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婀娜多姿的女子

    更新时间:2019-01-11 12:23:57本章字数:1763字

    “凤兰嫣?原来我的名字叫凤兰嫣啊?呵呵,蛮好听的!”凤兰嫣答非所问的洋洋得意起来。凤兰嫣?等下,他既然知道自己叫什么,就因该知道自己现在这身体的事情。

    “那个……”

    “我先命人给你沐浴!有什么事稍后再说!”凤兰嫣刚想开口就被楼邪昊给打断了。楼邪昊一脸阴沉的说完,转身就消失在凤兰嫣的视线中。

    “该死的,速度可真快!”凤兰嫣不满的咒骂了声,一个翻身就从床上爬了起来。

    烟水殿

    “妈呀!这是沐浴池吗?是游泳池好不?”走进烟水殿凤兰嫣就忍不住的打了个冷战。

    浩大的房殿里,四处飘散着粉色的丝纱帘,极大的四龙盘雕沐浴池里散发着腾腾白烟。沐浴池四角各伫立着一个白色的石雕,是端着精美花雕盆的绝色曼妙女子,温热的水不断从她们手中的花雕盆里流进沐浴池。不知何处而来的蔷薇花瓣不断飘来,在沐浴池上空盘旋飘落。

    沐浴池两边各跪着四个婀娜多姿的女子。“请凤姑娘沐浴!”一女子突然站起身,走到凤兰嫣身前轻柔的说道。

    “厄?不会我洗澡的时候你们都还会在这儿吧?”凤兰嫣猛吞一口气,一脸郁闷的看着眼前的女子。自己可不习惯赤身被别看看光,而且还一次八个。

    “奴婢们全是来伺候凤姑娘的!”说着女子就上前欲将凤兰嫣的衣服解下。

    “等下,我不需要你们伺候,你们都出去吧!?”凤兰嫣紧拽着自己的衣服,后退了几步,和女子保持距离,生怕女子会突然上前强行将她的衣服解下。

    “可是这个……”

    “没什么可是的,我真不需要人伺候,你们赶紧出去吧!”女子话还没说完,凤兰嫣就急忙将女子们赶了出去,还细心的将门关好。

    “呼!这下爽了!”凤兰嫣轻轻的将自己的衣衫退去,咦?这是怎么回事?这时凤兰嫣才发现自己居然浑身都是伤痕,鞭痕,踢痕。靠!这也太惨了吧!看样子以前的自己肯定过的不好,而且还受尽了虐待。哼!要是自己知道这些伤是谁弄上去的,一定会给他好看的。

    赤身缓缓进入沐浴池,躺在沐浴池里,身边是腾腾白烟,头上是随风而下的粉色花瓣。哇!这可真是人间仙境啊!真是太爽了!

    芊芊玉手一伸,无数的水珠,划过眼帘。兴起的凤兰嫣,情不自禁的在水里跳起来舞。

    花开的时候最珍贵花落了就枯萎

    错过了花期花怪谁花需要人安慰

    一生要哭多少回才能不流泪

    一生要流多少泪才能不心碎

    我眼角眉梢的憔悴没有人看得会

    当初的誓言太完美像落花满天飞

    冷冷的夜里北风吹找不到人安慰

    当初的誓言太完美让相思化成灰

    悠然婉转的歌声,飘飘荡荡,如樱花般在烟雾中飘荡盘旋,弥漫。

    就在凤兰嫣在水中玩的不亦乐乎的时候,两个身影悄然出现在她身后。

    “你怎么说?”沉冷的声音从楼邪昊的嘴里冒出。

    “恩!如此绝妙的歌声,舞技,真是让人回味无穷!”类启野一脸陶醉的点点头。这无论是歌喉,还是舞技,可都勘称一绝,好比出水芙蓉一般绝艳。

    楼邪昊有些不满皱起了眉。叫他来可不是为了让他欣赏歌舞的。“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

    嘭!

    “该死的,谁?谁在哪儿?”听见突然出现在耳边的男声,凤兰嫣冒火的抓起池边的小木桶就朝声音的来源砸去。该死的,居然有色狼。

    火冒中天的凤兰嫣随意披了件衣服在身上,赤脚就急忙冲出了烟水殿。

    “那个王八羔子,敢偷看老娘洗澡的?”站在烟水殿门前,凤兰嫣不顾形象的对着四周就大骂起来。

    躲在一角的两人相互对视一眼,两人脸上是露出相同的囧容。她刚在骂什么?

    “哼!该死的色狼!被老娘知道你是谁,非扒了你的皮!”骂个痛快了,凤兰嫣才肯抬脚转身离去。

    呼!待凤兰嫣走出两人的视线,两人才缓缓的从角落里走了出来。一脸郁闷的望着凤兰嫣离开的方向。

    “王八羔子?她居然骂我们是王八羔子!”类启野转过头不爽的指着自己的脸,对楼邪昊叫道。

    “恩,是像!”楼邪昊挑起右眉似笑非笑的看着类启野,点点头。王八羔子?亏那女人想的出来。真想知道此时那女人脑袋里都装了些什么。

    “楼邪昊,你说什么?”可恶的家伙,他似乎忘了,王八羔子这个骂名还有他楼邪昊的份。

    没说什么啊!对了,经过此事你怎么看?”看类启野即将发火的脸色,楼邪昊忍着笑意,急忙转移话题。

    “我怎么看?我说,楼邪昊,你确定没救错人?”瞄了一眼凤兰嫣离开的地上,类启野若有所思的问道。这和之前的凤兰嫣完全就判若两人嘛。

    “人是没错。难道失忆真就这么厉害?连一个人的本性都一起能丢弃?”此时的楼邪昊有些疑惑了。不禁迈开了脚步,朝大厅走去。

    “那现在你打算怎么做?按原计划办还是?”类启野急忙跟上楼邪昊的脚步。

    “也许,我就只能如此了!”说着楼邪昊加快了脚下的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