名字里的一个字,给殡仪馆取了个名字,叫成心殡仪馆。

    我听到一百万殡仪的费用,眼睛亮闪闪的,恨不得立刻就拉着成哥去做。

    “可是,雇主是冰医集团金家的……”

    现在这年头,除了房地产、娱乐圈,应该就属医药器械行业火爆吧。冰医集团金家在全国开了不少私人高端医院不说,开发的医药器械几乎包拢了全国所有医院,冰医集团被称为是医药器械行业的领头老大,也不为过。

    但是,在一百万的殡仪费面前,成哥却犹豫着要不要做。

    我感觉心里有一股热流穿过。我知道成哥是在为我考虑。

    我生母杨媛心在我爸进精神病院后,一生下我,就把我扔给了老爸的师弟,我的师叔,我师姐陶琳的父亲,陶光杰抚养。之后,我生母杨媛心自己就嫁给了金家幼子金权,生下了我同母异父的妹妹,金子蓉。

    如果我们接了这活,我必定会遇见杨媛心和金子蓉的。成哥和陶琳姐一直都希望我不和她们有所纠葛接触,免得捣乱了我的生活。

    我苦笑。我知道她们的存在,但是我生母杨媛心却从没回头见过我,根本不认识我。我就是见到她们,她们也不会知道,对面的人会是她们的血亲之人。

    去金家做殡仪,说没有芥蒂,怎么可能。只是……

    “接,一定要接。”此时此刻,我心里浮起一丝世故的忧郁,“我爸还在精神病院住着呢,每年医药费老贵了,我不好好赚钱,怎么养得起生病的老爸。”

    因为冰医集团金家的金老才刚去世,还得停尸几天。金家约了我们直接去医院,商讨殡仪的细节。陶琳姐因为和我生母杨媛心以前见过,怕被她认出来,所以就不跟着去了。

    我和成哥到了和金家约好的病房,病房门前还站着凶巴巴的保镖。保镖看到我和成哥,眉毛一挑,眼神透露着质问,像是道,无干人等,快快退下。

    成哥淡淡道:“我们是成心殡仪馆的,是你们老板约我们来的。”

    保镖应该是早就得到了吩咐,点头表示知道了,就恭敬地敲了病房的门。听到里面应答后,就简单汇报情况,很快,我们就被请了进去。

    单人VIP病房很大,还有大沙发、电视机、微波炉等家具,地板铺了好看的地毯。我微微有些咋舌,这里装修布局,比我自己家的还要好上几倍。我家就是狗窝,也不提了。

    成哥一进去,一个中年男人就和成哥聊上了。成哥直接从包里掏出殡仪价目表,递给他。

    价目表包装地和外面西餐厅的点餐单一样,弄得花里胡哨的。

    但是,有钱人就爱这点。越花里胡哨,越觉得精致用心,也就越配得上他们高贵的身份。

    病房里,大沙发上还坐了六七个人,我的生母杨媛心并不在。他们每个人的表情都没有对死者的哀恸,面上都带着标准的笑容,那嘴唇勾起的角度几乎完全一致。要不是长相不一样,真会以为他们带了一模一样的面具。

    要是他们手里再拿着红酒杯,我都差点以为他们正在参加名流宴会,语笑嫣然,谈笑风生,而不是在病房里,发表自己对死者的伤心难过了。

    反正,都虚情假意的很。

    我不过是稍微看了他们几眼,他们之中有一个穿着米白色连衣裙的女人,面容精致,是金子蓉……

    我以前倒是见过她的照片,不过,金子蓉应该不知道我,我却知道她。

    金子蓉见到我,很是皱了眉头,“你看什么看?哪里来的穷酸?”

    声音尖利刺耳,打破了病房祥和的气氛。

    我突然被她骂了一顿,莫名其妙之外,心里也有点火了。

    我这妹妹和我不同,我长得清汤寡水的,她的长相却是甜美可爱女生类型。但没想到,一出口就是这样如怨妇一样的,尖酸刻薄。也不知道我那抛弃我的生母,是怎么教养她的。

    只是,给冰医集团做殡仪,赚的钱够五年花的了。我还在犹豫要不要忍着,成哥就已经怒了。

    不过他也不是随便骂女人的人。毕竟狗咬你一下,你总不能咬回狗吧。

    成哥沉下脸,苍白瘦削的脸上,一双眼睛寒澈分明,转头对那个中年男子道:“这生意就算了吧,你们换家殡仪馆吧。”

    中年男子愣神,其实也没必要一定要成心殡仪馆做殡仪。只是面前这位成哥,可是和政界多位重要人士有些深厚关系,他们选成心殡仪馆,也是想和这个成哥,搭上关系,混个面熟,以后找人好办事。

    看自家侄女惹毛了成哥,中年男子怒斥道:“子蓉,说什么话呢,还不给人道歉?”

    金子蓉盯着我,像是盯仇人似的,“二叔,你不知道,这个女人,抢我的男人。”

    原来之前骂我穷酸,根本就是迁怒我咯。

    我感觉像被雷劈过一样。要是金子蓉知道我的身世,知道我是她同母异父的姐姐,觉得我抢了她母亲,她对我发脾气,我还能觉得她有点逻辑,说不定我还能有姐姐对妹妹的理解和包容。

    但是,说我抢她男人,简直就是天大的冤枉,子虚乌有。

    我无语道:“大小姐,我抢你男人,怎么我自己都不知道?”

    在大沙发坐的七八人里,有一个比金子蓉年纪稍大的女人,她捂住嘴呵呵笑,对金子蓉道:“子蓉,罗弑天本来就是花花公子,你要是这么一个一个地嫉妒,哪里嫉妒的过来。还是多收拾收拾你那坏脾气,收拢了罗弑天的心,他就是在外面包了七八个女人,你也不用慌啊。”

    瞧这话里话外的嘲讽劲,明晃晃的说,金子蓉没用,自己守不住男人。

    至于提到的罗弑天,应该就是金子蓉口里的男人了吧。

    罗弑天?

    不就是我白天实习公司的总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