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不被期待的孩子

    更新时间:2019-01-16 17:31:48本章字数:1496字

    刚下过雨,阳光跃过厚厚的云层,射向将军府后院,被潮热的水汽折射,在半空虚化出一座美丽的彩桥,蓝天之上有几片五彩祥云在天空流动。潮湿温热的空气中弥漫着芳草的气息,因雨停歇的知了又活跃在枝杈间,阵阵奏着夏天独有的乐调。

    此刻,西南郡高将军府的屋檐下,一个姿容绝艳的年轻男子神色紧张,在原地不停踱步,深褐色的长袍被清风吹起也不在意,时不时伸伏在窗棱上向里屋望去,砂纸贴住的门窗,除了屋中人影攒动,什么也看不真切。

    只听屋里阵阵呼痛,一声高过一声,越发的焦急难耐,“这都一个时辰了,怎么还不出来!”

    管家福全端来一杯茶水道,“大爷,这夫人吉人天相,有菩萨保佑着呢,您在这站着也不是事,要不先去树下歇歇。”

    “我没事!走开!”男子不耐烦的甩甩手。

    屋里人忙里忙外,端着热水毛巾,全围在床边。床上的女子早已是汗涔涔,泪水汗水不知湿透了几条毛巾。两个老妈子握着她的手催促道,“头出来了,夫人,再使把劲。”

    “再使劲,对,对。”

    “哇……”婴儿响亮的哭声从屋里传来,如寂静夏日里的蝉鸣,响彻整个庭院。

    “生了生了!恭喜高将军,是位小姐。”产婆擦擦额上的汗水,向屋外的男人道喜。

    “带去账房领赏。”早已候在外面的男子顿时松了一口气,将福全从眼前拨开,三两步向产房奔去。

    屋里,几个丫鬟忙着收拾屋子,老远就看到床上的女人脸色苍白双目紧闭,深色的眼角携着斑斑泪滴,额上的碎发贴紧额头,静静躺着纱帘半掩的雕花大床上。

    “婉儿,你受苦了。”轻柔的声音从头顶传出,生怕声音稍重惊扰到床上刚生产完的人儿。

    男子在榻前的长椅边坐下,拾起搭落在锦被外如雪藕般白皙的手腕,紧紧揉进厚重的手掌里,葱灵一般的手指寒冷如冰,竟如冬月寒冰毫无生气可言!

    心中揪起,如夜一般漆黑的凤眸里子刻满深深的疼痛,执起皓腕贴近自己的脸颊,一遍遍温柔摩擦。

    许是触到一丝温暖,床上的女子缓缓掀开眼帘,如星般灿烂的眸子里蓄满泪水,没了眼睑的遮挡如泄口的洪水瞬间奔涌而出,胸口急剧起伏,大口大口的吸气。

    男子急忙为她顺气,扶她倚靠在柔软的软枕上。片刻后女子气息才呼吸顺畅,脉息渐渐平稳,静静的半靠在床上不言不语。男子有些担忧,从产婆手中接过襁褓中婴儿,抱到她身边轻语,“婉儿来看看孩子吧,看长的多像你,这眼睛,眉毛,还有这鼻子。”

    女子垂上双眸,两行清泪自眼角滚落,幽幽从嘴角吐出三个字,声音微弱,他听的一清二楚。

    “掐死她……”

    “婉儿?”男子眼中闪过一丝惊诧,低头看襁褓中的女婴,只见她两个纤弱的拳头举在肩头,黑漆漆的眼睛忽闪忽闪,眉清目秀的小脸依稀可以看到几分床上女子的影子。

    心头涌起一阵苦瑟,如梗在喉间,不知是喜还是悲。喜的是,这是他最爱女人的孩子,悲的是他竟然不是孩子的父亲!

    “掐死她吧,她本来就不该来到这个世间,有她在,只会让我们更加痛苦!”床上女子用力喘息,传来低低痛苦的声音,大颗泪滴顺着脸颊流到发白的唇边,苦涩无比。

    伸出手指替她拭去,将婴儿交给奶娘带走,搂她拥入怀中,轻轻拍打她颤抖的脊背轻声细哄,“都过去了,婉儿,这不是你的错,只要你平安无恙回到我身边,我就知足,不要担心其他好好休养,我们的时间还长,一定会有属于我们两个的孩子。”

    女子秀美紧蹙,以手覆面,白嫩纤细的手背上一块丑陋的刀疤延伸至小臂,如蜿蜒的毒蛇吐出腥红的信子,刺痛相拥两人的眼睛。

    闷热的夏日,周边热气蒸腾满屋,熬下的滋补汤药,被她掀翻在地出去破碎的玉碗,留下一地乌黑色的汤汁,在没有风的屋子里如一汪沉睡已久的死水,掀不起一丝涟漪。

    纵然是这样的三伏天气,寒意丝毫没有褪去,听着隔壁隐隐传来的婴儿啼哭,女子周身冰凉一片,紧紧蜷缩在男子的怀抱,瑟瑟发抖。脑海中浮现的是十个月前,那个枯叶凋零,枫叶如血的季节……